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上一下,唯利所处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11-03-16 20:39:33 点击:8787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杨朱说:“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舍国而隐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一体偏枯。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杨朱此段引伯成子高和大禹立论反映在当时社会生活的最真实处,即是“法治”。杨朱所说;“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的“一毛不拔”,应该是法权体系保障下的资本主义精神的显示。如果以孟子说:“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佐证,则先秦社会及其以前,杨朱所谓的;“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乃是事实存在。如果将孟子所总结的:“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放诸在“法治”的概念中,也即法权体系主导社会活动中去看,则墨子所说,不过的强调程序或权力应具备兼爱的性质,而“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就正是社会程序或权力具备兼爱性质下的具体的社会状态内容。如果我们抽去“法治”或“法权体系主导”的概念于先秦社会及其以前的中国社会中是不存在的,那么杨朱和墨子的思想则就完全是对立不容的,于此,则孟子说:“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又是如何能够做到“盈天下”呢?若以司马迁《史记》所载“廉颇之免长平归也,失势之时,故客尽去。及复用为将,客又复至。廉颇曰:“客退矣!”客曰:“吁!君何见之晚也?夫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势,我则从君,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也,有何怨乎?”议论,明显,廉颇门客之所谓,即是“杨朱之言盈天下”的普遍反映,若将此归纳至《吕览》所说;“民之於利也,犯流矢,蹈白刃,涉血抽肝以求之。野人之无闻者,忍亲戚、兄弟、知交以求利”上而言,原来不过都是对于乾道“利贞”的遵循及自然而然的挥发罢了。并且,将孟子所说:“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放置在个人与社会的角度论,就都是人人平等意识,而中国学者一直能够将杨朱和墨子的思想弄成是对立的,可见人人平等的概念在这些王八蛋的内心深处,是荡然无存的,也或者是怕失去教诲人们的特权的原故所致。
  
  基于时代而言,《吕览》所说;“民之於利也,犯流矢,蹈白刃,涉血抽肝以求之。野人之无闻者,忍亲戚、兄弟、知交以求利”。不免有失其公允性,但却将人的功利性质反映的淋漓尽致。并且将此“利”放置为是欧洲人地理大发现的主要动力之源,就欧洲人自己研究的结果论,某些概念意义上也是一致的。“民之於利也,犯流矢,蹈白刃,涉血抽肝以求之。野人之无闻者,忍亲戚、兄弟、知交以求利”即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的因果。本身表明此乃是一种经济现象,同时说明人是资本主义者性质。因为我们无论怎样去说人是自私的,或者是功利的等,最终都必须表现在于物质的体现上以反应人的自私功利性,因此,人本身具有的物质性及所拥有的物质都是人之所以是人的资本,就此概念论,则人就是资本主义者。
  
  管子说;“百姓无宝,以利为首。一上一下,唯利所处,利然后能通,通然后成国。利静而不化,观其所出,从而移之”。
  
  关于人的“资本主义”性质,也即;人的生存权利的问题,在于中国文化中,本身是解决清楚了的。然之于儒化的注解训诂所具有“万物为道一偏,一物为万物一偏,愚者为一物一偏,而自以为知道,无知也”的功能,经历两千多年以后,在于今天的中国文化中,使得人的生存权利只仅仅剩下是“吃”的概念了。
  
  洛克说;“虽然土地和一切低等动物对人类共有,但是,人对自己的身体却有排他性的所有权。人的身体所从事的劳动和他的双手所进行的工作,可以说,是正当地属于他自己的。所以,一个人只要使任何东西脱离其自然存在的状态,这个东西里就已经掺进了他的劳动,即掺进了他自己所有的东西,因而这个东西就成为了他的财产。换言之,一个人只要通过自己的劳动使任何自然之物脱离自然状态,他就对这一自然之物享有排他的所有权。由于劳动是劳动者无可争辩的所有物,所以,对于掺进了一个人的劳动的东西,除劳动者本人之外就没有别人能够享用它。至少在还剩下足够的、同样好的东西留给其他人共有的情况下,事情就是如此”。于此,也不谈论个人财产的私有性质极其又具有的公共性质的边际范畴。洛克说;“自然理性告诉我们,人生来就享有生存权利,因而可以享用食品和自然提供的其他生存必需品”。那么即便人活着只是为了“吃”,又是谁将中国人这种生存最根本的权利转换为是“嗟来食”的概念了呢?因为简单以单纯到中国人的祖先确实是独立于人类活动之外,我们确实是独立的发展状态而言,我们的祖先也不可能一出现在地球上,就抬着一块“大德圣人”的牌子,是在其等的指点之下,然后才开始讨生活的。于此,也都不论人是否真的是自然平等的究竟,仅仅疑惑的是,难道中国人天生就是必须要经过与通过指点,然后方才知道怎么吃东西吗?果然如此,则我们的劳动价值何在呢?当我们的劳动并不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时,我们的国家至于我们究竟是什么概念呢?在这样一种没有契约保证,每个人都等同于是一无所有的土地上,国家究竟是谁的呢?如果真的是我们的,那么真正具体的表示,应该是什么呢?
  
  管子说;“百姓无宝,以利为首。一上一下,唯利所处,利然后能通,通然后成国。利静而不化,观其所出,从而移之”。管子此“一上一下”,即是《易系辞》所谓;“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错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之“上者”与“下者”,也即是“乾坤”的概念。管子说“一上一下,唯利所处”,原本其实呢,就是“元亨,利贞”的概念。在此基础上而言“利然后能通,通然后成国”,我思想《管子》一书是比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还要深远与本真的。因为国家本身所具有的排他性是不符合人类自身的性质的。如果我们将地球视为是人类在地球上最大的,是此地域内终极意义上的国家概念而言,那么在这个概念下,若将目前的国家概念降低一个行政级别,则人类活动就会是自由的,是可以随意移动于全球的意义,而这,应该就是管子所谓;“百姓无宝,以利为首。一上一下,唯利所处,利然后能通,通然后成国。利静而不化,观其所出,从而移之”的最大表示的概念意义之所在。并且此点,我们不可以因为我们没有发展出工业文明,没有更为细碎的细节论证凭据,就给予否认。也因为《易、乾》之《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以及“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完全都是在全球一体化的“大同世界”意识上的发挥也。
  
  管子说;“观其所出,从而移之”,于此,就是必须究竟究竟这个“观其所出”之“观”究竟是谁在观察,《易、观》之《彖》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易经》在于中国文化中究竟是什么呢?虽然还不是东西,但《观卦》的这些意义概念,应该不是打卦算命时候应该说的话,若将此等语言放在汉武以后的中国社会,都是满门抄斩,诛灭九族的祸端,也是今日因言获罪的梗直的根源。“大观在上”,即是指“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之“道”。《易系辞》说;“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那么在此基础之上而言“顺而巽,中正以观天”是何意思呢?《说文》说;“中”;内也,从口丨,上下通”。《说文》说;“丨”;上下通也,引而上行读若囟,引而下行读若”。因此,无论怎样,就都是上下贯通的意思。《说文》说“正”;是也,从止一以止”。徐锴说;“守一以止也”。关于“一”,《说文》说;“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易系辞》说;“《巽》以行权”。那么“顺而巽”之“顺”,又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看看行使权力的“王”字,《说文》说;“王,天下所归往也。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书、皋陶谟》说;“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达于上下,敬哉有土!”以此,就是可以将“顺而巽”之“顺”理解至为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也即“《巽》以行权”的目的达到,就是完成“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易、观》之《彖》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以此,则上古中国政治遵循的组织原则是什么呢?其实,也是很明白的。也即说明管子之“观其所出,从而移之”之“观”者,并非个人意识,而是依据“道”,也即依据系统程序左右也。也所以强调“无为”。然《汉书》说;“孝悌,天下之大顺也。力田,为生之本也”。若以此“顺而巽”至“《巽》以行权”,仅仅据此,不再言及其他,就是完全可以将中国之不幸,道的干干净净。《吕览》说;“鲁人可谓外有重矣。解在乎齐人之欲得金也”。鲁迅在《坟?灯下漫笔》中这样写道:“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就是完全将儒化纲常理论的目的说尽。就是“解在乎齐人之欲得金也”。鲁迅说;“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于此,不去论及鲁迅的国学功底,则其人对于儒家文化的认识,可谓力透纸背。于此,我们只是需要知道这个“厨房”乃是最近二千来年的事情。鲁迅说;“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中国想成为“人国”,中国人想做人,肯定不是一日之计。鲁迅给出的答案是:“国人之自觉至,个性张,沙聚之邦,由是转为人国”。因此,不在遥远的重启之日,中国文化也必然会是回归在“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的道路之上。若非如此,我们依然难以摆脱文明的人肉的筵宴。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11-03-17 09:01:00
  沙发学习,问候扁舟兄~6
  洋洋洒洒深邃博大地,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11-03-17 09:10:00
    帖子标题:一上一下,唯利所处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36013&articleId=9a0e457384ddef17b298bc1189cc4a48
    所属来把分类:人文社会-文学
    申请理由:鲁迅说;“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中国想成为“人国”,中国人想做人,肯定不是一日之计。鲁迅给出的答案是:“国人之自觉至,个性张,沙聚之邦,由是转为人国”。因此,不在遥远的重启之日,中国文化也必然会是回归在“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的道路之上。若非如此,我们依然难以摆脱文明的人肉的筵宴。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11-03-17 18:04:00
  《易系辞》说;“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此不仅指明社会契约的起源本于人性,同时“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亦也指明此乃是人类存在的根本的保证。并且是人类政治社会的行为遵循之处。《易系辞》说;“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如果将“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理解发展至后来就是所谓的哲学思维的道,或者就是理性智慧使得社会秩序具备并保持在“阴阳不测之谓神”的意义上,那么以此为基准订立的契约,也即法则所保障的是什么呢?如果从契约对人类自身发展最大的保证社会这个意义上说,则中国上古文化中;是有禅让制度对照西方社会的虚君共和乃至于宪政民主的制度以比较类同的。如果以契约具体细微保证至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的个人而言,则中国文化中,是有《诗经》及先秦社会的诸子百家言论的自由对照西方社会的言论自由等等性质的类同比较的。而且“独尊”的局面,东西方也都曾经的经历过,我们也并不特殊、特别的,之所以我们特殊、特色、特别,其实应该是究竟我们为什么能够保持住,为什么我们牢牢的保持着“独尊”——这种肿瘤一样于人类社会而言的,即;我们的社会程序中为什么布满是蛆一样的特征的概念呢?
    
    《说文》说;“王,天下所归往也。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其实《说文》此谓,已经将中国文化中权力的边际范畴说的干净。但当具体普遍存在于每一个个人身上的“自然”赋予的“天、地、人”的概念意义,被“天人合一”于行使权力的体系中的垃圾们,也即所谓的社会中的精华们才可以具有时,此时,不仅是社会契约的性质被改变了,而且必然也是中国文化传统以来的“法权体系”被篡改摧毁了。并且略看看洛克、休谟、卢梭等等努力坚持着反抗的,却就正是董仲舒这个王八蛋为汉武帝所建言的那些个肮脏龌龊的东西。如果说,中国文化传统如此,他狗日的又何必要建言呢?如果说;孔孟之道,就是为中国文化的传统,那么董仲舒这个畜生又是何必建言呢?孟子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当此等禽兽一样的概念被权力推广成为“天下之通义也”时,鲁迅说;“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其实,又何至于是此呢,从此,中国人踏上了一条全民皆奴的道路,而且犹不自知,依然美其名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确实,也只有将全民都弄成是弱智与野兽二者兼具的性质,才是可以安心的享用人肉的筵宴。
    
    《说文》说;“王,天下所归往也。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此不仅是权力没有世袭的反映,同时也是禅让制度选拔管理者的标准。荀子说;“汤居亳,武王居鄗,皆百里之地也,天下为一,诸侯为臣,通达之属莫不振动从服以化顺之”。司马迁《史记》有博士齐人淳于越进曰:“臣闻殷周之王千馀岁,封子弟功臣,自为枝辅。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臣,无辅拂,何以相救哉?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今青臣又面谀以重陛下之过,非忠臣”之言于秦始皇,如果将“齐人淳于越进曰”理解是周以来封建制度的被废除,则秦之“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臣,无辅拂”究竟是何概念意义呢?如果将日本的幕府制度理解为是先秦社会是周之封建制度的延续,其实明治维新前的日本社会的深刻内涵,依然是有着“法权体系”在维护的,又那里是我们经常自慰的“儒家文化”呢?因为法律作为道德的反映及支撑,本身就是社会公德道义的化身,但当一个社会连恶法都无法恒定保持其恶劣的标准性质时,为了活命,两千多年来,这样的社会常态,就是让中国人如何去保持有一贯的秉性呢?当钱能通神就是儒化以后,中国社会中的法则的标准的唯一标准时,整个集体不去惟利是图行吗?
  
作者 :赫璜秫 时间:2011-03-18 15:23:00
  
  
  又见大文,拜读。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11-03-18 17:07:00
  学习,拜读。扁舟真辛苦矣~
作者 :zhoukele_001 时间:2011-03-19 13:47:00
  比抢碘盐还火爆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广东饶平
    写下此文,只为天下人做个评论,欢迎转载,祝转载人一生平安。
    
    现先介绍此文的大概意思:广东饶平大埕程南50岁男子21年来不赡养母亲,却想在母亲病死后得到母亲的俩套房产。和平分那莫须有的存款“二三十万元”。
    
    先介绍本文的主要人物: 主要人物一:78岁犯癌症的老太太(现卧病在床,吃喝拉撒都需三个人帮忙)。主要人物二:50岁男子。老太太有三子三女,此50岁男子系其小儿子。-
    
    现时间回到2011年3月15日(国历),地点:饶平大埕程南某个人家里。50岁男子欲认回78岁老母亲,我们先看看其他人的反应:老太太和其他子女非常愤怒。
    
    愤怒理由: 理由一:三个月前老太太确诊为癌症时,此50岁男子拒绝为老太太出医疗费用。-
    
    理由二:母亲住院一个多月其他子女日夜轮流照顾,而此男子从来没有。-
    
    理由三:此男子的老婆(也是饶平大埕程南村人,和此男子是同一宗族)还口口声声说他们没理由要照顾老人。先说明一下,男子的老婆是个正常人,没有什么精神上的病。那他们不懂为人子女要孝敬父母亲吗?此男子和此经典女子现育有八女一子(毫不夸张,欢迎察访),难道要以后的子女也如此对待他们吗?
    
    理由四:21年来从不赡养母亲。(21年前老太太老伴去世,老太太从此没任何经济收入,老伴生前只留下俩套房产)。-
    
    理由五:21年来此50岁男子多次和老太太发生争吵(发生争吵的原因下文会提到)并让其女儿打母亲。-
    
    ……鉴于种种理由,试问天下人一下,此50岁男子还是人吗?-
    
    2011年3月15日,该50岁男子想认回母亲,是良心发现吗?不是,是利益,是人民币驱使他去认回母亲的。在农村人死后,会有亲戚朋友拿纸礼钱(通俗点称为人情钱),这些钱拿来办丧礼通常都是绰绰有余的。而他之所以要投资这笔生意,是因为真正的盈利是老太太的两套房产和此50岁男子口中的“二三十万元”。-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11-03-19 23:44:00
  有个叫刘仰的研究说;当今中国人出现了一种文化自虐的倾向。他说;按照文化自虐的解说,中国文化从源头上就是错的,就是有罪的,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就是一部罪恶的黑暗史。中国近现代面对西方坚船利炮的失败,原因就在于几千年前中国人的老祖宗给中国人套上了一个枷锁,甚至有人把几千年前出现的中国传统的核心价值,称作是一个巨大的历史阴谋。好像中国人的老祖宗在几千年前就设计好了要残害自己几千年后的子孙。这种自卑几乎等于是绝望,它使得当今的中国人再也看不到希望——中国从根子上就是坏的,怎么可能有希望?于是,一切为非作歹的事情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因为那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糟糕基因的必然结果。
  
  经常看见这样的话语,是令人沮丧的,因为从我们自己的文化流转过程中看,则中国文化从源头至先秦汉初时期,中国文化的基因中乃是饱满着“诸子百家”的思维意识的。司马迁《史记》说;“孝惠、吕后时,公卿皆武力有功之臣。孝文时颇徵用,然孝文帝本好刑名之言。及至孝景,不任儒者,而窦太后又好黄老之术,故诸博士具官待问,未有进者”。仅从此论,也是明显其时中国政治与文化乃是“道”的遵循。又何谈说中国从根子上就是坏的呢?中国之所以的坏的,全因为汉武“独尊儒家”以后,一班儒棍把持操控这片土地两千多年的故也。
  
  “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这句话,就是中国人的老祖宗孔丘给中国人套上的枷锁。《论语》中有子说:“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孝经》第一章开宗明义;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儒家将中国文化传统的核心价值转换为是“孝”,目的何在呢?其实,也是简单明了的,即是“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论语》为政第二记录孔丘语录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又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此等功夫作用于古今中外的皇帝制度都是不论,单以列宁、斯大林二公论,又不何尝不是翻版的“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呢?刘仰强调;“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儒家精神从来都主张要向他人谦虚地学习,然而,向别人学习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姿态,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确实存在各种问题,也确实需要向他人学习,但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前提是,相互学习的人,在地位和心态上是平等的。只有这种平等的心态,才能使我们有效地鉴别他人的长处哪些是对我们有用的,哪些是没用的,甚至哪些可能是对我们有害的”。其实,这位仁兄,也就是一儒棍罢了。因为他所谓的这个“但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前提是,相互学习的人,在地位和心态上是平等的”的前提,实则是中国社会必须是在不平等的原则基础上去学习,那么,那些是有用的呢?那些又是无用的呢?无疑,“自由、民主的制度”之于中国社会就绝对是有害的。因此,象诸如“信访”一样的制度如果被取消,就绝对是对我们有害的。当然这个“我们”乃是代表中国人的“我们”,而非我们都是中国人的意义含盖。因为信访;本身是指法律不能解决的那些问题的解决的渠道。同时,说明社会中存在有法律不敢惹,不能够触碰的地方。当这个地方乃是制度本身时,都不论这个社会是否存在有法律,而是制度本身就是违法的表示。如此,则社会又那里存在有“法律”呢?
  
  今天,中国的制造业雄居世界之首,都不去议论这种垄断了世界制造业最低端的性质,但这绝对是一直以来中国农民与工人被世界剥削的确认。中国农民与工人的剩余价值之所以被世界剥削,实乃因为是中国的农民与工人没有法律的保护。
  .回复 | 引用 | 编辑 回帖人:asdbbo    影响力指数:0  |  | 发短消息 | 只看此人 | 2011/3/19 15:05:35    跟帖回复: 第 861 楼.管子说;“道生天地,德出贤人。道生德,德生正,正生事。是以圣王治天下,穷则反,终则始”。
  
  管子此“穷则反,终则始”,即是指“道”。而“道生天地”,自然是继承《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之“盖取诸《乾》、《坤》”。《易系辞》说;“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而先秦诸子又宗述于黄帝、尧、舜、禹、汤、武等人,并且说,管子者,乃是先秦诸子百家第一人,以此,则管子说;“道生天地,德出贤人。道生德,德生正,正生事。是以圣王治天下,穷则反,终则始”。也是将中国文化之本源意义讲的明白。如果简单以“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议论,则中国文化在根子上究竟是坏到何种程度与地步了呢?
  
  《易系辞》说;“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即是表明,中国文化本源开始,是没有将人视做是木偶以对待的,因此,是不存在因人非木偶而导致制度错误因而产生出诸如“信访”一样的调和机制的出现。当制度将人视为是木偶一样的摆设以为出发点并形成为是制度的内涵时,那么这种制度本身就是非人的设计,而是将制度作用于社会中的人们设定为是——会说话的牛马而已。而中国人之所以会成为是会说话的牛马,就是全凭孔丘爷爷一力提倡的“孝弟”之道被“独尊”得以目的的实现达到以完成。因此,就是可以说,自汉以后,中国社会的制度在根本上,不仅仅是错误的,乃是无良的。
  .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11-03-19 23:46:00
  民国初年有夏曾佑说;“禹之时,涂山之会,执玉帛而朝者万国,汤之时三千,武王时犹有千八百国”,“至入春秋之世,国之见于书者,仅一百四十余”。若仅以此公所谓春秋之世仅一百四十余国计,于今日看来,也是不少的,仅以此,贴合以荀子说;“汤居亳,武王居鄗,皆百里之地也,天下为一,诸侯为臣,通达之属莫不振动从服以化顺之”论,那么以天子所居也仅仅只是百里之地论,则其时中国社会中契约的最大遵循是什么呢?以荀子说;“天下为一”论,明显,就乃是“司法独立”的“法权”主导社会运动的概念。《左传》有季梁说;“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辞,信也”。“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也即是说,天下里的诸侯们管理社会所遵循的皆是相同一致的“道”。具体点说,就是通过“阴阳、八卦、五行”的“筮卜”的方式,或者说“阴阳、八卦、五行”制度以为管理社会秩序的依据原则。也就是说,诸侯之上的天子,并不可以,也不能够将个人意志凌驾在“道”之上,以为指导管理天下的准则。并且以中国历史事实记载论,亦也是有着桀、纣、厉、幽等欲“替天行道”者被打倒推翻的实例以证。荀子说;“一天下,振毫末,使天下莫不顺比从服,天王之事也”。又说;“天下不一,诸侯俗反,则天王非其人也”。也即是说明整个天下行为的依据是建立在“一”的原则之上的,此“一”,并非是“孝弟”,乃是“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之“一”。也即是“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之“《乾》、《坤》”。其实就是独尊“《乾》、《坤》”之“道”也。其实,就是“司法独立”具体的反映。因此说,三代以上的中国社会政治制度,乃是“法权”主宰的体系。虽然与今日世界中的宪政制度不一样,但精神主旨则是完全一致的。并且,以中国历史文献记载论,则尧之天子之位是何人禅让于他不明确,而尧、舜、禹、益、启四者之间的更替则明确无误不是世袭,并且,又有管子“昔者,七十九代之君,法制不一,号令不同,然俱王天下者,何也?必国富而粟多也”。“能者有余,拙者不足。封于泰山,禅于梁父,封禅之王七十二家,得失之数,皆在此类。是谓国用”。以及董仲舒更进一步的“易姓之王七十二”,皆是德如尧、舜者的论证中国政治中权力并非是世袭的开始。难道这些就是中国人的老祖宗给中国人套上的那个枷锁吗?因此说,中国之所以坏了,实乃是儒棍们将此等概念“道统”于无形才开始的。
  《书、禹贡》说;“成赋中邦。锡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说明邦国始有名称在于中国历史中,大概是《书、禹贡》颁布前后的不远。推而及之,则人的名姓的起始由来,也大概是在这个时候。若将禹之时,涂山之会,执玉帛而朝者万国之“执玉帛”的概念设定为是良渚文化。那么良渚文化碳14测定距今五千二三百年,以此,则过往我们学习的中国历史究竟是什么呢?若单以管子《入国》一篇论,都不知道近代以来的畜生们是怎样的,就能够将周以前的中国历史给予论证为是“奴隶制度”,而这种奉旨造史而胡编乱造出的中国历史书籍,之于每一个都曾经幼小稚嫩素如白纸一样的中国人的心灵深处所烙下的痕迹影响,毒害可谓深矣。更遑论一种主义思想,只要经过三代人的灌输之后,即可将其前祖宗的一切法理因循忘记丧失的干净,中国文化自从汉武“独尊儒家”之后,儒家思维乃是两千多年的绵延灌输与引诱于中国人,荼毒又可谓是深入血脉骨髓也。因此,即便是教育真正回归人的教育之道,不经历三代人的努力坚持,则怕又就是枉然一场。
  .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11-03-21 09:01:00
  更见宏篇伟著,血魄一脉相承。
  
  拜读!问候扁舟兄,辛苦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