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墙外拾花]滿足你的不同需要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02 10:00:13 点击:1780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滿足你的不同需要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02 10:01:00
  近來看廣告和報紙評論,久不久就看到「不同的XX」這類含糊之詞。這是來自北方的程式中文,看似科學,但語義含糊,毫不科學。
  
  比如說「某某財務公司,滿足你的不同的貸款需要」。這話以前是講「種種貸款需要」或「各種貸款需要」的。說「各種」,當然不是窮盡所有的種類,只是比擬而已。「種種」這疊詞,如「林林總總」,只是描述多樣,不是說各種都有,意義準確得不得了,是英文various或different的完美翻譯,但由於近代人認為疊詞好像不大科學,漸漸不用了。以為different的漢譯就全部都是「不同」,是機械詞典的語言能力,不是人的語言能力。
  
  近代中文由於要走所謂科學散文的路,很多自然的詞語都不敢用了,疊詞是其一,成語或套語是其二。例如說某藥油能醫百病,這當然是誇張的比擬詞,只是能舒緩好多病徵而已。現在的人,不敢寫「能醫百病」,連講都不敢講了。講「能夠醫治多種疾病」也不錯,但如今一般都講「能醫治不同疾病」了。「能治不同疾病」,貌似科學敘述,但語義與「能醫百病」是一樣的,都是含糊不清的。
  
  「不同」是什麼時候用的呢?中文的不同、不存、不全…等語,多是語義堅決之判斷句,不是等閒之寒暄語。如與別不同、與眾不同、卓爾不群、片甲不留、屍骨無存、蕩然無存、五音不全、衣衫不整、食慾不振等,都不是隨便講的。
  
  諸位,將本來嚴謹的中文語詞化為含糊輕佻,是程式中文與別不同、卓然出眾的能耐了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02 10:02:00
  .........有效治療,無法治好
  
  
  ..近日電視廣告,經常出現「有效什麼什麼」之類的講法。例如政府未實踐政策之前,便說該政策有效協調、提供有效的溝通平台之類,未做事先表功。
  
  以廣告而言,有效這個詞,最常在醫藥廣告出現。某些舒緩肌肉痛、喉嚨痛、心理壓力、失眠的藥物,政府的醫藥廣告條例規定不能說治療,要說改善、舒緩、鬆弛神經、止痛之類,以前的廣告只是說舒緩頭痛、減輕經痛之類,現在的廣告不怕散佈語言迷霧,多數講「有效舒緩頭痛/喉嚨痛」之類了。
  
  在舒緩之前加上有效,是用語言幻術騙人。想一想,舒緩已經很清楚,再加「有效」,豈不啟人疑竇,此地無銀三百兩?「有效」削弱了舒緩的承諾,好像「高度自治」、「高度自由」限制了「自治」和「自由」的範圍一樣,是自欺欺人的蠱惑詞。正如政府說的有效協調、有效改善,是暗地假定協調和改善工作是無效的,除非加上「有效」來形容,否則市民不應假設政府的措施是有效的。這是減低市民的政治期望,是精密計算、但非常惡毒的觀念植入。
  
  舉個例,如果某特效藥說「有效治療」暗瘡,廣告是動聽了,語義上卻是蠱惑的,治療是醫治好的意思,加上有效,豈非自相矛盾?說可以醫治、迅速治療、保證治愈之類是斬釘截鐵的承諾,有效治療便是語言蠱惑,要人食很多劑藥,例如某清熱解毒的沖劑廣告,說服用一包無效,便再服用多一包吧。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舒緩藥物廣告很老實,寫「有助舒緩失眠」、「有助減輕傷風症狀」,用的副詞是「有助」而不是「有效」,毫不誇張。當時香港人口感好增長到二三百萬,各種新藥和藥廠競爭激烈,報紙和街頭廣告花樣百出,但語言並不誇張。現在舒緩性質的藥物的品牌剩下幾個,連鎖藥房又受到壟斷,廣告見到的止痛藥只有一兩種,用的卻是不老實的推銷語言。
  
  ..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02 10:04:00
  保安與安保
  
  
  警察說保安,是保所有人之安,包括旁觀者、反對者之安全,是一視同仁的;警察說安保,是為了某些人之安全而保之,是區別對待的。香港警察由講治安(law and order),退化為講保安(security),再淪落為講安保(safeguarding),正是香港落入中共統治的結果。
  
  九七之前的香港警務處長,是說「治安」的,九七之後,直至鄧竟成任內,都說「保安」。時任警務處長曾偉雄,卻一反常態,說「安保」。憲政民主的法治社會,公共秩序叫「治安」,英文叫law and order。中文的「治安」成為公共行政用語,源自漢朝,平治安定、長治久安,謂之治安,觀念也類似西方的law and order,有rule of law,才有order可言,否則只有臣服(obedience),無安可言。漢初,賈誼上《治安策》,論的是天下長治久安之道,不是保護皇室的安全。
  
  圖片:明報
  
  
  治安是政治總長的工作,保安(security)則是軍警執法部隊的工作,故此香港在英國殖民政府時期,有「保安司」之設,九七之後,改稱保安局長。保安也是古語,比起治安,少了些政治顧慮,純屬軍隊或警察執行任務:保護而使其安寧也。《三國志·卷五十五·吳書·董襲傳》云:「太妃憂之,引見張昭及龔等,問江東可保安否?」保護國土安全、人民安全,謂之保安。故此,香港私人屋苑之看更,以前叫護衛員,現在有些改稱保安員,俱是恰當之詞。
  
  至於安保,則是中共近年的新創詞(coinage或neologism),並非中國本有之語。安保是安全保護或安全保障,但這是誰的安全保障呢?當然不是小市民、小住客了,官員、政要,才是保障的對象。故此香港警務處一旦用到安保的字詞,行為便不再是為了香港社會治安或保安,而是全力保護政要的人身安全,不擇手段,不顧法治了。安保之名,衍生自「安檢」,美國經歷「九一一」災難之後,加強機場的安全檢查(security check),中共藉故效法,中文於是有「安檢」之名(香港以前稱為「(存倉)行李檢查」、「隨身行李檢查」而已)。即使美國的機場安檢,也有剝奪人權的案例出現,故此「安檢」並非好詞,衍生之安檢的「安保」,更非善語。
  
  八月十八日,中國副總理李克強訪問香港大學,封山封路,禁止記者採訪,大學生限制進出自由,更不得示威講話,示威的學生被警察公然推入後樓梯禁錮一個多小時,出來之後,淚流滿面。記者協會和港大學生群情洶湧,保安局長李少光久經官場,用詞只有分寸,仍沿用「保安」一詞,他「不認為警方對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的保安安排,與以往訪港貴賓的部署有何不同。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亦強調,不論訪港政要來自何國,警方的安保原則均是一樣的。」(李少光:<李克強保安屬一貫安排>,政府新聞處新聞稿,二〇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其部下曾偉雄卻一馬當先,口頭說出「安保」、「核心安保區」這些香港人聞所未聞的詞彙,連大律師公會都說核心安保區乃香港法律所無。八月十八日,香港《星島日報》即時新聞報道:「警方在進行安保工作時,造成市民不便,希望市民明白,但為了保護領導人安全,有些措施是必須的,完全沒有政治考慮。他表示,尊重市民集會自由,但不可以凌駕領導人的安全之上。」(新聞標題:「曾偉雄指李克強安保措施是必須」。)
  
  事情鬧大了,三日之後,香港政府的官方用詞改變:「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表示,警方將在八月二十六日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交代有關公眾集會和遊行的處理。署理警務處處長李家超表示,行動處處長將檢討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的安保安排。」(香港政府新聞處新聞稿,二〇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二〇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安保」一詞,白紙黑字,成為香港政府的官方用語。香港正式淪陷。
  
  保安局長講保安,其下屬的警務處卻講安保,不跟隨上司的用語。香港政府已經部分成為境外政權了。安保與保安,是不同的事。八月二十九日,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傳召香港政府的保安局及警務處解釋李克強訪港之保安事宜。可惜,警察執行的是來自北京的「安保」任務,已不是境內政府的事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