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天读书]上帝的七日

楼主:和硕丶紫 时间:2013-06-13 11:11:40 点击:1640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上帝的七日里一定有原始力量的焦虑、和解、对话,他对我的命令、指责和期望。
    伟大的立法者……
    “我从原始的王中涌现 涌现。”
    在上帝的七日里一定有幻想、伟大的诗歌、流放与囚禁。
    让我们先来看看上帝的第六日。
    创造亚当实际上是亚当从大地和上帝手中挣脱出来。主体从实体中挣脱出来。男人从女人中挣脱出来。父从母、生从死挣脱出来,使亚当沉睡于实体和万物中的绳索有两条:大地束缚力(死亡意识)与上帝束缚力(奴隶的因素)。好象一个王子,母与父(王与后)是一个先他存在的势力。让我们从米开朗琪罗来看看上帝或王子的束缚力(也就是父亲势力)。
    米开朗琪罗塑造了一系列奴隶——从天顶画到塑像,伴随主体(亚当、摩西、统治者)的总是奴隶——除裸体外身无一物的人——这裸体用以象征艺术家和人类的自身。主体与奴隶实际上是合二为一的:这就是创造亚当的进程(所以巨匠=上帝+奴隶)。
    另外,母亲势力:实际上也就是亚当和夏娃的关系。指的是亚当从夏娃中挣脱出来(母亲就是夏娃),从母体的挣脱(这“母亲”就是《浮士德》中使人恐怖的万物之母),从大地和“无”中的挣脱。意识从生命的本原的幽暗中苏醒——从虚无的生命气息中苏醒(古典理性主义哲学苏格拉底和老子探讨的起点——当然他们还是以直观的逻辑为起点),这也是上升时期的精神,在但丁、米开朗琪罗中明确显示。
    而相反,创造夏娃是从亚当的挣脱,这是变乱世纪和世纪末的精神:以母为本,彻底意味着人追求母体、追求爱与死的宗教气质。母性原则体现在本世纪造型艺术上十分充分。追求精神、生命与抽象永恒,把形式、装饰和心情作为目标。不是塑造。无视主体形象的完满,而追求沉睡的生命自由。追求瓦解与元素的冥冥心情。这也是敦煌石窟壁画的精神——对于伟大的精神与死的心情的渴望。
    本世纪艺术带有母体的一切特点:缺乏完整性、缺乏纪念碑的力量,但并不缺乏复杂和深刻。并不缺乏可能性,并不缺乏死亡和深渊。从卢梭和歌德开始了这场“伟大的自由的片段”——伟大的母体深渊的苏醒(很奇怪,歌德本人却是一个例外:后面会简单谈到):夏娃苏醒在亚当肋骨的自白。
    从希腊文化和艺术复兴那些巨匠的理想和力量中成长起来的却是心情、情感、瓦解、碎片和一次性行动意志的根本缺乏。
    浪漫主义王子型诗人们是夏娃涌出亚当,跃出亚当的瞬间(人或是亚当再次沉睡和疼痛?)卢梭是夏娃最早的咿呀之声……她的自恋与诉说……自然的母体在周围轰响,伸展的立方主义,抽象表现,超现实主义……本世纪这些现代倾向的抽象、矫饰或者元素的造型艺术更是初生女儿和人母夏娃眼神中初次映象:精神本原和心情零乱元素的合冶。
    ……而巨匠和行动创造性的、人格性的、奴隶和上帝的复合体亚当开始沉睡。
    父亲迷恋于创造和纪念碑、行动雕塑和教堂神殿造型的壮丽人格。王子是旷野无边的孩子。母亲和母体迷恋于战争舞蹈、性爱舞蹈与抽象舞蹈的深渊和心情,环绕人母和深渊之母(在泰西文明是圣母)。先是浪漫主义王子(详见“太阳神之子”),后来又出现了一系列环绕母亲的圣徒:卡夫卡,陀斯妥耶夫斯基、凡高、梭罗、尼采等,近乎一个歌唱母亲和深渊的合唱对,神秘合唱队。
    现代主义精神(世纪精神)的合唱队中圣徒有两类:一类用抽象理智、用理智对自我的流放,来造建理智的沙漠之城,这些深渊或小国寡民之极的土地测量员(卡夫卡、梭罗、乔伊斯);这些抽象和脆弱的语言或视觉的桥的建筑师(维特根施坦、塞尚);这些近视的数据科学家或临床大夫(达尔文、卡尔、弗洛伊得)。他们合在一起,对“抽象之道”和“深层阴影”的向往,对大同和深渊的摸索,象征“主体与壮丽人格建筑”的完全贫乏,应该承认,我们是一个贫乏的时代——主体贫乏的时代。他们逆天而行,是一群奇特的众神,他们活在我们近旁,困惑着我们。
    另一类深渊圣徒和一些早夭的浪漫主义王子一起,他们符合“大地的支配”这些人像是我们的血肉兄弟,甚至就是我们的血。
    “我来说说我的血”。
    人 活在原始力量的周围。
    凡高、陀斯妥耶夫斯基、雪莱、韩波、爱伦坡、荷尔德林、叶塞宁、克兰和马洛(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还有阴郁的叔伯兄弟卡夫卡、理想的悲剧诗人席勒、疯狂的预言家尼采)都活在这种原始力量的中心,或靠近中心的地方,他们的诗歌即是和这个原始力量的战斗、和解、不间断的对话与同一。他们的对话、指责和辩白。这种对话主要是一种抒发、抒发的舞,我们大多数的人类民众们都生活在原始力量的表层和周围。
    在亚当型巨匠那里(米开朗基罗、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又是另外一种情况,原始力量成为主体力量,他们与原始力量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造型的和史诗的,他们可以利用由自身潜伏的巨大的原发性的原始力量(悲剧性的生涯和生存、天才和魔鬼、地狱深渊、疯狂的创造和毁灭、欲望与死亡、血、性与宿命,整个代表性民族的潜伏性)来为主体(雕塑和建筑)服务。歌德是一个代表,他在这种原始力量的洪水猛兽面前感到无限的恐惧(如他听贝多芬的某些音乐感到释放了身上的妖魔),歌德通过秩序和拘束使这些凶猛的元素、地狱深渊和魔法的大地分担在多重自我形象中(他分别隐身与浮士德、梅非斯特——恶魔、瓦格那——机械理性,荷蒙库阿斯——人造人、海伦、欧福里翁、福尔库阿斯、守塔人林叩斯和女巫的厨房中,这些人对于歌德来说都是他原始力量的分担者,同时又借他们完成了悲剧主体的造型。歌德通过秩序和训练,米开朗琪罗通过巨匠的手艺,莎士比亚通过力量和天然接受力以及表演天才,但丁通过中世纪神学大全的全部体系和罗马复兴的一缕晨曦(所有人都利用了文明中基本的粗暴感性、粗鄙和忧患——这些伟大的诗歌力量和材料),这“父亲势力”可与“母亲势力”(原始力量)平衡。产生了人格,产生了一次性行动的诗歌,产生了秩序的教堂、文明类型的万殿神和代表性诗歌:造型性的史诗、悲剧和建筑“这就是父亲主体”。
    但凡高他们活在原始力量中心或附近,他们无法像那些伟大的诗人有幸也有力量活在文明和诗歌类型的边缘,他们诗歌中的天堂或地狱的力量无限伸展,因而不能容纳他们自身。也不会产生伟大的诗歌和诗歌人格——任何诗歌体系或类型。他们只能不懈而近乎单调的抒发。他们无力成为父亲,无力把女儿、母亲变成妻子——无力战胜这种母亲,只留下父本与母本的战争、和解、短暂的和平与对话的诗歌。诗歌终于被原始力量压跨,并席卷而去。
    当然,后面我们将要谈到的人类集体创造的更高一层超越父与母的人类形象记录。他们代表一种人类庄严存在,是人类形象与天地并生。
    关于地狱……我将会在以后的岁月里向你们——叙述……底层的神的灵感和灵魂的深层涌泉,代表着被覆盖的秘密的泉源。
    在上帝的第七日中,我看出第六日已是如此复杂与循环,所以历史始终在这两种互为材料(原始的养料)的主体中滑动:守教与行动;母本与父本;大地汉语教堂。在这种滑动中我们可以找到多种艺术的根源,如现代艺术根源中对元素的追挖和“变形”倾向即是父本瓦解的必然结果。
    创造亚当是人本的——具体的,造型的,是一种劳作,是一次性诗歌行动。创造夏娃是神本的、母本的、抽象的、元素的和多种可能性同时存在的——这是一种疯狂与疲惫至极的泥土呻吟和抒情。是文明末端必然的流放和耻辱,是一种受难。集体受难导致宗教。神。从亚当到夏娃也就是从众神向一神的进程。
    而从母走向父:亚当的创造,不仅回荡滚动着大地的花香。欲情和感性,作为挣脱母体(实体和材料)的一种劳作,极富有战斗、挣扎和艰苦色彩——雕像的未完成倾向。希腊悲剧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是两个典型的创造亚当的过程。带有鲜明的三大特点:主体明朗、奴隶色彩(命运)和挣扎的悲剧性姿态。而且在希腊悲剧和意大利文艺复兴各有巨匠辈出。
    从夏娃到亚当的转变和挣扎——在我们祖国的当代尤其应值得重视——是从心情和感性到意志,从抒发情感到力量的显示,无尽混沌中人类和神浑厚质朴、气魄巨大的姿势、飞腾和舞蹈。亚当:之一,荷马的行动力和质朴未凿、他的黎明;之二,但丁的深刻与光辉;之三,莎士比亚丰厚的人性和力量;之四,歌德,他的从不间断的人生学习和努力创造;之五,米开朗琪罗的上帝般的创造力和巨人——奴隶的体力;之六,埃斯库罗斯的人类对命运的巨大挣扎和努力——当然,这仅仅是一些典型。
  
  以上是海子作的《诗学:一份提纲》里面名为“上帝的七日”的文字。坦白讲,这些文字让我生出了卑微感,甚至突然觉得恐惧,对于前方。我在前一篇笔记里提到的第二种诗歌,念想中可以催生伟大力量的诗歌,是必须具备哲学的理念的,于是我认为我又该去学习哲学了。知识的力量之一就是在你获得一些认知的时候不自觉的想去获知更多。似乎真的是有原始力量的焦虑、和解、对话在对我命令、指责和期望了,可惜我太渺小,只能自己焦虑并且承受指责。
  每个人的灵魂里都是应该有幻想、伟大诗歌、流放与囚禁的,这样才有进步的阶梯,才会主动挣脱一些束缚,去奔跑!敷衍、可有可无的做、认真的做、用心去做、倾尽一切力量去做、用生命去做,于是差距产生、高下立分。这是意识和意志作用下的结果,肉体本身是无辜的,所以霍金可以俯视绝大部分健全的人们!
  海子在上个世纪末总结了二十世纪的艺术的特点,我在这个世纪初看这个世纪的艺术,感觉上世纪缺乏的依然缺乏,上世纪不缺乏的也开始缺乏了,除了可能性,艺术在任何时代都不会缺乏可能性,但若只剩下可能性,也就悲切了!
  是的,我们活在原始力量的周围,大多数人被那些原发的原始力量困惑,少数人中的一部分跟原始力量战斗、和解、不间断的对话、指责和辩白,另一部分利用原始力量来为主题服务。在我看来,这少数人都是伟大的,只不过一部分承受痛苦一部分忍耐恐惧。
  斯塔夫理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写道:“每个时代都要书写自己的历史,不是因为早先的历史书写的不对,而是因为每个时代都会面对新的问题,产生新的疑问,探求新的答案。”诗歌以及一切艺术都该是这样的,要刻上时代的标痕,也为时代刻上自己的痕迹。所有的创作者不断探索创作的灵魂力量也就出于此了。
  我在这一课的诗学中似乎看见一条路,不确定通往深渊还是殿堂,但灵魂告诉我该是那个方向。从原始力量的表层向其中心跋涉,倘若有力量和幸运从中超脱出来,与之平衡;或者说是从不懈而近乎单调的抒发中舞动,直到产生人格,产生一次性行动的诗歌,产生造型性的史诗、悲剧和建筑。
  
  2013.6.13
  
作者 :牛者 时间:2013-06-18 12:57:00
  教育,学习,一切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捆绑你,而是单纯为了把你从已束缚的各类教条中,枷锁中,彻底地解放出来!
作者 :牛者 时间:2013-06-18 12:58:00
  你是无限的,别给任何人,任何外力给捆绑住了,你更是千变万化的,更别让其他人给你早早定型了!总之,别把别人的骆印刻在自己的身上!
作者 :我的名字叫烦 时间:2013-06-25 13:53:00
  作者哲学学不错。好文。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3-06-26 19:24:00
  
作者 :川星之 时间:2013-07-25 17:09:00
  看得有点费劲,哲学深奥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