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设计师]与善仁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8-19 10:20:23 点击:1452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
    
    
    
    
    
    
    
    
    
    十一章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诞填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与善仁,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古代造作大木车的车毂,它的中心支点只是一个小圆孔。由中心点小圆孔向外周延,共有三十根支柱辐凑,外包一个大圆圈,便构成一个内外圆圈的大车轮。由此而能担当任重道远的负载,旋转不休而到达目的地。以这种三十辐凑合而构成一个大车的轮子来讲,哪一根支柱才是车轮载力的重点呢?每一根都很重要,也都不重要。它们是平均使力,根根都发挥了它的功能而完成转轮的效用。但支持全体共力的中心点,却在中心的小圆孔。可是它的中心,却是空无一物,既不偏向支持任何一根支柱,也不做任何一根支柱的固定方向。因此活用不休,永无止境。
    
    
    
    “诞填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诞,是捏土。填,是黏上。造作陶器,必须把泥土作成一个防范内外渗漏的周延外形,它中间空空如也,在需要用它的时候,随意装载盛满,达到效果。
    
    
    
    
    “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户是室内的门,牖是窗窦。要建造一间房屋,必须要开辟门窗,以便光线空气的流通,才能住人。
    
    
    
    “当其无,有车之用,当其无,有器之用,当其无,有室之用”。老子接连三个“当其无”,他要无有什么呢?应该是老子在说圣人个人了。
    
    
    
    本章中的“车、器、室”,应该是国家意义上的概念。而接连三个“当其无,有车之用,有器之用,有室之用”的“之用”,“用”即老子在说圣人所居位置之重要了,很自然的就回到九章之“居善地,身退,天之道也”。那么身退不正是当其无许多层面中的一层了吗。而且“有车之用,有器之用,有室之用”的“之用”字,又是说明这个位置的作用,其作用就是“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也就是老子在说需要有带头大哥的,因为这样才能给人们带来便利。但这个大哥得有“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玄德”。
    
    引而伸之呢,老子在本章进一步发挥需要有大哥的,但不能把大哥个人及另外什么“之乎者也”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固定死在此位置上,也所以老子一二三的说“当其无”。统统都是“无之以为用”,也就便利前面老子说的“万物作焉而不辞,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等国家社会里人们之功用。要求圣人不要去作用他们,只是提供方便的环境让老百姓自己来作用,所以老子才有“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是谓玄德”。
    
    
    
    这整个就是在说一个服务型的政府概念。
    
    
    
    
    
    
    
    上善若水之与善仁,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今天读老子,二章、三章是应该笼罩全篇《道德经》经文的,而且五千余言道德文字的字里行间,必须都要发散满“刍狗”的柴草气息,此为第一要务。
    
    
    
    
    
    “天地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此章老子又将国家与社会之概念比喻为“三十辐共一毂之有车,诞填以为器之有器,凿户牖以为室之有室”。
    
    
    
    “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贴合上“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老子进一步将圣人身份之“有与无”及“无与有”引申归纳到是方便老百姓之作用了。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联系上“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那么“有与无”和“无与有”已经到了一套程序上去如何体现圣人“有与无”或者“无与有”了。自然就如七章中所说;“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也无非就是一套死的制度,能够不被私欲随意操控的意思罢了。
    
    
    
    是以老子说;“非以其无私焉?故能成其私”。
    
    
    
    圣人为国家与百姓服务时“载营魄抱无为、不言、弗居”之一惯性的方针“非以其无私焉”?但这无私就会成就国家与社会的长久稳定。“故能成其私”国家与社会的长久与稳定在老子眼中又是最大的自私。
    
    
    
    所以“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透穿了,就是不要去干涉人们的行为,有你只是为了让人们更加方便一些而已,而体现不出个人的“你”时,人们的发挥才能是进步的功用。
    
    
    
    “有”其实是在说“国家或者位置、权利”。
    
    
    
    “无”直白的说就是不要人治,权利不能被私欲左右而已。
    
    
    
    最后之“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也是在直接的明白说“以法治国”。
    
    
    
    “为而不恃”之“恃”即饱含人欲的味道,老子加个“不”字呢?也即是“为而无为”,反映到规则法律上了,即是“无为而无不为”的效果,作用都是要达到“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都是老子用与腾挪转换身份的一种思维表现方式,而且在道德经里,老子在很多篇章中通过认识天地、风箱、山谷、水、土、容器、锐器、车轮、房屋等具体的东西来发散抽象的思维观念,他的学说往往都是从具体到抽象,从感性认识到理性的升华。
    
    
    
    所以无论如何的,都要贴紧他的“无为、不言、弗居”之主轴。想想满共的才五千多字,如果我也躲避,岂不是和那些个脑残着的大师们一样的,没有区别的做着智障人士吗?所幸的,我不是大师,从来不用去丧宴上吹唢呐。
    
    
    
    寻求人类文明的源头,深究古代智慧的底蕴。
    
    
    
    今天,我们应该结合老子以后两千多年的人类历史过程,理性的认识他的道德经文,并且给以不断的补充完善,而且从他的文字看来,他早就给我们后人预留了无限的跟进空间。
    
    
    
    我们只需要道拓着人类“文明”的历史去发散他闪耀着辩证法光芒的认识,将他在理论与实践中最为深刻的意义挖掘出来,系统的完善他的思想,使之在人类的思想史或者哲学史上,回归到他应有的崇高的地位。
    
    
    
    这地位的崇高,并不因为我们的愚昧而逊色。
    
    
    
    如果我也躲避了,和那些个脑残着的大师们一样,做着智障人士吗?所幸的,我不是大师。丧宴上吹唢呐是做不来的。
    
    
    
    又人就说;“你屠过猪、杀过狗,家里穷的只能上到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也配四处谈文化,真是笑话啊”!
    
    
    
    又人又说;“你凭什么屑剥大师?失心疯了一样”。
    
    
    
    我心里话“继承死尸,发扬腐烂,味浓重者就称呼为“大师”,而摸过尸体者,都叫“文化人”,能采取瞻仰态度的才可以封为“精英”,把一片土地倒弄的充满腐尸气息,有什么不可以屑剥屑剥的呢”。
    
    
    
    最近有大师死了,也只听见许多小师们在吹奏唢呐声声的,但能做到不让“礼崩乐坏”吗?能把人们永远绕在“孔孟”的梁上吗?
    
    
    
     关于“礼崩乐坏”,很多时候我们说是人的问题,但发现这个问题千百年来前仆后继,层出不穷的,也都是说“可能不是人的问题啊”!我们也说许是规则有了问题。但从不愿意承认哺育规则的传统文化有问题。
    
    
    
    因为继承与发扬是我们的口号。因为我们可怜的自尊。
    
    
    
    当然在这口号里,就是尼采、康德、柏拉图、黑格尔、毕加索等等等等的,生在我们的国度里,也无非就会是松下锻铁,或者东市抚琴了,也是没有活路的,哪会给你思考人生的时间。全因为继承与发扬是我们的口号。
    
    
    
    因为我们可怜的自尊。
    
    
    
    万幸与可惜的,因为我学历的问题,不能瞻仰,抚摸,或者浓重了。
    
    
    
    
    
    
    
    
    
    
    
     小人物的历史档案纪录在时间冲刷下多已散佚,但他们往往是历史最直接的承担者,他们一个念头的转变或者一个动作的修改都可能导致历史的重写,然而在最后他们往往是付出了最多,多数情况下是捐出血肉之躯的人,
    
    
    
    斯图亚特王朝的查理一世由于对西班牙和法国的战争失利,征税导致国会反对,在1629年解散国会。设置星室法庭,征收船舶税,引起国内不满。1640年5月为筹集经费召开国会,但因反对激烈,仅三周便解散短期国会。同年11月召开长期国会。国会发表大抗议书抗议国王暴政,国王率兵去国会逮捕反对派,最终酿成内战。1646年查理一世在苏格兰逮捕,引渡给国会军。次年出逃,再次举兵反对国会,旋即又被逮捕。
    
    
    
    查理一世发动了三次内战,英国所有人当中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死于此。当他1647年被打败的时候,克伦威尔就时时开始念叨“必要的残酷”了,也即国王查理一世只有死路一条,而一般的习惯,应该是直接砍头或者用其他什么方式被弄死,且纵观历史当中,对于国王或者独裁者的审判工具一向是剑而不是法庭,而这基本算是从古至今对待一个国王最合适的方式。
    
    
    
    这回英国人则有点不同了,他们打算审判自己的国王,要在法律的名义下定他有罪,然后让他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这事儿算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次。这个任务交给了一个叫约翰·库克的人。该人至今在法律史上并无多少名气,只是因为查理一世走上断头台而捎带记住了此人。
    
    
    
    库克没有逃避这个历史使命,尽管这个决定使他的名字在此后的三百年间,成为被刻意回避的符号。也正如这位约翰·库克君,最后他也被刽子手掏出脏器,并当着他的面焚烧,并受尽苦刑后被大锤分尸一般待遇。
    
    
    
    那么很奇怪的是,是没有法律可以审判国王的。在此之前,国王就是法律、国王就是国家,怎么审判国王呢?说他叛国么?他背叛自己做什么?
    
    
    
    约翰·库克在两周之内找到了方法。在他看来,国王与他的人民之间是一种契约的关系,当国王履行他的责任、忠于这个国家的人民时,人民是效忠他的,一旦他背叛了人民,把人民推入水深火热中,这种相互的契约就无效了。这个道理在现在看来是异常简单的,而且符合社会契约论的基本观点,但在当时未免很惊世骇俗。通过这个道理的被认可,等于承认了一直隐含的事实:人民的权利是超越于王权的,双方不是无条件被统治的关系,而是双方其实构成了合同的两造。
    
    
    
    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法庭,才让正义的胜利超出了原本用剑审判的范围,使其具有了更深重的历史的合法性,并且在后世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最早的共和制度如何以理服人,以儆效尤,这已经不是英国一国的问题,而是世界历史上从十七世纪之后到今天时时在挑战人类社会的问题。历史赋予了起诉律师约翰·库克这个重任。让他去开展一场公正、合理、有效的审判,让国王为其犯下的罪行负应有的责任。
    
    
    
    1649年1月19日,查理从温莎堡被带到了圣詹姆斯宫。第二天,他被带到威斯敏斯特市政厅接受审判。由于没有相关的法律条款可以惩治查理,查理的控告者们使用了一条古罗马的法律。国王拒绝接受这个审判,不回答对他的任何指控。然而法庭的法官们判查理有罪并处以死刑。死刑于1649年1月30日在怀特霍尔宴会厅的阳台上执行。
    
    
    
    查理一世最终被送上了断头台。
    
    
    
    一个法庭与一套程序,从此使得英国走上了一条“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完全不同于原来的道路。
    
    
    
    当然人民的权利是超越于王权的这个胜利,本身就是足够的证据。
    
    
    
    库克是理应骄傲,英格兰的君主立宪在他死后二十余年被确立,国王再也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是历史选择的封建与民主的合谋与交媾。在这场结合里面,库克那震惊世人的瞬间壮举,起到了淬火的作用:若不接受宪法之国王,有查理一世之前车,若不接受王权之子民,有约翰·库克之可鉴。历史自然地进行了合适的选择。这是历史的另一种“必要的残酷”:我们有时被历史选择了,而历史又会在我们的所作所为之后进行重新选择。
    
    
    
    当然查理一世在断头台前的表现是出色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查理看见刽子手正在拨弄着手里的钩子和钉子,为了防止他最后的反抗,查理缓缓地对刽子手说道:“这位兄弟,希望你能够明白你右手中的东西并不会发挥它的效力。我有一个请求,只请你在我伏下之后暂缓动手,我将默祷片刻。完后,我必将双手伸出,此时便是你用斧的时候。”刽子手答道:“是的,我会遵从您的吩咐,陛下”。然后,查理松开握着的左手,戴上丝织睡帽,将自己的长发拢了进去,随后缓缓地俯下身去,将头放在砧板上。
    
    
    
    查理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请你动作务必干净利落”,说完,他便不再看刽子手一眼。 沉寂片刻,国王伸出了他的双手,向刽子手发出了信号,于是,刽子手挥起斧头,干脆利落地砍下了国王的头。能够见到这样的情景描写“他像一个落入异教徒之手的殉难的圣徒一样,从容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呵呵!查理一世怀着对上帝的虔诚和某种高贵的自怜死去”。
    
    
    
    查理最后的表现让后人不胜的各种唏嘘着。
    
    
    查理说,他饶恕那些将他置于死地的人。他希望这些人能够悔过自新。查理继续说,臣民和君主的地位根本不同,民众的幸福并不在于参与统治国家。在行刑台上,有人不小心碰了一下那把斧子,查理回头请他们别碰坏斧子,否则这会让他在受刑时遭受更大的痛苦。
    
    
    
    
    
    查理的头被砍下来之后,一个少年举起查理的头颅,说:“看!这就是叛国者的脑袋!”。一位目击的教士后来用悲愤和仇恨的心情写道,这个少年像魔鬼一样举起了我们高贵的国王的头颅,下面发出了一阵粗野的狂叫,就像地狱里的恶魔一般。
    
    
    
    人们都记住了这个暴君的优雅,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忘记了他曾经带来的恐怖。更是由于历史是帝王将相写成的,人们的关注与奴性总是如同狗一样尾随着他们的身影
    
    
    
    
    几百年过去,约翰·库克的名声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有”的作用,“无”的作用,这作用体现在“有无”之间的相互依存,对立统一的思维。
    
    因为“有”的存在,“有”之并能起作用,是相对于“无”的存在而言的。
    
    
    
    “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从1917年9月开始,阎锡山集一省的军政大权于一身,成为名副其实的“山西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阎锡山才有机会自上而下推行他的“用民政治”。阎锡山曾经用“不亏负”来概括其“用民政治”的主要精神。什么是“不亏负”呢?阎锡山打了一个比方。他说,炭在中国,只是供蒸饭燃烧之用;而在欧美,炭的使用方法很多,如可作蒸汽之用,可供化学之用,使用方法可达七八十种之多。为什么同样是炭,在中国用途这么少,而在外国用法却很多,这是因为中国亏负此炭,而外国不亏负此炭,即炭在中国没有被充分利用,没有发挥出其全部功用。自然界如此,具体到人类社会也是如此。阎锡山认为,中国人的聪明才力并不逊于外国人,而中国人在很多方面的成就却不如外国人,是国家之政治与社会之习惯有亏负人民而造成的。民无德即为顽民,无智则为愚民,无财则为贫民,为求达到“良政治”,就要以“用民政治”“启民德、长民智、立民财”。
    
    只可惜造化做弄中国人,当一切颠沛流离,动荡变乱,也似乎蓬蓬勃勃的景象,都被日本人的入侵带来的血流成河无情中断。
    
    
    
    如阎锡山者只能喟叹“我辈从前终日汗劳,真可谓白费力三字”。
    
    
    
    有学者感慨,“一切又恢复到了过去的模样,仿佛什么也未发生。”
    
    
    
    历史多无情,终点又回到起点。
    
    
    
    
    
    可惜了!老子说的“弱者道之用”啊!
    
  
作者 :zzj124 时间:2009-08-19 11:25:00
  顶
作者 :zzj124 时间:2009-08-19 11:28:00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和刀。……楼主是也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8-19 11:33:00
  不可以乱顶啊!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08-19 16:35:00
   历史多无情,终点又回到起点。
      
  ——人们当深思!
作者 :时绱爱儿 时间:2009-08-19 17:21:00
  真的很是佩服楼主的才智和心思,所讲所想所说的我都是半懂似懂
  有点深奥,但却很喜欢
  学习了
  真是听君一席话,省我十本书啊。
作者 :y7k8000 时间:2009-08-19 17:33:00
  吾等乃凡人也 故不表态
作者 :zzj124 时间:2009-08-19 17:56:00
  楼主厉害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8-19 19:46:00
  扁舟今日又义愤了一把~支持~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8-20 08:12:00
  报纸,电视、、、、、一切一切似乎都透着烂透了的腐朽气息,可能真的有点气愤了。
  
  但基本还是以我自己的方式在解释李老子。
  
  
  
  问候酋长及大家好了!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08-23 21:34:00
  酋长都是很有学问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