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墙外拾花]山水养生之旅——罗浮山行

楼主:伸乐明 时间:2012-10-09 14:37:08 点击:207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山水养生之旅——罗浮山行
  
  2012年国庆期间,禅道养生组织了一次罗浮山山水养生之旅。一行八人前后五天都在青山绿水间穿行,身与心经历了一次不一样的交流与体验,其行程简略如下:
  10月2日:13:00到酥醪村,午饭后走酥醪观至七仙女潭一线,晚22:00东林寺旁训练
  10月3日:溯溪然后爬山至海拔1003米的白水门瀑布
  10月4日:茶山观瀑布群的一、二级瀑布,晚22:00至东林寺旁训练
  10月5日:茶山观瀑布群的第三级瀑布,晚21:00训练黑暗中独自行走、练功
  10月6日:四方山脚下太阳底下训练,13:00乘车返回深圳
  训练内容及效果小结:
  1、 体证罗浮山的气场结构及与人体生物场的相互交融
  2、 身内身外内劲生发
  3、 形与式的关联,式即能量信息运化流,体证身形动作被能量信息运化流定止
  4、 体证人体的暗通之通,如两手腕间的暗通
  5、 黑暗中独自行走与训练,感知恐惧,反证《心经》中“无有恐怖,远离颠倒妄想”,寻找自身差距
  途中交流与问题小结,其实很多都是老生常谈:
  一、 面对自我——把心收回来,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爬山、训练之余大家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聊天,彼此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我们常说修真者应向内求,但现实生活中大家常常喜欢把注意力放在对社会上各种现象的认知与评判上。在这里并不是说这样做不对,只是在我看来,当你把注意力更多的关注在对社会各种现象与问题的思索时,必然也同时忽略了对自我的反省与改进。我们曾经说过修真者应具有一双慧眼,一种智慧,能对社会上发生的各种事情有一个较全面的认知,即任何事情一经你眼就能明了其中的关窍与症结所在,但同时你切莫被这些东西所羁绊而执迷其中。一个人的时间与精力有限,如过分关注于外界的这些东西,也就必然缺少了对自心的审视。或者说当你面对社会上的各种现象时,应更多的从中照见自身的问题与不足,而不是苛求他人。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真正把时间与精力用在自身的正形上来,用在认知与开发自心这个如来宝藏上来。
  二、 放下自我——形正心正是一切效果的基础
  部分禅道养生修习者总习惯纠结于自身问题为什么不见改善、身上难受之类的感触。每当这个时候我往往是无言以对。我们常说形正心正是一切效果的基础,但往往这部分学员一眼看过去基本的身形都不是很到位,更别说活力洋溢。这其中固然有教者的原因,但同时学者自心不够坚定、对自我要求不严、不能严格按身形要求去做也是造成这种结果的重要一面。很多人都知道以戒为师的说法,即严格按要求去照做,但现实中真要做到这点也不易。因此对于正形来说,它的关键点不在于你和老师见过多少次面,走得有多近,不在于你看过多少的书,拥有多少的知识,唯一取决于你是否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这次参加培训的学员有些之前并没见过面,但一眼看过去身上那种洋溢的活力与端正让人舒畅。有些人就做得要差一些,虽然同样是端正,但缺少那种内在的力量。这次我爱人和几个社会上的朋友也一起到山里玩,到山里后两组人分开各玩各的,晚上一起吃饭。吃饭时我对有些学员说你看我爱人也习惯弯着腰坐,即便每天在一起我也是无以改变,毫无办法。因此对任何一个人来说,自我的改变只能是内心真正有改变的动力,并持之以恒有意识的去改正,否则任何外因都是徒劳。
  我们常说放下自我,即是要让你突破内外的概念,让身内身外元气一起理运起来,并不断做大做强这种运动,即自强不息。这样身上原来不通的那些地方也就可以一下子通透,原来的那些问题也就自然不在了。但如果你形不正,或放不开,则这种运动处于比较弱的状态,通透的力量有限,也就会出现气冲病灶的反复现象。
  同理,在爬山的过程中,如果你能做到忘却自我,做到身内身外太极与山水的太极共振,则怎么爬也就不会感到累。反之,如果总是放不开自我,有体虚之类的概念,则爬着爬着也就真的累了。
  我们常说修习的目的之一是忘却自我,达到无我的状态。如果一个人整天纠缠于长生、修习是为了寻求来世有个更好的命运、灵魂常存之类的话题,连一个我都放不下,则真的解脱也只能是一种妄念。而如果真的做到了无我,则你对很多概念的认知也就从此与众不同,也就可能真的明了其中之真义。
  三、 我即自然——佛者弗人,即了知社会人之外的存在
  按现代人的理解,人分为社会人与自然人两种存在状态。社会人包括社会中的一切道德规范、礼仪、法律法规、交往技巧、工作配合等,总之是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及由此产生的一切社会现象。自然人即人作为自然界的一分子,与大自然本身的一种交流与感应。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人的社会属性越来越明显,而自然属性越来越弱化。如很多动物在地震前能感知到其中的变化,但人却不能,即是人的自然属性弱化的体现。而所谓的修真,某种程度上即是要重新开发与认知人的这些自然能力,天人感应能力。则最后合社会性与自然性,才是一个完整的人,为本真的一种存在状态。因此从造字来说,“佛”即“弗人”,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社会人, “佛”是认知到了人的自然性存在的一种人,我即自然。而要认知到我即自然,首先是把人与自然作为两个客体存在,然后人通过各种训练、亲近自然等方法,能感知到自己与自然之间的某种交流,并最后认知到你和自然其实是一个,也即人们常说的从“天人合一”达“天人同一”的状态。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你不去亲近自然,认知自然,则在人群中无论你怎样训练、认知,都很难真切了知天人同一的含义,最多也就是通透身上的经络,达到无病的效果。或练成如小说中所言张翼德“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盖世武功,也终究还是在人堆里打转,最终自身也难逃身首异处的结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人要真正的入道、证道、合道,除了平时持之以恒的训练,如拳师几十年如一日的训练,同时还要到大自然中去经历风霜雨雪,风吹日晒雨淋,去认知人与自然的勾连与感应,才有可能对道有一个更全面的认知。即“道可道,非常道”。而这一点往往是现代修真者所忽略的。这也是禅道养生组织山水养生之旅的初衷所在。即我们所组织的这种活动,并不是简单的放松与旅游,而是希望通过一系的训练与活动,让你能够从一个新的视角来重新认知自我,认知自然,并找到一条训练天人感应的方法,最后达到合于道法之运的目的。因此我常常说,经典中的很多文字其实只是写给人看的,而真东西往往藏在文字的背后,世人很难发觉。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世人看经典常常只从社会人的角度来考量,如何行善,人与人之间如何交往,行事如何做到圆融,如何让家庭平安和睦等,而看不到经典中关于自然人的认知与描述。如《坛经》,人们往往只从中看到六祖的求道经过与弘法历程,看到了六祖与其他人之间的交往与交流,而对六祖如何“入道、证道、合道”的修习历程其实不甚了了。就是作为六祖来说,当他悟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然后听五祖讲《金刚经》时,也只是完成了“入道”这样一件事情,开始进入修道的大门。其实在“入道”后,要真正认知到“道”为何物,之后的路还很长。因此在其后的十多年中,他与猎人为伍,在风餐露宿中去认知自然,认知人与宇宙间的勾连,而完成了“入道”之后的后面两步“证道、合道”。因此虽然六祖不识字,也仅听过一遍《金刚经》,但他所讲出的东西自具圆融、佛性,其本根处还是在于他对“道”这个东西有了深刻的体证,他的根基扎在这里。所以对于六祖本人来说,重要的是“入道、证道、合道”的过程历练,其它的东西只是这个的表象与结果。而世人从《坛经》中往往只看到了表象与结果,而忽略了六祖在过程历练中到底做了些什么,明白了些什么,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本末倒置。因此对于禅道养生的每一位学员来说,我们一再强调“法门无解,照做立得”,也是希望每一位禅道养生的修习者要在历练中明白,生而知之,而不要仅仅着眼于文字。如什么叫恐惧,当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暗夜山路中行走时,心底里自然会生出一种感触。否则即便你看再多关于恐惧的描述与解释,也无从体验恐惧为何物。
  四、 感悟点滴
  在上白水门瀑布的途中遇到几个下山的驴友,他们之间有几分钟的距离间隔。他们的每一个人在遇到我们,看到我们手中的塑料瓶与塑料袋时,都一再主动的叮嘱我们要把垃圾带下山。他们背着近五十斤重的行囊装备,有的手中还拿着一大袋沿途捡到的垃圾。看到他们的朝气蓬勃,看到这种责任感与担当精神,我们心中涌起的是惭愧与感动。在白水门瀑布休息时我们又遇到了几个从山下走上来的年过花甲的居士,她们拿着青菜准备到上面的拨云寺去住宿。还有年轻的法师挑着米面去拨云寺。因为一种信念,在崎曲的山路上,他们比很多年青人的脚步都要迈得轻捷与坚定。罗浮山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在前山的景区门口坐着缆车上去逛上一圈,然后缆车下来的到此一游;抑或开着车到后山的深山里住上一宿旅馆,吃上几顿农家菜,早上起来在公路或附近的山谷中遛达一圈的放松。但同时也有许许多多的驴友、居士,或其他亲近她的人们,罗浮山之于他们,更代表着一种信念,一种寄托,一种自然的天性,一种力量,体现着这个时代的担当与觉悟。行走在这座山的沟沟壑壑中,掬一捧甘洌的清泉,我也分明感受到了这股四处洋溢着的青春力量,如洪流一样裹挟着越来越多的人汇入其中,又如细雨一样无声地滋润着这片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让这片国度的天更蓝,山更绿,水更甜,让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身更轻,体更健,心更净。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2-10-09 14:58:00
  劲佩服LZ,玩什么都能想到养生,好文,如果有PP就更好了,,哈哈,辛苦了,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