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感谢关尹喜者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8-22 18:07:36 点击:1021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一直以来,依靠着人们的私心,种种的文明,在暗中鼓荡。
    
    
    
    千万年来,人类也一直顺着预定的轨迹在滑行着。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老子说;“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李老子把宇宙万物的来龙去路说的非常清楚了,因为他洞明万事万物的变化轨道,因此沿着轨道痕迹,给后世之人言论《道德经》。
    
    老子《道德经》五千余言,所论道之“道,”细心体味呢,可以说是周延涵盖,无所不包,各种式样,广博精微的“道。”
    
    
    
    老子前三十七章之“道论,”就是告诉后世之人,须遵守人类自己本身的轨迹,按预定法则去滑行的“道。”老子认为在这条路上,照他说的,为了“使夫智者不敢为,”圣人必须做到“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为了“使夫智者不敢为,”他要求老百姓“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壮其骨。”而“常使民无知无欲”的境界,是要圣人与百姓共同努力,才能达到“不争,不为盗,心不乱”的道之常态。这条路,老子认为是通向“天下将自定”之道的“道。”
    
    
    
    “天下将自定”是老子“道”之最后的完成,应该也是他所说“道”之最高境界了,当然是在各种的配合下,才能完成的。用白话说“天下将自定”就是一个保持长久安稳的最佳途径吧。老子在他的这条路线上,没有丝毫的浪漫气质,严谨中不带一点英雄主义性格,更不见神经质,经常说“老子”逻辑思维混乱,那是因为我们的神经,一直被电解质着。
    
    
    
    他不阿谀圣人,也不苛责老百姓,感情里没有任何的倾向,他只尊重“道纪”。无形中又体现着他尊重每一个君子、黔首、百姓、圣人、、、、、、、。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道德经》,在战国时韩非子称为《周书》,在秦时《吕氏春秋·注》称为《上至经》,到了汉时则直呼《老子》,《史记》始称“老子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汉景帝以黄子、老子义礼改子为经,杨雄《汉志·蜀王本纪》说“老子为关尹喜著《道德经》”,《边让老子铭》说“见迫,遗言道德之经。”可见,对老子文最早的称谓,是韩非子的《周书》。周时,晋国师旷称韩非此举为“修《义经》”,周太子晋说是“立义治律”。最近,听说在安徽涡阳县郑店村考古发掘出老子在楚国时居地,有关尹墓和圣母墓及圣人老子石像,也有春秋时陶制井壁及“敕撰”“混元降诞”等残片。依据这些很容易找到《周书》——老子文与两千五百二十年前周景王“铸无射”钟的关系:因为当时各诸侯国抄写铸在圆钟上的《周书》顺序和六书文字不同,造成流传到现在的汉墓帛书《德经》先于《道经》,而其它传本《道经》先于《德经》,以及诸多文字上等差异的根本原因。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道德经》,都是沿用魏晋时,王弼注解的《老子》,九九八十一章的分节,暗寓《易经》的象数,次序的编排也就一直的习惯下来了,那么王弼有没有自作主张了,到底是不是老子原来的面目呢?或者还有其它的各种疑惑,应该已经是无法解释清楚了。
    
    
    
    想想老子近200年,自己周旋于自己的《老子》学说,连孔圣人去请教,他都没有说什么。后世旁人,谁能理解透彻呢?何况考据家们穷尽一生,只是为了考据而在考据,依据些当时的具体人物与事件,也只是符合当时的社会气候罢了。
    
    清;章学诚,比较《易经》和《春秋》时,为考据而考据勾勒出一个轨迹,<易〉以天道协人事,《春秋》以人事挟天道。他批点为不知当代而言好古,不通掌故而言经术,则磐蜕之文,射覆之学,虽极精能,其无当于实用也。审矣!
    
    
    
    也就是在说,中国的历史发展是贯通掌故,以人事胁天道之经术流程历史也,我也审矣!如果今天去倚重考据,已经违反了老子所说的“无名之朴”的“朴,”朴之无名,想来是因为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情况不明,所以老子说;“无名之朴。”
    
    
    
    也只有今天的“朴”才能说今天的事情,所以考据注释是不能去信任的,还是要靠自己来感悟之。
    
    
    
    老子之前是有个禅让制度的,也是很体贴老子所说的“弗居、功成、身退,天之道的,”但《老子》一书却不提及,明摆着,老子已经认识到贤人主政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况且需要培养,何况万一“有大伪”了,可怎么弄啊!
    
    
    
    韩非子有《五蠹》曰;“上古竟于道德,中世遂于智谋,当今争于力气。”面对智谋与力气的发展趋势,老子之“不尚贤,不言以教,”潜意识里已经朝向制度规则“有为”的方向去了。而“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句,老子的基点无疑是踩在“历史的进步是民在推动的,是老百姓在创造的,”所以“民”为贵,所以他要求“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不要去阻碍人类前进的步伐。所以他不说禅让。
    
    
    
    王弼者“幼而察慧,年十余,好老氏,通辩能言。”他曾与当时许多清谈名士辩论各种问题,以“当其所得,莫能夺也”,深得当时名士的赏识。王弼为人高傲,“颇以所长笑人,故时为士君子所疾”。正始十年,曹爽被司马懿所杀,王弼受案件牵连丢职。同年秋天,遭疠疾亡,年仅二十四岁,属于早夭吧。
    
    
    
    王弼言《老子》“贵无”,以无为本。认为儒、墨、名、法诸家“以动治国”的“人治”理论,都是“弃母用子”、“舍本逐末”的,都是“任名以号物”,“令物而赖威权也”。故主张“绝圣智”、“弃仁义”。说:“故绝圣智而后圣功全,弃仁义而后仁德厚。”
    
    认为《老子》之书,其几乎可一言而蔽之。噫!崇本息末而已矣。观其所由,寻其所归,言不远宗,事不失主。文虽五千,贯之者一;义虽广瞻,众则同类。解其一言而蔽之,则无幽而不识。每事各为意,则虽辩而愈惑。然老子提倡清静无为、柔弱处下、谦让不争。
    
    
    
    
    “噫!崇本息末,”即崇尚百姓为根本,以休息不骚扰草灰末末子们为主旨。王弼此噫!也可谓入骨二分。
    
    王弼注解《老子》;须自然而行,不造不始,又有万物以自然为性,故可因而不可为也,可通而不可执也,物有常性而造为之,故必败,物有往来而执之,故必失矣。其实是在强调讲“通”字,将圣人之道导引向一个“通”字,又及““噫!崇本息末,”应都是对“道者,反之动,弱者,道之用”深刻体会后所下的结论吧。可惜,在一个美之为美的儒教氛围下下,无法的继续“通”将下去了。
    
    
    
    后来象郭象、苏子由等,及宋明儒学道统,一直幻想以儒教为原汁,试图勾兑,只是自《老子》第二章第一句就开始用强迫手段,先将儒家唯一美丽,唯一善良,贯通以否呢?墨矣,尽墨矣。
    
    
    
    所以当人类社会进入物质利益时代后,需要用新的认识,酝酿新的思维,构建新的文明,规范人类发展方向时,我们选择了无法约束欲望的儒家思想,自然的表现就是,以人之本性叫黄老,去标榜欲望合理为外示儒术,统称“内用黄老,外示儒术,”自此“圣人的欲望是非常合理的。”通俗的说;就是阴为利益,阳为道德。简洁明了呢,就若李宗吾老先生所说;“厚黑”两个字也。“厚黑”二字点明了,一直以来中国人的行为道德观念,黄老,人之天性而已,偏要蒙一层儒家外皮,为哄人也。就好比使用城管维护城市的行为,其手段是以侵犯一部分人最基本“生存权利”的方式,来展示城市健康良好的外貌,只为得到两句“整齐!漂亮啊!就是必须有人丧失权利,那么利用与伤害,就是儒家思想的精华,包上儒术后,虚伪透了。所以说此“厚黑”道德是孔夫子的道德,是专为圣人与爷爷爸爸们服务的道德。
    
    
    
    一直以来的道德是无法与老子相提并论的,老子的道德是建立在以“自然天性至上,尊重智慧与利益为基础,框架以天下将自定”为宗旨的“和谐自然之道。”且老子说的,天下,天下,一切的自然也是以天下为重的。没有天下,我想或者是蒙昧吧,老子被误解为“出世,”以儒家独存与庄周放论,散道德,任逍遥为出力最大。
    
    
    
    《老子》20、70、80三章,我细心比较全篇《老子》后,他如三声叹息般,全篇也没有一句是往80章之“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处引导的。第80章大概是老子对人们的无法理解他,发出的哀叹吧,其实了,正言若反的,老人家说些反话罢了。
    
    
    
    先秦诸子百家的“子”是哪个时候对学问到家了,可以为宗师了,才能够称呼为“子”的。想那时中国言六艺者,何止百家呢,但做宗师,被誉为“子”的,诸子而已。
    
    
    
    《汉书、文艺志》将黄帝、太公、管子等均列入道家,这些人了,又都是老子的前辈,可见老子之道德非他独创,也是有其渊源的,韩非《解老》《喻老》,直呼老子为圣人,我想老子能将前人之智慧汇总后系统集结并发展,连孔夫子都说;“其邪犹龙。”何况被呼为圣人,我是从不轻易呼喊有些个鸟为圣人的。但于老子,我认为应该是唯一的中国圣人了,能将上古中国文化之集大成者,老子是真正的中国龙吧。
    
    
    
    一直以来,老子被精微到了精细至极点,微妙到了不可思议之处,或者引导将军应起五湖心,架一叶扁舟,飘然于太湖之上,各种的老子他说里面,玄之又玄的,神奇弥漫,我自叹弗如的,也是说过大师们的,也就不在那里面废话,只就几千年中国、外国、人类历史的文明路程,将我读老子《道德经》前三十七章的一些感悟与体会,勉强为观者道来,借孔夫子一句话;“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韩非子做《周书》。晋、师旷称韩非此举为“修《义经》”,周太子晋说是“立义治律。”那么我也可以指略一二的吧。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至此的有所悟道。
    
    
    
    有一段日子,天天夜里梦中,都会有一个白发、白眉、白须大耳朵的老者,自牛背下来,弯腰脱鞋,然后用鞋帮敲打我头,连连的说;“蠢材,蠢材,”从书里的描写看来,我知道他大概就是老子吧。大概是我没有明白他的五千字,而劳乏他了。可是每每要向他请教的时候,我就醒了,醒了,就知道也是需要自己来悟的啊!
    
    
    
    老子第八章有七连善,如何善呢?地、渊、仁、信、治、能、时,简单而且笼统着,接连着一句就是“夫唯不争,故无尤。”显然老子是在说,此七善都建立在不争之上,才会没有危险,所以他说;“故无尤也。”
    
    
    
    
    “故无尤也”,现在我们翻到十六章,老子说;“道乃久,没身不殆”。‘ 不殆’与‘无尤’是一个意思,就是遭遇不到危险了。如此再一看,自第九章起至十六章之没身不殆,刚好是八章,刚好是解释完了七连善后,紧接着就是一个“不殆”来贴合“无尤”。
    
    [一]再用“居善地,须遵九章的“天之道”,就发现此善地应该不是选择住的地方了,而是庙堂放着大印的地方了。
    
    [二]心善渊,要明了十章之‘玄德’,此非刘玄德,是谓,玄之又玄之玄德也。就是心里要明白变化有如深渊般。
    
    [三]与善仁,须有十一章之‘以为利,以为用。’全不是通常注解的坚持着相爱,利和用,就是老子所谓的圣人之仁,和孔夫子等等人的仁义是不一样的。
    
    [四]言善信,要做到十二章的“为腹不为目,”再看老子描写的多言境界让人“目盲、耳聋、口爽、心发狂,”老子说;“言善信,为腹不为目,”很是有些不去争夺与盲目意思,符合着他说的“不尚贤,使民不争。”
    
    [五]政善治,在第十三章里,老子说;“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爱以身为天下,若可以托天下,”隐含“弗居、身退,”的意思,也就是为谁服务着的态度问题,这今天大家还在思考的,为谁在服务呢?
    
    [六]事善能,老子在十四章里讲“道纪”,那么说圣人处事遵守“道纪”应该就是最好的表现了吧。而且在今天也是如此。
    
    [七]动善时,老子在十五章中说;“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行动要把握时机,都是为了“故能蔽而新成”,我理解他的意思了,就是今天我们说的“与时俱进”而已,都是不守旧的意思。
    
    [八]在十六章里,老子说;“道乃久,没身不殆”回到了“故无尤”,连续的八篇解释都是以“不争”为主导,老子说;“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
    
    
    
    “不争”就是一个“容”字。如此一看了,在细心品味‘九章---十六章’,就是在进一步深化阐述“上善若水”的文字过程,并且理念清晰,系统明了。应该是第八章的细目。
    
    
    
    我知道,又是必须回过头来,从第一章开始重新体会《老子》的“道”了。
    
    
    
    一、第一章,是道德经的总则,是全书的理论基础,是老子所讲道德的依据。
    
    
    
    在第一章里。老子说;“非常道,非常名,都是因为万物之无与有的关系而产生的,有与无,无与有了,老子在十四章中说;“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并且是“此两者,同出而异名”,也就是说老子认为万物都具备“无与有,有与无”的性质,老子说;“同谓之玄”,“玄”是看不清楚黑洞洞的意思,那么“玄之又玄”呢?老子是在说,还没有看清楚了,却更加的黑了,又更加的看不清楚了,“玄,玄之又玄”的“玄”,在《老子》这里是无限循环的,没有首尾。一个“又”字呢?似乎就是老子“众妙之门”的钥匙了,“又”字是动态的,变化的,或者进化的,反正是不休息的。“同谓之玄,玄之又玄的玄,不停的玄”就是“又”此而来的。所以了,“玄之又玄”就是老子认为的“众妙之门”,为什么“妙”呢?在后面老子说;“是谓惚恍,是谓道纪”,明显“妙”是因为老先生知道“道”的“道纪”,掌握了规律,所以他说;“妙”。
    
    在第一章里,老子说了半天,就说了,一个“玄”字,一个“又”字,一个“妙”字,也在告诉我们“道”无法是平常道,平常名,“道”是没有办法固定的,所以掌握“道”的“妙”就可以了。
    
    第一章的“玄”与“妙”已经为第二章里的“无为、不言、弗居”设下了伏笔。
    
    
    
    二、第二章是老子“人间大道”的宗旨,也是全书的纲目。
    
    
    
    在二章里,老子下了两个定义。
    
    [一]“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以此老子指出没有永恒的真善美,也是老子全书的价值观念所在,五千余言道德,都是围绕这句话在发散。所谓老子之“道”讲虚静,也都是因为“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开篇的第一句“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也是老子要求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以教,及弗居”的原因所系。真善美无法固定价值时,老子要求圣人“无为、不言、弗居”虚静行事。一直以来注解散论是自然面前虚静,都是错的一塌糊涂的,老子说“言有宗,事有君,”这两句话,也是全看后人的体会与禀赋吧。
    
    其实老子很是标题党人的,句句都是真理名言般的,所以也是全看后人的体会与禀赋吧。
    
    秉奉为何呢?在自然面前虚静了,无疑是消极的,在没有恒定真善美标准前面虚静,是理智积极的。
    
    他妈的,在老子眼里,一切都是“玄之又玄”的,是不是我们很多重要的选择,有可能就都是错误的呢?
    
    [二]“夫唯弗居,是以不去”以此老子指出只有“弗居”,“道”才不会失去。“夫唯”两个字呢,很肯定的,就是说,没有别的办法,唯一如此。“弗居”在后面老子更进一步的说明“身退,天之道也。”将权力于个人意识中彻底虚无化了。而权力不依附个人意识,也是今日世界潮流。这流向在两千五六百年前,老子就已经指出来了。
    
    
    
    在二章里,老子围绕“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和“是以不去”给圣人点明虚静之道,
    
    [一]“处无为之事”是因为“万物作焉而不辞”使真善美不能恒定。
    
    [二]“行不言之教”是因为“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的不恒定了,用什么去教化呢?老子说,索性就是“不言以教”吧。但从本章中的“天下、圣人”去理解呢?似乎应该往制订一套不影响“万物作焉而不辞”让他自化的游戏规则方向为正确,因为老子说了;“无为而无不为”。既是在讲“有为”。满含客观上不用做什么的,但在宏观上无所不为,那么宏观上无所不为了,客观上又何必有为呢。大概很贴近制度有为,杜绝人治的模糊意识。韩非有“明君无为于上,群臣竦惧乎下”离老子西去不是很远的年代啊,已经体会的很透,说的很是直白了,是说“法”的原则,推而及之,所有原则不都是应该这样吗!
    
    [三]“弗居”就是老子否决了“天命观,天道观”,演化到今天呢,就是根除了家天下,废除了终身制,虚君共和,竞选制度,退休制度等,老子在六章里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是说有圣人,但不是神圣的,大师们说;从对自然史的认识上而来的,我认为可能吧。
    
    
    
    在《老子》二章里,老子树立了两个真理,一、没有永恒的真理。二、夫唯弗居,“道”是以不去。
    
    老子的真理就是一切没有永恒也,玄之又玄的。
    
    “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功成而弗居”就是老子很多“道”中,最大的“道”,叫“大道吧”。
    
    只是“无为、不言、弗居”是中国历史中,不管大小圣人,还是大小贤人们,都是厌恶着的条目,人吗!说的也是,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或青史留名,或遗臭万年。呵呵,死后的事情,没谁计较的。
    
    所以了,“万物作焉而不辞”是因为欲望或者愿望呢?私心呢?还是仁心呢?总之是不能够整齐划一的,使得真善美无法恒定,应该就是老子讲;“无为、不言、弗居”的原因吧。
    
    
    
    三、第三章是将二章之“无为、不言、弗居”在方向上,大概的类别细分,逐步走向具体,就是“道”之细目的开始。
    
    首先“使夫智者不敢为为无为”,此“无为”不是单指“无为”,而是“无为、不言、弗居”三者的统称。圣人做到这三个方面了,智者也就不敢为了,老子说;“为无为”。其实了,就是在说“有为”一样的,只要将“无为、不言、弗居”表现在“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里面,逐渐的“常使民无知无欲”就是“圣人无为”或者是“无为而无不为。”那么“常使民无知无欲”我前面说了很多了,也不在废话。但是老子之“无为、不言、弗居”开始浑厚起来了。
    
    
    
    但令人费神的事情是,老子三章之“无为”明显是包含“行不言之教,功成而弗居”的,那么“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又是针对那一句话在说话呢?粗一看,很简单明白的,不就是“不言之教对不尚贤吗”,“不贵难得之货要弗居”,“不见可欲要处无为之事吗”。但四、五章老子讲了“道”之“无与有,有与无,玄之又玄”产生的“湛兮,似或存,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现象后,六、七、八,三章是老子有从三个方面量化了“无为、不言、弗居”,所以如何靠在“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中呢?困惑了很久,很难简单的靠上去的,那么是我错了吗?
    
    现在我以为,老子之A“处无为之事”即含“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B“行不言之教”呢,也含“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C“弗居”呢?同样的也需要“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因为在天下的意识里,圣人的意识里,这些认识是一个整体的连贯,缺一不可以的,不然也是无法得“道”。
    
    
    
    至此,最近夜来梦中,老人家在也没有来造访过,侥幸着。
    
    
    
    如此呢,老子三章就是说圣人怎么干都可以的,但必须都是围绕不能让智者有为,才可以。
    
    独断专横吗?老子又说了“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以教,功成而弗居”圣人离开了这三条,也是有为的,也是不“道”的,明摆的一个全体都要“无知无欲”的状态。此知欲就是“争、乱、盗”,而且圣人也不能有“争、乱、盗也”。
    
    “无知无欲”了,老子说“则无不治”。所以先从要求圣人“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做起来,要求圣人自这三个方面做到就完成二章之“无为、不言、弗居”,圣人都做到了,我想智者就不是不敢、不想了,而是无法为之了吧。
    
    在老子的眼中,老圣人、新圣人,前圣人、后圣人,都是要如此的,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老子说;“众妙之门,玄之又玄”。
    
    “玄之又玄”的,那里能够“玄”的明明白白的,前面我之所悟,不过皮毛而已。“玄之又玄”的,妙不可言着,后面我之所说的,指定也是皮毛而已,但无疑的,比起历来的大儒、小儒们,我之皮毛的颜色亮泽的多了去了,可以自豪很长时间的。
    
    
    
    四、 四与五章 应该是连在一起成段落的,为了进一步引申阐述第一章总则。
    
    
    
    老子四章与五章原来的排序,我怀疑在搬动中有倒置,但没有办法查实,所以我擅自再一次的倒置着。
    
    
    
    四、五章是老子专门讲“道之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刑,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先后相随,万物作焉而不辞”所产生的“湛兮,似或存,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作用,是一个连贯过程段落。
    
    至于“湛兮,似或存,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动力的产生是什么?前面已经很多的废话了,也就不在多说。不过的,也是各有各位的看法吧,仁者见到仁,私者自己谈私吧,各自捍卫着。
    
    “湛兮,似或存,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应该是老子说“道德”的基础所在,也是众妙之门的一些“妙”吧,何“妙”呢?也是各自理解吧。
    
    
    
    五、 六、七、八章 是三个单元,也是一个整体贯连的段落,又是将“老子”第三章打开来后,从三个方面,对“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进一步的做出了阐述三个单节,继续细分量化延伸“无为、不言、弗居”。
    
    猛一读时,觉得“A不尚贤”贴近“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一章里以体现“不言以教”。“B不贵难得之货”紧靠“外其身而身存”一章里以体现“夫唯弗居”。“C不见可欲”是在“上善若水”一章里用来说明“处无为之事”。
    
    但细细品味了,诸般的周延涵盖,那里还能一概而论着,通过自浅到深的解读六、七、八章,就能深深的体会到“上善若水”一章,也饱含“不贵难得之货,不尚贤”。同样的“外其身而身存”一章里也是不能缺少“不尚贤,不见可欲”。“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一章里一样不能没有“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
    
    都是相互辅助,互相形成的诸元,都是进一步阐述三章而体现二章之“无为、不言、弗居”的又进一步深入,包含丰富,无法凝练出重点一样。但也是应该有所侧重的,就象我前面的认为一样的,但必须把侧重当做没有重点来读他。因为互相渗透太厉害了,无法过滤剥离。
    
    
    
    但必须秉承“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来读“道”,包括全篇《道德经》,因为他有“法”的精神。
    
    
    
    既然老子开始分节量化,开始细细为圣人布“无为、不言、弗居”之“道”了,于此处,我也不急忙解释了。
    
    
    
    六、 九章至十六章 是以“无为”做中心,又进一步细目分类,量化阐述如何“无为”的连贯大段落。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是分成八篇来解释第八章之七连善与无尤,并进一步说明如何“上善若水”,那么帖在“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这句话下面吗?就是老子所说的“处无为之事”吗?我说也许,也许吧。
    
    
    
    七、 十七章至二十五章 是以“弗居”做中心,更进一步细目分类,量化阐述如何“弗居”的,从“百姓皆谓,我自然,”到二十五章“道法自然”也是一个整体连贯的大段落。
    
    是老子在专门讲解“自然”,“人类社会之自然”,或者“社会里圣人之自然”的完成。起首十七章的“我自然”到二十五章的“道法自然”,应该就是作为“一个圣人的自然完成”。而且“道法自然”之自然,无疑又是回到“百姓皆谓,我自然”。摆明了,老子在说;“道法自然”就是“道”必须遵法“百姓皆谓,我自然”。
    
    “道法自然,百姓皆谓,我自然”。可以看出老子的自然就是“人”的自然。也是在体现“天地间,人为最贵”的民本主义意识。将十七章至二十五章放在老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里来说,又是在阐述“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并且进一步就自然告诉圣人“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却一定也是要明白第六章里的道理得,他才能透彻。是否就是我这样的理解呢?也许,也许吧。
    
    另外,“我贵食母”之二十章,可有可无,散文一样的,废话叹息牢骚也。呵呵,老子说;“有不信焉,信不足焉。”
    
    
    
    八、 二十六章至三十七章 从“轻则失根,燥则失君”到“天下将自定”是三十七章道经中,最大的一个段落连贯,也是只剩下“不尚贤,使民不争”让这连贯段落去阐述“如何处无为之事了”。如果能将“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与“不尚贤,使民不争”阐述发挥到一个主轴意思上面来,可能也就如老子所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了,难吗?也不是很难得。而且无疑的,这个方向是明晰正确的。
    
    想想“弗居”,也是在老子身后,二千一二百年后的英格兰尝试审判国王查理一世后,才开始的吗,呵呵,弑君者无疆。又有什么是人们做不到的呢?一个“人”字,也不分东方,西方,白、黄、黑等等的。
    
    
    
    又及,在这一大段落中,其中三十、三十一章里,老子讲的很类似今天国防大纲一样的,主导圣人用兵原则的两节内容,有人说《老子》不是兵书,这我也是认可的,说《老子》是哲学书籍,哲学是什么呢?我到现在也是搞不明白着,也因为我害怕被电解质,但《老子》应该是老子向圣人治理国家的一本书,他涵盖老子理想中国家意识形态及军事原则。
    
    
    
    我这样指略突兀吗?
    
    翻开先秦诸子的书本,及《左传》、《国策》《吕览》等等,点点滴滴都是饱含了这样的气息,最难能而可贵的,就是老子系统的总结发展后,写于两千五六百年前中国春秋时期,中国历史称之为进入封建社会的时期,于今天读《道德经》,读到的是成熟的现代社会制度跃然纸上。想想列子的愚公移山,偏要捣弄出来个感动“天神”,当山在“天神”背上时,子列子已经离开老子远了,害的我儿子都是报答不尽着。
    
    
    
    两千五六百年前,老子构想的方向,在看看两千五六百年后人类今天的实践过程吧。
    
    
    
    [1]老子之“无为”是因为“万物作焉而不辞”的自己在起作用,也就是他说的“道之动也”,民应该是弱者吧,老子说“道之用也”,“圣人处无为之事”也不就是“民主”两个字吗。老子知道只有自己起作用时,满意度才最高一样的。
    
    [2]“不言”是因为“多言数穷,希言自然,不如守中,使百姓皆谓,我自然”,想想老子要圣人循“天道”法“自然”给民以自由。“使百姓皆谓,我自然”时候,权力不再左右人们的生活时,谁会去争斗呢?何必四处发泄呢?不满意,往往是因为“权力”在决定我们的生活,老子说的“道法自然”,就是道“法”我们自己而已,自然也不就是今天的“自由”二字罢了。
    
    我兄弟说;“你作为中国人,必须多读读王阳明、曾文正的书,要谨守先贤定下的诚心正意之本分。”我心里话”韬光养晦“啊!逆来顺受叫自然吗?崔健唱道;“别说这是恩情啊!永远报答不尽的!”
    
    他妈的,想的远了。
    
    [3]“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功成,身退,天之道也”,没有了家天下,没有了终身制,想想民谁还会为盗呢,现在也不就是谁都可以上来,试试身手吗,“功成,身退”也就是没有了大盗的土壤了吗。
    
    
    
    但是,记住了,老子之“无为,不言、弗居”三者不可以缺一的,理解到了这里,老子三十七章道经博大精深矣!无比浑厚!
    
    
    
    当然有一层纸一样的隔膜,老子没有捅破,他哪个年代,应该很难捅破的,然在今天我的眼中,他比玻璃还要透亮的,因为历史,使得他如此清晰。
    
    如此想来呢,李老子两千五六百年的《道德经》中所指方向,应就是人类文明的最终“终点”了。
    
    
    
    权力与制约 选择儒家文化时,我们放弃了努力。
    
    人性与理性 中国传统文化将人性伪装成理性时。我们把人生的智慧与智慧出的谋略定性为阴谋,所以“传统”中国文化让我们无法做出真正理性的让步抉择,畸型的时代降临了,柏杨说“禽兽的历史”。
    
    
    
    如此的,要推倒所谓“传统中国文化”,从中国文化中,我为大家树老子为指向标杆!
    
    
    
    老子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趋势的〈道德经〉,是他对人性有了深刻的认识了解后,所写的文字,也只有符合人性的道德,才是经的起岁月磨砺,泥沙过后,他越发光亮起来了。
    
    
    
    
    
    
    
    “子将隐矣,强我著书。”
    
    
    
     感谢关尹喜者之强索!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08-22 21:00:00
  学习。问好。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8-23 02:10:00
  分析得好~
作者 :一龙戏水 时间:2009-08-23 09:54:00
  收藏,认真学习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8-24 21:50:00
  “。“厚黑”二字点明了,一直以来中国人的行为道德观念,黄老,人之天性而已,偏要蒙一层儒家外皮,为哄人也。就好比使用城管维护城市的行为,其手段是以侵犯一部分人最基本“生存权利”的方式,来展示城市健康良好的外貌,只为得到两句“整齐!漂亮啊!就是必须有人丧失权利,那么利用与伤害,就是儒家思想的精华,包上儒术后,虚伪透了。所以说此“厚黑”道德是孔夫子的道德,是专为圣人与爷爷爸爸们服务的道德。
  ”
   此句甚好,可列入世界名言录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