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设计师]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8-25 08:09:54 点击:1588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外其身而身存。
    
    
    
    
    
    
    
    
    
    
    
    十三章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
    
    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政善治,贵大患若身。
    
    
    
    “有身与无身”就是两张皮,似乎分身术的概念。
    
    
    
    通篇《老子》都如千层饼一样的,一层层,好象是全不粘连,但饼有千层,依旧是一饼。都包在道德二字的皮里,互相依存,作用,牵连,支撑出一个整体性质的人间大道。
    
    
    
    “有身,无身”,于规则,圣人,天下,三者之间的腾挪转化。
    
    
    
    国家的概念里,天下的观念是什么呢?
    
    
    
    “无身,有身”,规则与圣人的有无身,无有身,就如棋盘上的连环劫,要想明晰了,取决于天下的观念中劫材到底为何,不然是打不完的连环劫。或者推委以逻辑思维混乱,了事。这对不起先人。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我总结就是李老子以人性所产生的惯性行为表现作依据,站在民本主义的国家立场上,为圣人说一个政府该如何去运转的过程。
    
    
    
    他认为国家的性质本来就是“民本主义”性质,也或者他知道必将是主权在民一样的。因为从他的道德经文看来,他是站在民本主义的立场上谈论道德,也就是说他通篇在谈论的是一个国家的道德,产生出的效果就是民本主义。
    
    
    
    国家的道德靠规则,个人的道德自然任凭人们自己的修养。二者扯到一齐时候,也就是没有办法说清楚了,所以将《老子》看看出世,看看入世。都是很扯淡的认识,没有从国家这个根本概念处去解读老子,也是没有办法不糊涂的,所以在人治的天空下,没有人讲的明白,就是难得糊涂。
    
    
    
    今天很多的阿三与阿四们,还在强调幽微而且深黑着玄之又玄的,恐怕永远也难伸的出头来了。
    
    
    
    或者对我批驳几句庄周之逍遥,嗤之以鼻。常常觉得,也许我不配是中国人,因为我只吹捧一个“消极且退化”的老子。也许我是真的不配作为一个“中国人”的。
    
    
    
    
    
    
    
    天下是圣人的呢?还是大家的呢?
    
    
    
    其实老子在前面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请圣人“外其身而身存”,也就是在说;“身退,弗居”,也就是等于“天下,天下人之天下也”。
    
    
    
    本章老子将个人欲望与权利,个人与国家, 进一步作了剥离,所以了,也不过是秉承了他一贯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道理而已。
    
    
    
    本章老子词意极含糊不清楚,可见在没有人权保障的日子里,中国思想家之用心良苦蜿蜒。
    
    
    
    [宠辱若惊]之“宠辱”二字,应该是老子在指喻,一个王朝的鼎盛时期与衰落时期这两种现象的伪托。在老子全文中,他没有拣某个王朝的兴亡作范例,只是以“宠辱”两字代之。也许是他老人家的高明之处吧。
    
    
    
    受到宠爱的时候与受到侮辱的时候,都是让人惊恐而不安的。
    
    王朝之兴废,朝代之更迭,于圣人何尝不是若惊呢?于天下黎民苍生又何尝不是若惊呢?
    
    老子下一断语[贵大患若身],这一句,可以说是揭去一切虚浮皮表,直透内里的说出了“把天下据为己有”就是最大的祸患根源。
    
    
    
    [何谓宠辱若惊?]这一句,老子已经是站在“天下被据为己有”这个祸患根源处发疑问了。
    
    
    
    [宠为下]以一己之私挟天下所得到的宠爱,或者等同观念下的兴盛都是卑下的。
    
    
    
    [得之若惊]得到了,或者武功鼎盛时的格外惊喜,全因为观念里满都是自己的,或者如今天之“只有我能”,及“没有我依然将在水深火热中”一样都是惊恐万分的现象。
    
    当然许多暗暗得意地方,一般从圣旨与报章头版里,不是很难,就可以看见的,但建立在“贵大患若身”之角度时,老子认为不是什么好的现象,比喻到人的身体而言,也都是不健康的,所以老子说“得之若惊”,似乎是说“不要太高兴了”。
    
    
    
    [失之若惊]那么从历史看来,多时候都是惊慌失措,有如丧家犬一样,任人鱼肉一样的结果,也因为是从我的变成了他的,一个私人之间的物体移位,或者也叫天下换姓。
    
    
    
    [是谓宠辱若惊]建立在“贵大患若身”的概念上时候,老子说;“得到与失去,都是一样的惊恐”。
    
    
    
    “诗经”曰;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逝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汝,莫我肯德。逝将去汝,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汝,莫我肯劳。逝将去汝,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鼠之肥瘦于天下来说何益呢?应该都不是他妈的什么好事情的,所以老子说;“是谓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此老子自言自语的一问一答,“吾”在本章里是伪托“天下”的意思。因为从第一个“贵大患若身”,老子跳跃一样的于此又发问;“何谓贵大患若身”,应该是特意引人注意吧。我是明白的,不见得人们都明白。
    
    
    
    那么什么是最大的祸患呢?天下之所以有大患者,为天下里有“身”,此“身”就是天下被作为个人的团体的意思,已经不是“吾”了,“贵”有按断,唯一,根源的意思。
    
    
    
    “何谓贵大患若身”在今天看来也很精确的,当国家不能够代表大多数人时,许多的矛盾无不发源于老子此一句话。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假如我没有身体了,我还会有什么忧患呢?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此一反问,问的极好,问的极妙,于文中极突兀跌宕着,自然含义深刻着。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这个“无”字用意很肯定的, 等于老子说“不去贪占,就没有忧患危险了”。等同于老子说;“天下,天下人之天下也,圣人要有这样的认识,然后天下就不会有什么忧患了”。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本来就不是你的了,又有什么祸害呢?
    
    
    
    那么[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指的就明白了,也自然顺理成章的就是以“天下,天下人之天下也”的观念或者国家形态时,才可以治理天下而无大患,一个“贵”字,有着百般的味道。而且此“身”无疑的就是“百姓”,或者已经转换到了“民本主义”的天下观念意识。
    
    
    
    老子从身体与人的尊严,并伪托着国家相互比喻着起转承合着在论道。那么如果我们从“贵生”的角度推下来,或者以“宠辱”借称国家兴衰演义下按理,到了“及吾无身,吾有何患”达到的目的与方向都是一样的。都是说明“天下”到底“性质”为何的问题。
    
    
    
    [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此“身”大概是真正在说自己了,所以像爱惜自己的身体一样治理天下,天下就可以依靠他了。但是要把别人当自己来爱,把天下当自己来爱,用自己去爱天下,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在说的,做出来时,就是别样情怀了。
    
    
    
    天下的观念意识为何?此于中国人来说,从来都是模糊着的,而他经常是以个人、小团体的面目出现着,当我们因为这个“他”的堕落,却全体被旁人所诟病着。却又喋喋不休息的反驳指责漫骂着旁人,从而无形的纵容“他”继续的愚蠢,其实我们自己也很愚蠢的,其实这才是最悲哀的。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顺承上一章之“不言以教”的法则不能有言论思想意识的理念,将老子一文若隐若无的倾向法则味道,勾兑为“主权在民”的“公民社会”作为基本原则上来了,所以此句话于今天是可以直译为“公民社会”的。
    
    
    
    政善治,贵大患若身。
    
    
    
    政善治,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政善治,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老子说;“以天下观天下”,绝对不是说什么“以史为镜,想着载舟覆舟的总结教训”。而是“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处其厚,不居其薄”的要在最厚处观天下,全是一派少数服从多数之意思。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欤?君子人也”。呵呵!在配合老子之“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呵呵!在进而说明“外王于天下的候王将相,今日之领袖们”,所谓以“天下安危系于一身”者的最大认识,呵呵!就是以“爱己之心,来珍惜呵护天下里的子民,发挥出最大的博大的大爱心”,呵呵!才可寄以“身系天下安危于一身”的重任。呵呵!
    
    
    
    呵呵!天下由来轻两臂,世间何苦重连城。
    
    
    
    这都是春秋以来,老子被理解到“贵生”一流派后,又顺应儒家大道发展下来的曲解。
    
    
    
    “虽富贵不以养伤身,虽贫贱不以利累形”。也有讲些个个人的人生修养功夫,于天下本无丝毫牵连的。想想如果谈谈修养就真能治理好国家,李老子也是不必如此行文着墨了。
    
    
    
    把天下安危,生民之疾苦,一直寄托在几个吊毛圣人,或者期盼着未来的几把圣人,然遍翻二十七史记,实实不曾见有什么真实意义上的圣人降临于人间过,奈何苍天如此吝啬呢?
    
    
    
    叹气,象什么“强国轮胎”中布满是圣贤,不知道那里来到的呢?
    
    
    
    《国际歌》有云;“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缘何信徒们忘记的这般快速。
    
    
    
    
    
    
    
    从“居善地、身退,心善渊、明玄德,有善仁、有与为之利,无以为之用,言善信、为腹不为目”,老子在本章用“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是更进一步的明确了“夫唯弗居,是以不去”的道德,也是一个更进一步的,不断去除天下之“私”的过程,以用来保证“上善若水”的贯彻。
    
    
    
    想想“身系天下安危于一身”,让“天下安危系于一身”,全部都是一直的将天下置身于“一、二、三、四、五、六人身上”,天下变了味道很早了。
    
    
    
    老子说;“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此实实大患也。
    
    
    
    
    
    
    
    本章于习惯的中国人最习惯的顶点解释无非就是“民为天,以民为重,爱民如子”之类罢了。
    
    
    
    
    
    “贵大患若身”。
    
    
    
    或者最大的祸患就是霸占天下。
    
    或者将天下据为己有,为最大祸害。
    
    
    
    “ 政善治,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
    
    
    
    我们这些签署人是蒙上帝保佑的大不列颠、法兰西和爱尔兰的国王及信仰和捍卫者詹姆斯国王陛下的忠顺臣民。
    
    
    
    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增强基督教信仰,为了提高我们国王和国家的荣誉,我们漂洋过海,在弗吉尼亚北部开发第一个殖民地。我们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实施、维护和发展,将来不时依此而制定颁布的被认为是这个殖民地全体人民都最适合、最方便的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我们都保证遵守和服从。
    
    据此于耶稣纪元1620年11月11日,于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第十八世国王暨英格兰第五十四世国王詹姆斯陛下在位之年,我们在科德角签名于右。
    
    
    
    1620年11月11日,一群清教徒不远万里坐着“五月花号”经过在海上六十六天的颠沛流离的漂泊之后,“五月花号”大帆船向美洲陆地靠近。船上有一百零二名乘客。他们的目的地本是哈德逊河口地区,但由于海上风浪险恶,,他们错过了目标,于是就在现在的科德角外普罗温斯顿港抛锚。他们决定就在那儿登陆而不继续航行。而且由于他们不再是到一块他们持有执照的领地上,为了建立一个大家都能受到约束的自治基础,他们在上岸之前签订了一份公约,即后人所说的“五月花号公约”。
    
    
    
     “五月花号公约”所保证遵守和服从的,就如老子之“万物皆为刍狗”的平等精神,似乎从杨朱之“不拔一毛”来开始的。
    
    
    
    一个半世纪之后,又一条契约性的宣言在这里诞生了------“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独立宣言,美国革命,制宪会议、、、、一连串的历史进程让饱受革命循环之苦的世人看到了温馨耀眼的光芒。清教徒对人性的幽暗意识使得将“互约论”置于重中之重,在一个信仰繁茂的国度立下了当时不可思议的政教分离过策。人们靠契约而立,人神互约,人人互约。
    
    
    
    李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这些东西,全在老子的道德经文里,只是遗传性质的智障毛病,使得我们的思维存在盲区,使得我们无法触碰到,并且还不敢去相信。
    
    
    
    能听见老子在说;“我出理念,人家实践,就是所谓的“道拓”吧”,盎格鲁、撒克逊人将李老子的刍狗道德发挥的淋漓尽致。
    
    
    
    1831年,法国人托克维尔对美国进行了九个月的旅行考察后,发表了一段著名的预言“美国人在与自然为他们设置的障碍进行斗争,俄国人在与人进行搏斗。一个在与荒野和野蛮战斗,另一个在与全副武装的文明作战。因此美国人的征服是用劳动者的犁进行的,而俄国人的征服则是靠士兵的剑进行的”。“他们的起点不同,道路个异。然而,其中的每一个民族都好象受到天意的秘令指派,终有一天要各自主宰世界一半的命运”。
    
    
    
    个人主义的思想帝国对峙集体主义的刀剑帝国,冷战的结束就是一份答案。
    
    
    
    
    
    是啊!对于一直以来圣人们的操心负责,做为回报,人们也应该负责任,操操自己的心了,而不会是一味的被操心着。 冷战的结束就是一份答案。
    
    
    
    
    
    
    
    
    
    
    
    
    
    “天地不仁,万物皆为刍狗”。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8-25 09:22:00
  李耳第二~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8-25 09:57:00
  草、灰、末末子而已。领导言重了。
作者 :黑记者 时间:2009-08-26 16:35:00
  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