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唐树良书法作品序言

楼主:李咏胜 时间:2011-07-01 09:20:18 点击:241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唐树良书法作品序言
  李咏胜
  
  故友唐树良在我的记忆库里,是一个生性耿介,心胸坦荡如水的人。记得那时我与他都在四川的边陲重镇攀枝花同为人师,而同事朋友大多都对他以“奶娃”相称,极少直呼其名,由此见出人们对他性情中率真、质朴的一面是普遍认同的。后来,据他夫子自道“奶娃”之名的由来,原来是这样的:
  他来到这个人世的年代,正是中国社会出现大转折和大裂变的年代。虽然他有幸生养在成都这个素有“天府之国”美誉的富庶之地,但由于他的父母都是生活的社会底层的普通人,家中贫寒如洗。他母亲在孕怀他时,由于劳作过多,使他不足6个月便早到了这个世界。可那时家里又没有条件为他增加营养,弥补先天的营养不足,只好放任他在母亲体内得到补赏:“吃奶”。这一吃就是10多岁,也就是他读完小学的时候。于是,“奶娃”由此得名。这既是他的乳名,也是他走进这个苦难人世的一个印痕。当然,这其中也折射出我们这代出生在“49后”的人,能够在“反右”、“大跃进”、“自然灾害”、“文革劫难”中生存、苦斗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而可悲的是这一点,却是连我们自己的后一代人——“80后”、“90后”,都不愿倾听和了解的东西。
  
  之后,他在文革后期又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下到攀枝花农村接受所谓的“再教育”。以致后来恢复高考,他才跳出了“龙门”,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记得当时的攀枝花正是三线建设的高潮期,各行各业都人才奇缺。可他由于父母常年多病,需要他在身边照顾。于是,他便缠着学校领导,要求调回成都。领导无奈之下,只好往市教育局上报。而那时的人要想调离攀枝花,如果没有很过硬的背景,是根本无路走的事情。但他这人却独有怪招,只要一有空便跑到市教育局门口静坐,并反复向人述说自己要求调走的理由。岂料他这一招,后来还真凑效显灵了。市教育局领导不知是被他的孝子之心所感动,还是被他的死缠硬磨功夫弄烦了,竟然通泰为他放了行。这在当时曾被一度传为佳话,现在看来他此举可谓是维权先驱。
  再之后,他回到成都便不知了去向。只偶有所闻他几经拼拼之后,已经在省级衙门内行走,成了衣锦无忧的体制中人。直到我数年前客居成都时,才得知他自幼喜爱历练的书法作品,已经在成都及四川书法界开始初露头角,蔚成了自己与其他书家艺术追求和价值取向不同的“奶娃”风格。由是,我不得不对他的作品另类相看一番了。
  
  客观地看,现正摆在我目前的这部即将出版的唐树良书法作品集,其中所精心遴选出来的几十件书法作品,应该说是较为全面地展现出了他这几十年来书法艺术的风貌和骨架。再者,也可以说是大致表现出了他整个书法作品的阵容、阵貌。如果从我自己的审视角度进行揣摩,我觉得他的书法作品无论是楷书还是行书,几乎都是直接取法于王羲之、颜真卿这两位书法大师真功,然后再从中化出自己,再逐步形成个人艺术风格的。当然,如果仅看他的楷书作品,难免会产生一个运笔中规、端庄的感觉。但仔细端详过后,其便会见出正是在这一貌似中规、端庄的外表之下,更显出了他笔下沉雄、凝重的内在风骨。而他那些远看行走如飞的草书作品,则更是将这种运笔功力,内化于无形之中。从而,让人在不经意间产生出那种既有肉感,又有骨感的艺术审美愉悦。另方面,由于他自幼就喜诗好文,早年在攀枝花时便已经享有诗名。所以,由于他有着这一较好的文学素养垫底,以致在画中自然要表现出自己的诗人禀赋和情怀。这无疑也是他与其他普通书家精神境界不同,审美价值显著有别之处。而这实际也是中国书法自魏晋南北朝走向兴盛以来,士大夫文人尽管人人喜爱以此自持自负,美化个人情操,但真正有独创性佳作流出后世者总是渺渺的深刻原因。而他的书法作品之所以能够得到四川书法界舒烔、何应辉,郑家林、张景岳等前辈认同,并受到社会和世人注目,其内因大概应是既取法于大师前辈,又能够从中旁逸斜出自己的艺术风格而已。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自古就有书品、画品与人品互为表里之说。认为文如其人,人品的高下好坏与作品的完美优劣关系极大。因此,假如用这个标准来看待唐树良其人其书法作品,倒是非常贴切合意的。理由是他这个人在个人性格与立身处世方面,一向是以儒雅、正直为人所知的。故而,这又恰好与他的书法作品体现出来的艺术风格形似神同,浑然如一。尽管,我对此说曾经以为大谬不然。究其原因是在我的知识谱系里,中国自古以来那些在书法上真正有大造诣的人,有不少都是那种大奸、大恶、大坏到极致的人,如李斯、蔡京、童贯、严嵩、魏忠贤、袁世凯等人,就是这类书法作品建树极高,个人品格极坏的典型证明。至于说到那个害死岳飞的千古罪人秦桧,不仅书法作品完美无缺。而且由他首创的宋体字,至今还是我们无法离弃的的“官体字”。 再说近些年来出现的著名贪官胡长清、 成克杰、唐怀民、王有杰、陈绍基、李大伦等人,其书法作品的艺术造诣几乎都在上乘。由此足以说书品、画品与人品并不是统一恒定的。甚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即是古人言“文人无行”的真实写照。对此,我曾对唐树良戏言道:“你老兄的字所以没有达到那种出神入化的境地,也许是你这个人还没有坏到家的缘故。”可他竟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总之通观唐树良的书法作品之后,我觉得从他这几十年所走出的人生之路来看,他无疑是属于那种自小经过苦难磨练,青壮年时代一向处于有所追求,有所事事,及至步入晚年之后,在精神上依然有所坚持,有所寄望的一类人。而这又与我一个以书法行走于世,以井盐史研究著名的友人郭广岚有许多相通之处,其原因就在于他们都是“49后”这代人中始终没有像佛教书家那样“放下”人文精神追求的坚守者。而眼前这部凝结着他太多心血和智慧的作品集,则正是他始终孜孜以求艺术创新之道的生动证明。自然也是我为他感到欣慰的地方,故此特为序言。
  
  二0一一年六月三十日 于成都两河斋
  
作者 :冠男 时间:2011-07-02 18:51:00
  看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