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网络轶事(小说)

楼主:顽葱 时间:2012-10-09 17:10:53 点击:166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化学物质侵害果蔬是件悲催的事,品尝有机菜成为奢望,恰好顽葱种了点无公害的,于是到处炫耀,青青在网上听说后奋不顾身地与顽葱联系,说是趁着到云南旅游想顺便品尝一下。
    
    
     青青与顽葱是在网上一个俱乐部认识的,他俩有个共同点,就是喜欢闹腾,话赶话地无话找话,胡编乱造,俱乐部里有了他俩真够烦心,也平添许多热闹,尤其青青,年轻得活力四射,常常编排许多顽葱的笑话取乐,顽葱又是个老顽童,合不拢嘴地与她干仗,现在巧啦,青青计划已久去云南旅游的愿望马上就要成行。青青素来快乐活波,想象力丰富,喜好探寻新鲜,早想一睹想象中1.8的高大顽葱,更想看看生活中的顽葱有多不着调,总之,顽葱是个令人好奇的家伙,尤其他的精神正常程度让人着迷。
    
    
     青青终于启程飞往云南,飞机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正在降落,飞机落地还在滑行,青青就急切地拨打电话,“葱哥吗,我到啦,飞机马上就停,你到机场了吗?”,她边说边激动地透过机窗四处张望,“到啦到啦,你先别急,落地后还有一会呢,我在出站口等你,我举着快牌子你注意看,别忘了取行李啊”,“好嘞好嘞”,青青听到葱哥的声音欢快得一蹦一蹦,顺手擦了下嘴角的口水。
    
    
     青青取了行李,没走几步就看到不远处一块牌子,上书“青青”两个大字,兴冲冲地挤开人群奔去,距顽葱三米远处突然停住,疑惑着叫了声大爷,“您是......顽葱他......”,本来顽葱早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辈分提速太快,咧开的大嘴就僵了一瞬,旋即哈哈地夸张大笑,“你就是青青吧”,青青迟疑地点了下头,半张的嘴上是失望的眼神,顽葱接手青青的一个背包说“给我......这边走”,青青有些犹豫着,不知该走还是不该走,顽葱会意,“呵呵,是这样的,刚才这个呀,顽葱他......突然接到单位的一个紧急电话,非常紧急,他必须立马回去处理,他们单位总是这样,没法呀,呵呵”,“哦,哦”,青青盲目地点着头,脑子飞速地调整着,判断着,“您是......”,“我,嘿嘿,顽......小顽他爸,不像吗!”,青青终于认真地看了下,“像,太像啦,不好意思,该叫您叔叔才对”,“嘿嘿,没事,我长得出老”“嘿嘿,那什么,您有1.7米”,“什么”,顽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哦,你说个子啊,对对,正好一米七”,“你儿子好像有一米八哟”,顽葱加快步伐并歪起头看着天,眨巴着眼好像是在估量身高,这就到了车旁,“来来,上车,行李搁后面,咱们先上车,车上聊吧”,
    
    
     顽葱开着车,青青坐副驾,“葱哥他妈一定又漂亮又高吧”,青青看着顽葱,“是啊是啊,要不那个,小顽他怎么长一米八呢,哈哈哈”,顽葱自觉好笑地大笑,青青有点莫名地嘿嘿着干笑,“叔叔,我发现您要么叫顽葱,要么喊小顽,顽葱不是你儿子的网名吗,哦......知道啦,其实他本来就姓顽,对吧”,“什么,哦哦,呵呵,是啊是啊,他跟我姓......”,“哈哈哈哈”,青青颠抖着身子豪声朗朗,快乐又回到了青青的自我,“大爷,哦不,叔叔您真逗,可不跟您姓吗”。
    
    
     顽葱失落地驾着车,佯装着轻松,“是这样,我姓梁,他也姓梁,呵呵,这可不是说笑话啊,那什么呢,他经常跟我聊网上的事,我们爷俩都喜欢开玩笑,所以对不对,就干脆喊他顽葱,显得亲密些嘛是不是”,顽葱东拉西扯地总算圆了过去,举手抹了下头上的细汗。 青青心情复杂地瞟着窗外,夜灯在她脸上变换着色彩,一切都太突然太意外......顽葱向右上方扬了下头,借着车内后视视镜瞄了一眼自己,右手下意识地抚了抚脸上的褶皱,暗想,我干嘛PS自己的照片传网上啊,真是反被聪明误。
    
    
     顽葱也不转头问了句“累了吧”,“嗯,还行”,青青转过头看着顽葱,“叔叔我们这是去哪”,“先上我家,先吃饭”,“我在飞机上吃过啦,您还没吃吧”,“飞机上那点还不够喂猫,我给你弄点我最拿手的四喜面,鸡蛋、番茄、小白菜还有葱,都是全生态的,你们很难吃到的,”,一听生态的,青青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之一,马山来了兴致,“那葱哥加班要到几点啊”,生态蔬菜一落实,青青又想起还没见过葱哥呢,顽葱皱下眉,“这个很难说,我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待会我给他打个电话”,青青一听来了精神,“现在就打吧叔叔,告诉他我到啦”,“现在不行,昆明管得很严,抓到要罚款的,而且......你葱哥他们加班一般都要求关机,否则他早你打给你啦,咳咳,咳咳咳”,顽葱一阵激烈的咳嗽。“您好像不大爱说话,葱哥可能说了,而且挺逗,特好玩”,“我嘛......”,顽葱挺了挺胸,“我一紧张......主要是一疲劳,就不像我儿子”,“咕咕咕......”,青青捂着嘴,笑得直抖。
    
    
     突然手机铃响,“喂,啊,哦,我上机场来接客,什么呀......接客人,你才接客呢,好啦,马上就到家啦,拜”,“不是说开车不能打电话吗”,青青有些不满意,“嗯,是呀,她没开车啊”,青青想,这爹俩咋一个德行,总是自己有理,“是师母吗?”青青听出些意思,“是......还是不是,主要是......”,顽葱觉得这个问题比较绕,不好回答,“到家你就知道啦,留点悬念嘛”,青青觉着顽葱他爹有些好笑,神经兮兮滴,难怪顽葱有时也不太正常。顽葱一边驾车转入单位大门,一边正琢磨着待会怎么圆过去。
    说话间,车已到顽葱家楼下,上楼按门铃,顽葱他媳妇开了门,有些疑惑地看着顽葱和青青,“还不快让客人进家,这是青青,我给你提过......或者没提过,总之是朋友”顽葱虚了一口气,顽葱他爸怎么会提过顽葱认识的网友啊,差点说漏嘴,“你这是上哪去了也不说一声”,顽葱他媳妇埋怨着顽葱,又笑笑地招呼青青坐下,“你先喝着水,我做四喜面去,就算你陪叔叔吃顿便饭吧,别客气”,顽葱卷卷袖子进了厨房。
    
    
     “你就是青青啊,瞧,长得又年轻又漂亮”,顽葱他媳妇无话找话地客气着,“没有没有,你应该是......”青青有些吃不准怎么称呼,这到底是嫂子还是阿姨,“老梁啊,你也不跟人介绍一下”,顽葱人在厨房耳在听,一个箭步窜出来,“啊呀呀,忙忘啦,她就是那个啥嘛,顽葱的爱人呀”,顽葱他媳妇指着顽葱对青青说“他就是这样没一点正经的”,“哦,你好你好嫂子?”,青青嘴里应着,心里很纳闷,怎么儿媳妇可以直接叫老公公老梁呢。顽葱看出青青狐疑的眼神,故作轻松地一边拨弄着葱,一边拉长了声调“这个呀,你不知道,我们家很民主,很宽松,你看过美国电影电视吧,对,就像他们,儿子可以直呼老爸其名,称谓呀名字啦,就是一个代号,你说对不对”,顽葱的整个语调已经进入到顽葱他爸爸的状态,“是的是的,我也特羡慕人家那种轻松平等,顽葱真有福气哈”,青青的目光开始兴奋,“那我可以叫你老梁吗”青青调皮地娇嗔着,“那没问题呀”,顽葱很大度地两手一平摊,还很外国地耸了耸肩,顽葱他媳妇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俩,尴尬地笑道:“你们的网络语言我都不是很懂,干脆你们聊,我去做下准备工作,掌勺时你再来啊”,顽葱他媳妇看了眼顽葱,“嫂子辛苦啊”,青青懂事地送了一句。
    
    
     青青双手拄着沙发,一上一下地忽悠着、高兴着,四处打量着顽葱家,“叔叔,顽葱也住这吗”,青青突然看到墙上一张顽葱年轻时的照片,“那当然......有时,也住一下的,很偶尔,很偶尔啦,你想,他儿子都......我想想啊”,顽葱猝不及防地心算着,自己是自己的儿子,那么儿子就是自己的孙子,有点乱,管他,岁数又不不影响辈分,“是这样,他儿子,就是我的小孙孙呀,都16啦,他怎么还可能住我这儿”,顽葱话一停,立马转过身去假装找东西,心想再演下去准得乱套,但只能硬撑着。
    
    
     这时顽葱的手机响了,他赶忙掏出来看都不看直接接听,他怕儿子顽葱这时来电穿帮,他完全沉侵在顽葱他爸爸的角色里啦,“喂,你谁啊,啊,青青啊,到了吗,”,这时青青拿着手机走到顽葱身边,怪异地看着顽葱,“你倒是谁”,“我,我......哈哈哈,你真逗,我顽葱他爸呀”,顽葱果然老江湖,笑眯眯地看着青青,“这怎么解释”,青青指着顽葱手中的手机,“这个呀,哈哈哈哈......”,顽葱将手机抛向空中,接住,再抛起......他脑浆飞转,最后再一次接住抛起的手机,“你忘了,顽葱临时被叫走,情况紧急,他怕你下机后联系不上就让我拿着他的手机,好与你联系,懂啦?”,青青翻着眼皮,似懂非懂地迷茫着。
    “快去弄吧该你啦”,顽葱他媳妇从厨房出来招呼顽葱,“好的好的”顽葱搓着手,又指着青青“不要瞎捉摸了啊,坐飞机累了,赶快歇着喝点水”,转身进了厨房,青青是个马上容易快乐的人,也缺乏太多细想的习惯,就又乐呵呵地与嫂子聊上啦。 热气腾腾的两大碗面端上桌,青青也觉着饿了,一屁股坐餐桌前,爽快大方地吸啦吸啦地大声吃将起来,顽葱站一旁正在解围裙,青青吃了几大口,烫得直用手在嘴前扇风,一看顽葱他爸还没吃,“叔叔你快吃啊,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您别客气啊”,顽葱一愣,又笑了,“不客气不客气,好吃吗?”,“委屈委屈......”,青青嘴里堵满了面,发声有些变音。
    
    
     吃完面后,青青一直夸奖面做得好,特别是番茄小白菜,还有葱,确实与化肥菜有明显区别,顽葱很是得意:“知道吗,化肥弄的倒是没虫子,产量也高,但味道就差老鼻子喽,为什么咱们传统农业要用农家肥,听起来脏,实际上你洗干净了会有什么问题,都是心理作用在作怪,你想想......”,没等顽葱说完,青青瞪着眼睛问道:“咱们吃的是用农家肥浇的?”,“你放心,农家肥也是有讲究的,就像借腹怀胎或者输血,母体不好是不能用的,咱们这农家肥啊,全是自家的,一点外人的都不敢要......”。
    
    
     青青顿时脸色大变,“今天有点晕机,哇…….”青青捂着嘴往厨房跑,顽葱他媳妇赶紧招呼“卫生间在这边”,“诶,我说啊......”顽葱他媳妇神秘地悄声问道:“这姑娘,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来就来......别是怀孕了吧”,“什么?”,顽葱听后哈哈大笑“你拉倒吧,他儿子都上幼儿园啦,你这人啊,就会瞎捉摸,快洗碗去”,青青绿嘴绿脸地回来,皱了皱眉,“谢谢叔叔的招待啊”,“嗐,客气什么呀,便饭,便饭而已”,青青一听又想呕,“不早啦,我得走了”,“走什么呀”,顽葱手一挥,“招待所我都给你联系好了,咱们单位的,便宜还干净,最重要的是不收钱,我一哥儿们管着,来,我送你,就几步路”,“谢谢叔叔啊,打搅你们啦,我就不跟嫂子道别啦,明早去丽江,票都在家就订好啦,你跟葱哥说一声,我返回昆明万一有时间再来看他”。
    
    
     说话就到了招待所,顽葱语重心长地叮嘱青青:“你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旅游要紧,旅游要紧啊,顽葱他们单位的事,说不准,难说你都返昆了,他们还没完事呢,”,“是吗,他咋那么忙啊,我看他在网上成天待着,也不像有事的人啊”,青青很纳闷,也很不甘,“呵呵,我是说万一,今晚夜里就回来也没准,难说还赶上明早送你呐,”“是吗”,青青灰色的脸又绽放出光彩,那您一定转告他哦,就说我来看他啦”,“好的好的放心吧,大叔还会骗你不成”,“再见啊叔叔,嗯......晚安老梁”,青青调皮地伸了下舌头”“晚安”,顽葱扬了扬手。
    
    
     顽葱长长地舒了口气,抬头看了看灰沉的云,沉重地往家走去。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2-10-09 18:40:00
  哈哈,,,聪明反被聪明误吧...怎么说呢,说活该吧,好像又不太客气,可是说什么好呢?干脆说,自作自受吧...谁折腾别人那么这折腾迟早回折腾回自己身上的,哈哈,,,和个小朋友玩朦胧,你老人家玩得过人家小朋友?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