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茶色文字]秋夜蛩思

楼主:天际扁舟 时间:2011-09-03 11:01:02 点击:97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月光从窗外斜递过来,在床前慢慢舒展开来,夜开始安静下来了。
  告别一天的喧嚣,躺在床上,枕畔传来唧唧的虫鸣。那声音忽高忽低,似远似近,仿佛一两只,又像是千万只。它们好像在屋子里某个角落,却又似乎是在窗外,也许是在墙的旮旯一隅。总而言之,我无法确定它们的位置,只知道这神秘的小虫在表达着它们自己的悲伤或欢乐,只知道初秋的味道已经来了。
  不由想起《诗经》中“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的句子。周朝的历法比夏历(农历)提前了两个月,诗中的十月即相当于现在的农历八月。如此说来,这唧唧鸣叫的虫儿果然就是蟋蟀了。它们那抑扬顿挫的琴声彼此应和,在某些未知的墙角屋檐下彻夜地弹奏着。
  小时候听蟋蟀的叫声是分夏秋两季的。一般盛夏季节的夜晚,小孩子头顶一张凉席,跟在大人屁股后面到村外的河边空地上去睡觉。田野里的空气很清新,凉爽的风从南边吹过来,给躺在席子上的赤裸的身体以最惬意的抚摩。繁星密布的天上间或划过一颗流星,给我们这些年幼的孩童以无尽的遐思。河里传来响亮的蛙鼓声,庄稼地里是蟋蟀的歌唱。十几条席子一字排开,人们却集中在其中的几条席子上。大人们抽着从家里带出来的劣质卷烟,在忽明忽暗的淡红的烟头中,神侃胡吹着自己曾经的经历或对未来的憧憬,有时候是讲一段深受我们孩子欢迎的故事。慢慢地,大家的声音低了下去,不知道从哪里想起了轻微的鼾声,渐渐地鼾声此起彼伏,继而变得嘹亮悦耳,终于融入到周围的合唱音乐中去。
  秋季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睡觉自是在各自的家里。晚上躺在床上,已经感觉了被窝的温暖可爱。墙角某处的蟋蟀的叫声让我不能马上入睡,朦胧中看见油灯下母亲在娴熟地纺着棉花。那优雅的姿势,那被灯光投射到墙上的巨大的影子,还有母亲口里轻声哼着的小曲,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与幸福。我常常在这样的氛围中伴着蟋蟀的催眠曲不知不觉间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如今再听到这似曾相识的熟悉的虫鸣,袭上心头的是一种淡淡的惆怅。人世恍如一场梦,几十年弹指而过。前几年回到故乡去,很多老屋都已不见,连当年村中的路径也变得生疏了。那些曾经熟悉的身影,已于错愕的听闻中化为轻烟和尘土。就连头发斑白的母亲,也离开家乡到了异地的弟弟那里去相帮。而走在村路中的那些蓬勃的新生命,我已经成了他们眼中的陌生人。
  故乡已视我为过路的萧郎,诗一般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那回到墙角房檐下的小虫儿啊,可有谁再去倾听它的琴声吗?
  躺在床上,我竟久久不能入睡了。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03 15:55:00
  思秋得个愁.好文学习.问好扁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