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山海河]长城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9-22 08:19:02 点击:3805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二零零八,雪灾,地震,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着实让人丧气。这个萧索的冬天,不似往年时。
    
    闲暇之余,翻翻史书,在插页图中见地球上几大人为奇迹之长城,生出几多感慨。想想每次又是要拿古人说事情,寻病根,做药引。摇头晃脑,几声叹息,哎。沏一壶茶,燃一支烟,于烟气缭绕中,头脑里混乱的呜呼起来。
    
    长城在国歌里是血肉的长城,[霍元甲]唱万里长城永不倒,解放军被喻为钢铁的长城,毛泽东说不到长城非好汉。两千年来,长城穿透历史,是民族精神表现的一种,是一条发散浓郁文化的长城。
    
    我在甘陕见过用黄土夯垒起来的长城,隔不远有烽火台,就象北方中国农家小院,只是厚了很多很多,高了很多很多。傍晚时,长城,大漠,戈壁,空阔的天空,风蚀的断壁残垣处,有牧人,羊群归家,很是沧桑。
    
    明朝那个时候把长城叫做边墙,墙的用途吗,多是围住了,圈起来。但围起圈住一个民族,因此遮风挡雨,就算如北京八达岭般坚固,也从来都是单薄的,呜呼,长长的长长的墙的精神,呜呼,围住圈起皮带样的文化。
    
     刍
    
    在今天的中国版图中,这条土垒石砌的墙,横卧于国土中央,内蒙古,东三省全部被屏蔽墙外。地理上墙外是游牧的马文明,墙内则是二牛抬杠的牛文明。华夏与蛮夷,界线分明。
    
    春秋战国时,诸侯秦,赵,燕已经小有规模长距离的,依自然属地修建长城。也是最早有别于围城建墙的墙,等同于边界。后来有了真正的很长很长的秦记长城,汉记长城,明记长城,混合起来,我们今天称之为万里长城。全部用来防御蒙古高原的马背民族。
    
    春秋战国时,汉文化规模初具,周易,老庄,孔孟,墨,孙子,韩非子等等诸子百家,儒墨道法等等思想学说流派互相影响发展。为汉文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是个类似于欧洲文艺复兴的开萌时期。周易中阴阳互补的和谐之道,持经应变以处世的态度。老子的道德,孔孟宣扬的大同,仁义等等,思想文化辉煌灿烂,润泽华夏。后来强大的中央集权建立了,百花齐放,嘎然而止,多元与包容委顿,凋谢。呜呼不复寸在了。
    
    秦扫六合,统一中原,书同文,车同轨,同样度量衡,钱币,建立单一的政权,帝国的时代开始了。所谓祖龙虽死,秦尤在。体制制度在也,汉继承秦制,以后历代不出其模。秦汉时,汉民族历经磨合,方始搏成。北京奥运时,大家热议强调汉服,实在是追慕根源啊。
    
     西汉武帝时,有董仲舒者建议朝廷,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汉武帝所采纳。呜呼自此孔孟大行于天下,历朝历代传承延续,流传到今。呜呼董氏者为土垒石砌之长城标明注脚。呜呼董氏者为民族堆砌了一条文字长城,呜呼两千年来我们和祖先一道为这墙添砖加瓦,辛勤忙碌。呜呼这条嘉峪关样巍峨,雄壮。八达岭般曲折,坚固的墙。
    
    
    
    人民共和国处于亚洲的东部,面临大海,北方蒙古高原,西面青藏高原又及祁连山至天山间的千里戈壁,大漠和更远的帕米尔高原,南方云贵高原有江河横断之山脉,山高沟深,原始森林,烟瘴湿热。地形上酷似簸箕或阶梯。
    
    祖先们在在簸箕里,三面如屏风般,到也安逸。或向西向北仰面登梯了,呜呼,海拔很高,艰苦而寒冷,况北夷之漂移不定,难以琢磨,水草丰茂,羊肥马壮的玩之不来。俯就南方了,气候炎热,山林茂密,众多的南蛮洞主又不可开化。武侯说;五月渡泸,是深入不毛。呜呼,也实在是没有成片的田地让祖先们有兴趣去追遂。
    
    好在黄河,长江及珠江流域是肥而沃的,可以经世盘桓。
    
    过去欧洲人延非洲大陆经好望角,印度洋殖民非洲,印度,东南半岛及印尼。俄罗斯人翻过乌拉尔山在中亚,西伯利亚,堪察加,白令渡海峡涉足阿拉斯加。想起库页岛,海参威,想放弃之外蒙古。呜呼,我们祖先是真正的喜欢和爱好和平的民族。
    
    在两千年占统治思想的中庸的儒家文化熏陶下,民族开拓进取的心被束缚了。也自然养成了,洋洋自得,自我设定,心中围墙般保守而自闭的性格。不思上进。呜呼,在心灵深处的文字长城。呜呼,遂良田而居的小农主义民族。
    
    当然在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经书中,在微言大义的字里行间,寻章摘句。我是找不到什么的。也就没有想用文字印证什么。因为历史的现实是如此的清楚,过去现在。
    
    大师们也都已经说了很多,印证了很多。好象找到了病之根源。但一直以来的怀揣孔孟,手舞大棒,拼了命的大声吆喝;打倒,打倒。呜呼,渗透到血脉里了。呜呼,在我们的一举一动里了。呜呼,如何打倒了,很多年了,打而不倒。哀哉,哀哉,因为草民们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堕落。
    
    国家是没有仁爱性的,中国历史上的帝王都是恶人。所以草民只能为帝王而生。呜呼,没有选择。呜呼,唯唯喏喏。历史上很多朝代的更迭与杀伐也是延着长城这条线此消彼长,上下争斗。堕落在此,消极毕显。
    
    
    
     刍刍
    
    今天俄罗斯,美利坚,加拿大,丹麦,英挪等为北冰洋底的油气争吵。想想蒙古高原,西伯利亚,俄罗斯东部外兴安岭广大地区的森林,在成吉思汗子孙君临华夏我们也长时间到过那里。虽然今年冬天油啊,气啊,矿石啊很不值钱,但我还是替中华民族的先人们神往。哎;要是没有核弹多好啊。
    
    现在中俄,中哈等边界终于确定。想过去中苏间的界线之争,清朝的那些个条约,一百多年来,毛泽东他老人家还是比较强悍的。
    
    不过,一般一般的现在也是 世界第三。一般一般的还算地大物博。
    
    一个民族的行为与性格有其文化渊源和主体。
    
    历史上为对付北方的匈奴狄胡等民族,秦汉时,汉人的祖先秦始皇发百万夫建墙以抵御,白登被围汉高祖是下嫁女儿,后汉武帝能出墙而击,很多时候却都是不太清楚的封汗进贡。建墙以为界,封汗和亲用怀柔,逼其远遁却胜利即返,遁后复来,来后复遁。那么封几次可汗,说明什么了,勉强勉强而已。
    
    张骞凿通西域,班超若干经营,呜呼,卫青,霍去病赫赫武功,也意思不大。围着绿洲汉置河西四郡,将军骠骑,到还有点效果。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游牧,打猎,遂水草而居。匈奴,突厥,西夏,契丹蒙古,女真满等骑射民族代表了蒙古高原上的马背文化。这种文化在与墙内农耕的牛文化的战争中胜多输少。在兵法上是骑兵与步兵的作战,自小的骑马,射箭,放羊,打猎,抢掠夺单兵素质我们墙内的汉人是没法比得。骑兵的速度,高度,冲击力,大范围的移动能力领先步兵,就象二战中古德里安,隆美尔的装甲兵团,法国人的马其诺很象长城的,又能怎样了,墙内的黄淮,长江流域,大片大片的农田,不能牧马。唐之府兵制,宋之养兵,技术理念与装备已经先输,空耗国力。
    
    至于汉武,唐宗的短暂取胜,那都是建立在十多年的蓄养马匹之上。呜呼,野蛮文明的性情与先进。
    
     胡服骑射,赵主父弃战车,穿胡服.骑马射箭.可惜后被饿死.汉族人最早的军事改革不知所终.孙子兵法又多用智谋,诈术.让后人头秃.用今天的眼光究其根本,汉族人是不喜欢移来漂去,无有四合院子居住的生活.与品位有关系.也就无法大规模生产马这个先进的装备.
    
    所以唐惯用合亲,北宋离墙很远,南宋离河很远,明朝也就抵挡不了八旗铁骑的横扫.专征辽饷又有何用了,架不住内乱啊.蒙古人,满人到是破墙而入,大举南下,直到海边.建立元,清二朝,蒙古人不懂政治,亦不会怀柔,不到百年,便退回墙外.满族人很不幸,被儒家文化彻底的驯服.长城这个建筑有意的阻断了汉民族放马南山的情怀.野性全无.儒学让汉民族在寡人,大夫,将军,美姬,肥田与山水间留连.呜呼,呜呼.
    
    三国时忽分忽合,华夷保持着墙里墙外的状态.或有武侯七擒七纵之事,但南蛮洞主奇多如牛毛,难成合力,古今不见气候.
    
    两晋,十六国,南北朝汉人的政权背井离乡,放弃中原地区,虚弱南渡.
    
    长城内外马嘶羊叫一派胡人天下,一个杂交的时期,一个种族大融合的时期,一个政治荒唐,武力残暴杀戮的时期.五胡乱华,华夷不分,长城第一次被推倒.因此我的祖先里有了一个匈奴人,我妈妈的祖先里有一个鲜卑人,我老婆的祖先里有一个羌人,也一定有突厥,氐,羯,蒙古,契丹,满人的.都是祖先,也一定要尊敬的.
    
    呜呼,可惜长城很快就被扶起.但已然是文化上在心灵深出的长城了.儒家之强势顽固排外,祖宗的勃勃野性被钉死栓牢.从来的保守,保守。
    
    隋唐,五代十国,两宋,元,明,清.只有明朝修长城,今天我们所见长城多是哪个时候的产业.也叫墙.皇太极时,多尔衮等几次毁墙而入,大肆掠杀于河北,山东间.于国中牧马.返程时有半月.明军只是尾随护送.想环卫京师之地,满人视若无物.朱元璋的儿孙全是蠢材.呜呼,朽木不可雕也.清朝奉满蒙一家,也就没有必要再拿长城说事.对辫子也没啥意见.但满族行的却是让人呜呼的儒家政治.心里面也还是在默默的修墙.
    
    五代十国是纷尔忽尔.契丹,女真不会修墙.过河,过河.宗泽精神可嘉.然宋离河都已很远,不论墙矣.
    
    蒙古人的兴起,成吉思汗及子孙的铁骑踏过之处,东欧之多瑙河附近,匈牙利,俄罗斯,中亚,中东,伊拉克,南亚次大陆之印度等等的民族被蹂躏统治一二三百年.呜呼,此时提长城很丢人.
    
    因此辽,金,宋活该倒霉,赶上了吗.
    
    思想马鞍的作用,马的力量,四条腿与两条腿,墙内所以终始为马所辱.
    
    五胡十六国,南北朝及五代十国,华夷不甚分明.隋唐亦不甚分明.但隋唐大而一统,虽然隋命短,然唐命长.政权的单一稳定开明.有时候也沿墙走.但二三百间各种族依附于中央政权下,也还能和睦相处,共同做事.李光弼,仆固怀恩,安禄山,哥舒翰,史思明,高仙芝等等或入朝为将或镇边,胡反亦有胡平.没有内外之别,一家人也.长安市上多见碧眼红须之人,阿拉伯人等在广州,扬州,长安贸易.文化影响朝鲜,东南半岛,鉴真东渡,日人亦来.可惜唐不修墙,我为日人很是遗憾.
    
    后来突厥之不见想来多是已被同化,也有远遁的. 西域设安西,北庭二府,吐蕃合亲,丝路之繁忙.执政的开明包容,昌盛的文化影响长远,汉民族之辉煌灿烂时期也.
    
    科举的逐渐大行,后来就迂腐了.虽如此也是值得压阵.
    
    观盛唐,想今人多言;萨科齐忘恩负义.思法兰西相隔万里,不知道高卢人选总统何时起要听我们的,与我无干的.蛋如果有缝了,补蛋要紧吗,挥赶苍蝇也不要任蛋清外溢吗.在航海,地理大发现,殖民时,法国人也做了一二百年的世界大国.然自拿破仑三世后就已经沦为二流角色,戴高乐强做大国,也是一厢之情愿.萨科齐颇有戴氏之风.然我们五千年文明,两千余年大国历史,当今的蓬勃.他要见达赖,就见去好了,只不屑也.如果老是神经质,对身体有害无益的.
    
    近代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张学良九一八退入关内,溥仪的满州国及信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伤我,我才还手类,也都是长城的贴牌.
    
    中国历史上也是很有几个帝王能够醒一会的,也就能天纵神武一会儿.其余时候寡人们皆在梦中.
    
    人性总是自私的,恶的,历史上的帝王将相多是恶人.
    
    你也满意,我也满意,其乐融融,合谐也.你志得意满,酒足肉饱.我心情郁闷,神经衰弱,虽和难谐.九州道路无豺狼.然豺狼塞道.哎;一直以来的如此,奈何了。
    
    前一阵有阎崇年被掌掴,窃窃以为汉族,满族,仰或匈奴族不必分的太清,我们到底是什么民族,几千年来已经一塌胡涂,不过全都是在写汉字的人而已.就不必为满人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梗梗于怀.谁没有杀过人了,谁有不杀人了,你杀,他杀,一样的要死,难道味道会有不同.又有什么了吗,有时的生不如死,到不如痛痛块块的再来一刀.
    
    既然在意藏独,又何必天天的满清恶贯了,民族界线了。
    
    鲁迅说;仁义道德吃人.
    
    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年代,道德被帖上仁义的商标后,被端上餐桌,饕餮们就可以斯文的慢慢享用.呜呼.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9-22 08:31:00
  北大教授季羡林说;中国文化将在世界起领导作用。老人家巍巍晃晃称国器。然在今日有偷画之争吵。物者,生不带来,死亦带之不去,想来早早裸捐,到能搏得美名扬天下。何必心有不舍,等到身后了。梵音佛语,皮囊之参,兀自不透。岁数一大,也是一定要糊涂的。见了几次总理,就说;中国文化起领导作用。无法让人信服,也是言之太早。太早。
  
  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是有冷有热的。一个和字远景非常的美好,环球同此凉热把。非洲四季到是都热却有人在做海盗。
  
  自鸦片战争到今又一百五十年了,中国人面临二三千年来没有之大变局。落后,衰弱,挨打,精英们也就废寝忘食的思考,反省,儒家思想开始动摇。苦闷中寻找出路,孔夫子也就开始被拍砖灌水。但不是容易就被拍倒的。
  
  
  
  洪秀全清来耶苏做真神,将孔夫子牌位摔到猪圈,将孔庙做宰场,论语当手纸,不过也是请了一洋孔子而已。一到南京便即三宫六院,万岁千岁。康梁百日维新欲君主立宪,改良政治,西学为用,中学为体。好象有根本变化。但没有百日就毁于妇人之手。已经都是清楚的认识到东方文明落后于西方文明。也就有了庚子赔款的留学生,官派留学。辛亥革命,革命者已多来自海外。然孙中山天真学华盛顿风度终不敌袁世凯老道画虎类犬。袁世凯野心勃勃人也,欲做皇帝,始终却不得部下衷心拥戴。呜呼,世道已变,人心不古。只有一慷慨扑死之谭嗣同让人动容。其后北洋军阀,天下乱战若唐之藩镇。以五四对儒家批判前所没有之深刻,前所没有之思想大解放。亦不能撼动核心,五四付之东流,但五四前与五四后文化复归多元与兼容,虽已政治两张皮,但也是两千年来对中国文化的一大提振。
  
  孙中山信仰飘忽不定,善变。广州政府,黄埔军校,以俄为师,遂开党治,孙逸仙后蒋介石发扬之。李大钊,陈独秀开天辟地,马克思列宁,共产主义四处传播。国共合作,北伐,蒋汪背信,十年内战,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49年后,文化大革命。百余年来跌荡起伏,波澜壮阔。
  
  清胡林翼说;要有菩萨心肠,要有屠夫手段。很多的菩萨,杀猪的手段。呜呼,先辈们的几多烦愁,恰似一江春水东六去。
  
  康梁时候有太后皇帝。辛亥革命后到是没有皇帝了,却落入袁项城之手,袁者北洋大臣也,也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后来的黎元烘,段祺瑞,孙传芳,张作霖皆是封建体系熏陶出来的人才,深谙孔孟,都怀帝王之心。所以鲁迅郁闷的一直在呐喊,孙中山也是从此悟到主义需要铁拳。毛泽东更奉枪杆子里出政权。盖历史,文化,国情也。不尊重如何行。蒋中正也读孔孟,兵法。提倡新生活。却被毛泽东领着一帮泥腿打跑。王明,博古,张国焘精研马列之人。却几乎亡党亡军。皆因为不知道农本社会里农民之力量。49后的一切为人民服务,大鸣大放的引蛇出洞。及文化大革命孔夫子有一次被打倒。但打而不倒。当然也是不能怪毛泽东他老人家读古书,兵法,没有留过洋,历史,文化,国情就是如此,性情使然也。
  
  古代中国人认为;天有四边,地是方的,边以四柱支,华夏居中。时至今日我们很多人认为确实就是这样的。但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到底还是圆的,在不停的转动。
  
  呜呼,逝者如斯夫,往事犹可追。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09-22 14:04:00
  血写的历史啊,呜呼。。。。。。
  赞博主好文。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9-22 15:03:00
  精辟~顶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