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集聚地]对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虚拟采访

楼主:yigefangyangwa 时间:2012-02-28 17:35:05 点击:323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对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虚拟采访
  
  yigefangyangwa问:请问胡先生,您到极乐世界已经12年了,这几年您的日常生活是怎样安排的?
  胡答:日常生活还算充实。每天大致是练练书法,打打麻将,散散步,偶尔我们同道中人也聚一聚,喝喝小酒。当然,因为我们曾经是体制中人,有时也议论一下时局。
  问: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知道您现在的认识和几年前将要走向极乐世界时的认识,有什么变化吗?
  答:社会在变,认识当然也在变。到极乐世界后,我的认识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0年3月到2008年底,这一阶段主要是反省阶段。我出生在一个农民的家庭,是社会和组织把我培养成一名高级领导干部,但我却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堕落成可耻的罪犯,教训是深刻的。第二阶段,从2009年1月到现在,这一阶段是心理波动阶段。我犯了罪,受贿540多万元,身受极刑是罪有应得,但以后的官员越来越腐败,有的受贿几千万,甚至有些人突破亿元,是我受贿金额的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大都判了个死缓了事。我真不明白,我们共*产党的政策、法律是怎么搞的,还靠谱不靠谱了?前倨后恭,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无比激动)
  问:先生不要激动,咱们换一个轻松的话题吧。假如让您回到未担任领导职务前,您将选择怎样的人生道路?
  答:做一名小有成就的艺术家,或者做一名自食其力的工人农民也好。俗话说,不居高官不害怕,不享荣华不担忧。我当时如果有这样的境界就好了,可惜没有后悔药吃。
  问:您认为您的犯事,是主观因素多还是客观因素多?
  答:客观因素多。
  问:我不太同意您的观点,好多人没有腐败,您怎样解释呢?
  答:我可以这样说,在现在的体制下,只要手握大权的,没有几个是清白的,之所以目前没有暴露,是因为未被查处而已。
  问:您就那样自信您的观点?有什么依据吗?
  答:当然有。我是体制中人,最清楚体制中的规矩。做官做到一定的级别,一切所谓的纪律、监督都形同虚设,全靠自己的良心和自觉。人是善和恶的混合体,遇到适当的条件,善或恶就会出来表现一番,希腊有一个两面佛,有前后不同的两张脸,前面那张脸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后面那张脸凶神恶煞,狰狞恐怖,就集中反映了人的本质。
  问:您认为在反腐败问题上怎样才能扬善抑恶呢?
  答:手段很多,最根本的要靠体制建设。我们几十年来之所以前腐后继,愈演愈烈,就是没有抓好体制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1982年春天,我党向全国人民郑重承诺:三年内实现党风的根本好转。如今30年过去了(10个三年!),情况如何?大家看得见,无须我多说。
  问:难道加大反腐力度,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
  答:不能!惩戒作为辅助手段可以,作为主力军绝对不行。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封建社会,为了巩固自己的家天下,历代皇帝差不多都要反腐败,但收效甚微。这一方面因为封建体制本身就是一个产生腐败的体制,另一方面因为人的非正常欲望是极其顽固的,甚至不惜刀山火海。以明朝为例,朱元璋惩戒腐败是极其残酷的,动辄灭三族,灭九族,甚至连自己的女婿也不放过,让女儿守了活寡。即使这样,明朝仍然被腐败打倒,仍然没有逃过“周期律”。我们现在讲究一人犯罪一人担,即使死罪,也不连累家人,比起老祖宗的残酷来,我们差远了。
  问:您认为在中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难点在哪里?
  答:我认为在于中国人骨子里的权力观。政治体制改革是一把双刃剑,它既能从根本上遏制腐败,同时又限制了特权,这也就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举步维艰的根本原因。
  问:一提政治体制改革,就被有的人说成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您怎么看?
  答:这不是毫无常识,就是肆意歪曲。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是民主政治,相互制约,相互监督。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手段,而不是内容,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想想看,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吗?我们不是也拿过来了吗?依法治国也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以前我们总是提倡“英明领导”,解放初是明确表示不实行依法治国的,现在不也喊得震天价响么?
  问:有的人还说,在所谓民主国家,也有腐败,可见腐败和政治体制没有必然的关系。您怎样认为?
  答:事物都是相比较而存在的,不能绝对化。不错,在民主国家也有腐败,但那是个案;专制国家的腐败,可是普遍的,必然的。民主国家的市长,即使动用一千美元,也要经过参议会的批准,私自处理就是违法,那就宰你没商量。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和夫人喝了一瓶超标葡萄酒,就遭到议员的弹劾,吓得他赶紧自掏腰包。在这样的体制下,你即使想腐败,又能腐败到哪里去?看看我们,辽宁一个县的一个小科长,就贪污受贿一千多万元,比我这个副省长都利害。即使半公开的灰色消费,例如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车私用,每年就高达一万多亿元。两种体制相比较,熟优熟劣,一目了然。
  问:如果让您重新选择一次,您选择不受监督、信马由缰的生活,还是选择过监督之下的生活?
  答:我选择后一种生活。外国人并不是天生就廉洁,中国人并不是天生就腐败,这是环境造成的。马克思认为,人是环境的产物。谁也不能脱离社会大环境的制约。
  问:我能否理解为人的自我改造可有可无?
  答:你随便怎么理解都行。社会现状作了最好的说明,我不想多费口舌。
  问:最后,让我们回到采访的开头。您认为处理不公,心理不平衡,准备采取什么行动吗?
  答:是的。我准备向中纪委和最高法院申诉,我倒要问一问:同为罪犯,为什么厚此薄彼?《水浒传》中,无钱无门路的罪犯流放到目的地,要挨一百杀威棒,还要遭到百般折磨;有钱有关系的不但免去杀威棒,甚至吃香的喝辣的,宋江那厮更离谱,不但脱离监管,还跑到浔阳楼上大放厥词。历史仿佛又回到了原点,现在的罪犯也要分出三六九等,这是社会主义还是封建王朝?!
  问:呵呵,这是您的自由。谢谢接受采访。
  答:不客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