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众生观]卡扎菲阴魂还会复活吗

楼主:李咏胜 时间:2011-10-23 13:10:11 点击:477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卡扎菲阴魂还会复活吗?
  ——李舸、李咏胜二人谈
  
  李咏胜
  李老师,关于卡扎菲的暴死,我们可否谈谈自己的感受?
  李舸
  可以谈谈。你来个开场白吧。
  李咏胜
  我的意思是卡扎菲的死尤为惨烈,又是“玩死”,又是裸尸游街示众,可谓惨不忍睹。这是不能用一般人的观点去为暴君的死去称快喝彩,而是要从中找出一个不用暴力通向民族和解的进步文明方式。
  李舸
  同意。可以从这个角度说开去。
  李咏胜
  也只有从这个角度去看,他的死对于我们才有积极意义。
  李舸
  卡扎菲死了,死在自己的沙漠家乡土地上。对于卡扎菲的死,有人欢喜有人愁,怎么看待卡扎菲时代的结束,怎么看待卡扎菲的的死,见仁见智李永胜:实际上,卡扎菲的过去曾经是推动非洲走出黑暗的进步力量,但不幸的是他最后又变成了进步的阻力,这中间权力的不受制约给他及他的国家带来的灾难是值得人类深刻反思的。假如,卡扎菲在民怨奋起时能够让那么一小步,又怎么会有今天?
  李舸
  是的。卡扎菲是个具有世界影响的人物。他的死,会给人们留下诸多的启发。我觉得,他的人生道路,从反美到亲美再到反美,其中有时代的必然性。也就是说,在落后地区和落后国家中,民族沙文主义,狭隘国家主义,专制独裁主义往往占据主流位置。卡扎菲实际上就是这样的标本性人物。
  李咏胜
  而不幸的是,很多人以为暴君只能以暴死才能合民心顺天理,也就是像斯大林、齐奥塞斯库、萨达姆一类暴君只能让他们恶死才是正义的伸展。其实不然,如果人类社会要实现文明的生态史观,就必须首先消除以暴死惩罚暴君的观念。
  似乎可以这样说吧,在非洲这块被欧美文明强暴最甚的土地上,卡扎菲也曾经是一个英雄,至少是一个有民族正义感的英雄。但他走出的反反复复的独立自强之路,却是不能让人认同的。就像我们50年代的反美,到今天的亲美,个中隐藏着的坏与也恶是一样的。
  李舸
  人类的演进,从野蛮到文明,从专制到民主,从武器的批判到批判的武器,应该是世界舞台的发展规律。到了21世纪的今天,以平和的方式解决地区之间、国家之间、不同制度之间和不同意识之间的纷争,已经具备了基本的条件,不一定也没有必要要采取对异教徒的杀戮形式或者对阶级敌人的镇压手段。卡扎菲如果采取一定的让步,或者北约进一步实施一定的外交手段,卡扎菲的结局很有可能是另一种状况。
  李咏胜
  前天辛亥革命首义将领伍正林的后人张汉华女士对我说过一句话很有意思,她说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本来中国是打算甚典一番的,只是因为有人对上说了一句“亡秦必楚”的话,而突然给降温了。
  李舸
  这是政治笑话吧?结果含有一定的警示作用。
  李咏胜
  也许是吧。只是比较一下萨达姆的死与卡扎菲的死,应该说让暴君接受正义的审判才是进步文明的,而利比亚过渡政府用这种非正义的手段杀死卡扎菲,实际已经又给他们自己希望建立的民主政体埋下了隐患。
  李舸
  我对于暴君的死和暴政的覆亡,是和你一样表示欢迎的。但对于以杀戮的形式解决暴君,是不以为然的——昨天,当我在网上看到卡扎菲血琳琳的尸体时,是有一种凄然的感觉的。为什么不使用一种更为宽厚仁慈的方式呢?比如使用法律的手段。
  李咏胜
  这也就是说,即便像卡扎菲这样的历史罪人也应该受到公正、正义的审判,而不能用非法的手段去消灭他的肉体存在。
  李舸
  对于专制统治和专制统治者,使用平和的手段,并不就是默认专制统治和专制统治者,只是手段和方式的选择而已。
  李咏胜
  或者说,利比亚过渡政府用这种非法手段杀死卡扎菲是一个很大的败着,它其实只是消灭了这个暴君的肉体存在,而没有从法制存面消除他的影响存在。
  李舸
  是的,卡扎菲被解决了,过去的暴君的阴魂不再形成威胁了,但以暴易暴,往往会埋下更多的仇恨。文明的人类,应该采取文明的方式。对于在阴霾里挣扎的人们来说,也许以文明的方式去解决,会更具有诱惑力和感召力。
  李咏胜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坏人是该打该杀,但不能人人都可以去打杀,必须依法进行打杀。否则,整个社会就进入暴力的循环状态了。所以,我的意见是卡扎菲的暴死,对利比亚的民主进程弊大于利,对当今整个人类社会的影响也是弊大于利。
  李舸
  我们应该提倡一种平和演进的社会观和历史观。采取平和方式,和屈膝苟安、助纣为虐是决然不同的。武则天时期,和州浮屠上了一篇《大云经》,记录了“则天革命事”,于是则天大喜,就下诏修了大云寺以资奖掖。浮屠而谈革命,滑稽而又可笑。对于中国的问题,也应该作如是观。
  李咏胜
  但我想说的是,卡扎菲之死的启示意义在于:想奉劝所有那些抓住权力、利益不放的当政者应该由此明白一个道理——唯有采取让步、妥协的方式来处理人类事务,才有可能避免齐奥塞斯库、卡扎菲这样的悲剧再发生。
  李舸
  我们期待中国的有识之士,能以平和的方式和手段,促进中国社会不断向民主自由之路前进,而不是抱残守缺甚至“自作不典,不可不杀”。向后转,是没有出路的。当然,谁能救赎屠夫?只有屠夫自己。 放下屠刀,可能是唯一选择。
  李咏胜
  我唯有寄望中国以后的出路别走到“亡秦必楚”这条路上去,否则就悲哉悲哉了。
  李舸
  但我对于以平和演进的方式解决中国问题还是抱有一定希望的。
  李咏胜
  也许,但愿。只是我不抱你那么多的希望而已。
  李舸
  凡动剑的人,必死在剑下。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卡扎菲的结局,应该是对专制者敲响的警钟。
  李咏胜
  我对中国之事没有你那么乐观,反观辛亥革命时期,全国有杂志报纸数千份,民间团体数百个,可现在成都这样的大城市,竟然连一个像样的文化团体都没有,整个社会失去了一个可以疏通民怨的河流,只有暴民情结在增长。我真不知道你所说的和平演进的因素在哪里呢?
  李舸
  专制国家的平和演进,须有三个基本条件。一是大部民众的觉醒,二是军队维护国家安全的自觉,三是执政集团的自我放逐。最好的例证,就是前苏联。
  李咏胜
  但这些条件中国社会一个也不具备。更可悲的是民众、民心不是觉醒,而是整体的溃败和沦亡,成了一群群没有人格底线的低等动物。
  李舸
  你说的这一点很要命。就是鲁迅所说的国民的劣根性,中国国民与统治者配合极好,尤其是知识分子,他们一起铸造了专制的万里长城!但我认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当然,在中国,这个时间要漫长一些。
  李咏胜
  我最近看了《东南亚现代化的复杂性及展开》一书,感觉中国的问题尤其复杂,这是儒家物质主义文明所造成的致命危害之一,故而要想让中国的国民觉醒,去路还漫漫着呢。
  李舸
  儒家的东西,首先被人们看中的是伦理部分,其次才是它包含的原始的人本因素。后者,孟子要强烈得多。但人们忽略了他们文字背后所庇护的核心问题。东南亚现在应该是走在中国前面的,台湾在民主问题上开了一个好头。对统治阶级而言,看重孔子的,恰恰是那个被庇护的核心——君臣父子之纲。我说过,孔子哲学,是统治的哲学,是治人哲学,是“为政”哲学,这就是孔子立于历史风烟中永不倒伏的根源。
  李咏胜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好多人至今还不知其中的道理何在?这就是佛教的因果报应说,给中国人带来的大危害。如果翻开中国史细看,哪一个暴君、国贼是暴死的,哪一个英雄、好人是善终的?相反的是坏人、恶人永远得道,没有恶报,只有好人得到了恶报——因果并没有得到报应。久远的历史可以不说,就说“镇反”,“反右”、“文革”等等国难的制造者们,哪一个不是都善终正寝了?又有哪一个受到了真理和正义的审判?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一个真理和正义从来没有得到过伸张,彰显,而像齐希特勒、斯大林、奥塞斯库、卡扎菲这类暴君、国贼从来没有受到过审判和惩罚的历史。所以我觉得述说卡扎菲之死,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应该让他像萨达姆那样接受真理和正义的审判,才能够确保他的阴魂不再以新的暴力方式恶性循环下去。
  
  2010.10.21于成都
  
楼主李咏胜 时间:2011-10-23 14:02:00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名誉副主席沙叶新在其微博中表示:卡炸飞,沙达母,米洛舍围棋,齐奥哂司库:猖狂一时,即化尘土。俺们老朋友,哀哉都呜呼!滚滚民主潮流,埋葬专制政府。政治狂人灭绝,全球人民鼓舞!毛太祖,红宝书,独裁暴君教父;卡炸飞,绿皮书,柳丝针芽欢呼。昨日击毙卡酋,明日谁的死路?明日后日金政日,末日该是此独夫。拭目以待那下一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