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教育杂谈]李純恩:野獸育兒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54:38 点击:2244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李純恩:野獸育兒
  


在非洲原野上,經常看到孤獨的動物,這些動物都是雄性的。
或是土狗或是羚羊,還有獅子、大象、豹─本來都是群居的動物,但家中有兒初長成,就會被趕出去,逼着獨自在原野上單獨生活。然後由牠們獨力打拼,成家立業,兒女成群,自成一個家族。
這時候,就發現動物的教育方法其實跟人一樣,或者都是生物天性。就像上海人說的,女兒貴養,兒子賤養。女兒可以在家中倍受呵護,兒子就應該出外摔打鍛煉,為自己以後的人生道路作準備。
我們說,做男人要有個男人樣,原來獸界也一樣,雄性動物,天生就要有擔當,要自己去創一片天地。這時候,人跟動物的界限突然模糊起來,聽着非洲導遊說動物,就像說人一樣,恍惚間,不知是動物像人,還是人像動物。
這天在草原上看到一隻孤獨的土狗,土狗本來是原野上的無賴,群爭群搶,連獅子都拿牠們沒辦法。但這天看到那隻土狗,蝺蝺獨行的身影中,有一種不肯屈服的氣勢,天蒼地茫間,一個小黑點堅決地往前走去,這倒是人類男兒的榜樣,現代父母若得一個這麼有毅力志氣的兒子,真是天大的福氣了。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57:00
  一直是他的粉丝.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00:00
  李純恩:動物看人人很儍
  
  在非洲拍了許多照片,回到香港,一整天在電腦上整理相片,不知不覺天就黑了。吃了晚飯,繼續整理,一會就半夜了,這才想起一整天沒寫一篇稿。
  離開非洲的時候,先坐十三座的螺旋槳飛機,飛得不高,從窗口望下去,非洲大地鬱鬱葱葱,彎曲的大河在陽光照耀下如飛舞的金蛇。於是想,這地方,好玩是好玩,但畢竟是動物的天堂,一輩子是要來一次的,但一次也夠了。於是,更加覺得拍回來的相片珍貴了。
  頭尾六天,幾乎天天在幾個國家動物園裏轉,見了不少動物奇觀。回看拍到的一張獅子照片,一頭雄獅笑容可掬(圖),我便想,去看牠的人都坐在吉普車裏,欣喜若狂舉機狂拍,這般舉動,如果獅子會得思維,也會從心裏笑出來,笑人類都儍成這樣,千里迢迢,花了重金,把自己困在一輛吉普車裏,看我自由自在,何等逍遙—那頭雄獅對我們笑了一陣之後,就跟伴着牠的母獅揚長而去,走到三百米外一棵樹下,幕天席地,交配起來,交配之時,獅吼一聲,極是暢快。
  於是你就知道,來看個新鮮也夠了,這地方,本來就不是人住的,也不適合人常去的。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02:00
  李純恩:動物世界
  
  這天下午,陳百祥帶着攝製隊跟森林酒店的員工進行足球比賽,算是香港隊對非洲隊。我不踢球,便找了一輛吉普車,趁着黃昏動物出來覓食,到森林公園裏去看看會不會碰到甚麼稀罕動物。
  司機駕着車在荒原和樹林間慢慢轉,羚羊、斑馬、角馬到處都是,看多了也不稀奇了。突然碰到了一群大象,大大小小有三十多隻,很壯觀,小象如玩具一樣到處亂跑,巨大的母象跟在她屁股後面,甩着長鼻把牠趕回去。長頸鹿數量多得隨處出沒,有的乾脆在車路中間,車來了也不讓,自管自飄着逛馬路。
  司機突然把車停下來,指着遠處說獅子!順着他的手望過去,幾百米外有個小黃點,用長焦距鏡頭望過去,才看見一隻半卧着的母獅。然後又見到一邊有三隻長頸鹿慢慢往獅子走去。牠們見到獅子停下腳步,猶疑一會又繼續向前走去。
  我端着相機一直守候,看看有甚麼事情發生。獅子也發現了長頸鹿靠近,將鼻子又略略拎高了一點,長頸鹿停了一下又往前走,只是稍稍繞開了一點。獅子也不動了,由得長頸鹿越過身後。長頸鹿的前方有兩棵非洲特有的Acacia樹,一夜大雨後,平平的樹頂長滿嫩葉,冒着危險的長頸鹿就是為這些嫩葉而來的。牠們走到樹下,吃得很歡,獅子在邊上看着牠們,相安無事。我的司機說,獅子不餓。不餓不貪,這一幕,算是動物給人上課了。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03:00
  李純恩:動物回歸
  
  東非的動物大遷徙是在八月,十分壯觀。我們十一月再來坦桑尼亞,似乎遲了一點。
  每年八月,坦桑尼亞境內的動物,由超過一百萬隻角馬帶頭,從北部山區越過邊境,到肯亞去追逐水草,驚心動魄的場面就在那時發生,也成了一個旅遊的項目。
  我們十一月到坦桑尼亞,本來好像跟動物大遷徙搭不上邊,但是那天在北部山區的草原上,突然就遇到了上萬隻角馬,聲勢浩大,從肯亞那一邊排着隊,行軍一樣過來。牠們時走時停,奔跑起來,揚起漫天塵土,氣勢大得不得了。
  導遊說,這是大遷徙的角馬回家了。雨季快開始了,雨水一多,乾旱的土地得到了滋潤,草原的青草全長了出來,翠綠一片,草食動物糧食有了,便回來了。草食動物回來了,肉食動物的糧食也有了,於是坦桑尼亞的動物園又興旺了起來。
  看完一批角馬,繼續往前走,眼前出現了數量更龐大的角馬群,黑鴉鴉一片在草原上列開陣勢,其中還有許多斑馬,斑馬視覺好,角馬嗅覺靈,在大遷徙的時候,牠們是好拍檔,如今回家了,也搭着伴。於是一路上看完一群又一群(圖),不計其數,所以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十一月竟看到了一回動物回歸。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05:00
  李純恩:獅子
  
  到了非洲看動物,大多數人的心願,是看到豹和獅子。
  豹是獨居的,不容易碰到,去了幾天,只在黃昏見過一隻,背着太陽掛在樹上,黑乎乎一團,要不是旅遊吉普車的司機眼尖,根本見不到。結果因為太遠太模糊,見到了也似未見。
  獅子出外活動的數量則不固定,有時落單,有時成雙,有時成群。有一次見到一群二十多隻獅子,隱着深深的草叢裏行進,成年獅子聳着背脊,出沒在草尖上,非常威武莊嚴。那一次大家都顧着看草叢中的獅子,不料身邊的草堆後面還藏着一隻母獅,冷不防轉了出來,對周圍一群坐在吉普車上大呼小喊的不屑一顧,就在眼前轉個圈,揚長而去。
  還有幾次跟獅子相遇,都遠遠地如在天邊,不用望遠鏡一點都看不清楚。看了幾天,以為就是這樣子了,想不到,臨走那天去坐飛機,路邊草地上端端正正坐着一公一乸兩隻獅子。馬上停車拍照,拍得纖毫畢現。這獅子好像是為了來了我們心願的,在草地上慢慢轉換姿勢,幾十分鐘,讓圍觀的人拍夠了,懶洋洋起身,往裏移了五十米,找了棵樹,交配起來。
  野生動物園好玩之處,就是這些出其不意的驚喜,一直想看獅子看不到,到最後一刻,卻如願以償,為旅程畫下完美的記號。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06:00
  李純恩:熱氣球
  
  前一天晚上煞有介事地簽好了「生死狀」,第二天清晨四點多鐘出發,天濛光到集合點,大大的熱氣球已經軟軟攤在地上。
  到非洲旅行,坐熱氣球是個很好的節目,一大早趕到,然後比太陽晚一點點升空。操作熱氣球的駕駛員先煞有介事說了注意事項,早起的動物已出來覓食,大遷徙去肯亞的動物,又因雨季來臨而重返家鄉。好像很危險一樣,然後乘客打橫鑽進氣球下的籃子裏,充氣噴火,氣球慢慢鼓起升上天去,將吊籃的繩子一扯,打橫倒在地上的吊籃便扯直了往天上升去,打橫鑽進去的人也就安安穩穩站了起來,一切都輕輕巧巧,連何時到了半空都無感覺。
  非洲原野就在眼下,在朝陽的散光照射下明暗有致,翠綠得層次分明。成隊的角馬就在腳下排着隊奔跑,為大地勾出了有趣的綫條。熱氣球飛得四平八穩,四野寂靜,低聲細語已如雷貫耳。叢林和河流在腳下飄移,神俊的蒼鷹也都在底下飛過,看牠們張大了翅膀回巢。黑腿跳羚草地上歡快跳躍,斑馬成群嬉戲,長頸鹿優雅地踱步。如此在空中飄了個多鐘後,陽光已經晃眼於是降落,傳統的香檳已準備好,只等人齊才「砰」一聲打開,慶祝大家着陸。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08:00
  李純恩:早晨非洲
  
  長途飛行,轉機三程,終於到了坦桑尼亞的阿魯沙。躺上酒店大床,一夜死睡,第二天一睜眼,便看見了非洲的晨光。
  住在森林酒店,從房間看出去一片蒼翠,粗看都是綠色植物,走近細究,原來品種繁多,且是從未見過的。從前英國人遠渡蠻荒開拓殖民地,除了軍隊、傳教士外,總有一個植物學家隨行,到處採集標本,帶回國去,既豐富了植物知識,也為英國園藝增光添采。
  吃過早飯,便往森林公園趕去,我問司機,現在有動物可看嗎?他聳聳肩說,上個星期六去過,甚麼都沒看見,今天碰碰運氣吧。
  驅車往森林公園,一路所見,土地實在荒蕪,黃土一片,很是乾旱,沿途的居民點,人都生活在滾滾沙塵中,沒有地方是平整的,沒有地方是乾淨的。
  沙塵滾滾中進了森林公園,環境竟茂盛得很,古樹參天,草色宜人,猴子大象角馬斑馬等等都在身邊出現,有時斑馬在草地散步,有時一群大象過路,還要停車相讓。猴子最多,當路而坐,車來了才讓路。牠們在路上扒大象屎,挑裏面沒消化的果仁吃,同行的女孩子說太惡心了。我說,這是享受,你沒聽說過昂貴的貓屎咖啡嗎?富人吃的。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10:00
  李純恩:非洲聯想
  
  不知怎麼,一想起去非洲,感覺就很「LV」。
  這種「LV」的感覺當然不是如今香港廣東道的,而是很久以前,對了,就是那種用馬車或者挑夫運着幾隻四角包皮的硬箱子。
  那種箱子,是「LV」最經典的產品,至今還是他們用來做廣告的重要道具。
  雖然今天已經沒有人再用這種箱子去旅行了。
  但這種箱子,是很襯非洲原野的。
  特別是那種搭着帳篷,把桌子開在一片野花爛漫草地上的野餐,有雪白的桌布,閃亮的銀器,骨瓷杯碟……
  這時候,邊上就應該出現如此一隻旅行箱。
  這是一種格調,也是一種色彩。
  一種從土黃到咖啡色的色系,於是這時候卡其色的衣服也就特別合稱了,最好都是純棉或者亞麻的。
  這種格調的聯想,在別的地方旅行是很少會有的。
  但去非洲,便如此「LV」起來。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9:11:00
  李純恩:機上酒吧
  
  阿聯酋A380航機上有個小酒吧,酒類齊全,小食豐富。
  飛杜拜的航機在晚上十二點半起飛,有些乘客上了機睡不着,就去酒吧喝一杯(圖)。酒客來自世界各地,摸着杯底聊兩句,感覺不像在飛機上,像坐遊輪。
  一個意大利人問酒保:有意大利酒嗎?酒保說,對不起,我們有法國酒美國酒─但沒有意大利酒。意大利人佯怒說,我付了那麼多錢來坐你們的飛機,竟然沒有意大利酒!酒保一怔,意大利人自己先笑了。他問我去過意大利嗎?我說今年六月才去過。去哪裏?佛羅倫斯和威尼斯。太好了,我就是威尼斯人!
  旁邊一個德國人知道我是香港人,告訴我他女朋友在香港。我問是香港人嗎?他說不是,是德國人,德國人和德國人溝通好一點。我說你們德國人現在負擔重了,整個歐洲都盯着你們。他說是呀,還好有法國和英國,他們也不窮。他女朋友在香港,所以他也關心香港,問我香港形勢怎樣?我說你是西德人吧,他說是,我說當年柏林圍牆倒了之後,東德人都過來的情形你還記得嗎?他說,噢,明白了。
  喝完酒,大家都回座位上睡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