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载专区]靚女橫行: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一)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05:20 点击:1301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靚女橫行: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一)

半夜醒來的時候,我發現奇怪的光影在睡房門下的縫隙中閃閃爍爍。這是兩股冷光,一藍一綠,交叉明滅。兩股光線都很微弱,帶着說不出的陰森詭異,像幽冷的水,一點點從門下流進睡房,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在床上猶豫了一會,終於決定打開門看看。
我走到睡房門邊,小心翼翼打開門,把頭探出去……
客廳的窗下,一個白衫白褲的男人懸吊着,清冷的月光如冰水般撒在他身上。客廳的綠色光線閃起,我看到他伸出了長長的、血紅色的舌頭。吊頸男人的腳下,躺着一個血肉模糊的女人。
我歇斯底里驚叫起來!
這時,客廳的燈亮了。
吊頸男呵呵地笑出聲來。我的心臟急促跳動,我感覺到它快蹦出喉嚨了!
「是我們啊。」一把熟悉的聲音說道。我這才看清楚,血肉模糊的女人是阿雪,而那個上吊男則是阿雪的男朋友大志。
阿雪伸出她皮開肉綻的手臂想拍撫我,我嚇得退後兩步。阿雪嘲笑我,「這也怕?假的!萬聖節造型嘛!」
我這才想起來,這晚是萬聖節。
「你不是約了大志去蘭桂坊嗎?怎麼移師到客廳來了?」我困惑地問。
「我們剛回來嘛。」阿雪解釋,「今晚我們扮演一對生死戀人,他亂刀劈死我之後上吊自殺,我們在鬼界重續前緣,變成一對惡鬼情侶。」
大志笑起來,「是不是很好玩?故事是我構思的。」
「我還是不明白,你們為甚麼移師到我家客廳?」我問。大志說,「我送阿雪回來,還想再過戲癮,買了藍綠燈來玩,在客廳再演繹一次故事。我們不知道會吵醒你的。」
我不滿地說,「這是我家客廳,你們不預先知會我,在我家客廳做這種事情,我半夜出廳,真的會嚇死的!」阿雪說,「這也是我的客廳!難道我偶爾帶男朋友回家,在客廳玩一會都不行嗎?」



高慧然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21:00
  不抽拉?哈哈:)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23:00
  靚女橫行: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二)
  
  這的確也是阿雪的客廳。阿雪是我的舊同事,三年多前我們一起夾錢租樓,這個不到五百呎的單位,號稱兩房兩廳廚廁齊全,其實房間狹小,客廳擺放傢俬後能活動的空間極有限,廚廁太窄小,為了盡用空間,業主把廚廁的木門拆掉,換上了塑膠趟門。
  房子小到這種程度,住在裏面,只是棲身而已,並無私隱可言,任何外來人口都會增加人際壓力。所以,簽約租樓前我們已經說好了,不帶朋友回家,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
  阿雪違反約定把男朋友帶回家已經不是第一次,我礙於交情,不敢撕破面皮,一直忍耐,沒想到她居然還發我脾氣。
  我生氣了,「我們說好了不帶朋友回家的。」
  大志堆出一臉笑容,很明顯想討好我,「我只是送阿雪回家而已,但現在很晚了,已經沒有地鐵,我可否在客廳過一晚?」
  「甚麼?」我瞪大了雙眼。
  「其實只是半晚而已啦。」大志說,「兩點半快三點了,我八點鐘走,五個鐘而已。」
  「我幫你電召的士。」
  我提高聲線道,「如果你不夠錢搭的士,我幫你付的士車資,50夠不夠?100行了嗎?」
  大志向我怒目而視,然後拉開客廳的門,走了出去,門在他背後被用力摔上。阿雪做同樣的動作,進入自己的睡房,也用力摔門。
  錯的人,倒好像是我。
  我回房躺在床上,經此擾攘,再也睡不着了。
  想起與阿雪的關係,我很難過。由同事變成好友,由好友升呢同居,我們放工一起下廚,假日一起購物,分享美容心得,互吐拍拖心事……無數次我們一起窩在小小的二人沙發看韓劇看得天昏地暗看得淚雨滂沱,阿雪抽泣着說,「誰說相見好同住難的?」
  我說,「你我是例外。」
  事實證明我和阿雪並非例外。
  自從阿雪飛了前男友,跟大志開始拍拖後,問題就出現了。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23:00
  靚女橫行: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三)
  
  一年前我第一次見到大志。那是個周五晚,想到第二天是假期,放工後我買回半打啤酒一隻德國鹹豬手,還有薯片、花生,準備跟阿雪一起煲韓劇。回家卻看到一個陌生的男子站在客廳,阿雪熱情地告訴我,「我的新男友大志。」
  我不知如何反應。「大志來幫我們修理廁所水箱的。」阿雪解釋。
  「我已經約了師傅,明早上來。」我說。阿雪得意洋洋,「師傅要收費,大志不收費的。」
  因為大志不收費,所以阿雪要留他吃晚餐。吃完晚餐,大志沒有馬上離去,他一直賴在客廳,並多次使用廁所。
  我只好呆在睡房,既不敢去廁所,更不敢洗澡,因為洗手間的門是塑膠趟門,對正客廳沙發,坐在座廁上,把手伸出去,可以與沙發上的人握手。我和阿雪曾笑稱這是「握手廁」。
  好不容易大志告辭,我和阿雪第一次吵架,然後是冷戰,接着和好。這樣的事情重複發生。我認真地考慮搬出去住,但一來這裏的租約未滿,二來近年租金和樓價都瘋狂上漲,一個人外出租樓,四千多塊錢怕連劏房也租不起。
  阿雪大約也有同感,知道我們仍須住在一起。萬聖節風波後,主動向我示好,送了我一支潤手霜。「你喜歡的西柚味。」她說。
  我向男友阿謙抱怨,「為甚麼我從不違約,她卻一再違約?」
  阿謙刮刮我的鼻子,「因為我乖。」「那是因為你懶。」我向他撒嬌。
  拍拖初期,約會後阿謙把我送到大廈樓下。後來我們關係穩定了,他索性不送我了。他住在父母家,我們想單獨在一起的話,就得去時鐘酒店。阿謙不止一次說,「如果我們有自己的地方就好了,我們可以一起煲碟、打機,星期天可以一整天在床上纏綿……」
  我也生出嚮往,「我們還可以養一隻貓。」
  「要不,我們一起租房子?」他提議。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24:00
  靚女橫行: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四)
  
  阿謙的提議很吸引我,我認真地考慮了,最後還是拒絕了。
  我想起跟阿雪的關係,兩個人一旦住在一起,利益牽絆,很難再分開。我跟阿謙拍拖時間不長,並未確定以後是不是跟他在一起。我不希望因為房子而使我們的關係變得被動。
  因為大志,我對阿謙的好感加深了,阿謙很尊重我,一次也沒提出去我家坐坐。
  這個周末,阿謙約了我吃飯,然後看午夜場。我把睡衣放進了手袋,根據以往的慣例,看完午夜場,我們會去時鐘酒店。但是這次阿謙卻只是為我截了輛的士,把我塞進了車廂。
  「你呢?」我問他,「你去哪兒?」
  他說,「我回家。」
  我很惆悵,不想這樣結束幽會,可又不知可以怎麼做。
  回家,見阿雪的睡房關着門,沒有燈光,不知她是睡了,抑或外出了。我拉上趟門冲凉。冲完凉,當我裹着毛巾拉開趟門,一腳踏出浴室的時候,卻一頭撞到大志胸前!我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你怎麼在我家?」我憤怒地斥問。
  阿雪解釋說,「我,我們以為你今晚不回家……」
  「所以你就帶男人回家過夜!」因為憤怒和羞辱,我口不擇言道。
  「你也太不尊重我了!」阿雪生氣地提高了聲線,「聽到你回家,我們嚇得大氣都不敢喘,大志想趁你冲凉時偷偷逃走,我們已經很尊重你了,你怎麼老是刁難我們?大志是我男朋友,你搞得我們好像偷情!」
  「是你不尊重兩個人之間的承諾。」我對阿雪很失望。「我也有男朋友,我也想帶他回家,可我一次也沒做過。」
  大志不懷好意地說,「你男朋友真的不想上來?不可能吧?我也是男人,他若不想上來,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有更好的去處。」
  「請你離開!」我指着大志說,然後,我躲進睡房,房門在我身後發出砰然巨響,我這才發現我也學會了摔門。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25:00
  靚女橫行: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五)
  
  經此一役,我和阿雪的關係再也無法修補。離租約期滿還有半年,我們認真討論結束同居關係。我沒想過我們會在這種情形下分開,我還以為我們會一直同居下去,直至某一個人有能力獨立租屋、買樓,或者結婚。
  但是,租金遠超我的預算。以我一個人的能力,租不到一個獨立的單位,為了房子,我忙得焦頭爛額。我沒想到,阿謙在這個時候提出分手。
  「為甚麼?」我震驚道。
  「我有新女友了。」阿謙說。
  「你交了新女友?」我不解,「因為我最近忙?」
  「其實我一直跟另一個女人交往,但一直不知如何取捨。我喜歡你,可她有屋。」
  「你看中她的錢?」
  「她沒有錢,只有一間父母留給她的自置公屋,四百呎,但總算是居所。」
  我不置信地問,「我輸給了一間四百呎的公屋?」
  「這麼說不公正。」阿謙說,「她有屋,我們可以好好地約會,一起煮飯、看電視、上網打機,星期天可以一直躺在床上……我和你沒有這樣的空間和機會培育感情。我從沒去過你住的地方,感覺你是陌生人。」
  我想到他周末跟我看完午夜場,然後去別的女人家中睡覺,又氣憤又痛苦,我大聲責怨他,「因為她提供一張免費的床,所以你選擇了她,你果然是下半身決定上半身的物種!」
  阿謙說,「愛情本來就是情和慾交織的事,我和你連獨處的空間都沒有,如何發展?不過算了,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我已經選擇了她。」他說着收了線。我再打去的時候,他已關機。我握着電話,氣得渾身震顫,但是,我只有憤怒,沒有悲傷。我問我自己,失戀了,不悲傷嗎?為甚麼不悲傷?
  我只能誠實地回答我自己,失去阿謙我並不悲傷。對我來說,阿謙像個陌生人。他說得沒錯,我們沒有空間和機會培育感情。(完)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28:00
  雷死,贴不上歌曲,说歌曲敏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