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天读书]长篇小说--九丫(98节(连载中)

楼主:江苏黄云峰 时间:2008-11-21 08:40:46 点击:120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第六节
    
      ——说句丢人话,长以十八九岁,我还没穿过一件新衣服。冬天,惟一取暖去处是被窝,因为我没棉裤。出门只能靠借衣添彩。
    
      离开饭店后,正逢南京干校招考。
    
      干校要求,凡在文化站工作三年以上的人均可报考。不知是哪路神仙保佑,竟让我也拥有了这次考试的资格。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方国成大哥的暗中“作祟”。我诚惶诚恐,激动非常,自认为生命中有了一次转机。虽说渺茫,但毕竟拥有过。
    
      考试的内容:中学基础知识。如若只考文科知识,我还凑合。可是,他们偏偏还要考理科,这可要我命了。什么代数、几何、三角函数等,我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距考试仅有一个星期的复习时间,内容这么多、这么生疏,从哪儿下手,找谁辅导,辅导了又能否快速掌握?我心中无底。
    
      放弃考试吧,又不甘心。在这难得的机遇面前,如果连试试看的勇气都没有,还能是倔强的不向命运低头的九丫吗?不管怎样,我也要去应试。
    
      复习期间,我决定请雪梅辅导。雪梅是沙塘中学教师,主带初一语文。她长得小巧玲珑,像她名字一样显得很秀气,也很文静。一双大眼睛,大得有神,大得精明。娃娃般的苹果脸蛋,一年四季粉嫩绯红。她爱好诗歌,散文和小小说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
    
      认识雪梅,并不因为她是五哥的同学,也不因为她曾教过弟弟,而是缘于一次文学讲座。一九八七年,马陵市文化馆请来作家赵本夫给文学青年讲课,我因为参加过文化馆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采风,所以有幸被邀参加。当时,沙塘乡参加听课的只有我和雪梅。我俩是邻座,不过,那时我们并不相识。她听课全神贯注,笔记工整认真,字很漂亮。她比我大几岁,但从外表看,她比实际年龄小得多。她很爱打扮,小提包里除了笔记本、笔,就是化妆品。课间休息时,总是拿出小圆镜,打开粉盒,拿起粉扑,在原本粉嫩的脸上再修饰一番。因为我是沙塘人,长相又和五哥差不多,她就问我是否认识天雷,我当即告诉她,天雷是我五哥,他当兵去了。也许是炫耀吧,我又告诉她,五哥在部队考上了信阳陆军学院,现正在那儿上学。她又问我,五哥寒暑假都回家不?我说,每个假期都回来度假。后来,她还问我五哥找到对象没有,我说没有。虽说我小,她对五哥如此关注,我当然心里有数,并对她说,五哥回家时一定邀请她来做客。她非常高兴地答应了。
    
      那年寒假,五哥从学校回来,雪梅闻讯后,果然来了我家。我真叹服她:一是说到做到,虽是女孩子,照样往男孩子家跑;二是无人指点,竟能直接找到我家。
    
      那天,我和五哥正谈论自学的事,五哥鼓励我并亲自用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业精于勤,荒于嬉,形成于思,毁于随”的赠言,我视若珍宝,将它悬贴于我床头稻草泥墙上,以激励我刻苦学习。
    
      正在这时,小弟来报:“姐姐,严老师来找你。”我听说雪梅来了,心里明白,她名是找我,实则找五哥。
    
      我和五哥一起出屋迎接。老同学多日不见,五哥显得格外热情,忙招呼我去倒茶,让老母亲去备饭。我很知趣,倒过茶后就回避了,帮助老母亲做饭。
    
      母亲待人很热情,不管来的是亲戚,还是朋友,都盛情款待,宁愿自己不吃,也要热情待客,这是她做人的宗旨。雪梅的到来,母亲当然更热情。儿子二十五六岁了,还没找到对象,现在姑娘找上门来,能不高兴吗?说不定就是未来的媳妇呢。
    
      母亲从父亲那里拿了点钱,让我到大商店买瓶优质甜酒。她说,没酒不成席。白酒,姑娘不能喝,就喝点甜酒吧。父亲准许买甜酒来家喝,这在我家还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呢。
    
      一贯节俭的父亲,这次给钱也特别爽快。我去买酒时,他一再叮嘱,拣最好最好的甜酒买。
    
      刚过罢年,家中菜还留了很多,这是我家的惯例。自己少吃点不要紧,春节期间亲朋好友来了,不能没菜。人家一年到头,难得来一回,没东西给人吃,人家会笑话。再穷也不能让人说。
    
      那晚,母亲充分发挥了她的烹调手艺。荤荤素素,搭配合情合理;色香味,应有尽有;鸡鱼肉蛋、八凉八热八碗,满满一桌,特别是那碗红烧肉,红扑扑香喷喷格外馋人。长这么大,我还没看过母亲办过这么多这么好的菜。
    
      老父自觉一桌吃饭不妥,便和弟弟躲到锅屋里随便吃一点就悄悄走了。平时家中来亲戚,我是不够资格上桌的,这次是哥的女同学,而且雪梅嘴上说是来找我的,我当然就堂而皇之地坐到了酒桌上,陪她吃饭,老母亲忙前忙后,没有上桌,一有好菜来了,她总要给雪梅叨几块,唯恐雪梅吃不好,并一再让我管雪梅喊姐,给雪梅敬酒。
    
      席间,雪梅和五哥谈笑风生,母亲看在眼里,笑在心上,尤其是雪梅一口一个“伯母长伯母短”的,更是让母亲乐得合不拢嘴。
    
      雪梅家在沙塘河西,离我家几里路,饭后,母亲极力想挽留她在家多玩会儿,可她执意要走,母亲只得随她。母亲也明白,一个姑娘家是轻易不能在外过夜的。
    
      送雪梅回家的,当然是五哥。
    
      不过,五哥对雪梅的热情招待,只是出于同学关系,并没有其他想法。他认为严雪梅个头太矮,不到一米六。他呢,人高马大,一米七八,浓眉大眼,阳刚之气特足,再加上那身漂亮的军服,使他显得更加英俊、威武。他根本看不中雪梅。尽管雪梅不断向他频送秋波,暗射丘比特之箭,他却佯装不知,装聋作哑,故作糊涂。有时,我看不下去,真想替雪梅打抱不平。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何必故弄玄虚欺骗人家。五哥解释说,怕当面拒绝伤了姑娘的自尊,所以以不变应万变,到一定时候,姑娘自觉不妥时,不用拒绝,她会知难而退的。不管五哥如何解释,我都反对。
    也许是看五哥的面子,——因为雪梅还摸不透五哥的想法,也许是看上次她来我家时我及全家对她的热情,再者,雪梅本人也是个热心人,所以,听说我想请她辅导中学文化知识时,她连二话都没说,马上答应,并让我吃住在她家,以便随时辅导。
    
      因为底子太薄,代数得先从正负数学起,地理、历史从头开始,语文篇篇看。我非神女,也非天才,一个星期要将六年的书读懂、读熟、读会,真比登天还难。但是,为了考上那可望不可及的南京文化干校,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机遇,可怜的我,白天学,夜里学,死背,硬记,搅尽一切脑汁,仍不能如愿。地理、历史知识,不住嘴地念,就是记不住;代数、几何公式头教后忘,有些根本就不懂。雪梅讲得嘴干舌苦,我听得两耳起茧,还是不会。一个星期,不知草稿纸糟蹋多少张,该会做的题目仍不会做,不会的更是不会。我有时怀疑自己是否是弱智,有时又怨恨起老父亲。如若当初不把我从小学校里强行拉下来,今天会怎样?如若让我继续上学,哪怕能上到初中再让我回家干活,今天又会怎样?如若不生在这个家里,我今天怎么能有这些罪受?考期眼睁睁地看着逼近了,我的学习却仍无起色。雪梅累了,因为她辅导我这个差得不能再差、笨得不能再笨的学生太吃力。我也累了,那是学累的。因为我无论如何刻苦,就是学不会。与其说我学累,倒不如说我愁累、闷累、气累。不过,我仍不气馁,还是坚持着学。
    
      怕考期到了,考期还是如约而至。文化站的方国成大哥通知我,让我第二天去南京应试。他还告诉我,明天先在市文化馆集合,有人专门送考。
    
      我虽然想去考,但事到临头倒又犹豫不决起来。一来没把握,二来没有钱。倘若考不上,又浪费很多钱,老父能愿意吗?再说,钱从何处来呢?方大哥似乎看出我的心思,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我说:“小妹,你能参加考试很不容易,这个你应该知道,机会不能错过,这钱你拿着去考试,不要还,算是老大哥帮助小妹的一点心意,别嫌少。”
    
      我推辞不收。虽然我需要钱,但是,无缘无故地接收一个男人的钱,我不能这样做。尽管我知道方大哥为人正派、憨厚,我也不能收。
    
      方大哥看我拒绝他的馈赠,非常固执地说:“小妹,我给你这钱,完全是佩服你的好学精神,佩服你的志气,没有其他想法,也没有任何要求,我不是某些人心怀叵测,帮助女孩时想讨人便宜,请你相信我的人格。”
    
      我知道方大哥讲的“某些人”,是指刘站长。这次报考,要不是方大哥暗中做“手脚”,并一再同刘站长拒理力争,我是绝对不能参加的。
    
      方大哥看我仍不愿把钱收下,不高兴地说:“你要是不要,就是看不起我,就是不相信你老大哥。我再说一边,你要不要,不要我就撕掉!”看他真的生气要把五十元钞票撕毁时,我只得接下来,感激地流着眼泪说:“方大哥,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好感谢,能考好就成。万一考不好也不要紧,还有机会嘛。”“我一定尽力,不过,这钱以后我会还你的。”
    
      全市去南京参加考试的人二十多个,女同志只有三人。出发那天,每人交二十块钱,统一买票,统一上车。
    
      我是第一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
    
      进省城,为避免别人瞧不起,我得重新包装自己。怎么包装?借衣借鞋,——只能如此。
    
      说句丢人的话,长这么大,我从来没穿过一件新衣服。大多是姐姐穿小了不能穿了,才轮到我穿在身上。因为发育早,十五六岁时,我已长成大姑娘,可惜,内裤只有一条。像女孩子必备的小背心、小裤衩、卫生裤等,我是一无所有。后来,身上见红,母亲才向父亲要钱给我买了一点必需品。我身上是从来没有钱的,买一包卫生纸也得向母亲要,母亲再向父亲要。有时真怪难为人的,因为我的例假不正常,“红朋友”不知何时光临。冬天还好,裤子厚湿不透。即使湿透,棉裤是深颜色的,你只要光站不坐,别人也看不出来。夏天可就麻烦了,衣服单,颜色浅,不湿还好,一湿就像前方阵地上挂彩的战士,只是“彩”挂的不是地方,太让我出丑了。
    
      冬天,我像瘫子一样,成天待在床上,因为我只有一条内裤,怕冷。我不撑冻,在上无棉袄下无棉裤棉鞋的冬天,唯一的取暖办法就是坐在被窝里。可以说,二十岁之前,我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更别说有毛线衣了。一次,三哥赶会买了件毛线背心,穿不上,便给了我。我当时给他带孩子,哥见我衣服穿得太单薄,冷得发抖,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咬咬牙给我的。穿上崭新的暖和的毛背心,我的确高兴了一阵子。可是,没穿几天,三嫂就在我母亲跟前念叨起来,意思是想要回,我只得脱下来极不情愿地还给她。她并没有给自家人穿,而是送给了她的娘家侄子。我干气也没办法,人家买的东西,喜欢给谁就给谁,谁叫自己买不起?
    
      这次去南京,虽然知道三嫂有件好看的衣服,我却没借,就是借,她也舍不得,何必丢面子呢?后来多亏雪梅从她同事那儿给我借了一套藏青色外套,衣服大半新,穿在我身上正合适。衬衣和薄毛衣是四嫂借的,球鞋是借大嫂的。记得考试回来后,我把鞋还给大嫂时,大嫂很不高兴,说才穿两三天就把鞋底磨损了许多。球鞋底能这样不结实吗?可是,人家要说,我有什么办法。我虽然很委屈,也没申辩,借人家的东西,只能让人说。但从此以后,我发誓再也不借她的鞋穿,宁愿一辈子赤脚。
    借人家衣服穿在身上,虽然体面,但心里不能平衡,更怕多嘴多舌人追根求源。你这衣服是借的,还是买的?是买的。买的?平时怎没看你穿过?多少钱买的?说借的吧,又难以开口。没衣服就不穿,何必借人家的摆阔。遇到长舌人,你真不知怎么办才好。不借吧,又不能出门。人家穿得体体面面,你穿得破破烂烂,怎么见人?你必然会产生强烈的自卑感,就会自觉矮人一头。为了虚伪的面子,我只能借。
    
      第一次坐火车,样样觉得新鲜。这个庞然大物力气怎么如此之大呢?发明这个庞然大物的人真是功德无量。不过,有时也担心,那窄窄的铁轨上万一承受不了庞然大物的压迫怎么办?庞然大物跑得如此飞快,离了轨道如何是好?但是,担心归担心,坐还是坐。
    
      我伴着窗外的金色田野,一起从秋天经过。寥落的村庄,东一簇西一簇,不时点缀着列车的窗景,我无心去欣赏这大自然的造化,还得抽时间看书。同去的考生,也都在复习,不过,我发现他们手里都有一个小白本子,要过来一看,原来是内部发的复习资料,考试的重点都在上面。我愕然了。只有四年级小学文化程度,看的却是六年的中学文化书,而他们,都是高中毕业生,看的仅是一个小白本,复习时间竟是一样的,这太不公平了。后来,我得知沙塘文化站也发了小白本,是让刘站长扣住了没有给我。
    
      本来就是很渺茫的报考,再参于这样不平等的竞争,就更没希望了。我真后悔坐上这班车,想下去是不可能了,只能无可奈何地让列车驮走。
    
      这时,一位离我很近年约三十的男考生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没告诉他实情,只是含含胡胡地说是沙塘的,随他怎么理解都可以,反正我没说是文化站的就行。
    
      他告诉我,他叫刘西洋,是高山电影队的。他长得很瘦,身高不到一米七,很健谈。刚接触他就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没了,并信心十足说,他这次考试希望是大大的啦,等等等等。我没有闲心跟他乱侃,敷衍几句后便埋头看书。
    
      记不清是怎样走进考场,怎样走出考场的,还好,没交白卷。虽说没交白卷,但我明白,自己只会名落孙山。后来,分数下来也证明了我的看法,在所有考生当中,我考得最差。南京文化干校只能向我“拜拜”了。
    
      其实,那次去南京虽说是考试,倒不如说是去观光。两天考试完毕,在南京各大景点转了一圈,像莫愁湖、中山陵、雨花台等。我在雨花台拾了不少雨花石,在莫愁湖同“莫愁女”合了影。自那次去南京后,到现在也没去过,也许以后也不一定能去了。
    
      南京考试回来,我感到非常轻松。连续一个星期的疲劳战,实在让我累得不轻。不过,轻松之余,我更觉得心情的沉重。古今中外成大业者,皆从忧患始,我虽不是能成大业者,但我的确感到自己知识的贫乏,感到自己的无能和渺小。在这知识爆炸的年代,没有知识是可悲的,我必须继续学习。我不能浪费时间。忽视了现在的一刹那,就等于虚掷了将来所有的一切,许多有成就的人,最初都是在别人荒废的时间里崭露头角的,我得抓紧时间学习。学什么?怎么学?
    
      雪梅告诉我,可以参加成人自学考试,成人自学考试,国家承认学历。她说她已经考过几门了。我决定参加。
    
      雪梅很高兴,她说她可以带我去市自学办公室报名,书籍她给我借,又告诉我,什么时候考试,教材怎么购买,考试怎么考等等,我高兴极了,因为我又可以有目的、有计划地学习了,有雪梅这位良师益友的帮助,我相信一定能够成功。
    
    
  
作者 :缺口的水杯 时间:2008-11-21 09:33:00
  向老大致敬并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