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日子快乐着

楼主:顽葱 时间:2012-10-18 16:51:59 点击:120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青青是个持续快乐着的女子,喜欢做菜,喜欢读书并写文字,喜欢拿葱当植物欣赏。
    
    青青有一个旧酒瓶,里面养了一棵葱,天天瞧,而后就笑。这个瓶子是一次有意味的酒会后留下的,那人一口气喝了一整瓶53度的白酒,讲了很多话,很醉人,没有留下名字,在临走时将瓶子咣当一下很响地置于桌上,说了句“一瓶”,扬长而去。
    
    空瓶里仿佛装着很多醉心往事,青青就将葱养在了酒瓶里。
    
    一天,青青的老公下班回家又见她看着瓶里的葱傻乐,就说你别成天没事对着颗葱笑,该出去运动运动啦,对身体有好处,我瞅你最近这脸色青绿青绿的,就像那颗葱,还没那葱长得清脆,说完瞅都没瞅她一眼就进了卫生间。
    
    
    几句话把青青说得很不自在,青青已发现最近老公对她爱理不睬的,于是当下对这颗葱有了细微的不爽,但过后又忘了,只记得老公让她出去运动运动的事,于是就参加了个广场跳舞队,青青又喜欢上了跳广场舞,
    
    
    
    
    
    
    
    青青通常说的没有笑的多,挺招人喜欢,刚进舞队的时候大家都抢着教她跳舞,青青人长得有几分姿色,身材也好,大老男人们更是争先恐后地现身说法,展示舞姿,但过了一小段时间,大家就都各跳自己的舞去了,不太再像开始时搭理她。
    
    
    不是大家不喜欢青青了,而是因为她太好学,动作呢又出奇地四六不搭,还完全不在节奏上,有点像拿音乐当淋浴喷头在练习擦澡。一开始大家那个笑啊,简直都直不起腰了,青青被感染得更是笑得坐在了地上。
    
    
    初来咋到大家还信心百倍地教她,她也意志高昂地一手一脚地学,可是人们的耐性受到了严峻挑战,你教她挺胸她肚子腆老高,你让她收腹她屁股往外翘,几个人摁着四肢想让她动作规范些,一撒手又是七拱八翘的......大家来这就图个健康锻炼,交流愉悦,也不能老像宰牛一样,每天气喘嘘嘘地就忙活她一人啊。
    
    
    见这光景不太协调,有个看上去挺有权威的老者就发话啦,“我觉得动作可以多样,太拘谨了也不好,你可以按规定动作,那有创造性的呢”,说到这他瞟了一眼青青,“也可以自由发挥,随心所欲嘛,难说还自成一派呐对不对,呵呵,呵呵呵”,“有道理有道理,说得真好”,大家附议着老者,心想这下就不用碍着面子,硬去搬弄青青的四肢瞎耽误工夫了。
    
    
    青青这下感觉到队伍没有理由不接纳她了,可以自然顺理地跳自己的自由舞,青青根据自己常年读书的经验,满怀感激地看着老者,心想这肯定是个智者......青青此后就安心地在队伍里一枝独秀,高一脚低一脚地踩着音乐跳搓澡舞。
    
    
    
    
    
    
    
    青青自从可以跳自由搓澡舞后,心情大好,脸色放光,笑声更多更亮,但回家后还是挂着那瓶子里的葱,啥也不做地总要凝视片刻,她老公也发现自从学跳舞后她的确变得活力青春,但却越来越不喜欢她盯着瓶子看葱那样儿,说了几次也不改,有一天就径直跟她摊牌了,“这颗葱是扔了呢还是炒了”,“什么意思?”,青青已经猜到了不祥,“就这意思,扔了就进垃圾箱,炒了就进肚子”,她老公说得很决绝,青青觉得老公对自己从来都是千般好万般顺,唯一的争吵就为这颗观赏葱,他说过好多次你喜欢任何花卉植物我给你买,朋友们来了都奇怪咱们家在......看葱,他有意就“看葱”两字讲得很怪异,青青开始意识到,不能因为这葱也长得青青翠绿,就成为葱夫妻感情的阻碍,于是很爽朗地说咱们干脆今晚就炒个葱爆肉吧,青青的爽快倒把她老公弄得有些过意不去,“不急不急,明天吧',说着抬手轻轻低怕了下青青的脸,青青头一歪一咧嘴说:“就今天”,“行行,你定”,她老公满眼流彩地踱着步在客厅里开始绕。
    
    
    青青之所以决定马上炒了这颗葱,是怕万一她老公突然啥事不高兴,将火撒在葱上,葱就铁定命在垃圾了,她要将葱吃到肚里,藏在心头,就像那个酒瓶一样,留下久久的回忆。
    
    所有菜饭都弄好上桌,就等葱爆肉了,“你先吃着吧,炒肉一会就好”,青青在厨房喊了一声,她老公饭后有事,也知道青青的心事,就顺着她的话“你慢慢炒吧,我有点急事,先吃不等你了啊”,“好的好的”。青青这下可以从容地与葱道别了,她举着清脆碧玉的葱仔细端详着、抚摸着,毕竟相伴想看了很长时间,它的清脆即将就此消失,她不禁依依不舍地伤感起来,恍惚中觉着这葱对她笑了一下,她一愣,眨了眨眼定睛再看,就又觉好笑地笑了起来,然后一挺胸,一抿嘴,拿起葱来用手指点着葱喃喃私语“我不会切你的啊,咱们炒个整葱爆肉,对不起啦”。
    
    葱肉下锅,只见葱在锅里活蹦乱跳,青青看得惊奇兴奋,“你看它你看它,太有活力啦”,“什么”,她老公没听清她说什么,“尝尝我呀,”青青仿佛感到葱在跟自己说话,她使劲摇了摇头,揉了揉眼,“我吃好了,你也赶快吃吧,别让人跳舞的老等你”,她老公探头进厨房交代了一句转身走了。青青呆站了片刻,琢磨着是幻听还是幻视。
    
    
    谁会相信葱会跳呢,高热后的热涨反应呗,说话就更不可能啦,其实啊,这颗葱还真不是那一般的葱,这颗葱修炼已过万年,原型本不是葱,只因在天顽劣难驯,打下凡来从师再修,今日入锅也是命中一劫,却还是顽劣不改......天机不可泄露,点到为止。
    
    
    话说青青眼看可以起锅,转身去取盘子,此时就见锅里那葱,辗转腾挪,将肉片悉数饕鬄,然后一个鲤鱼打挺,飞出锅外,没了踪影。青青取了盘转过身来一看,不禁大惊失色,锅里的姜、辣椒在油汁里沸腾依然,肉和葱了无踪迹,家里就自己,也没有猫,猫也不可能将未出锅的葱肉瞬间吞没啊。
    
    青青拍打着脑袋茫然地走到餐厅,缓缓坐下,顺手拿起老公的筷子,一筷一筷地吃着刚才上桌的菜,突然转念,怕是老公偷吃了跟自己闹着玩吧,她一跃跳起,冲进厨房大喊着“别躲啦,看你往哪藏”,厨房里悄无一人,她失望地四处打量着,不见老公,也不见肉葱,才想起老公不是刚才就走了吗。
    
    
    青青重新回到餐厅坐下,突然感觉最近跳舞是太投入,太累了,常常丢三拉四,会不会根本就没炒肉呢......一闪念就又被否了,分明想起锅里的残余,她咂么了一下嘴,似乎有些葱味,又咂么了下,“是的,肯定是的”,她猛然茅塞顿开,肯定是被我吃了,最近忘性太大,她用刚才老公分明走了,可自己竟然忘了来佐证自己的判断。
    
    
    青青于是欢快地夹了几口菜吃着,又立刻停住,笑眯眯地拍着肚子说:“嗯,不能再吃啦,葱爆肉全在里头喽,没准还有什么趁我不注意混进去的,行,跳舞去,碗回来再洗。
    
    
    青青又重启满身的活力,挂上高兴的笑容,出门时打了个嗝,真情实意地感觉出葱肉的回味,雄赳赳向广场走去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2-10-18 17:52:00
  爱在青春...年轻真好...活波明媚,想咋混就咋混...嫉妒羡慕恨...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