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设计师]道德经之智慧出,有大伪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9-08 13:31:02 点击:1880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呵呵,一咏而三叹,缠绵悱恻,君子不吃素食,每顿饭要吃肉。
  
  后世的顾炎武有句名言“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
  
  
  
  汉郑玄注解“君”字为“天子诸侯和卿大夫等拥有土地的人,天子,诸侯卿大夫的儿子也是君子,儿子的儿子都是君子。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然食肉者鄙!
  
  
  
  
  
  
  
  
  
  
  
  自私与向善是构成人性基石的主体。
  
  
  
  人们鼓荡的私心推动着自己向前发展的步伐,人们与生具有的“向善性”保证着“人与人、群体与群体、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总是能够互相的寻找到妥协点,使得人类不至于坠入万丈深渊。
  
  
  
  人之初,性本善。
  
  
  
  我本善良。
  
  
  
  善良是我们作为一个人所具有的基本品质,这个品质保证着我们一直的能够向前、向前。
  
  
  
  
  
  自私与善良的中国人,是一个被人性所欺骗与麻痹的民族,一个自己蒙哄着自己的民族,是一直远离开“人”这个坐向标的族群。
  
  
  
  因为我们有了仁义,,有仁义时,就是一个不需要思考的民族,因为有仁义。不去思考了,自然所以着麻木、浮躁与暴躁就成了我们的历史。
  
  
  
  自然这岁月的长河里,仁义无处不在着。生活在仁义之中了吗?还要尊严做什么呢。因为仁义,我们放弃了做人的底线。面对强横时,我们仁义的选择了顺眼。
  
  
  
  我们是一群被人性所迷惑的人,我们是一群被欺骗了的人。当我们如此庞大的族群,新陈代谢两千多年,只能够产生出一个哲学导师“孔夫子”时,两千多年啊!不是容易的,说句我们是个三流的民族,实在已经如夸奖了一般。
  
  
  
  因为这哲学,我们恍如隔世。
  
  
  
  
  
  
  
  
  
  
  
  老子曰;“大道废”,此被废的大道是什么大道呢?老子在二章里说“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就是说只要不去占有,这个大道就不会去,也即不会废。所以老子要求“圣人”弗居。从老子的认识以及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看,人类历史就是一个追求“天下为公”的斗争过程,要求着“天下。天下之天下也。”
  
  
  
  只“夫唯弗居,是以不去”李老子已然驾外国大小贤人之顶也!
  
  
  
  老子接着曰;“有仁义”,就是说大道被废是因为有了仁义。那么依照逻辑思维分析,有仁义之仁义,摆明是与老子的大道所偏悖的,也就是说仁义为私,非为公也。也等于说仁义不主张圣人弗居,要求圣人永居,也即天下为私。
  
  
  
  唉,道德,道德,千百年来的读不至此,尤其近现代是如此文化科技昌明着,依然的如此,不知道要球个社会科学院做什么用。
  
  
  
  呵呵,有道是“仗义每从屠狗辈”,吾等屠夫少了仁义,多是仗义也,唯如此,也才是能够传承老人家衣钵。
  
  呵呵!秀才,心依旧被猪油包裹。
  
  
  
  老子曰“智慧出,有大伪”
  
  仁义来自智慧,老子说“有大伪”,在在想想李老子之“其贵言”真可谓是远见卓识了。然先秦之世,与老子比肩膀而立者,也只有一个孔丘了,其他诸子皆后辈吧,孔丘问礼老子于周,老人家亦是一个不置可否,可见这“智慧出,有大伪”也是非指孔丘也。而是对“郁郁乎!文哉”之商周所奉行的仁义政治而说话了。那么“智慧出”意思应该就是说这个仁义的精髓,或者他的聪明之处了。老子后句“有大伪”就是告诉我们这是假得,是哄骗全天下之人的。欺骗天下,自然的就是“大”伪而非“小”伪也,“有大伪”也是呼应“大道废”句,使人进而回到“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处了。这个时候在品位“美之为美,其恶矣”,有似乎老人家是立足于哪个时代在讲话一样。
  
  
  
  不知道怎么就被今日儒家先生们给整成对立统一去了呢?这个层面的没有良心或迷糊着的,可以肯定。
  
  
  
  老子曰;“智慧出,有大伪”。
  
  我们这个国家往上走只有“仁义”,往下走只有“主义”且“主义”脱模于“仁义”,其实就是还原到了千百年来,我们所恭敬的,老祖先的,哪个圣人,孔丘,孔仲尼处了。
  
  
  
  也就胡乱从他老人家那里寻寻“仁义”是什么?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远追汤武”。夫子远追“汤武,从周”。也就说说周所智慧出来的“仁义”的“礼乐”制度吧,“礼乐”制是周公继承传统后发明的,周公是孔丘非常崇拜的一个圣人。所谓“礼”,就是用来维护秩序的,“乐”是保证这个次序能够和谐,所谓“乐统同,礼辩异”这样的一种制度,就叫“礼乐制度。
  
  都靠什么联接呢,”血缘关系、宗法制度“,简单说呢,就是设定天子与诸侯,诸侯与大夫,也包括诸侯与诸侯,大夫与大夫,但从名义上及实际处,都有血缘与亲戚的关系。这样一来,所以的人都是同族,自家人。所谓君主,便如家长或族长,天子自然是民族的族长,诸侯就是国族的族长,大夫的家族的族长,并且世袭。原则上嫡长子接班,其他是次子和庶子,做一级别的贵族。所谓封建,就是这样的原则。
  
  “礼”的作用呢,就是明确等级,维持秩序。这些等级在衣食住行,言谈举止,都有严格的规定。一旦违反,就是非礼。也所谓非礼勿视说,看一眼,心已不正,会存非分之念想也,就开始思谋手段起来了。所以孔丘讲“诚心,正意”,就是为了这些“非”什么的。“乐”,是快乐兼音乐,就是音乐般的快乐,起到调节与平衡,保证级别有规格的次序和谐。
  
  
  
  周施行的封建宗法礼乐制度是三位一体的,合起来就是“家天下制”,而把天下做家,源于大禹。
  
  
  
  总之,就是天上日月星,人分三六九,不能平等在周公那里就是天经地义的。
  
  
  
  到了春秋时期,世道乱了,礼崩乐坏矣!也就是制度崩溃了,没人听,秩序乱了吧。
  
  子路曰;“道之不行,已知之矣!”然孔丘之远追汤武,“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于此历史重大转折时期实在害莫大焉。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一句话,决定了其后至今中国人的历史路程,就是说“圣人”就是道,他要弘扬此“道”。所以何必“弗居”。
  
  
  
  老子曰;“有大伪”啊!
  
  
  
  《论语》颜渊问仁,子曰;“克已复礼为仁”,就是说克制自己回归周礼,或者实践履行周礼,周“礼”就是孔丘之“仁”。所以孔丘说;“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焉”,呵呵!点滴处做起来,从压抑开始,“天下归仁焉”着胸怀天下,此仁亦是周礼也。那么孔夫子之“仁”,说明白了,就是恢复原有秩序,就是“仁”而已。那么“为仁由已,而由人乎哉”,所以先从自己开始做起,克制自己去践行,就是“克已”。呵呵!“知其不可为”,而强“为之”也。然有志者,事竟成,唯与恒者。
  
  
  
  颜渊曰;请问其目?都有什么具体内容呢?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也就是说,不是你这个级别可以看的、听的、议论的、使用的,都不能碰,所以“克已”,压抑住,忍住,当然经常知道的是压制住。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都是对夫子之“克已复礼”的不断补充。而“论语”中心主轴也即“克已复礼”。所专攻的对象全是高中低档的贵族阶层,也即精英层面。明白的说呢,就是读完“论语”能够做到不“僭”越,目的达到,成功了也。也反映出“礼崩乐坏”于当时,主要在中下层的贵族诸侯大夫面上。而“克已复礼”,也就是先要求他们做起来,遵守原来的“家天下”秩序。这种思维,就是老子之”有大伪“。已经可以不用在去挖掘什么孔孟精义,以来说明什么了。
  
  
  
  但是应该看看这个”有大伪“的智慧,到底有多虚伪,此于中国人有益无害的,因为千百年下来,他所散发的能量,无时无刻不在教育着我们“克已复礼”,有所谓二十七部中国“内用黄老,外示儒术,克已复礼”循环“克已复礼”的历史,全在于人们学足了“子曰;攻乎异端,子不语,怪、力、乱、神,”因为“斯害已也”。而且中国儒家酒瓶文化之瓶颈,也全在于一句“克已复礼”使的其细细悠长,如此的将“子不语,怪、力、乱、神,异端”,丢入瓶中“克已复礼”着“攻乎”,放将出来后,就是张飞,李逵,张献忠等等举刀之时,都极自然的会说;“思无邪,思无邪,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尔后开始砍瓜切菜也。也都是“有仁义”之道路。老子曰;“是谓盗竽,非道也哉!”此言确确。
  
  
  
  从汉之孝廉,隋唐之科举,也算是克制着复礼,比及宋明,为了复礼。已经是压抑开始苛察自己了,明末清初,遗老野叟如王船山,顾亭林,黄宗羲等又走另一条”克已复礼“之路,虽很式微,但从根本上亦是道统孔丘,可见丘之恶劣,清顺宋明,也是无话好说。比及民国”克已复礼“出来了一个”党治“,“家天下”变成了“党天下”,呜呼,乌呼,万变不离其宗也,又就是总得又人救中国吧,那么救了,就是可以特殊特殊了,呵呵!特殊即“周礼”一样的,“克已”为了特殊,“克已”就是可以特殊,当“克已”也没有办法适宜着猪毛一样多的特殊时,大概的,应该的,就是“克已复特殊”也。老子曰;“归根也,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容”,大本大源就是五字,听话,守规矩。一言蔽之曰;“乖”。人们和傻子何异,如此传统孔孟之仁义之传统“有仁义”。
  
  
  
  老子曰;“智慧出,有大伪”。及见今人多言丘之仁义,传统之醇和美妙,犹梦中人也,
  
  
  
  悲夫!几无药可以救了。
  
  
  
  我猪狗一样的人,也是知道的,“听话、守规矩和乖”不是哲学,其实那有他妈的什么中国哲学呢,都是些“子曰诗云,子丑寅卯,之乎者也,不知所云的亦有中国政治学罢了。
  
  
  
  先不说“克已”,来看看丘用“论语”之“人能弘道”之“弘”。
  
  
  
  《论语》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夫子而问智”?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今天说就是,樊迟问;“老师,什么是仁”?丘说;“去爱人”。樊迟接着问;“如何去爱呢”?丘说;“需要了解人”。樊迟还是没有明白,那么我们也先要弄明白丘之“爱人”与“知人”是何意思,一本“论语”是以“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那么“孝弟也,其为人之本与”是点明了“论语”之基本谋略,从人性善良处入手,然后开始发展,最终目的就是完成“克已复礼”,就好同“孝弟”就是“周礼”,“周礼”就是“孝弟”。白话呢,“只要听话了,才可以恢复周礼”,大概的就是这意思,而且“周礼”是丘之大仁,樊迟问仁,“小仁义”也,所以就是“小大由之”的从“小仁义”之小处开始着手做起来。也所谓于无声处听见惊雷声也。
  
  
  
  而贯穿中国历史的以“孝弟”治国,也即文治着使“听话”的方式管理天下,并非是丘之发明,应该是从舜那里开始的吧,但丘却将此“孝弟”置于“论语”中,“小大由之”,自浅到深,系统的使用一套“仁义”的文字加以包装后,用于“克已复礼”实在说;“功夫独步天下,古今中外无人能望其项背”,也所以丘说;“要爱人,必须先了解人”。
  
  
  
  那么我们从“论语”一开篇,就明白他所看中的是“人之孝弟”的天性,从人性这个弱点处立论的,“爱”就是亲亲之爱。
  
  每个人,都是爱自己亲人的,父母爱子女,子女爱父母,兄弟姐妹之间相亲相爱,这都是天经地义,人之本性也,所以说吧,没有孔孟之学,难道我们中国人就会不孝弟吗?没有孔孟的西方南方人就不会孝弟吗?本性吗,天性也,所以人家偶有不孝弟奇闻呢,看看我们也有着的,我们之孝弟呢?人家也是有着的,人吗,还会到那里去呢,差异不是太大的。只是表达殊异,表现殊异罢了。
  
  盖是利用天经地义的人性亲亲之爱,就是孔丘之“弘”人策略根本,从根本上的开始扭曲,扭曲了其后中国人的天性,也难怪老子曰;“六亲不合,有孝慈”,老人家知道被利用了,多时候是虚伪而已。
  
  目的是利用,丘就要求是人就,一要孝,二要弟,孝就是敬爱父母,是纵向的爱。弟是友爱兄弟姐妹,是横向的爱,一纵一横,加在一起就是“仁”字,也即丘之“仁爱”,呵呵丘之如此“爱人、知人”,不知道樊迟能明白不呢?
  
  一个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这,这这,谁个敢去反驳呢?因为首先就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谁会不爱自己的父母亲人呢?由不得的,不跟着丘就走了,但手段毒辣,所以说;丘之“诚心正意”自“孝弟”开始,一步一步推而及上,就是“必也正名乎!”自然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么到“周礼”又有何难呢?因为“听话,乖”自然是严格遵守“君臣父子”的规范。所以了,齐景公就对丘说;“先生讲的真好,如果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就是有一块肉啊!寡人能吃到嘴里吗?”的佩服着感叹了。
  
  
  
  丘啊!全是为齐景公一类吃肉,废尽心机,穷尽一生。执著啊!也难怪老子曰;“智慧出,有大伪”,呵呵,这也不是樊迟者所能明白的,所以樊迟啊,不达。只是我思考丘之不尊重“人之本性”,幻想以“孝弟”将“人之自私”乃至恶劣化为“仁义”,“四书五经与论语”里有是看不见一句对自私到恶劣之“人之本性”有丝毫防范的措施,只是苦口婆心的“子曰诗云”,作为统治先秦以后,中国历史近两千余年的正统乃至传统文化,其理论上的优劣与历史过程和民族行为已经可见一斑。丘之恶劣,是无与附加的。
  
  
  
  当看到通篇历史典籍及今日生活中各种的恶劣自私,都是顺着独尊后变幻内容的以各种“孝弟”仁义之面孔出现在人间时,呵呵!“内有黄老,外示儒术”其实就是一个劲的吆喝“要听话,要乖”。
  
  
  
  又人说了“你说的不对,子曾经也曰;、、”
  
  “打住,打住,那是牧羊曲的歌词也,或如鸦片大麻一样的东西哦”。
  
  听见又人在喃喃,“这个疯子,这个畜生”。
  
  呵呵!随便,我没所谓着。
  
  
  
  子曰;“举直错诸枉”,就是说矫枉过正,必须从根本处开始,也即“孝弟”处下手,“能使枉者直”,就是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枉者直”,可惜丘之“直”为“周礼”也。
  
  
  
  樊迟还是不明白,见到子夏说;“刚才去夫子处,学习知识,夫子说;“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是什么意思呢?”子夏一番话,就是表明了丘之此话的内涵远大志向,“呵呵!富哉言乎,夫子有皋陶、伊尹之才,想做皋陶、伊尹而已啊!因为他能够“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不仁者远矣!”
  
  
  
  呵呵!挂着羊头卖狗肉也,如果内用不仁,外示着你的儒术怎么办呢?你怎么办呢?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呵呵!“思无邪”啊“思无邪”,我去你妈的“思无邪”。
  
  
  
  又听见;“这个畜生又在辱骂圣人了啊!天厌之啊,天厌之”。
  
  
  
  哦!对了,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呵呵!为了抱负,走走夫人路线寻些个裙带关系,这在今日稀松再平常不过了,你“天厌之,天厌之”的,虚伪的透了。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丘之“吾道”即“克已复礼”,“参乎”是问明白否,“唯”曾子说;“知道的”。门人问;“什么意思啊?”曾子曰;“忠恕而已矣”!
  
  
  
  “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也即“周礼之道,忠恕而已矣!”而“忠恕”就是曾子对丘之“克已”之诠释。“忠”不必说,执著“周礼”而已,“恕”就是“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的“小大由之”着丘自己亲力践行。
  
  
  
  “克已”,就是丘之论语的目的,而“周礼”是一个目的,一个目的最后的目的。为着恢复“周礼”,动机不是纯的,也即老子所曰;“大道废”。
  
  
  
  “克已”,就是中国儒家文化的真义。“克已”就是不能有脊梁。“克已”表明丘之学问叫“传统文化的儒家”思维是建立在天下里有汤武与周公“主政”的情景下理想出来的文化,且不能有桀纣啊,乃至后来驴毛般多的昏聩们存在的文化。因为从丘的各种著述中见不到有相应的措施方法来规避。那些个“弑”字一样的书面谴责及说教,就如对着老虎说;“吃素吧,对身体有好处”。
  
  
  
  所以这个文化是非常片面、不健全及不端正的,有着致命缺陷的文化,却又如鸦片大麻一样的文化,这样才能够害人。是需要今天的人们警惕着的。呵呵,如果孔丘之于今日,那都是宣传部长,文化部长,社会科学院院长的不二人选啊!然丘之一生践行“克已”,那只是他自己的执著操守,却也不值得今天的人们颂扬着。
  
  
  
  一套大梁被丘架歪了的文化。
  
  
  
  “四书五经”及“论语”的面世,那么至此以后,可以结论了,中国人的人生是一个被利用的人生。二十七部历史里全都是盲目的奉献和牺牲。两千多年下来,社会最基本的单元构成“个体的人”,从没被尊重过,流血成河,翰烟书海里的人生智慧,有能怎样呢?都是无谓的举动着。
  
  
  
  “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
  
  
  
  呵呵,真他妈的“自取之也”。
  
  
  
  “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
  
  
  
  “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在人间的社会里,已经不在需要周公、汤、武的时期,丘在诸侯列国间奔波游走,累累如丧家犬,依然寻找着他梦中的周公与汤、武们,然两遂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困厄于陈蔡,所以的当公山弗扰作乱来请他时,就准备动身前去了,已是慌不择路样,也就难怪子路很不高兴说;“没有地方去了吗?非要到公山氏那里”。暗有指责,丘言行不一的,如“天厌之”一般的强词道;“既然请我,怎能白白就放过去了呢,如果去了被重用了,我就把他建造成东方的周朝。”这是有如汉奸叛逆一样的话,然于论语中见,明显丘有时候自己克制的也不是很好。
  
  
  
  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对照丘之“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等同于忍耐的宣言。
  
  
  
  孟子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夫抚剑疾视,一人衡行于天下,沛然谁能之御呢?莫之能御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邦无道,毂,耻也”。也就是个小心谨慎,而且出仕是耻辱。所“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哦,把自己包藏起来,等待。
  
  
  
  孟子曰;“无罪而杀士,则大夫可以去,无罪而戮民,则士可以徙”。也是一个逃避之。只是天下里统一了,何处是你的桃源呢?
  
  
  
  一部“论语”就是反映出丘之一切学问的根本,及治理天下的仁爱传统路线图。且属于蒙学,小儿要学。荼毒深啊。
  
  
  
  丘之文化是没有能力做到让圣人变成周公的,而周公,不见得又是全天下里都认同的。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约束圣人们的“贼仁、贼义时应该怎么办的文化。有”仁义“而已。
  
  
  
  所以他就是不停的干几天去也,干几天去也了。反正的不是被老板开除,就是老板不似周公,自己辞工。在继续的寻找梦中的周公。所以天下在他的观念里,就是汤、武、周公那样时候的。
  
  
  
  也是看看孟子对丘之文化的精辟总结,孟子曰;“道在迩,而求之诸远,事在易,而求之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此即丘之“小大由之的孝弟之道”。
  
  
  
  孟子曰;“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及“在身”,也所谓是“诚心、正意”,不读孔孟又如何能诚呢?
  
  
  
  孟子曰;“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王顾左右而言他”。
  
  
  
  孟子曰;“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顾君子欲其自得之也”。两句人之本性谈也。也是儒家文化尴尬处。又是独尊之后中国历史的写照般。
  
  
  
  呵呵,左右而言他,呵呵,左右逢其原。骨子里都无赖般样子。
  
  
  
  儒家的主张就是不说了,那么措施呢?司马光总结的最好,《通鉴》有;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敢不奔走而服役之。都是因为有“礼”在起着作用。所以司马光有说;“天子的职责,就是维护礼教。礼教最重要的是区分地位,区分必须先匡正名分。
  
  什么是”礼教“呢?规矩与秩序也。而地位就是君臣有别,名分则是公、侯、卿、大夫是也。
  
  
  
  以上就是司马光对丘身后汉唐以来儒家文化在措施上的深入总结。即”克已复礼“也。
  
  
  
  也所谓韩非的”儒以文乱法“者,在看司马光后来的历史,依旧四字“无法无天”。
  
  
  
  中国历史其实就是“无法无天”的历史。唉!“无天”有周礼,“无法”亦周礼也。颠倒一下呢?就是“克已、忠恕”维持之。
  
  千百年下来,儒家仁义路线精髓清晰可见,因脉象明显也。
  
  
  
  也是四个字“为所欲为”而已已。
  
  
  
  但可笑一些迂腐木头,将“为所欲为”时,子不曰两句,就是不认同都是儒之行径。那么就算很多的道统变异是别家的吧,有什么了。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是层出不穷着圣人的一片热土,呵呵“君子务本”,不会忘记丘的,最近都是感激不尽着呢。
  
  
  
  
  
  老子曰;智慧出,有大伪。
  
  
  
  从世界历史看,英国革命后,社会动荡断断续续的持续了48年,才使得现代的“公民社会”成熟。法国从1789年大革命开始,大概用了80年走上的正轨,其他国家就是在英法之间这样的一个幅度里波动,而我们是例外着的。
  
  
  
  中国从辛亥算起,到文革结束为标记,都是动荡的,自鸦片战争算起来,则有100多年,代价是19世纪“非正常”死亡1亿人左右,饿死的,相砍相杀死的,其中死于外国人手的不是很多,大多是自己人杀自己人,20世纪“非正常”死亡又是1亿多人,两个世纪“非正常”死亡2亿多人口。
  
  
  
  传统的儒家文化使得走在民族最前面的心灵团体,无法起到调转校正民族方向的作用。反而是继续的固化加强模糊混淆之,就是始终在起反力量,又如丘之“人能弘道”说,维护修补着一套混乱的道德逻辑思维,继续的挟持天下。
  
  
  
  陈寅恪说;“中国人需要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仁义们发扬传统,也无非就是叫承认现状,保持继续而已,所以嚷嚷着“复兴文化”呢,就如道统一样了,呵呵,“乖,听话”罢了。然差异的世界里,比较的优劣,如何的道统?这是儒林俊彦们的课题,虽然经费很足,可明显俊彦们的手腕与技术含量并不高明着。比如哪个叫甘阳的人,搞了个博雅学院,到处喊叫着“中国要成为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都是习惯了的揣摩上意,平常着贴紧圣人的稀松也。而当天下里依旧是科技含量不高,累计的财富庞大着继续累计着庞大,四处的耀眼夺目。继续的天经地义着将义务用于义务着自己,说明创造的过程铁注定是依然的血与汗。
  
  
  
  钱多有什么用呢?
  
  当我们拥有一艘或者第二艘航母时,日本人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制造自己的第一艘航母,而且其许多的大型商船又是可以马上的改装为航母,东太平洋上,我们依旧是弱势,因为不远的地方,美国人的航母群在游弋,怕吗?也不怕的。只是我们依然的是没有道德,没有道德了,自己就是不塌实着,自然就是不能大声音说话,只说些“和谐”世界什么的了,呵呵,要求些国家与国家之间讲民主,呵呵,直接的将这外交的策略用在自己的天下里不就结了吗。呵呵,圣人为了仁义,满肚子的难言之隐啊!
  
  
  
  国家与国家间是靠实力说话的,钱多有个鸟用呢。
  
  
  
  又人说;“畜生啊!没见越来越被尊敬着吗?瞎子吗?”
  
  
  
  呵呵,那不说明任何问题的,还记得前苏联和他的华沙条约组织不,知不知道苏联的核鸡蛋是可以和美帝国主义互相保证互相被毁灭的呢?都是没用的哦,钱在多有什么用呢?靠“五项原则”混吧,那才是定心丸子一样的东西,但很委屈哦。很不象二流作风。
  
  
  
  钱多没有用的。
  
  
  
  
  
  费孝通说;“一个民族文化的复兴,首先就要保持自己文化里面的健康基因”。
  
  
  
  什么是民族文化呢?又说是传统的的中国文化,传统是什么呢,习惯的主流文化,或者主旋律吧。也是一直在用着的,其实也就是在说儒家文化吗。
  
  
  
  秦始皇焚书,李斯说为了儒生们“道古以害今”。然“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邦和项羽不是读书人”,此后中国历史散发仁义者,鲜有读书出身的人,但都如《世说新语》;“后赵石勒般,石勒其人不认识字,喜欢叫人给他读讲,一天听到《汉书》里郦食其劝说汉高祖立六国的后代,印都刻好准备授予给的那段历史时,大惊曰;“这个办法必将失天下。如何是刘邦得了天下呢?及听到张良谏阻而止,石勒说;“多亏有了张良”。
  
  
  
  圣人们都是如石勒般聪慧的。
  
  
  
  历代圣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一次次烧书,结果说造成了文化的一次次断裂,说最厉害的就是文化大革命了,说使得整个社会诚信缺失,道德失范,说所以要复兴。那么怎样的去确定什么样子的基因是健康呢?而且原来的吧,他也就是个不怎么样。“健康”二字,似乎是又一次的烧书之火把一样。
  
  
  
  把历史与文化,用做工具而加以歪曲,历朝历代都是不免,然明目张胆者,国民党始,其后无法看,无法说。
  
  中国的文化断裂起自汉武独尊,这一断,就是再也没有还原弥合过,当使用诸如科举什么手段用金钱利益来强化断裂时,几千年文明古国早就放弃了追寻自己文化的传统。
  
  
  
  断裂近两千年了,文明的古国现在很难追寻传统的文化了,所谓的传统呢?还是不追也罢了好啊!
  
  
  
  以秦之烧书说吧,诸子百家待遇是一样的,大家一齐被烧也,但烧归烧,也不影响思维四处发散,汉武独尊乃至以后的每次烧书及禁绝什么的,指向都是为独尊也。和宋明道统及清以来的考据训诂,是一模一样的性质事情。只是烧书手段辣些而已。也以清、乾隆修《四库》,史称古书的三大厄之一,其实烧了又什么可惜的呢,不过都是些略微跑偏了“仁义儒家思想主题”的书而已。烧了也就不可惜。一道来自圣旨的道统罢了。而且一直的糟粕、精华、健康基因什么的,让后世大小儒们废眼也,有了“糟粕、精华、需要健康的基因,那么迟早都是烧,早烧,迟烧,时间而已,可惜什么呢?
  
  
  
  烧书是直接的抹杀,道统是愚弄欺骗而已。
  
  
  
  负心最是读书人!
  
  
  
  汉武独尊,说明我们过去有几千年的文化历史,很早就被刻意着忘却了,而展现于人们眼前的美好仁义的文化,都是历次被烧书的圣旨道统与讲学考据道统,以仁义路线修正后,留下来的独尊产物文化,这样子的大力提倡复兴文化,做个什么用呢?继续的修正而已吗。寻找些健康的基因而已,所谓民族的传统文化的复兴,是个伪善的话题,是邀功请赏的机会又来了,中国人民大学在全国高校第一个树立了孔丘像,率先成立孔子研究院和国学院,北京大学也紧随其后,开设了乾元国学讲堂。清华大学也紧紧随其后推出了国学大讲堂。中国社会科学院紧紧紧随其后主办系列国学论坛、、、、、,硕学鸿儒们紧紧、、、随其前后,纷纷粉墨登场了,“子曰诗云”这般的人物,车载斗量的,而当帮忙着威逼利诱让别人要“乖”时,就又变成了许多许多有尾巴的人。是在几种极端里来回奔波着的人吧。
  
  
  
  看;于师姐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着的。
  
  
  
  当一贯的习惯于寻找政治正确的味道发散在天下里时,也或者说明了,我们压根就没有打算总结,从来就不知道反省为何物,“不,从不反省,自以为是”就是我们的儒家民族性格。
  
  
  
  也就继续的维持“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也”。继续使用那些云山雾罩着的仁义文字,保持维护“为所欲为”的特殊罢了。
  
  
  
  呵呵!何不用法律,呵呵,用则不能特殊也,用则不能潜规则矣!这不是我们的传统,怎么复兴呢?所以继续复兴“传统”的中国文化也。
  
  
  
  说什么中国传统文化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宜兼容并蓄,臻至完善,向世界展现其璀璨之光芒,深邃之内涵,独特之魅力,就如是不绝于耳朵的“已经老二了,钱很多了,是美国人的债主了”的另外一种说法一样。这是一种危险而狭隘沾满着马粪的心态。
  
  
  
  当轻轻一戳,气就瘪了,剩下的就是严重严重自卑了,又如百年前宁静的那个夜晚,四面楚歌是姑苏的剑一样。也不由得想起水浒传里的赵官家,历经五代十国的变乱后,皇帝是个什么东西了呢,官家而已,唯可恶,宋之讲学,至明又是万岁爷爷了,呵呵!大明王朝,看看这一朝正宗的汉家万岁爷爷之行径,难以启齿着。
  
  
  
  一切都是几千年下来,仁义的儒家文化道德所形成的,我们民族的惯常行为表现,及最常见的心态体现。
  
  
  
  所以中国人的历史,其实就是”仁我行“的历史,当从“任我行”变成“我妄行”时候,一般就一塌糊涂的行不动了,于是就有新的圣人重新“任我行”。今日之结果,说的明白了,就是一“退休”制度,所保障着能够的“任我行”而不“我胡行”而已而已。
  
  “任我行,我妄行,我胡行”都是“我行”,根本之“大家行”需要从破除“克已复礼复特殊”这个观念开始了。
  
  
  
  
  
  老子曰;“万物作焉而不辞”。
  
  
  
  
  
  今天在发生的一切,细碎点滴间的,不足以言道的,逐渐异质的启蒙,比及近现代纷杂的大小圣贤师傅的启蒙,他更直接着,更深入人心着,更潜移默化着,在变化着,改变我们的生活。并最终决定我们于21世纪将以怎样的姿态,出现在人类的历史舞台上。因为我们改变着亘古不变的,所谓传统的,不值得称道的,很优秀的哪个“中国人”,我们的历史必将是我们自己在写。
  
  
  
  当然大师、小师们,忧心重重着,也就是去他们妈的吧。
  
  
  
  
  
  文化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生成物,他是整个社会不断创造着丰富和填充的多元。
  
  
  
  
  
  我们的生活,就是文化。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09-08 16:26:00
  学习。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9-09 13:00:00
  听课。
作者 :程海溱 时间:2009-09-09 17:06:00
  我们的生活,就是文化。-----前面逻辑论证被这一句搞定。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9-16 12:08:00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
  
   绝仁弃义,民复孝慈;
  
   绝巧弃利,盗贼无有。
   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
  
  
  
  
  
  
  
  
  
  
  
  
  
  
  
  
  
  “十三章,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以寄天下”。
  
  
  
  “身”;权利,国家机构,等同于一个国家的体制。
  
  “为”;是,属于。
  
  “寄”;寄托,治理。
  
  
  天下,天下之天下也,只有权利或者体制是属于“天下,天下之天下”,才可以治理天下,天下也才会有寄托。
  
  
  
  
  
  
  
  一部有着百般嚼头的《道德》经文。
  
  
  
  
  
  在一个宗教都要被道统传统的国度,也不管他是那里来的佛陀、天师、乃至真主、上帝,如果不去政协一下子,就是容不得你吃斋、划十字或听阿訇讲经。
  
  
  
  神奇的圣人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伟大的曲阜孔氏者,文化出来一群呆鸟。
  
  
  
  也因此,这是一片神异的土地。
  
  
  
  
  
  千百年来,人们读老子,读着修炼操守,打磨着智慧的,从庄周以后,到魏晋风度,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只剩下许多许多专心于“玄之又玄”那些文字,理解着,准备着,修行着如何能长生,如何能够做神仙的茅山道士们了。走“无为”方向的法家呢?秦以后即废,开始彻底的“无为”着进行到底了,大概是“独尊”以后,没有了符合老子经文思想能够酝酿着继续的土壤了吧。其后,所读老子者,都是摘取只言片字,或用来安慰自己失落的人生,或敛藏锐气以谋东山。
  
  
  
  郁闷啊,也所以李老子慢慢的天外飞仙,成了老君的符篆。
  
  
  
  本章;“绝圣弃智”句,如果撇开其他,单看此四字,在观庄子一书,顿感庄周作文,全含拒绝一切新生事物之属意,也不知其“然于然”是如何的有感而发呢?互相矛盾,混乱而幼稚,但千百年来,人们颂他任逍遥也,呵呵,可见,可见啊!
  
  “绝圣弃智,绝仁弃义”。
  
  现在老子继三章“无知无欲”后,又一次惊破儒胆。也是比“无知无欲”更加的被诟病着的字眼,所以十九章就如铁证一样山立。
  
  
  
  如何好象就被做成死案一样的了呢?其实也就是因“南华经”之引申而成“铁”吧。但为什么千百年来不看二句之“民利百倍”句呢?那么“利”是什么概念呢?“百倍”有是什么样子的含义呢?
  
  这只能是说明;中国人已经很久很久都不会思考了,或者思维短路,或者在通往人生智慧的那条路上被树立了“前方是悬崖”的牌子。时间一长呢,开始患上了这有着恐惧遗传性质的智障思维,肩扛着这样子的大脑在人生的路上晃悠着。
  
  如此的这样了,说多何用呢,也是不去辩解什么了,继续于老子文中寻些个正宗处吧。
  
  
  
  本章是老子给“上善若水”之七连善作出了一个具体而精炼的总结性概括,即“见素抱朴”,就是说权利或者国家机构应该是“见素抱朴”的性质,又或者的“无知无欲”的状态,也就是说在“天下,天下之天下”里,权利与国家机构是不能有倾向的,那么只有权利与国家机构的性质明确到“见素抱朴,无知无欲”,国家的立场自然才不会出现倾斜偏袒。
  
  这是说老子是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在说话吗?我认为也不算全是的,他应该是依据道纪在说话。,都是他按道纪或者规律什么的常态推测出来道理,然后才说话着,表明他的老子文是以国家天下为立场在讲道德,也就是“刍狗”精神。但他认识到的规律又是普罗大众在推动着的规律,明显示出在他眼里国家就是普罗们,即;“天下,天下之天下也”。
  
  当认识到国家与天下里普罗们为一体时,也就是他为什么说“天地间,万物皆为刍狗”,在天下,国家间,自然的万物皆为“刍狗”,所以权利必须“以百姓为刍狗”,这就是国家的最高性质,也就是“公正、公平”。
  
  而“公正、公平”就是李老子所要讲的道德,所以他说;“不仁,故强为之容”就可以。以上我为本章小小作一提点,亦一语说破“道德经”也。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9-16 12:09:00
  呵呵!十七、十八、十九章,是“我自然”这一板块的一个小连贯。
  
  等于十七章是老子在描绘他理想中的“上善若水”时,预留有疑问伏笔,并且其后十八章指明症结之所在,然后十九章给出了如何对症下药的处方。
  
  十七章之“太上”也就不说了,那是老人家的一个梦,也是中国人的一梦。但其中三个“其次”的状态呢?十八章就是他给出的描述答案,大概就是;
  
  “其次,大道废,有仁义,亲而誉之”,呵呵,虽然天下为私了,还在讲着些仁义,人们感到时称赞他亲近他,但一亲近,就有了先后,问题也就跟着来了”。
  
  “其次,智慧出,有大伪,畏之”,慢慢的先后亲近远疏,开始使用些智谋了,人们也开始畏惧害怕他。
  
  “其次,六亲不合,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此即老子对“贵言”的具体后果之描写状态。也都是起自“大道废,”从“有仁义,有孝慈,有智慧”开始的,也都是“仁义、孝慈”使用起来的最终状态,就是“六亲不合,国家昏乱”。
  
  所以他说;“智慧出,有大伪”,还那里是真的“孝慈,忠臣”呢?皆是大伪装,又全因为“大道废”。也都是李老子在做回龙文也。
  
  
  
  佩服李老子的;“以智治国,国之贼也。”
  
  
  
  十七章是老子在告诉人们,这是因为“贵言”了。而“其贵言”之“贵”,怎么理解都是“贵”与“不贵”的双重着身份。于十八章即“贵重言”之后果的表现结果,在本章中此“贵”就是“不贵言”,并且对症下药,那么“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十八章就是十七章三个“其次”急“其贵言”之结果,其中“有仁义”,今天就是可以理解为“意识形态”的使用,“有孝慈”就是“意识形态”的具体内容之一种表现形式。那么反观儒家思想所提出的“忠孝”意识的行为结果,在以今日世界与之相同类型看,都是逃不出“集权”的实质存在。又以苏俄来论,想“十月革命”也不过是顺延了沙皇俄国之制度而已,变换了些嘴脸罢了,而沙俄那时号称过欧洲的宪兵,与西、北、中欧都不存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较量,但苏俄开始实行的思维之禁箍与斯大林的清洗并发散革命,却令欧洲震惊,转而恐惧,有所谓的“铁幕”其实于“巴黎公社”时就有,苏俄时应该已是形成,非二战后也,邱吉尔所说,铁幕,是号召团结也。有是不难理解我们的孔丘远征了,也就是对世界说声;“我们不具备革命性,这样你们就别管我家里的事情了,好吗?”而已而已吧。有他妈什么软实力呢?自欺欺人而已而已。说起这个权利集中,苏联比我们落后到姥姥那里去了,也难怪不复存在了。但他给东方的儒家文化提供了转型的现成轨道,又就如丘之所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吧。
  
  
  
  十八章之四个“有”字,就是“用”的意思吧,但全部涵盖在“智慧出”下,十八章也是老子依照现实中存在的状态而作,却用字极精练,使得其意广泛长远。虽具体只有一“孝慈”标准,今日又是可以随意引申的。就等于都是对规律现象的概括。
  
  十九章是十七章之“其贵言”及“太上”境界的如何能够达到,也即“是以圣人行不言以教”的具体再说明细节,又是对十八章之诊断后,开出了药方子。十九章之文字是对十八章的思维延伸拓展后,对于人类社会应该如何的智慧人生,他给出了他的思考答案,也是继二章、三章及“刍狗”精神等的树纲提契指导后,以他习惯的思维方式,为后人们指出路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