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观众席]『煮酒论史』 [国学宗教]古代的医生[罗大伦 ]

楼主:穷野诗语 时间:2009-11-06 01:18:48 点击:495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煮酒论史』 [国学宗教]古代的医生[罗大伦 ]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20045.shtml
  『煮酒论史』 [国学宗教]古代的医生
  
  
   作者:罗大伦 提交日期:2008-5-19 6:40:00 访问:1228809 回复:12521
  
  在外人看来,中医是一种很神秘的学问。
  因为中医的术语让人听着摸不着头脑,比如什么阴虚阳虚、疏肝和胃等等的。
    所以中医很难学习。
    现在几乎很难找到好的中医医生了,你到中医院看病,很多中医也都是给你开一堆检查单,然后开好多西药,最后从药厂那里兴奋地拿些回扣。
    所以这些医生的疗效很差,这导致很多被他们“信手”治疗过的患者很愤怒,提出了“取缔中医”的呼喊。
    但是,喊取缔中医的人别着急,因为中医业内有人说:建国以后中医院校培养的中医人才中,没有出现一个中医大师,现在的中医大家,全部都是建国前留下来的。而这些人的年龄很大,至少在八九十岁吧,你总不能指望人家再坚持个几十年吧,所以,别急,别急,中医的确不需要大家呼喊“取缔”,它自己会不断退化,当剩下的都是看化验单开西药的中医后,它会自行消灭的,就像一支蜡烛,当蜡烛的芯没有了以后,蜡烛自己就会灭掉的,无烦他人来吹。
    那么这个蜡烛的芯是什么呢?在后面的故事里面,希望大家一起和我去寻找。
    
    那么,古代的医生也是这样的吗?
    为什么大师级的中医在我们的手中断了传承?
    什么样的医生才能算是大师级的医生?
    什么是医道?医道?!医道到底在哪里?!
    在这支蜡烛行将熄灭之前,让我们借着这点光亮,回到历史的长河中,看看那些古代的医生吧,看看他们是怎样从一个及其普通的人,最后成长为一代大师,成为中医历史中最为耀眼的明星!
    让我们与他们一起,寻找成功之道,登上涅槃之路,饱尝破茧而出时撕心裂肺的痛苦,体会最终获得至高境界的欢娱心境!
    在看故事的同时,我还要告诉你,这些古代的医生们,这些真正的名医们所提供给你的养生之道,算是额外的回报吧。
    我是个不循规矩的人,所以不是按照顺序来介绍名医的,想到谁就介绍谁,排名不分先后,希望各位名医在天之灵不要介意座次问题,我没有尊重谁不尊重谁的意思。也希望大家在看完所有的故事后,把人物按年代重新排列一下就可以了。
    下面推出第一位大师,朱丹溪。
    
     人物一 朱丹溪
    浙江义乌。
    这里现在是个热闹非常的地方,在中央电视台的早新闻间隙可以看到这个地方的广告:物流之都,这是现在的事情了。
    让我们回到遥远的古代吧,回到元朝,那时候这儿可没那么热闹。
    在义乌南边,有条曲折蜿蜒流淌而过的溪水。
    世界上每条溪水都是美丽的,这条溪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特别的是溪水两岸的岩石,它的颜色是红色的,所以,这条溪水又叫丹溪。
    公元1281年11月28日,朱丹溪就降生在这里。
    有趣的是,朱丹溪本来不叫朱丹溪,他正式的名字叫朱震亨,字彦修,就因为他住在叫丹溪的地方,后世尊称他为“丹溪翁”,说习惯了,顺嘴就叫成了朱丹溪。说起来古人的这个习惯也挺有趣的,尊重谁就用谁住的地方称呼他,这“丹溪翁”翻译成白话也就是“住在丹溪那里的一个老人”,好比是您住在杭州,为了尊重您,称呼您为“杭州老头”似的。这种尊重法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您太了不起了,把这个地方的从古到今的其它人都给盖了,因为您叫了“住在丹溪边上的老人”,这名号别人可就没法儿用了,再出个名人,也没法儿叫“住在丹溪边上的老人乙”了,可见,这个名号横的把这地方连县城在内的方圆几十里,竖的把这地方的上下几千年,这个范围内的,所有的人都给盖了。
    过份了点儿吧!您一定这么想。
    您还别说,反正2008北京开完奥运会以后的事情我不敢预测,打这儿往前算的,从古至今,这地方的人成就还真就没有人家朱丹溪大的。而且,尊称人家这个名号也是老百姓自愿的,受人恩泽啊,您想,没准儿这地方哪位兄台的二十代以上的爷爷当初得了重病,要不是人家朱丹溪,那位老祖宗早就挂了,哪儿还有这位兄台啊。
    所以,这种称谓可是真的尊重啊,是尊称巨牛的人的,一般牛的人是无法获得的。
    
    但是,早年的朱丹溪却无法看出来是个这么有成就的人。
    
    少年时代
    童年时候的朱丹溪,不,这个时候应该还叫朱震亨,因为“朱丹溪”这个带着光环的称谓还没有落到他的头上,这个时候的朱震亨还算是个聪明的孩子,由于家里是书香门第,所以读圣贤书、习举子业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  瞧,童年的朱震亨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了,来来,让我们仔细看看这个日后的名医吧:这个叫朱震亨的小孩瘦瘦的,额头宽宽的,眼睛很大,透着机灵,其中一个眼睛还有两个瞳孔——古代对名人往往有这种异乎寻常的传说,为的是显示与众不同。让我们仔细看看这只眼睛,向上看,向下,好的,一切正常,见鬼去“两个瞳孔”的谣言吧,不要让这种缺乏医学常识的谣言破坏了名医的声誉。
    所以,从外表,我们怎么看这个朱震亨都是个成千上万的普通少年儿童中的普通一员。
    喂!震亨同学,去哪里?什么?去私塾先生哪里,等等我,我是罗同学,我们一起去。
    震亨同学,我就坐在你的同桌吧,好的,谢谢。
    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
    现在打开手中的书,翻倒第四十八页,这是今天的课程,要背诵下面的内容:治则进,乱则退。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
    我靠!这都是些什么书啊!震亨同学,对不起,帮助我放哨,我先闪了!什么?先生走过来了!天哪,我好后悔跟着来啊。
    好,下面检查今天背诵的内容,罗同学,你是新来的,你先来背诵,什么?一天只是记住了治则进,乱则退六个字而已吗?你们现代人的古文功底如此退化吗?岂有此理,下面让我们来看看震亨同学,好,开始,“治则进,乱则退。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震亨同学记住了这么多,是为了给我难看吗)……不挟长,不挟贵,不挟兄弟而友……(天啊,震亨同学在说些什么啊,我开始不懂了啊)……用上敬下,谓之尊贤。贵贵尊贤,其义一也。(数了数,一千多字啊,震亨同学,你此时不是一个人在背诵,你此时孟子附体!)”
    震亨同学,你看私塾先生的眼睛里怎么开始放光了!天啊,这是什么表情啊,他干嘛过来抓住你的手不放?
    激动中的先生:“震亨同学,日记千言,光大门楣有望啊!”
    平淡的震亨同学:“这太容易了,没有什么意思,我明天不来学了。”
    困惑中的罗同学:“咦?先生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噢,原来在这里,先生,您为什么要躲在讲台下面用头撞墙呢?”
    
    凭心而论,朱震亨童年所受的教育是严谨的,他的父亲是读书人,祖父是进士,这还不够,老天爷又给他安排了位极其有来头的母亲,他的母亲戚氏的祖上是宋朝时的官员,虽然到了元朝,家道不行了,但家教还是有的,她对子女管教甚严,有一次朱震亨的弟弟从邻居家的鸡窝里顺了个鸡蛋,被母亲发现了,严厉地斥责他马上给邻居送回去,搞得他很久都做有鸡蛋的梦。在这种严谨的教育下,朱震亨苦读举子业,象古代任何一个读书人一样,希望能够通过科举博取功名,但是接着,却突然放弃了科举之路。对于他突然放弃的原因,我们并没有找到记载,只能看到:“先生受资爽朗,读书即了大义,为声律之赋,刻烛而成,长老咸器之,已而弃去。”这样的话语,如果从字面理解,我们的头脑中则不难出现上面我们描述过的情景,即震亨同学太聪明了,却对作学问不感兴趣,才“已而弃去”,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种论述很有疑点,这就好比是描述一个人:“非常有当官的天分,年纪轻轻官就越当越大,然后不当了”。这绝对是种不靠谱的逻辑,傻瓜才会相信呢,没有点儿经济或者作风问题怎么会不当官了呢?那么,历史中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朱震亨为什么放弃了科举之路,在放弃了科举之路后,开始对什么感兴趣了呢?
    关于朱震亨为什么对读书不感兴趣了,历史上没有记载。
    但是,我们可以从朱震亨父亲的去世来分析起。
    就在朱震亨刻苦读书,大家对他也期望甚大的时候,在他十五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
    在他后来写的著名的医书《格致余论》的序中,朱震亨写到:“因追念先子之内伤……一皆殁于药之误也”,“先子”在古代可不是称呼自己的儿子,而是自己故去的老子的,可见,朱震亨的父亲因为内伤病不治,在朱震亨十五岁的时候去世了,他的家道从此中落。朱震亨显然因为他父亲的去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他搞不懂为什么经过医生的治疗,父亲的病不但没有好,反而还去世了,这个疑问困扰了他很久,直到多年以后自己后来懂得了医书,才晓得是医生给误治了,这让他悲愤异常。
    但是在当时,朱震亨是不了解这些情况的,他在悲痛之余也没有什么办法,想必接茬儿读书是跑不掉的。
    但是,上天似乎觉得给这个家庭的打击不够,在接下来的若干年中,他的大伯,他的叔叔,也相继患病,在经过医生诊治后,去世了。
    我这样写似乎给人一种感觉,就是朱震亨家的附近有一个心怀叵测的医生,每次朱家有人生病,在请他诊治后,他都会做点什么手脚,让这个人死去。
  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事情出在当时应该是很普遍的现象,只能说明当时的医疗水平确实到了需要整顿的地步了。
    也就是说,历史在呼唤伟大的朱丹溪的出现。
    可在那个时候,摆在少年朱震亨面前的却不是这种宏伟的、巨大的使命感的召唤,而是一些具体的困难的招呼。
    我们可以推想,在一个家族的主要男丁都去世了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  关于这种情形,我想在农村生活过的同学一定有感触,那就是别的家族会来欺负你,什么今天占你点儿地了,明天上你的水塘里捞点鱼了,怎么着?不满意?不满意就比划比划啊!什么?没人出来比划?那好啊,这鱼塘以后就由我来替你们看着得了(乡之右族咸陵之)。
    所以,少年朱震亨的肩上早早地负担了家庭中男丁的重担。
    这种重担并没有催促他向学习医术上发展,而是走向了一个偏激的方向。
    古书记载这个时候的朱震亨开始变得“尚侠气”,如果有人胆敢欺负自己家族,他就一定会跳出来,“必风怒电激”地到政府有关部门去告状,不是年龄小打不过你吗?但俺读过书啊,俺文笔好啊,俺擅长动笔告状啊,反正是一定要闹得天翻地覆,连省长到省委书记全都过问才好呢,结果是搞得周围的大户人家“上下摇手相戒”:千万别惹这位祖宗,惹不起,他这么个闹法儿,搁谁也受不了!得了,别惹他们家了(莫或轻犯)!
    想必是朱震亨很沉迷于这种天下无敌手的感觉,所以这种状态竟然一直持续了很久,不是很久,是太久了,具体说来,是一直持续到他三十岁。
    也就是说,在这种崇尚侠气的岁月中,朱震亨度过了他的少年和几乎半个青年时代。
    但是诸位并不需要担心,朱震亨是否会成为称霸街头的小混混。
    毕竟人家是度过书的人,受到过正统的儒家思想教育,如果是一般人估计也就成为街头混混了,但是朱震亨不会,他想必深刻地理解到“侠”这个字的伟大含义,故所作所为必从正义出发。这一开始还只是家里面的事情,后来由于名气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发展到替别人伸张正义,比如村头老张家的庄稼被老李家的牲畜给吃了,老张头一定会哭丧着脸找到朱震亨,“震亨大侄子,你给评个理啊,他们太欺负人了!”但是如果你据此得出朱震亨只是经常包办些邻里纠纷那就彻底错了,朱震亨似乎天生就什么都不怕,只要认为是不合理的,甭管对方是谁,他都要管到底。
  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发生在他二十二岁的时候,我们二十二岁的时候还基本上是个毛头孩子,刚到单位见到经理说话还紧张呢,您再看看朱震亨二十二岁时都干什么了,当时元朝政府管理水平较低且随心所欲,苛捐杂税比较多,在朱震亨二十二岁那年政府要求交包银,“州县承之,急如星火”,可见各级地方领导是很重视的,虽然民间生活比较艰苦,但是这个钱各家还是要交的(民莫敢与争)。这时候我们的朱震亨出场了,他带领乡里抗命,就是不交,郡守急了,“召先生”,这个“召”字显然是用的客气了,估计是用绳索之类的东西“召”的,“召”来后郡守就问这朱震亨了:嘿,我说你小子胆子够大的啊,敢跟州政府作对,脑袋不想要了吗(君不爱头乎)!
    再让我们来看看二十二岁的朱震亨的回答,估计足够让郡守背过气去了:“您郡守是个大官,当然脑袋是很重要的了,我们也就是一芥草民,脑袋并没有那么重要,您就甭替我们操心了,这个包银如果形成制度,危害将会毒及子孙(此害将毒子孙),如果您非要干这个坏事,那您干脆把我们家的财产连房子带地都收上去,来顶替大家的钱算了,您看着办吧。”
    这话说的是比较有水平的,首先是直接点出:您的脑袋重要啊,您是一定在乎的,可这个事情闹不好了,您的脑袋也会搬家的噢;然后指出您干的这是坏事啊,这样郡守自己心里也会掂量掂量吧,大家毕竟都是读国学出身的吧,思想境界到哪里去了?最后说,如果您非要做,那直接到我们家抢得了,您觉得合适吗?
    估计郡守听完后一定痛苦的直用脑袋撞墙:苍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哥们儿为什么偏偏生在我的辖区里面啊!
    然后郡守一定会转过脸来,用恳求的语气央求:拜托啊老大,给点面子吧,总不能让我没法儿交差吧,兄弟我也混下去啊。
    那好吧,我们村王小二和李老四最近靠贩卖假奶粉发了财,我总觉着这两个人很不地道,你就上他们家收吧。
    多谢老大指点,多谢!
    最后的结局是:朱震亨所居的乡里,竟然只推举出两个大款交了包银(仅上富氓二人),其他乡亲皆得脱免。
    由此可见,青少年时期的朱震亨是这样一个人:非常正直,爱惜百姓,敢做常人不敢做之事。
    为了证明这一点,让我们再来看看他当时的所作所为吧。
    当时他们县里有个不大地道的县长,很喜欢搞钱,具体搞钱的方式也很有时代特征,就是假托鬼神来营造工程(当然,现在也有这样的县长),比如他最近就和几个包工头想出来个主意,说神仙给我托梦了,让我修岱宗祠,这个工程县领导都通过了,准备开始修了。
    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做。
    这个事情不做,恐怕这个工程总会有点问题,这使得他睡觉都不安心。
    这件事情就是,在本县的管辖范围内有个朱震亨,这个朱震亨对此工程的态度还不清楚。
    可见当时朱震亨的名气大到了何种地步,连县长搞个贪污工程都要先想着这个朱震亨会不会跳出来捣乱!
    怎么办呢?不能坦白了说我想搞钱啊,还是婉转点儿透露吧。
    于是县长就找来朱震亨谈话了,谈话的气氛是在县长营造的极其神秘的氛围中进行的,首先是县长用泄露天机的口气压低声音说:“震亨啊,透露你点最高机密!人这辈子的生死,实际上是岳神管的(人之生死,岳神实司之)!这事儿我没告诉别人,就告你一人了,内部消息千万别外传!”
    这个县长一定觉得自己的神秘的信息已经传递给朱震亨了,于是又突然换了副严肃的面孔提高声音说:“我现在要修建岳神的宫殿,那是神仙的意思!看我这县里哪个胆大的不要命的敢拦着(孰敢干令)?!”
    真的很佩服这个笨蛋县丞,费尽心机想了三天竟然想出了这个套把戏,这在朱震亨看来简直是无稽之极。
    所以他立刻不留情面地回答:“我们的生命是上天给予的,需要去向土偶献媚吗(何庸媚土偶为生死计耶)?况且如果岳神无知也就罢了,如果他真的有灵的话,那么在这种民间饥荒的时候,老百姓吃还吃不饱呢,就先应该让老百姓吃饱,然后再祈求降福吧(能振吾民者,然后降之福耳)。”
    这段话说的有理有据,正气凛然,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个土鳖县长听到这番话时的沮丧表情,他只能后悔自己读书读的不好,说不过这个朱震亨啊,没办法,自认倒霉吧。
    最后这个神仙工程的项目不了了之(卒罢其事),估计县长收的包工头的红包也只好退回去了。
    事情这样发展下去,最后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局面,那就是一旦官府有什么摊派苛捐杂税的命令下来(每官书下),老百姓就都聚集到朱震亨的家里,商量怎么办(相依如父子),如果真的很严重,朱震亨就只身前往官府,和上面交涉,讲道理,摆事实,最后上面领导也基本都会给个面子,少收点儿算了(上官多听,为之损裁)。
    这样的日子过到了三十岁,似乎朱震亨这辈子和中医都没关系了,看上面的叙述实在是在讲一个有为乡绅的故事,那么,朱震亨到底是从多大年龄开始了解中医的?他是怎样从一个“唯侠是尚”的青年,最终成长为一个中医大家的?他已经三十岁了,剩下的年月足够他学习中医吗?让我们接着来探索他这璀璨的一生吧。
    
    
    
  
  
  
  
  
  
  作者:ywpang 回复日期:2008-5-19 10:34:44 
    义乌人来膜拜一下祖先!顺便顶楼主一下!
  
  
  作者:ywpang 回复日期:2008-5-19 10:43:55 
    现在的中医可能和以前的老中医不好比了吧!去年患腰痛去义乌中医院看了,又是拍片又是CT(CT倒是在中心医院做),结果弄了半天说可能是腰锥间盘突出,还好我嫌烦没去继续治疗。后来自己弄了点六味地黄丸吃,竟然腰痛大减,靠,肾虚哦。。。。。。。丹溪翁啊,你怎么不出生在现代啊,,,弄不好咱们还邻居。。。。。
  
  
  作者:如是我译 回复日期:2008-5-19 11:59:10 
    
    
    
    顶楼主!
    
    
    
    
    
    
  
  
  作者:装成青蛙的王子 回复日期:2008-5-19 12:35:45 
    写的很好
    顶啊
  
  
  作者:gggggod 回复日期:2008-5-19 12:41:59 
    虽然现在人气不高,但衷心希望LZ能写完。
    中医绝对不是糟粕,是一门需要经验的学科,很少有中医35-40岁之前就能闻名的,现在的人刚学完就敢坐堂,误诊自然不奇怪,也是中医的尴尬啊
  
  
  作者:scf0755 回复日期:2008-5-19 13:01:43 
    是小说还是历史?
  
  
  作者:2200266 回复日期:2008-5-19 14:05:50 
    怪了,怎么这个帖子老是回复不上啊。
  
  
  作者:维肝有癌 回复日期:2008-5-19 18:17:11 
    丹溪医案都是他自己写的可信度不高。
  
  
  作者:罗大伦 回复日期:2008-5-19 22:24:10 
    多谢鼓励!我一定会坚持写下去的。
    古代医案有这样的特点,自己写的还到比较可靠,别人传的就没谱了,尤其是民间传的,只要是个好医生,在民间往往就给传神了,比如传说孙思邈给龙王看病,反正龙王住在哪里现在也没找到。
  
  
  作者:罗大伦 回复日期:2008-5-20 6:41:05 
    青年时代
    在朱震亨三十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这件事的发生,他可能一生都与中医无缘。
    他可能沿着他目前的生活轨迹继续下去,继续过着“唯侠是尚”的生活,但是这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扰乱了他的生活。
    这件事情就是:朱震亨的母亲病了。
    自从他的父亲去世后,他的母亲一直含辛茹苦地抚养着朱震亨弟兄三人,母子四人相依为命,应该说母亲应该是朱震亨在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
    这个时候母亲由于长期的操劳,患上了“脾疼”,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病,已经无从考证了,现在的中医中基本没有这么描述病情的了,也没有这么一种病,朱震亨自己也没有留下过多的记载,因此使人只能猜测个大概,从朱震亨在《格致余论》序中描述的这种个病一直持续了五年来看,应该是一种慢性的疾病,估计与现在的慢性胃炎差不多的病证吧,总之我们能够得到的信息有两个:一个是这是种慢性的病,持续了两年的时间;另一个是这种病的主症是疼痛,比较痛苦。
    照例,又是请了医生,这次请的不是一个医生,而是请了若干位。
    这些医生一个个得意洋洋地来出诊,甲说是这个病,乙说是那个病,开方吃药,结果却令人失望,都没有效果,束手无策(众工束手)。
    朱震亨在旁边惊恐地看着这一切,仿佛是家族的噩梦又要继续了。
    古代读书人读的基本都是儒家的书,而谁都知道,“孝”字在儒学中的分量。
    儒家思想是以“忠、孝”来立论的。
    在过去,一个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个“孝”字。
    所谓“乌鸦尚能反哺”,如果人连个孝字都做不到,就是连禽兽都不如。
    这就是一个儒生在社会上混的基本条件。
    一个儒生如果能有孝行,人人礼敬。
    如果有一点丧失孝行的消息传出,您就甭在圈儿里混了,人人唾骂。
    现在朱震亨的母亲病了,每天生活在痛苦中。
    朱震亨就在她的身旁,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地看着,无能为力
    这就好比是亲眼看着母亲被殴打,自己却连帮助的方法都没有!
    这能算是尽孝了吗?
    难道这就是我们天天谈论孝道的儒生的所作所为吗?
    朱震亨由最终的惊恐,演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愤怒。
    以朱震亨的脾气来猜测,他当时一定是急得眼睛血红!
    
    在一个夜里,朱震亨很久无法入睡。
    他来到空旷的庭院,望着深邃的星空,握紧了拳头。
    一个念头从他的心中升起。
    
    第二天,他来到了曾经就读过的私塾,找到私塾先生。
    私塾先生已经老了,头发花白。
    私塾先生:“震亨,已经好久不见了,找我有事情吗?”
    朱震亨:“我小时候在先生的家里见到过一本书。”
    私塾先生:“什么书?”
    朱震亨:“《黄帝内经 素问》。”
    私塾先生:“那是医门圣典,莫非,你有志学医?”
    朱震亨:“我的母亲病了。”
    私塾先生:“我明白了!你拿去吧!“
    朱震亨:“我抄写一本后会立刻还给先生。”
    私塾先生:“这本书,我赠送给你了。”
    
    从那天开始,朱震亨苦读《素问》三年,到第三个年头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心得了,开始给母亲开出药方,又两年,那么多专业医生未能治愈的疾病,被朱震亨治疗痊愈。
    
    什么是孝,朱震亨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  
    我每次读到朱震亨留下的这些记载时,心中都激荡不已,泪常沾襟。
    父母给了我们生命,我们能为父母做的又有什么呢?
    孝道之不彰久矣!
    在后面的讲述中我会慢慢把医道之精髓告诉你:医道的根基,是忠孝之道。
    
    这样算算,此时的朱震亨已经三十五岁了,由于学习《黄帝内经 素问》只是为了给母亲看病,所以还没有做个医生的打算。
    老天爷似乎是为了给朱震亨的命运再加上些分量,竟然安排了一个有趣的道路。
    这个时候,在朱震亨家乡不远的东阳八华山中,来了位高人。
    此人叫许文懿,是宋代大理学家朱熹的四传弟子。
    他来到八华山中开始讲授程朱理学。
    这位在当年那可是大名人,名声大得很,跟现在相比,估计比眼下《百家讲坛》的那几位名气可要大多了。
    这位许文懿往这山里一住,四方的追星族就开始来了――敢情在那个时候就有追星族这码事儿了。
    估计那个时候的街头巷尾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  小吴同学在街口碰到了学妹阿梅。
    小吴同学:“阿梅,你晓得吗?有个好消息哦!”
    阿梅学妹:“学长,又在骗我,上次那个根本就不是帅哥嘛。”
    小吴同学:“这次是真的哦,知道吗?许文懿公来我们这里了!”
    阿梅学妹:“啊!!!真的吗!!!”
    小吴同学:“天啊,你的叫声好恐怖啊。”
    阿梅学妹:“在哪里?快带我去!我一定要去!”
    估计今天刘德华来了就是这个情形的。
    记载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说担着行李铺盖到八华山里跟这许文懿公学习的人,有几百人之多。
    也不知道没有扩音机扬声器的许老先生是怎么讲课的。
    总之当时许文懿老先生办了个巨型的补习班,影响颇大,为现在的许多民办学校所不及。
    最关键的是社会效益极佳,大家反应极好,都说他讲得明白,本来挺复杂的能把人难为得想撞墙的大道理,经他那么一讲,明白了。
    挺笨一落了几次榜连个专科都没捞上的孩子,经他这么一补习,居然考上了省重点。
    所以家长们都急了,就是让交择校费赞助费都在所不惜,势在必夺。
    这消息也传到了朱震亨的耳朵里。
    别误会,不是朱震亨也要送孩子去。
    是他自己要去。
    朱震亨此时三十六岁了。
    当时的大文人宋濂记载道:“(朱震亨听说后)叹曰:丈夫所学,不务闻道,而为侠是尚,不亦惑乎?”于是拎着行李就往八华山去了。
    每次我看到这的时候都觉得有点恍惚,隐约感觉似乎朱震亨有跟着起哄的嫌疑。
    也就是说,这个记载有点让人不大明白,朱震亨还没有去学呢,怎么就幡然醒悟了呢?
    难道,听到这么个小道消息,或者在食堂门口的招贴栏看到个招生海报,就突然发了这么大个感慨?然后人生观都改变了?
    您信么?
    那么,这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朱震亨会突然发出这样的感慨呢?
    
  
  
  
  
  作者:罗大伦 回复日期:2008-5-20 17:18:08 
    让我们从他当时的年龄来分析吧。
    一个人在三十六岁时会想些什么呢?
    尤其是一个无正当职业,但心中还隐约有点儿小抱负的人,在三十六岁时会盘算些什么呢?
    他一定是每天都在琢磨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
    因为马上就要进入四张的年龄了,再不干什么,就没有机会了。
    朱震亨一定是在心中反复想这个问题很久了。
    而许文懿老师的到来,只是给朱震亨一个做决定的机会而已。
    
    三十六岁重新回到学校,心情一定既新鲜又感到急迫。
    我也是三十六岁重回学校读博士的,所以有着同样的感觉,看着身边的少男少女们有点晕,感到既是隔辈儿的又有点同龄人的感觉,很奇特。
    一哥们说我是看到了女同学就把自己当成是她们的同龄人,看到了男同学就觉得自己是他们的隔辈人,太误解我了,这哥们。
    同时对知识的渴求也暴涨,读本科的时候一直都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睡觉。现在是再漂亮的女同学给我占座让我坐后边我都不去,雷打不动第一排,下午两点的课也不困,圆睁虎目,盯着黑板。
    
    朱震亨当时想必也是如此,在补习班里表现得非常勤奋。
    老先生课讲得也确实不是盖的,那叫一个明白,人生的道理掰开了讲。
    宋濂描述当时朱震亨听了许文懿公讲的课以后,回想到自己以前的任性的生活态度,“汗下如雨”,这种记录宋濂没有必要瞎编,想必是朱震亨自己曾经形容过自己当时的狼狈状态,否则别人无法臆想。
    朱震亨在接触到朱熹的理学思想后,感到深受震动,深加研习,感到日有所悟,学问日长。
    他经常和同学们探讨问题或者看书到四鼓时分。力争把每个问题都搞清楚,“不以一毫苟且自恕”。
    程朱理学中的格致思想对朱震亨日后的医学思想影响甚大。
    
  
  
  
  
  作者:罗大伦 回复日期:2008-5-21 10:49:03 
    程朱理学中的格致思想对朱震亨日后的医学思想影响甚大,连他写的一本著名医著都以此为名:《格致余论》。
    
    在跟随许文懿公学习的四年里,朱震亨犹如一只正在蜕皮的蝉,在撕皮裂肤的痛苦中,蜕去旧有的皮肤,获得了崭新的躯体。
    他用四年的时间由一个性情不稳定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坚毅的、有深厚的国学功底的中年人。
    时机终于到了,中医历史上的那个中医大家朱丹溪就要出现了,上天终于即将安排朱震亨走上中医之路了!
  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契机最后促使朱震亨走上中医之路呢?
    
    中年时代
    在经过了四年的苦读后,朱震亨准备参加科举考试了。
    对于其中经过,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朱震亨在参加前在算命的地方占了一卦,不吉,遂不参加了,这种说法的来源估计是宋濂的《故丹溪先生朱公石表辞》中的“幸沾一命,以验其所施”这句话;另一种说法是朱震亨参加了乡试,但失败了。其实无论具体的情况如何,都不影响事情的发展,总之是朱震亨的科举之途不利。
    在这个关头,朱震亨的家里又发生了一件给他巨大打击的事情。
    他的妻子戚氏,患了“积痰”病,在请了医生治疗后,由于治疗错误,去世了。
    戚氏和朱震亨的母亲同姓,估计是同一家族的人,为朱震亨养育了两个儿子,四个女儿,她陪着朱震亨走过了人生最低谷的时刻,在朱震亨还没有走上医学道路的时候,在荣誉还没有到来的时候,离开了朱震亨。
    朱震亨此时的心中是怎样的感受呢?
    他把这种感受写进了他的最重要的医著《格致余论》第一页的序中,他记载到:“因追念先子之内伤,伯考之瞀闷,叔考之鼻衄,幼弟之腿痛,室人之积痰,一皆殁于药之误也。心胆摧裂,痛不可追!”
    心胆摧裂,痛不可追,这是怎样的悲愤!
    必须承认老天爷给朱震亨的打击是残酷的,一个家族中最亲近的人几乎全部在庸医的治疗下离他而去。
    他的父亲,他的大伯,他的叔叔,他的小弟,最后是他的妻子。
    朱震亨,你能够挺过这样的打击吗?
    
    在这个时候,他的老师许文懿发言了,估计他对朱震亨的才学已经观察很久了,认为他应该有更大的用处。
    要知道,这位许老师自己的身体不大好,一直是带病坚持教学的,他在最初的时候是“病心痛”,后来由于用药的错误,结果在治疗了数十年之后开始“足挛痛甚”,又乱治了数年后不但没有好,反而变得非常重,自己已经觉得是个“废人”了。
    可见,这位许老先生当时病得不轻。可虽然他的身体有病,但他的目光还是敏锐的,他一直观察着朱震亨,觉得这是个可造之才。
    他把朱震亨拉到床前,对他说:“我病了这么多年,痛苦异常,估计不是一般的医生能够救得了我的,你是一个禀赋聪异的人,以此才学,如果学医,一定会成为个好医生的啊!”
    然后,他用充满期待的目光望着朱震亨。
    
    朱震亨,你肯放弃科举,从此学医吗?
    你肯放弃功名,走上救人这条充满荆棘之路吗?
    你知道,学医有多么艰苦吗?
    你知道,面对着那些患病的穷困人,你的收入将菲薄吗?
    你知道,这是个每天都面对因病痛而痛苦的脸的工作吗?
    
    朱震亨的目光变得坚定。
    他的手紧紧地握着老师的手:“老师,我已经决定,一心学医,济世活人,永不放弃!”
    然后他走了,“悉焚弃向所习举子业”,开始了学医的生涯。
    许老先生望着震亨的背影,充满了期待,因为此时他开始确信,最终能够救自己的,只有眼前这个人――朱丹溪。
    
    的确,当这个人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不是往日的朱震亨了,他已经成为了中医历史上著名的朱丹溪。
    
  
  
  
  
  作者:肉丝 回复日期:2008-5-21 12:42:24 
    不错不错 博士快接着写
  
  
  作者:ywpang 回复日期:2008-5-21 13:56:21 
    每次更新都来顶一次!楼上的,我还有几个青椒,和你一起炒了吧!
  
  
  作者:淡淡的糖 回复日期:2008-5-21 14:55:32 
    看看古代的人是怎么对付疾病的
  
  
  作者:紫梦青青 回复日期:2008-5-21 15:05:42 
    有意思,顶了
  
  
  作者:zxl_zxs 回复日期:2008-5-21 15:16:10 
    waiting
  
  
  作者:故君仪 回复日期:2008-5-21 15:28:59 
    不错,有意思
  
  
  作者:2200266 回复日期:2008-5-21 16:05:30 
    先顶,再收藏,再细读。
  
  
  作者:19343931 回复日期:2008-5-21 16:31:34 
    写得好啊!
  
  
  作者:漱玉墨韵 回复日期:2008-5-21 16:35:55 
    顶博士!写的轻松道理不轻
  
  
  作者:linqy73 回复日期:2008-5-21 16:45:46 
    收藏
  
  
  作者:oscer 回复日期:2008-5-21 16:49:57 
    好文章,
  
  
  作者:香烟的灵魂 回复日期:2008-5-21 17:39:39 
    遇见正面讲中医就顶
    
    那些说中医的坏话的人他是没有爹妈生的
  
  
  作者:starscv 回复日期:2008-5-21 17:49:19 
    别具一格的主题,我喜欢
  
  
  作者:四年又四天 回复日期:2008-5-21 19:16:09 
    我喜欢的文字风格,我喜欢的文章内容,我听说过的历史人物,我要留个记号。
  
  
  作者:炉中铜 回复日期:2008-5-21 19:23:17 
    我母亲的一个老师是中医,医术不错。
  
  
  作者:wooleyah 回复日期:2008-5-21 19:25:29 
    我是学中医的,看了开篇就收藏了
  
  
  作者:风行草上 回复日期:2008-5-21 19:54:38 
    其实以前我就在想,古代的官吏,是否真如现代描述的那样的凶暴贪婪,丹溪翁如果生在现代,呵呵,恕我直言,能否顺利活到30都不知道,看看那位爆光“白宫”后来死因不明的人(当然,官方说法是自杀,但这年头自杀的人似乎太多了点)就知道了。像丹溪翁年轻时那样,在现在叫“刁民”,他要生在大城市还能做个愤青,要生在某些农村,呵呵,恐怕连村长那一关都过不了。而且现在的教育制度,咱们本来有远大前途的震亨同学,恐怕只能在应试教育中一路考过来,过五关斩六将,然后上一个所谓的名牌大学,接着读研究生,读博士,然后在写字楼里面分析市场走向、调研市场需求、设计企划案或者忙着写论文、申请课题、评副教授职称等等等等,最多也不过留学国外,给洋鬼子打工,累死累活为一张绿卡……不过如此,世上多一个挣名挣利的庸碌众生,少了一个慈心为民的大医学家。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震亨同学可能应该庆幸自己生在700多年前的中国。
    
    至于国学发展的问题,其实早在鲁迅、梁启超他们那个时代就对如何发展我国的文化有过大的争论,当时分为两派,当时争论的焦点并非现在某些人老在议论的繁体字和简体字,那是建国后的事情,当时吵的是白话文和文言文的问题。鲁迅他们认为中国古代的文化是糟粕,是吃人的礼教,是该废弃的,应该大力推广新文化,大力推广白话文,鲁迅还建议青年不要读古书,不要学文言文。而梁启超那一排则认为古中国文化有糟粕也有精华,你不能倒洗澡水把孩子也倒掉了,应该批判地学习,建议文言文和白话文并举,并不厚此薄彼。但最终结果大家知道了,五四以后,德先生和赛先生流行起来,中国古文化被认为迂腐、落后。鲁迅他们那一排大获全胜。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德先生和赛先生水土不服,都加了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照搬国外的行不通,自己老祖宗的根又被扔掉了,这下慌了神,赶紧把一堆旧得都快掉渣的书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然后来一帮年纪轻轻的学者们煞有介事的讲谈,再找一帮小孩子来穿着古代的长衫来读经。我不能说这一点用都没有,但是,中国古文化赖以生存的环境已经被破坏掉了,再想回到以前已经不可能了,就好像北京的公交系统上都有打卡机,人们都通过IC卡来刷票,如今公交车和上面的打卡机已经不在了,你拼命去研究那个IC卡,有什么意义吗?如今的古书,大家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解释,但书上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谁知道?有几个国宝级的国学大师,如今都80多90了,他们一旦仙逝,那个时代也就永远的离去了,届时中国人也就和印度人、埃及人一样,文化出现严重的断层,再也不是古时那拨创造灿烂文明的人了。
    古中国的文化其实是个整体,文言文是其载体,“秀才学医,入笼捉鸡”,只要很好的掌握了文言文,很多东西学起来都快,不像现在的医学生,哦!读起来简直要人命,你要是业余的根本不可能有所成就。有这个原因,所以很多古代的将军,同时又是诗人、文学家,有些官员,同时又是医学家,有些医生,同时又是易学家,有些天文学家,同时又是数学家等等等等,一个人在很多领域同时有成就在中国古代是很常见的事,但是现代,很多科技人员在语言表达上有很严重的问题。古代君子六艺,是基本条件,但现在,除了死读书就不会干别的,出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就很了不起了,哪想到在古代这是基本素质。
    啰里八嗦了那么多,浪费大家时间,很不好意思,请大家继续关注震亨同学的发展。俗话说,大器晚成,震亨同学的事迹说明不怕起步完,就怕你不干。
  
  
  作者:罗大伦 回复日期:2008-5-21 20:31:09 
    多谢各位的支持!原来想,如果看的人不多,就当是写给自己心中的信念的,现在有了大家的支持,一定更要每天写下去的。
  
  
  作者:stanlymash 回复日期:2008-5-21 21:05:40 
    感觉学中医的人一定要耐得住寂寞,这与现代社会要求立竿见影的浮躁不符,也因此,不见容于他
    
    叹气
    
    楼主写得很棒,谢谢。我会继续追着看下去的
  
  
  作者:千古一相 回复日期:2008-5-21 21:18:38 
    学习!
    也对中医有兴趣。当作资料收集。
    
    题目是不是应该叫中国古代的医生?会写国外的吗
    
    
    
    
    
    
    
    
  
  
  作者:hdtong 回复日期:2008-5-21 21:43:33 
    不错,是我喜欢的风格,支持一下。
    留个记号
  
  
  作者:我也读书 回复日期:2008-5-21 21:56:12 
    翻译戴九灵良的《丹溪翁传》,见于《丹溪心法》,不尽可信。
    
    朱丹溪出名和结交公卿名士有关,不仅仅是医学水平问题。
  
  
  作者:我也读书 回复日期:2008-5-21 21:59:13 
    还有宋濂的《故丹溪先生朱公石表辞》,言多溢美,有失其实。
  
  
  作者:我也读书 回复日期:2008-5-21 22:01:43 
    这个时候母亲由于长期的操劳,患上了“脾疼”,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病,已经无从考证了,现在的中医中基本没有这么描述病情的了,也没有这么一种病,朱震亨自己也没有留下过多的记载,因此使人只能猜测个大概,从朱震亨在《格致余论》序中描述的这种个病一直持续了五年来看,应该是一种慢性的疾病,估计与现在的慢性胃炎差不多的病证吧,总之我们能够得到的信息有两个:一个是这是种慢性的病,持续了两年的时间;另一个是这种病的主症是疼痛,比较痛苦。
    
    已经有人考证,脾通痹,就是关节炎一类的疾病。
  
  
  作者:红花白藕青莲叶 回复日期:2008-5-21 22:16:41 
    楼主快写!常年潜水艇浮上来顶你!
    
    我觉得乡下有很多厉害的老中医啊,我们家乡,以前有两个医生,一起拜隔村一个老头学中医,老头是民国时代的大地主,医术精绝,这两个医生小孩子时就跟老医生学中医,他们不洞文言文,只好强行去背口诀,听过爸爸说,小时候和他一起玩的就是其中一个,每天上山嘴巴里都念念有词的骨碌录的背啊背的,非常有毅力.
    
    后来两个医生医术都很好,其中一个渐渐有了名气,自己开了药铺,十里八乡的人都来找他看病,家里也慢慢开始变的富裕,另外一个因为害怕用药重了治死人,他说十分药七分毒,所以用药都很轻,结果人家吃了不痛不痒的,病情也没什么好转,后来没人找他看病了,他的家境也越来越窘迫,后来他几乎彻底放弃了做医生,成了纯粹的农民,但是人们都知道他把脉的本领很好,得了师傅真传,连他师兄都差他好远,有的人穷啊,看不起医生,就让他把脉,看看严重不,不严重就硬抗,严重了他就告诉人家,买什么中药,如何煎熬服下.
    
    在我小时候,他们两个医生,因为在同一个村子,常常见他们骑了自行车去终南山上采药,也偶尔会向我们小孩子收购,都是山沟里的什么什么草啊,几毛钱买我们一大堆....
    
    去年回家,听妈妈说,两个医生都死了~~~唉!
  
  
  作者:wyldmj 回复日期:2008-5-21 22:20:37 
    写的太好了
  
   ....................
  ...................
  ...............
  .............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20045.shtml
  
作者 :nudt_cq 时间:2014-08-04 17:35:00
  mark备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