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载专区]靚女橫行:舌尖上的愛情(一)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4 08:49:50 点击:1233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靚女橫行:舌尖上的愛情(一)
  

   很奇怪現在越來越難認識真正的男人。他們絕大多數A字膊,喜歡卸責。心靈脆弱,容易受傷。缺乏責任感,無長遠規劃,無人生目標。甚至,他們連體格都越來越孱弱,中看不中用。
這天,跟舊同學介紹的男人相睇,來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哥仔。報稱年齡35歲,樣貌比實際年齡年輕,細皮嫩肉的,像28歲。這皮膚,滑膩得令我有些自卑。再細看,看出問題來了,他的皮膚不但質地細滑,而且膚色相當均勻,兩邊眼眶下的皮膚更充滿光澤,是燈光下輕微閃爍的光澤!
我忍不住問:「你化妝?」
「是啊!」他不避諱,微側身體,向我展示四十五度側面,「我們可以交換化妝心得。作為一個男人,我算是化妝經驗豐富,但在女人面前我絕對謙虛,因為每個女人在這件事上都是我的師傅。」
「作為女人,我對皮膚的處理沒你那麼純熟。」我甘拜下風。
「我最厲害的是化嘴!」
他不知道我在譏諷他,還以為我真心讚美他,興奮地從皮包中取出化妝袋,我暈了,那是一隻如假包換的化妝袋,真皮質地,深啡色,跟他的皮包同一色系。
「我用唇筆擴大嘴形,你看得出來嗎?」
我想像跟他接吻的話,可能令他的嘴形變小,忍不住笑了。
這間餐廳,食物上枱的速度奇慢,為了打發等餐時間,我只好也拿出我的化妝袋,跟他比較裏面的化妝品。
這是相睇以來,我覺得最滑稽的一次。如果他是女人的話,我猜,我可能會跟他行街逛化妝品店,或者相約去美容院。
但他是男人,我只好依依不捨把他的聯絡資料刪除。必須承認,我有一點點不捨得,像拋棄了一個女性密友。
相睇路上,我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我發誓我會找到一個男人,值得我付託身心的男人。
所以,三天後,我去見表姑媽的雀友的同事的外甥的堂哥。



高慧然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4 08:51:00
  靚女橫行:舌尖上的愛情(二)
  
  這次我變謹慎了,仔細研判「堂哥」的臉,確定他沒搽粉底,也沒用唇線筆描畫嘴形。
  「堂哥」也是35歲,看上去像40歲,模樣比實際年齡更老成持重,我們吃泰國菜,「堂哥」很自我,沒問我想吃甚麼,伸手叫來侍應便點了好幾個菜式,以煎炸類為主。
  我跟侍應說,「加一個生蝦刺身及芒果椰汁糯米飯。」
  「堂哥」說,「我不吃生蝦和芒果。」
  我不高興地說,「我也不吃香茅雞翼、豬頸肉、牛肉串燒。」
  「堂哥」說,「你反應很大呢。我沒別的意思,怕你一個人吃不下,才提醒你的。我很隨和的,沒關係,我不是阻止你。」
  我們各自進食,枱面擺滿他叫的食物。不知是誰發明了用吃飯的方式相睇?這真是史上最偉大的發明,吃飯看人品。基本上,跟一個人吃過一餐飯,就能夠決定應不應該再跟他交往。
  吃完飯我們AA制埋單,離開時他問我去哪兒。「有甚麼事嗎?」我問他。
  他說要過海去二手店找一個漫畫公仔,想坐順風車。
  我笑了。
  「我從不為男人做司機的。」我說着掉頭就走。
  我駕車經過海底隧道,來到一家婚紗舖前,停下。
  櫉窗內,又有新的設計掛出來了,象牙白,簡潔流暢的設計,突出的是新娘的鎖骨和脖頸,像是為我度身訂做的。我閉起雙眼,想像自己穿上婚紗的模樣。不知自己有沒有機會做一次新娘……
  透過落地玻璃外牆,隱約見到一個人影在走動,那個身影我如此熟悉!那是婚紗店的老闆兼首席設計師。
  我打開WhatsApp,寫下一條短訊,「我想你!真的好想你!相睇的次數越多,見的人越多,我就越想你!」我的手指在發送鍵上停留了許久,終於放棄,把短訊刪掉,然後駕車離去。我忘了這是第幾次刪掉想發送的短訊了。
  對方也是這樣嗎?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4 08:52:00
  靚女橫行:舌尖上的愛情(三)
  
  日子一天天過去,相睇繼續着。我奇怪坊間有這麼多待相睇的男女。
  這天遇到一個有趣的人。
  他說,「上星期我去相睇,坐下後彼此都覺面善,卻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我正在暗忖是不是命中注定的那一位終於出現了,那一刻我們卻同時想起來在哪兒見過……」
  我好奇地瞪大了眼,催他往下說。
  「原來這是我和她第二次相睇了,幾個月前我們已相睇過一次。」
  我忍不住失聲大笑。
  「結果呢?」我追問。
  「結果當然是大家分頭逃走。幾個月前看不上眼的人,現在如果彼此接受了,豈不是證明雙方的要求在幾個月內都降低了許多?」
  我笑得更大聲了。
  「為甚麼用相睇這古老方式尋找另一半?」我問他。
  「我比較相信門當戶對。」他說,「出身背景、教育背景、經濟能力接近的人比較容易相處。相睇這方法,由介紹者把雙方放在天秤上磅了重量,做了前期篩檢工作,我覺得很科學。」
  醫生,果然相信科學。
  第一次約會很愉快。我們約了第二次見面。第二次,由他駕車帶我去紅樹林睇濕地生物。從未有人安排過這樣的約會,我對他刮目相看。
  回程時,醫生的車輪爆胎了。他掏出手機,在通訊簿上找找找,天色暗下來,他的神情變得焦慮。
  「你想找拖車公司的電話?」我問他。
  「我有相熟的拖車公司。」
  「我找我診所雜工的電話,叫他過來幫我換車胎,可以分文不付。」
  「雜工負責幫你修車嗎?」
  他指指他的座駕,「這車屬於我註冊的診所,既然是公司車,公司雜工就要負責換車胎。」
  我的肚子「咕咕」叫起來,我這才想起來,這半天約會,我們遊車河睇水鳥,沒吃過一點東西。本來我以為是行程安排的疏漏,現在聽他這麼說,不得不懷疑他根本是為了省錢才帶我去看鳥。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4 08:53:00
  哈哈,都是征对及时时事写的,所以看着很有点意味深长的味道了,加油啊..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4 08:56:00
  靚女橫行:舌尖上的愛情(四)
  
  夜風吹來,我又冷又餓。
  他終於找到雜工的電話,然後他對着電話大聲嚷,「快過來!天開始黑了,別讓我們等太久,你最好用跑的,跑去巴士站!」
  我忍不住了,「別叫他過來了。」我說着打開他的車尾箱,找到工具和備胎,三兩下手勢就換好了車胎。他驚詫莫名地望着我,問我怎麼會換車胎。
  「在美國讀了幾年書,甚麼事都要自己做,不但學會了換車胎,也學會補屋頂、油牆、通渠及電腦殺毒。對了,我還會砌簡單的傢俬。」他驚呼起來,「你大概就是我要找的女人了!你會做的事情我一件也不會做!」他像服侍女皇般服侍我坐回車廂。但是,我對他的感覺已緊隨帶着凉意的夜風飄散了。
  到了巿區,我要求在地鐵站附近下車。他熱情地說,「我很樂意請你吃晚飯。」
  「我另有約會。」我說。他困惑地望着我,「你同時跟幾個人來往?」
  「我們不算來往,我們尚在相睇。我仍需見更多的人,確定自己要不要跟其中一個來往。」
  他居然急起來,「我們可以確定下周的見面時間嗎?」
  「恐怕不行。」我直接拒絕了。
  我下車,把他的聯絡方式從手機中刪除。然後上了一輛的士。
  的士載着我來到婚紗店門外。我敲門進去,對婚紗店老闆兼設計師說,「我餓了!你要負責餵飽我!」
  對方望着我,張了張嘴,終於甚麼也沒有說。我們熱烈地擁抱,抱得那麼緊,那麼久,讓我相信我們就快在擁抱中窒息身亡。
  「想吃甚麼?」
  「你知道我想吃甚麼!」我刁蠻地說。老闆輕撫我的臉,兩隻眼睛盛滿了縱容之情。
  我們來到隔鄰街一間小小的法國餐廳,這兒的鵝肝及油鴨是我的至愛。飲紅酒、啖鴨腿,甜品是香檳梳乎厘……過去的好時光彷彿又回來了。
  我怪責道,「你不該推我出去相睇!」
  「你不是又回來了嗎?」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4 08:57:00
  靚女橫行:舌尖上的愛情(五)
  
  我猛然醒悟,「原來你是兵行險着!」
  老闆但笑不語。
  「你把我推出去相睇,知道我一定失望而回,然後,我就會一心一意留在你身邊了,可是這樣?」我問道,「可萬一我真的看中了哪個人,再也不回來了怎麼辦?」
  「若你真的看中了誰,那個人一定不錯,我為你高興。」
  吃完飯,我們一起回我的家。我們迫不及待在客廳擁吻。然後,倒在沙發上彼此需索,用舌尖做愛。
  我很快有了感覺。
  科學家說,女人是用大腦做愛的,上半身愉悅,下半身就會有生理反應。信焉。
  在此之前,這舌尖上的愛情讓我誠惶誠恐。她能輕易讓我身體燃燒,我又快樂又不安。我惆悵地想,不是她比男人好,而是適合我的那個男人,我還沒有找到。
  有一次我問她,「你是從甚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同性的?」
  她說,「從我懂性以來。我知道我天生是這種人。」
  我卻不能肯定自己的性取向。我不抗拒男人,也不抗拒女人。兩年多前,當時的男友用分手逼我結婚,我們一起去婚紗舖挑選婚紗,第一眼見到她,我的心跳就加快了,我幾乎不能呼吸,那感覺恍如高原反應。這種感覺,我從未對男人產生過。
  結果,婚紗沒做成,我和她,卻走在一起了。我們第一次上床的時候,我興奮得大腦斷片。
  我相信我是快樂的,也知道自己喜歡跟她在一起。只是,心中有個疑團未釋。我不確定我是對男人絕望了,才喜歡女人?抑或我本來就喜歡女人,但這種「喜歡」,在主流價值觀引導下,被強行壓抑了,直至我發現她,心底潛藏的意識被喚醒?
  我陷入一片茫然,發現自己從未真正認識自己。
  終於,她把我推出去,讓我去相睇。
  「我其實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先天的還是後天的,但有一件事我弄清楚了,我再也不想跟你分開。」我緊緊抱着她說。(完)
  
  
作者 :luowc 时间:2012-11-14 09:14:00
  哈哈!还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