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观众席]星云大师:什么是禅?

楼主:穷野诗语 时间:2009-11-03 23:01:14 点击:3822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星云大师:什么是禅?
  
  
  星云大师:什么是禅?2009-08-10 08:54:05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4ea224110100elvx [查看原文]星云大师:什么是禅?
  
   今天和大家讲的题目是《什么是禅?》。凡是对佛教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这个题目严格来说是有问题的,因为禅不是能讲的。禅的境界是言语道断,心行路绝,是与思维言说的层次不同的;但是,“妙高顶上,不可言传;第二峰头,略容话会。”为了把禅的境界介绍给大家,不得已,仍然要藉言语来说明。
  
   现在的社会到处烦乱,物质生活奢侈浮华;但是,有不少人却感到生活空虚,精神焦虑,苦痛倍增。所以,这个能解决生命问题,提高生命境界的禅学,乃在世界各地,引起知识分子和社会上层人士的重视。
  
   “禅”可以开拓吾人的心灵,启发人们的智慧,引导我们进入更超脱、自由的世界。禅合乎真善美的条件;虽然不容易谈,可是要知道什么是禅,那我们就不能不尽力弄清楚。现在我把内容分成三个部分来叙述,这三部分是禅的历史,禅的内容与禅的修法。
  
   一、禅的历史
  
   佛陀谈经三百余会,说法四十九年,三藏十二部经典浩翰无涯;可是,这些无量数的文字般若,与禅宗的起源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相传有一天,佛陀在灵山会上,登座拈起一朵花展示大众,当时众人都不明所以,只有大迦叶微笑了一下,佛陀当时就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付嘱摩诃迦叶。”佛陀于是将法门付嘱大迦叶,禅宗就这样开始传承下来。
  
   印度禅师代代相传,第二十八祖菩提达摩到中国来,时值南朝梁武帝在位。梁武帝笃信佛教,曾经三次舍身同泰寺,布施天下僧众,造桥建庙,依常人眼光看,真是功德无量。当达摩见梁武帝时,梁武帝问他说:“我们所做的这些佛教事业有无功德?”
  
   达摩祖师说:“并无功德。”
  
   这一下梁武帝被泼了一盆冷水,心想我如此辛劳,怎么会毫无功德?所以,他对达摩祖师的回答,并不满意。
  
   其实,从深一层面来说,梁武帝所得的只是人天果报,应属福德,并非功德。在禅的立场看,达摩祖师所说,天是直心之言;但是却得不到梁武帝的欣赏,因此,达摩乃转往嵩山少林寺面壁。
  
   从这一段记载中,我们可以体会到禅的高妙,确实是不能以一般的见解去论断的。像梁武帝的这种居心,只求为善得福,并不是禅宗的究竟目标。即使有所得,也是人天福报而已,在禅师的眼里,是微不足道的。
  
   神光慧可,河南人,少年精通世学,壮年在龙门香山出家,后入嵩出少林寺,拜谒达摩,要求开示,并请为入室弟子,达摩不准许,神光遂在门外停候。时值风雪漫天,过了很久,雪深入腰。达摩见他确实真诚求法,允许入内,并问他:
  
   汝究竟来此所求何事?
  
   神光答道:弟子心未安,乞师安心。
  
   达摩喝道:将心拿来,吾为汝安!
  
   神光愕然地说道:觅心了不可得!
  
   达摩这时居然说道:吾与汝安心竟!
  
   神光慧可乃告豁然大悟。烦恼本空,罪业无体,识心寂灭,无妄想动念处,是即正觉,就是佛道。若能会心,佛性当下开显。
  
   神秀博通三藏,为五祖弘忍座下的大弟子,讲经说法,教化四方,当时的人,莫不以其为五祖的传人。这时却从南方来了一个慧能,其根法甚利,虽处南蛮獦獠之地,求法热忱,并不落人之后。
  
   当他见到五祖时,五祖曾试探他说:“南方人没有佛性?”
  
   当时慧能答道:“人有南北,佛性岂有南北?”
  
   五祖经他这一反驳,知道这人是顿根种姓,非常人所及。为了考验他的心志,就要他到柴房舂米,暂避众人耳目。
  
   后来,五祖令众人各举一偈,以为传法的根据,若是见性,即得衣钵,成为五祖传人。这时大众都以为衣钵非神秀莫属,所以没有人敢与他竞争。
  
   当时,神秀日夜思量,终于提出一偈:
  
  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
   这一偈子,五祖认为虽然不错,但却仍未能见性。所以衣钵没有传给他。
  
   慧能在柴房得悉此事,心想我亦呈一偈如何!遂央人替他把偈语题在墙上。这偈语是这样写的:
  
  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 五祖见了,知道慧能已经见性。为恐其招忌,仍着人将偈试去。然后到柴房敲门。问道:米熟了没有?
  
   慧能回答曰:早就熟了,只等着筛耳。
  
   五祖遂又在门上敲了三下,慧能会意,乃在半夜三更,到五祖座下,请他开示。
  
   五祖传授他《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慧能顿然大悟。五祖遂将衣钵传给他,并命他南行,以待时机。五祖送到江边说:“我操船送你。”
  
   慧能说:“迷时师度,悟时自度。”遂到南方弘化,终成为震烁古今的六祖。
  
   从这些历史记载,可知禅的风格确是相当独特的,所谓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实是得其真机。但是由于禅门宗旨,并非人人能解,所以也常受人曲解。然而禅的机锋教化,都是明心见性之方,全是依人的本性——佛性而予以揭露。他的原则是建立在“众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的道理上。所以进一步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有多少人能把握这一层的意义?梁武帝的希求人天福报,不就是典型的一例吗?至于今天谁才能直探禅门本源?这就要靠众生求法的宏愿和实践了!
  
   二、禅的内容
  
   古今禅门公案皆为禅师考验或印证弟子悟道的对答,其实这种对答,就是一般人所谓的“考试”。不同的是,它是随各人的根性与时间、地点而变化,它没有明确的划一标准答案,也不是从思考理解得来的。所以,如果不是禅门的师徒,有时候很难明白其中的道理所在,而且,如果用常人的想法来推敲,往往会发觉“公案”之违背常理。
  
   禅是离语言对待的,是不可说的,一说即不中;可是,究竟真理固然如此,但对一般人如果不说,岂不是永远无门可入吗?所以,我们见到禅宗的语录居然也相当多,就是这个缘故。现在,我们就禅的内容特色列举几点,以为入门的契机,使我们进一步认识禅门的风光。
  
   (一)禅与自我
  
   在佛教的其他宗派中,有些是依他力的辅助始得成佛,而禅宗则是完全靠自我的力量。如净土法门持诵佛号,密宗持诵真言,都是祈请诸佛加被,配合自力而后得度。在禅门里有一警语:“念佛一句,嗽口三天”!禅师们认为成佛见性是自家的事,靠别人帮忙不可能得道,唯有自己负责,自我努力才是最好的保证。心外求法了不可得,本性风光,人人具足,反求内心,自能当下证得。
  
   宋朝时,大慧宗杲禅师要道谦外出参学,道谦不肯,后来宗元与他同往。宗元曾告诉他说,有五件事别人不能帮忙:走路、吃饭、饥、渴、排泄。
  
   有人问赵州禅师道:“怎样参禅才能悟道?”
  
   赵州禅师听后,站起来,说道:“我要去厕所小便。”
  
   赵州禅师走了两步,停下来,又说道:“你看这么一点小事,也得我自己去!”
  
   求法也如是,别人何尝帮得上忙?言下道谦恍然大悟。
  
   从前父子两人,同是小偷,有一天,父亲带着儿子,同往一个地方作案。到那个地方时,父亲故意把儿子关在人家衣橱内,随后就大喊捉贼,自个儿却逃走了。儿子在情急之下,乃伪装老鼠叫声,才骗走了那人家的主人,终于逃了出来。
  
   当他见着父亲的时候,一直不停地抱怨。
  
   父亲告诉他说,“这种功夫是在训练你的机智,看你的应变能力,偷的功夫,而这种应变的智力是要你自己掌握的,别人是没有办法帮得上忙的。”
  
   这一则故事,虽然不一定是实有其事,但正可以比喻禅门的教学态度。禅师们常常将其弟子逼到思想或意识领域的死角,然后要他们各觅生路。在这种情形之下,如果能够冲破这一关,则呈现眼前的是一片海阔天空,成佛见性就在此一举。“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如来行处行”,这种披荆斩棘的创发宏愿,在禅门中可说是教学的基本宗旨。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在修持上独立承担,自我追寻,自我完成,这是禅的最大特色。
  
   (二)禅与知识
  
   禅不讲知识,因此,不受知识的障碍,也更视知识为最大的敌人。知识教人起分别心,在知识领域里,人们会因此迷失了自我,甚至为邪知邪见所掌握,形成危害众生的工具。所以,禅首先要求追寻自我,其过程和手段,往往不顺人情,不合知识,违反常理。
  
   因为在禅师的心目中,花不一定是红的,柳不一定是绿的,他们从否定的层次去认识更深的境界。他们不用口舌之争,超越语言,因而有更丰富的人生境界。傅大士善慧说:“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 这是不合情理的描述语句,完全是在与迷妄的分别意识挑战,以破除一般人对知识的执著。扫除迷妄分别的世界,使人进入一个更真、更美、更善的心灵境界。禅语是不合逻辑的,但它有更高的境界;禅语是不合情理的,但它有更深的涵意。
  
   六祖曾说:我有一物,无头、无脸、无名、无字、此是何物?
  
   神会接口答道:此是诸佛之本源,众生之佛性。
  
   六祖不以为然,明明告诉你无名无字,什么都不是,偏偏你又要指一个名字相(佛性)出来,这岂不是多余。禅的教学是绝对否定一般分别意识;不容许意识分别来参杂其中。
  
   在佛门中,被人们赞美为知识广博的智闲禅师在参访药山禅师时,药山问他:“什么是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
  
   智闲禅师愕然不能回答,于是尽焚所藏经书,到南阳耕种。有一天,当他在耕地时,锄头碰到石头,铿然一声,而告顿悟。“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这就是药山不用知识来教授智闲的原因。他要让智闲放下一切知识文字的迷障,来返求自心。这种超然的教学,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这在一般知识界里,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这是禅的另一项特色。
  
   (三)禅与生活
  
   人整天忙碌,为的是生活,为的是图已此身的温饱,可是这个“身”是什么?
  
   禅师说:“拖着死尸的是谁?”
  
   这种问题,在一般人是不容易体认得到的,人们辛苦地奔波,饱暖之外,又要求种种物欲;物质可以丰富起生活,却也常会枯萎了心灵;口腹之欲满足了,却往往反而闭锁了本具的智慧。人们的日常生活,完全在一种不自觉的意识下被向前推动着。善恶是非的标准,都是社会共同的决定,没有个人心智的真正自由;所以这一时代的人们,往往感觉到,虽然拥有了前人所梦想不到的物质生活,却也失去了最宝贵的心灵自我。这是现时代的人类的悲剧。事实上,人们也逐渐地觉察到这一危机,也曾设想了许多补救的办法,社会哲学家,也提出了改良的方案,虽是改善了一部份,但对整个泛滥的洪流,似乎也无济于事。
  
   禅,这个神妙的东西,一旦在生活中发挥功用,则活泼自然,不受欲念牵累,到处充满着生命力,正可以扭转现代人类生活意志的萎靡。
  
   禅并不是弃置生活上的情趣,确切地说,它超越了这些五欲六尘,而企图获得更实在的和谐与寂静。他一样的穿衣,一样的吃饭,“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尽凡心,别无圣解”。如有僧问道于赵州禅师,赵州回答他说:“吃茶去!”吃饭、洗钵、洒扫,无非是道,若能会得,当下即得解脱,何须另外用功?迷者口念,智者心行,向上一路,是凡圣相通的。禅,不是供我们谈论研究的,禅是改善我们生活的,有了禅,就有了富有大千的生活!
  
   (四)禅与自然
  
   何谓禅?禅就是自然而然,禅与大自然同在,禅并无隐藏任何东西。什么是道?“云在青天水在瓶”,“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是妙谛”。用慧眼来看,大地万物皆是禅机,未悟道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悟道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但是前后的山水的内容不同了,悟道后的山水景物与我同在,和我一体,任我取用,物我合一,相入无碍,这种禅心是何等的超然。
  
   “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随地觅取,都是禅机;一般人误以为禅机奥秘,深不可测,高不可攀,这是门外看禅的感觉,其实,禅本来就是自家风光,不假外求,自然中到处充斥,俯拾即得。
  
   但是,今天的人类,与自然是站在对立地位的,人类破坏自然界的均衡,把自然生机摧残殆尽,展现在世人眼前的一切,都靠人为的障碍机械操纵,而告僵化、机械化。这样生活下去,怎能感到和谐,怎能不感到空虚,使精神烦忧而痛苦呢?“禅”就如山中的清泉,它可以洗涤心灵的尘埃;他如天上的白云,让你飘流四方,任运逍遥。
  
   (五)禅与幽默
  
   悟道的禅师,不是我们想象中枯木死灰一般的老僧入定,真正的禅师,生活风趣,而且更具幽默感。在他们的心目中,大地充满了生机,众生具备了佛性,一切是那么活泼,那么自然,因此,纵横上下,随机应化,象春风甘霖一般地滋润世间;有时具威严。有时也至为幽默,这正是禅门教化的特色。
  
   温州玄机比丘尼,参访雪峰禅师。雪峰问她:
  
   从何处来?
  
   从大日山来。
  
   日出也未?
  
   如果日出,早这溶却雪峰。(这是说我若悟道,则盛名必将雪峰禅师掩盖,哪需来向你请教)
  
   雪峰又问:叫什么名字?
  
   玄机!
  
   日织几何?
  
   寸丝不挂!
  
   雪峰心想,你真有这个本事吗?随口说道:
  
   汝袈裟拖地了!
  
   这时玄机猛然回头,雪峰大笑说:
  
   好一个寸丝不挂!
  
   太监鱼朝恩,权震当朝,一日,问药山禅师:“《普门品》中说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请问什么是黑风?”
  
   禅师并未正面回答,只是不客气直呼:“鱼朝恩!你这呆子,问此何为?”鱼朝恩听了勃然变色,正要大怒,药山禅师笑道:“这就是黑风吹其船舫了!”
  
   灵圳禅师参访归宗禅师,问道:“如何是佛?”
  
   归宗禅师说:“不可语汝,汝不信;汝若信,过来吾告汝!”
  
   然后细声贴耳地告诉他:“汝即是!”
  
   这些弘化教导的手段是何等的幽默!
  
   学禅,要有悟性,要有灵巧,明白一点说,就是要有幽默感!古来的禅师,没有一个不是幽默大师,在幽默里,禅是多么活泼!禅是多么锐利!
  
   三、禅的修法
  
   以上仅是就禅的历史和禅的内容特色,向诸位作简单介绍,现在我再进一步来告诉各位禅是如何修法。
  
   古代禅师的棒喝,那是在教禅;禅者的扬眉瞬目,那也是论禅;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是在参禅,赵州八十行脚,这是在修禅;这些典型,都留给后人很大启示,现分叙几点,略加介绍。
  
   (一)提起疑情
  
   世界上的大部分宗教,最重视的是信仰,而且不可以用怀疑的态度去追觅教义,但是禅宗在入门时,首先须提起的便是疑情。尤其禅门,更是要有大疑,才能大悟,若是没有疑情,则等于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绝不会有开悟的时候。“如何是祖师西来大意?”“什么是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念佛是谁?”……这些问题,并不是要学禅的人去找资料写论文,它只不过是要提起禅和子的疑情而已。
  
   (二)参究下去
  
   疑情起了以后,进一步要用心去修,所谓迷者枯坐,智者用心。用心是随时随地,用全副精神去参,并不是在打坐时才是用心参禅,这么追本溯源的疑下去,问下去,一直到打破沙锅问到底,则豁然大悟,这种开悟的境界能描述吗?很难。只能告诉大家:“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
   (三)身行力学
  
   本来禅是不可说的,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境界。我今天在这里说了许多许多,已有画蛇添足之嫌,事实上,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生活上去实践,衣食住行处寻个着落。那么,一屈指,一拂袖,上座下座,无一不是禅,各位,若要再问什么是禅,我告诉你:“睡觉去!”懂不懂?不懂!不懂!参!
  
  
  
  资料来源:禅刊
  标签:宗教 禅师 禅门 星云大师 梁武帝 赵州 教育
  
  
  #日志日期:2009-11-3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楼主穷野诗语 时间:2009-11-03 23:13:00
  果然是高僧!敬仰啊。有机会一定要拜会~
作者 :hexie1023 时间:2014-02-21 10:19:00
  台湾“国师”星云大师在钓鱼台的发言:五和促统一!

  星云这次有幸能随 连主席再次来到北京拜访习总书记和各位领导,无任荣幸。习总书记近年所倡导的“中国梦”以及现在两岸都强调的“弘扬中华文化”,可说异曲同工,我觉得对国家社会都有重大贡献。对此,我有以下四个意见,提出来就教于各位:

  一、发扬中华文化要加强软实力的建设

  在我个人认为,“中国梦”就是要团结,就是要进步,就是创新,就是发展。讲到中华文化,一直以来,大都强调大好锦绣河山、历代宏伟的建设、丰富的文物宝藏等,但我建议,当今弘扬中华文化的重点,更要加强软实力的建设,例如推动诗书礼乐等。

  因为诗书可以言志,可以提升人的思想境界,礼乐可以陶冶人的性情、人的品格,尤其现在最需要培养中国人的气质和志节。过去的圣贤如孔子、孟子、老子、庄子,以及数千年来许多文人学者、国家栋梁、忠臣烈士,他们忠君爱国的情操,都成为历史典范人物。现在,我们更要加强诗书礼乐的内涵,把国家建设为“礼仪之邦”,泱泱大国,无论走到任何地方,让世人对华夏民族刮目相看。

  二、两岸和平要以五和为基础

  我认为,现在两岸的问题是急不来的,两岸都是中国人,自然有“血浓于水”的情感,只要假以时日,自然就会一家亲。二千六百年前,佛陀建立佛教“六和僧团”,在我的想法里,“五和”可以帮助两岸之间有序的和平发展。所谓“五和”:

  首先是“自心和悦”。台湾与大陆之间要像兄弟情谊,人民要从心里相互尊重友爱,台湾人喜欢大陆人,大陆人喜欢台湾人,彼此心里和悦,和平自然水到渠成。

  其次是“家庭和顺”。由于时代的改变,几十年来,固有的家庭伦理已经有所改变,甚至日渐式微,现在,我们要恢复家庭的礼节,重视伦理的建设。家庭和顺,就是和谐社会的前提。

  再者是“人我和敬”。现在两岸之间交流愈来愈密切,无论是朋友之谊,商贸互惠,都建立了正向的关系。希望双方重情义、讲诚信,彼此和敬互爱,加强来往,来来往往,往往来来;你来我往,我往你来,到最后两岸一定一家亲。

  能做到“自心和悦”、“家庭和顺”、“人我和敬”,就能“社会和谐”,进一步追求“世界和平”。两岸人民携手并肩,行走在国际之间,都会受到肯定与尊重。

  三、心灵富足要实践三好四给

  现在,我们除了中华文化在世界上独占鳌头,在士农工商、科技、经济的建设上,也逐渐凌驾世界各国。不过,我们并不希望人民百姓只追求财富的增加,成为暴发户,尤其士农工商各界,更应共享共有,除了改善社会经济,提升生活品质,也希望人民在心灵上获得富足安乐。

  因此,我鼓励“三好”与“四给”,希望人人做好事,人人说好话,人人存好心,政府与人民都要相互“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懂得不仅自己拥有,并且乐于与人分享,这就是心灵富足的良方。人心祥和富有,人民幸福快乐,便能建设美丽芬芳的社会。

  四、人间佛教有益于国家社会

  过去太虚大师、赵朴初居士主张“人间佛教”,我一生也致力推动人间佛教,倡导入世、慈悲、和谐、宽容的价值,因为人间佛教有益于国家、社会、人心的建设。

  所谓“人间佛教”,和过去的佛教稍有不同,现在的人间佛教,已经从山林走向社会,从寺庙走入家庭,从僧众走到信众,从谈玄说妙走向实践服务。

  翻开历史册页,佛教从未与政治对立,人间佛教更可以辅政治心,帮助国家稳定社会次序、改善社会风气、净化社会人心,以及建立正知正见的信仰,让人民的身心获得安顿。我们希望政府加强佛教人才的训练,让中国的佛教徒都能“以戒为师”、树立道德,让人间佛教的因果观、业力观,以及禅文化的精神,成为中国人普遍善美的教育。我相信,人间佛教可以丰富中国梦的内涵,我也深信,只要每个人都为社会广植善因与福田,带给人民幸福的中国梦一定会早日实现。
作者 :孟散人 时间:2014-08-05 18:44:00
  拜读!

  初闻蝉,尚需慢慢消化!

  多谢供好文!
作者 :孟散人 时间:2014-08-05 18:44:00
  拜读!

  初闻蝉,尚需慢慢消化!

  多谢供好文!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