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实话实说]如草爱情(来吧敏你娘的二爷,敏感)...

楼主:无曰 时间:2011-09-20 11:51:59 点击:2643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如草的爱情
【用此文来想念两个朋友】

  每次路过国防大厦,总被那群头戴青盔身着绿甲的兵仔击倒。没有他们高大,没有他们苗条,没有他们英俊神武,没有他们庄重威严,这就是我现任的男友的缺陷。我试着去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可是他们像古希腊的大理石石像,目不转睛,对我不理不睬,甚至看也不看我。我受到了侮辱,难道我真的韶华不在,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我的第一任男友是和我自小到大一起玩的邻家男孩,可谓青梅竹马。他人高大英俊,文质彬彬中有些秀气。我的父母是极挑剔的人,但对他也颇为喜欢。他颇有文学气质,喜欢安静,沉醉在书中,做浪漫的梦。有一天他对我说,他要到西部荒漠中去,要在无人的境地中寻找灵感,写一本惊天动地的书。仅仅是说笑,他这个人实际很务实,也不想做什么作家,每天都努力学习奋斗。而我是那种没什么个性的人,爱他就爱他的全部。随他快乐,随他忧伤,随他东游西逛,随他看书学习,随他的喜好和脾气,随他安静和文气。有时我就这样想,过一辈子也不会烦闷苦恼。但是我看过许多关于青梅竹马的爱情,结局都不好。波波折折经受爱的撕裂,情感的懈怠,最后生死相隔。有一个好的开始未必有一个好的结局,我那时也有点为此忧伤。我们从小学到大学,都在进行美好的开始。可是在他毕业时他去了新疆,没有什么理由。人在无意识中说的话无意间成为现实,也许有一天,他将写出惊天动地的书来。
  我知他离开的缘由。他在别处找不到什么工作,人一气之下就到了边疆。他这个人有点文人气质,特爱面子,尤其在他所爱的人面前。后来他就杳无音信,也许那荒芜的沙漠葬送了他的所有梦想,顺便把他埋了吧!
  我的第二任男友就是我的大学同学,人个头和我一般高,都一米七二,长得文弱俊秀,乐观向上,脾气也好。他的朋友和我的朋友都希望我俩能够发展下去。可是我是那种喜欢一个人坐在图书馆前面那漫长梯级上看天空飘过几片云彩,飞过几只小鸟的人,总感觉无法依赖他。他也不能让我的幻想长上翅膀,飞向幸福的未来。
  有一天下午,是深秋,空气干燥,刮着大北风,空中飘着如许多的枯叶,还有漫天的黄沙,世界末日样的金黄色,让人感到窒息。鬼知道他叫我出来干什么。我们就在无人的大街上溜达,至到腿脚酸软也不知是什么目的。我那天穿着一件深蓝的风衣,蓝得像我忧郁的脸。他也面无表情,像此时的天空一样迷茫。我不知怎地,想挽住他的胳膊。然而就在我靠近他时,只听“啪啪”直响,我的胳膊酸麻。我们竟在这窒息污浊的空气中带了静电,而今释放了。两个人哈哈大笑,爱情如放电,我们有些兴奋。我不再忧郁,他不再沉默。他说我们出来溜达,就是要感受一下生活的窒息。窒息?我盯着他看。你是说和我在一起有些窒息?
  他没有否定,人抬头看天空。天黄得有些沧桑,像一张张旧照片。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后扭头深情地对我说,就今天最舒畅。连日来,我因男友的走失,人特消极,特寂寞,有些固执和粗野,没有顾忌他的感情,也许深深伤害了他吧。
  后来我们有过一段快乐的日子,但是最终我们仍然分开了。我像一个疯女人一样,去酗酒,他也跟着我烂醉如泥;我开始抽烟,他也跟着我抽,看着烟圈升腾,找一种如醉如痴的迷茫;我要跳楼,他也要跟着跳楼,结果一起扭伤脚。我们哈哈大笑,在夜半燃烧篝火,在黎明学鸡叫,在上课时鼾然大睡。这就是我和他的堕落。实际我仅想他在一边待着,看我演绎什么是真爱。真爱就是杀戮,杀戮一个人的理智,杀戮一个人的生活情趣,最后杀戮掉一个人。


楼主无曰 时间:2011-09-20 11:56:00
   一天,我在水房冲了凉,回来梳妆打扮,让自己微笑,然后在明月当照的夜晚我对他说,忘了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走了,我不忍心看他和我一起堕落。可是我的心却希望他跑上来拉住我,一起彻底的堕落。然而他出奇的没有什么举动,我幽灵一样走进夜幕。就这样,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候,与我已经喜欢的人分手。我这个最神经质最多愁善感的女人竟也能坦然面对离别,坦然的只剩下一句话:我一直把你当成小弟弟,真的,你就是我的亲弟弟!我是如此地坦然,坦然得有些绝情。也许我的心中已经没有忧伤,我再也不会为某个人堕落了。
    可是当我隐在无人的花园中时,我抱着一棵树哭了。我对小树说话,仅仅想倾诉一下。是的,我就要独行了,离开这个城市,从这个城市穿梭到另一个城市中去,一切熟悉的将变成陌生。这个伤心的城市将被遗忘,我为什么会流眼泪?
    就这样,我来到江南一个临海的小城,过去的一切都被抛下。这个小城离故乡有千多里路,离上学的城市有万儿八千,总之陌生得不得了。原始的民风,人人都带着可亲的笑容;城市也很漂亮,典型的江南水乡。每天海风吹来,夹杂着海的咸味,让人沉醉。我渐渐适应了这里,也喜欢了这里,梦想有一天,我将沉入这个小城,化成一滩水。
    随单位去帮教FLG分子时,一个部队的营长爱上我了。他人大方,也不顾比我大许多岁的年龄界限,人厚颜无耻地装成小青年向我送花。一束野草中夹着一朵红艳艳的玫瑰,俗却不让人厌。我记起大学时的那个小弟弟来,他也曾送过我一束野草。那是他爬华山在南天门的石缝中采撷的。他说我不去爬山,那就让我从小草中看到坚强。我特感动,与他牵手,与他拥抱,可人想拥在他胸脯哭泣时,却脸碰了脸,我忘了他跟我一般高。该死的身高!他如果有一米八五,我一定不会把他当成弟弟的,会一无返顾地跟他走。据说就在我与他分手的那晚,他去酗酒,第二天他起晚了,我站在渐行的火车上,看见他拼命地追赶,人在喊着什么。我什么也听不到,我流了眼泪。他为什么不早来。站台上那么多人,可我只想和他拥抱啊!为什么在车已经离开时,人才想留下来?为什么在爱的人永不会回来时,才希望把握住爱?我看着那个大城市一点点缩小,而我的心一点点绝望?这就是永别!
    我从营长手中接过花束,把那只玫瑰还给了他,但留了青草。草绿的可爱,人忍不住低头嗅了嗅草的芳香。我也曾回赠我那亲弟弟一束青草。我是在路边随便拽了一把,告诉他是从珠穆朗玛峰上采来的,要好好珍惜。他也真的相信,回去找水瓶养着。据说毕业时他什么也不带,除了那束养在瓶子里的青草。
    营长人极为乖巧,也嗅了嗅那支玫瑰的俗香。好像他是草,我是花一样,故而我吻了他,他吻了我。这真的好有情致。可是我不喜欢,我喜欢的仅仅是一束草而已。况且我也不是花,我看上去应该是束草,而且是杂草。想一想,我那个亲弟弟却是极爱草的。
    后来,营长还是打听到我单位的电话。再后来,知了我的电话。他总在我偷懒时打来电话,仿佛我的身边被装了针孔摄像机一样,什么都被他瞧见了。好恐怖啊!我看他故装年轻(实际他不过三十多点),说一些愣头青的卤莽话,我也便故装幼稚,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娇滴滴的。后来,我忍不住喊他叔叔。那边沉默了好久,电话挂了。我拿着话筒也沉默良久,人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就像游戏结束了,别人都散去,而我却希望再来一次。
    随后,我又认识了欣。人是当兵的,长得英俊壮实,个头有一米八五,是人见人爱的傻小子。他那天是冲进我的办公室,我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杯也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我当时只想哭,那可是我那青梅竹马的男友送给我的。我狠狠地瞪着他,那目光一定像箭一样让他惶惶。他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不知所谓。
    “你干啥?”我声嘶力竭。我希望有人来把他赶走,但那天我一人留守单位,喊叫是没用的。我的心砰砰跳,粗心的男孩可是没有绅士风度的!
    “你说……你说你为什么不爱我们营长,他可是……可是一个大……大好人啊!”他也狠狠地盯着我看,话说得结结巴巴。我的心就发毛了,我真担心他会冲上来。
    我知了他的来意,故装平静,人扑哧笑了:“你这毛小孩,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据说粗心的男孩都容易害羞。
    “爱情?”他小声嘀咕一句,竟红了脸。“反正我们营长是真爱你的!他不会骗人的,你跟了他会幸福的!”他的声音柔和下来,人的脸有些涨红。
    “幸福?你知道什么是幸福吗?”我故意逗他。
    “幸福就是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他理直气壮。
    好家伙,竟然知道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也真土啊,我笑了。“我告诉你吧,爱情就是掏了你的心来换我的心。幸福就是换了心后大家都活着!看你,毛手毛脚,肯定还没有谈恋爱吧!”我并不明白我说了什么,只不过想羞羞他。
    “换心?”他不语了,人红着脸看着我。
    “是啊,换心!”我说着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在他面前晃了晃。他顿时目瞪口呆,人也紧张起来:“你别拿刀开玩笑,刀是不长眼睛的!”
    我大笑,感到这实在好笑。
    “你再不走,我可要掏出心,让你带给你们营长。”
    他自然落荒而逃。那把刀果真没长眼睛,割伤了我的手。
    几天后,他又来了,给我带了个精致的茶杯。“我们营长批评了我,让我来陪不是。”
    那时办公室里有好几个人,我虽不是要面子的人,但也感到羞愧难当,这样英俊的小伙子当众给一个漂亮的女孩送茶杯,实在有情致,可也实在难为情,因为单位的几个姐妹花现在还是孤家寡人。
    我红了脸,“这茶杯真漂亮,你买的?”我要让别人知道,他不仅长得英俊,而且很有眼光。
    “不,我们营长买的,着我送来。”他生怕别人听不到,故意大声说,还扭头向四周看。那时其他人正盯着我俩看那。我连忙打发他走了。
    他一走,单位的几个姐妹花迎上来了,急不可耐地问:“呀,蛮英俊的,何时认识的!”
    “得了,只不过在大街上他打碎了我的茶杯,两人骂了架而已。”我说谎是不眨眼睛的,但她们也不信,都嘘起来。
  
楼主无曰 时间:2011-09-20 11:57:00
  敏你娘的蛋,这个也敏感?是不是嫉妒人家社团好文多?妈的.
  
  后来,他又到我住处找我几次,讲他营长的先进事迹。大多是怎样在生活上关心战士,事业上顾大家不顾小家,以至立了几等功。如此这般,乏味如嚼木。但我面带笑容,只当是部先进事迹宣传片,人麻木不仁的听着,眼中一片茫然。
    “你到底在不在听?”他跟我急了。
    “你知吗,你像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他和你一般高,长得也很帅。”我一本正经地说,说着拿含情脉脉的眼睛盯着他看。
    他一下子脸红了,人坐不下来了,张了张嘴,便匆匆地告辞。
    我心情失落到极点,我说的是真话。就在我看他眉飞色舞地讲述他们营长的事迹时,我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看。他真的好像我那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他吹起牛来的样子也是眉飞色舞,一脸的兴高采烈。
    几个星期后,他又来找我。
    “我们营长瘦了,茶饭不香。”他没有看我,盯着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瓶,那里面放着一束草。实际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致,当时只觉有意思,就放在水中养了,而今许多叶片发黄霉变了。想不到,草也这么难养!
    “那草是我们营长房里长出来的,当时他不好意思向你送花,就用草包了花送给你,他是鼓足了勇气才追求你的!”他低着头。
    我听了一愣一愣地,那个厚脸皮的人也会有这样的所为。原本有情致的事情一下子索然无味,但不知怎地,我有些感动,感觉眼泪要淌下。我说过我再也不要脆弱的,可现在?
    我撇开了话题:“你好像也瘦了,这几个星期你是不是夜夜失眠?”我实际也不是什么清纯的女孩,只不过是故装清纯而矣。可我不知,我为什么在这个年龄比我小的兵仔面前展露真实。
    那个兵仔不说话了,人红了脸低头坐在那里。我起身给他倒茶时,我听到他稍微急促的呼吸。后来,我拿了跳棋下,两人就那么近地坐了,让花花绿绿的玻璃球跳来跳去。后来我故意摸了摸他那白嫩的手,细嫩如我的纤手。他一惊,手像触了火一样缩了回去。他紧张地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喝水,后来人匆匆地告辞。自此,再也没见到他了。他走那天,外面下着大雨,我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大雨的飘落。风吹着风铃发出脆响。就那样,人发了一下午呆。晚上,我冲凉后,对着镜子擦我湿的秀发时,我对着镜中的我凄惨的笑了笑。
    第二天,我仍然健康快乐的去上班,和其他的姐妹发疯。工作再简单不过,我们上班时找别扭,下班后好疯狂地转悠,唯恐这个城市的男人没见过我们漂亮的脸蛋。有个姐妹与我特合得来,非要把他弟弟介绍给我。我没办法推辞,只好去见了。
    一看见她弟弟就来了好感。他使我想起我那个亲弟弟来,一样的文弱清秀,一样的个头,一样的恬淡笑容。只不过他幽默风趣,一看就是过来人,有过潇洒的过去。他是清华的高材生,话说得很甜,也很贴切。我有些心花怒放了,在这么小的城市里能过碰到这样的人物实在是三生有幸了。
    我们开始约会了,和他在一起感到很快乐,他总有办法在平淡的事情中找到开心,即便一张白纸他也能叠出许多花样。我想这次我要陷进爱情的漩涡中,不能自拔了!我说过我不再会轻易爱上某个人了,而今我一下子掉了进去,注定要被掩埋。
    可是每次他送我回到住处后,我倚着窗口看他渐已远去的背影,人心中就有些哀伤。我开始翻箱倒柜,要找回我那个亲弟弟的电话号码,我要向他简单问个好。实际,我的亲弟弟也幽默风趣,可为什么我们在一起时我没感觉到那?而今都杳无音信了,我忽地感觉到他的可爱来。
    结果我什么也没找到,除了那束被做成标本发了枯的草外。我当时把那把草做成标本就是为了留作爱的印痕。而今我又看到了它,人感觉心中酸溜溜的。我试图在0、1、2、3、4、5……十个数字中拼出那个被遗忘的电话号码,并说道如果上天保佑我拼了出来,那我就义无返顾的去找他。但是经过几个昼夜的寂寞,做了上千个无聊的拼图游戏,骚扰上千家的电话后,我死了心。
    我和清华的高材生开始敞开心扉,谈现在,谈将来,后来也谈了过去。我们都很随意,没留什么心眼,谈话间,有时我们相视而笑,寻找众多的默契。一天,我们又聊到过去,他冷不丁的说了一句:“你知不,你很像我以前那个女友,特别那笑容。”我那时正在吞食一块零下一度的雪糕,我在不经意间一下子让一块雪糕滚入肚子,我冷得牙齿打颤。
    “你呀真没样子,谁像你,吃雪糕也狼吞虎咽!”他开玩笑的说。
    “这才叫个性,我才不喜欢有人像我哩!”我也笑着说。
    后来我们一起到海滨游泳,看着他那三角裤衬托下的男子气,我有些兴奋;他也同样欣赏藏在比基尼下的我,从他明澈的眼睛就能看出他心中的喜悦和自豪。我仰在温热的水面上,看蓝天白云,看海鸟飞过,我幸福得险些睡着。他轻推水面,让浪花轻搔我的肌肤,惬意极了。
    回来,他送我回家,那时夕阳西下,一切都融入暖洋洋的红艳中。我站在窗前看他离去,一只手轻打挂在窗前的风铃。他渐行渐远,在我默数到十时,他没有回头。他是否能听到那风铃发出的脆音?
    第二天,我收拾了行礼,向单位交了辞呈,我便离开了这个美丽的海边城市,离开了充满海的咸味的居室。我要回到故乡,那里父亲为我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这里的一切都将是一个美丽的回忆,时常浮现在梦中。
    我坐在火车上,一直注视着窗外,站台上有许多人在招手,而我将没有离别的离去。没有人会向我招手,也没有人会挽留我。我就是一个过客,如天空流过的云,没有人在意。我隔窗把那串风铃给了一个在站台徘徊的小孩,他兴奋地接了过去。车启动了,渐行渐远。那个小孩仍在兴奋中摇着风铃,我听到那脆音,人感动得淌了眼泪。
    西安城依旧,方正的城市,笔直的街道,看上去都很亲切。只不过,在一切平静下来,我却无缘由的厌烦这种亲切。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待久了,已习惯了陌生,亲切倒成了意外。
    日子开始平平淡淡的流逝,我也开始习惯这种平淡。我的独来独往让我的家人和亲朋担心,他们开始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了。日子好无味啊,就在这无味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我现任的男友。听爸爸的朋友说他是一个著名的企业家,开了一家服装厂。一听到是一个服装厂的老板,我的眼睛就亮了,我想到花花绿绿的衣服来。女孩有一个永远装不满的衣箱,也有一个永远不会停止的幻想。所以我兴奋了,我要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小时换一件衣裳。就这样,我去相亲了。请原谅,原谅一个女人的虚荣吧!
    前面说了,他有如许多的缺陷,个子不高,人有些胖,脸也不太光堂。我被泼了凉水,有些心灰意冷。但是他却对我有了好感。我这边沉默不语,而他话语很多。有些人,遇到自己所爱的人,紧张得一句话也不会说,而有些人相反,巴不得把整个心掏给心爱的人。我现任男友就是后者,他谈他的一切,谈他的少年有为,谈他的家底,谈他的个性。他的朴实让人显得可爱,我便笑眯眯地听他说。一个经过几次心灰意冷的爱情后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对几千万家底动容的。
  
楼主无曰 时间:2011-09-20 11:58:00
  蛋它娘的,不骂还不行,弄脏老子的嘴了.
  
  
  后来我们开始习以为常的约会,吃饭,喝咖啡,上吧间,总之无事找事也为了能在一起开心。他性格也好,很健谈,会哄女人开心。我说你一定有过一堆的女人,他说天打雷轰,我是他第一个。为什么爱我?他说因为我在一瞬间让他心发慌。我笑了,我被他感动。有些人使我感动得流泪,而有些使我感动得发笑,这是为什么?
    一天他带我去吃西餐,面对那冷的刀和叉,我犯难了,人便赌气的发难,用刀叉向一盘半生不熟的牛肉发泄。
    “真难吃!”我噘起嘴。
    “那换掉。”他说着就要喊服务员。
    我忙拦了,“我是说西餐难吃。”
    “那何不早说。”人说着就要结帐。
    “人家爱你吗,所以顺了你的性子!”我故意娇气十足的说。据说吃西餐时,女人调情会让男人特感动。
    他盯着我看,后来他拉了我,开车到东大街的金汇大厦。我故装着不懂事,人任由他了。他来到钻戒柜台前,只瞧了一眼,“小姐,把那最贵的钻戒拿出来。”他说这话时没有问我手指粗细。
    那价值几十万的钻戒就像为我定做一样,恰和了我的手指。我轻松的戴上了,却像长了上去,再也褪不下来了。我感到它金光闪眼,人的眼睛有些潮湿来。
    他开车送我回家时,我问他:“我们认识才两个月,你难道不觉得太快了。你要知,漂亮的女人有时是没头脑的!”
    “我相信你,我爱你明澈水灵的眼睛。”他的微笑竟然也很迷人。
    但我感觉太快了,有些不真实。难道他没有感觉到我是冲他的钱去的?唉,一个不懂得爱的人,枉有了那么多钱!
    第二天,我托父亲的朋友向他回赠了礼物,然后快乐的上班。再回来时,他在家中等我。那时我的父母都带着笑颜,而他也强打着笑颜。
    “为什么?”他隔着窗向外看。外面是渺渺的黑夜,无星无月。我的房间有些黯然,我感到空气有些浑浊,让人窒息。
    是啊,为什么?我在梦想中就盼着那么一颗璀璨的钻戒,而今到手了,我为什么送回那?仅仅因为他太急着结婚吗?实际他有理由来爱我。我如果嫁给他,一定是一个绝好的妻子。我也不是贪图他的钱财,要不我为什么把钻戒送回哪?
    “你知不,我自小就梦想有许许多多的衣服换穿,而今你送了我这么多的衣服,虽然它们都适合我,可却不知怎地,我总感觉我身上这件旧装穿上舒服。”我说着,人那不争气的眼泪淌了下来。
    “你可知,我第一次看到你,我才感到什么是爱,才感到生活的快乐,离了你,你让我怎样活下去。”他扭头盯着我看,他眼中也流淌了眼泪。这样的有钱人也会流感情的眼泪?我多少不信,可我明白,他是男人,我是女人。
    后来他留下那枚钻戒,他说他会等着我,等到我认为合适时再结婚。他就这样伤心欲绝的离开。
    他走后,我的眼泪潸潸而下,我脱了衣衫,拿起他给我的新衣,一件件在镜前试穿,镜中的我苍白而又美丽。
    我开始拼命的工作,像一个工作狂。可一天劳累下来,我躲在自己的小屋中失魂落魄。人无缘由的有些紧张,有时会在梦中醒来。那时风迎窗吹来,风铃旋动的脆响让人再也难眠。
    那个清华的高材生千里迢迢地找来。我也不知我为什么把新单位的名字留给一位不太友好的朋友。这很例外。以前我告别一个人或是一个城市,会把所的东西遗忘得干干净净,也不会留下什么追寻的线索,但这次却鬼使神差。
    “我只想了解你不辞而别的原因?”他很生气,决不像以前文质彬彬。
    这次我不知怎地有些害怕,人在办公台后面心虚极了,人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我……”我忍不住流了眼泪。
    他盯着我看,那愤怒的眼渐渐温柔起来,后来他也滚了眼泪。他哽咽的说:“你走就走吧,为什么不说一声,人家又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你就像水一样蒸发了,你考虑没有考虑人家的感受?你们女孩子为何都是这样?!”
    我呜呜的哭了,趴在桌上,感到自己太自私了。后来单位其他科室的人来劝我,我那时才知道自己失态。我抬头看时,他已不知去向,所有的一切都像一个幻境,真切而又不真实。同事们从没有见我这样伤心过,每天我都是笑嘻嘻的,想不到竟也这样脆弱。几个男人有些怜香惜玉了。
  
  我提前下了班,平安的回到家中。一个人躲在阴暗的居室里不知所谓。没有风,但风铃却意外的响了。我感到阴冷,听到脚步声在向自己靠近,可我人却在亦真亦假的幻境中睡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假,我开始笑嘻嘻的上班了。据说一个女人经过六次恋爱后,将不会有男人追她了。她们就像暮春的花朵注定将独自凋零。而今我注定得不到爱情了。我真奇怪,我这个生来为了爱情的人,为什么在最后的关头把握不住一份真爱那?
    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梧桐叶飘零着,那天当我上班时,我看到一个男人在对我吹口哨,我感到很开心。然而就在一瞬间,我愣住了,我的牙齿在瞬时迸裂。
    “你他妈的,不就是考上研究生了,就那样得意吗?你不向四周看看,随便拉一个人,不都是研究生?而且还有那么多的高官,那么多的有钱人,你烧包什么哩!”我声嘶力竭,心中充满了愤恨。
    他惊呆了,我那青梅竹马的朋友惊呆了,他绝没有想到我的怒火有多大。他为什么回来那?他为什么没有被沙埋,却带着一脸的沧桑回来?他那口哨声如一阵扰耳的风铃脆响,已经唤不起我对往昔的回忆了。
  
楼主无曰 时间:2011-09-20 11:59:00
  敏你妈啊.来吧
  
  
  他站在那枯叶飘尽的梧桐树下,人有些僵硬,有些茫然。我扭头走了,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我兴奋,我欢快。到了单位,我第一次全身投入地工作,想不到简单无聊的工作认真做也会有趣。
    夜来到时,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我一人倚在窗台看天空那弯冷冷新月。没有风,人用手轻打那串风铃。这串红玻璃做的风铃的声音有些浑浊。我用力去拂了它们一把,只听到“啪啪啪啪”的脆响。它们竟然断了线,落在地上碎了。繁星都向我眨眼,没有皎洁的月亮,它们反而更亮了。
    我打开了首饰匣,戴上那枚钻戒,又穿上婚纱,我对着镜中的自己凄惨的笑。想不到我做新娘竟有这么美。后来我熄了灯,人就坐在镜前,借着窗外飘来的微光,梳妆打扮。让一个漫长的黑夜随我清纯的模样一起散去罢。
    当一缕阳光射入我的窗棂时,我已经收拾停当,盛装浓抹,整装待发。窗外传来风铃的脆响,而我开始翻箱倒柜的查找才被遗忘的电话号码。这时电话铃响了。我感动得潸然泪下,我们竟也会心有灵犀。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21 09:06:00
  哈哈,包子.
作者 :熏衣草的无赖 时间:2011-09-21 13:59:00
  哈哈
作者 :我的名字叫烦 时间:2011-09-22 18:29:00
  爱上一座城,只为这城里有你爱着的人.好文啊,就这么浪费了?疼....
作者 :晨比鸡早夜值狗班 时间:2011-09-24 00:07:00
  哈哈哈
作者 :晨比鸡早夜值狗班 时间:2011-09-24 00:08:00
  楼主第一句真经典
  哈哈哈,也被敏了?
  问好他娘的来吧
楼主无曰 时间:2011-09-26 08:33:00
  ha ha 问号楼上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