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载专区]靚女橫行:鵪鶉男(一)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31:44 点击:151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靚女橫行:鵪鶉男(一)

眼前的這個男人,眼神中流露着怯懦,好幾次,他刻意避開我的眼光,避免跟我視線接觸。
男人碰到我這種女人,表現通常陷於兩極,或者眼睛一眨不眨貪婪地望向我,恨不能用雙眼把我吞噬,用視線剝掉我的衣褲。或者,低眉垂首,盡量逃避我,不與我建立任何關係,包括眼神交流的關係。對後者來說,我太危險。一個不小心,他們會在我面前失去自我。
眼前這個年齡比我小三歲,收入比我差一大截的男人,根本不是我杯茶,若非姑媽一次次逼我,我不可能跟他坐在餐廳一起進食。最後一口咖啡吞下喉嚨,我舒了一口氣,心想,總算見了姑媽逼我見的人,回去可以交差了。
我向侍應招招手,示意埋單。
那個鵪鶉似的男人突然抬頭,說,「我們AA制。」
我愣了一下。呆望他,一時半刻,居然不明白他在說甚麼。
他繼續往下說,「我知道你是律師,收入豐厚,不在乎一餐飯錢。但我們以後不會再來往了,誰欠誰的人情都不好,還是AA制最合適。」
我這才反應過來:他這是在拒絕我。
我的兩邊面頰瞬間發燙。
我,35歲,律師,樣靚身材正,從來沒擔心過自己會嫁不出去,實在是盛情難卻,在姑媽的鼓動下,跟這隻鵪鶉坐在一起「相睇」,沒想到,我還沒開口拒絕他,他卻搶先拒絕了我。
真是奇恥大辱。
而且,他提出AA制,這是更大的羞辱:他不捨得為我支付一餐飯錢。
天知道有多少男人視與我撐枱腳為人生目標!
我的手本來已經伸向手袋,聽他這麼說,縮了回來。
「這餐飯你來付。」我說,「雖然我比你富有,但我畢竟是個女人。如果一定要AA制的話,那麼下一次出來吃飯,我付賬。」
他抬起眼睛望着我,眼神有點困惑。「下一次?我們還出來嗎?」
「為甚麼不?」我的語氣近乎挑逗。



高慧然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33:00
  靚女橫行:鵪鶉男(二)
  
  「你還想跟我見面?」他的表情很為難。
  這就是典型港男。一方面他們肆無忌憚批判港女目中無人,另一方面,他們在高質素港女面前自卑、退縮,怯懦,未追求先認輸。
  「怎麼?不敢追我?」我挑釁地問。「不是不敢追,你不是我杯茶。」他說。
  「你飲開甚麼茶?茶餐廳那杯被夥計插入手指,通常被人用來浸洗筷子的茶水?」我譏諷道,「所以,見到一杯用Uva冲的奶茶就嚇得腳軟了?」
  「甚麼?Uva?」
  我但笑不語。侍應走過來,望望我,再望望他,然後把賬單交到鵪鶉面前。香港的文化很有趣,連男侍應都認為付賬的必須是男人。所以,男人只能請收入比他差的女人吃飯。鵪鶉很認真地核對賬單,掏出信用卡埋單。
  「水要三十元一杯?」他向我嘀咕。「礦泉水。」我說。
  「跟凍滾水有分別嗎?」
  「有。」我說,「分別就是茶餐廳那杯侍應插過手指的茶水跟用Uva冲的奶茶。」
  「八百。」他說,「每人四百。」
  我覺得遊戲越來越好玩。我不習慣輸,甚至不習慣一點點小小的挫敗。我不能接受被這樣一個男人搶先拒絕。我習慣用我的意志去凌駕男人的意志。
  「下次我們出來,我請你吃一個人八百的晚餐。」
  「我們在一起不會有結果的。」他苦口婆心地勸說我。
  這麼老土的話,像極師奶劇集的台詞,我忍不住失聲大笑。我從未遇過娛樂性這麼強,卻又如此一本正經的人。
  「你從來不談沒有結果的戀愛?」我反問他,「那麼,除非你從未談過戀愛,否則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你從未有過戀愛史嗎?」
  他呆愣了一會,說,「我失敗過幾次,不想再失敗了。」
  我們在餐廳外分手。
  面對低質素港男,高質素港女的感覺除了沮喪還是沮喪。傳說中但求轟轟烈烈不計較得失成敗的愛情,從來不是港男那杯茶。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34:00
  靚女橫行:鵪鶉男(三)
  
  駕車回家的路上,接到姑媽電話,我知道她想問甚麼,不等她開口,搶先回答,「人家不要我。」
  姑媽並不感到意外。「一定是你氣勢凌人,把人家嚇着了。」
  「咁容易受驚就躲在家中做裙腳仔啦。」我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是找女朋友,不是找阿媽吧?」
  姑媽憂心忡忡地說,「你看看你,明明條件那麼好,要樣貌有樣貌,要身材有身材,收入又高,偏偏沒有男人肯要你。你知不知道原因在哪兒?」我早知答案:「男人太鵪鶉,心靈太弱小。」
  「不趁這幾年把自己嫁出去,以後你可能就孤獨一世了。一個女人,到了老年,身邊沒有老伴,膝下沒有孩子,你想過是甚麼滋味嗎?」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快樂,兩個人有兩個人的煩惱。」我不以為然。
  姑媽長長嘆息。
  我父親在我八歲時去世,母親要工作,平時把我寄養在姑媽家,周末才接我回家。姑媽像我養母,我跟姑媽的關係,甚至比跟母親更親密一些。姑媽的嘆息聲讓我不太好受。
  「我相信緣份。」我安慰姑媽,「可能我的真命天子會在下一次相睇中出現。」姑媽不肯放過我,「你知道男人娶女人,最終娶的是甚麼?」
  「美貌、財富、DNA。」我很肯定地說,「基因很重要,女人的基因決定下一代的質素。」
  姑媽嗤之以鼻。
  「沒你考慮得那麼長遠。一般的男人只想跟女人相處愉快,所以,性格是最重要的,他們娶的,是女人的性格。你的性格太霸道,太強勢,咄咄逼人,不肯妥協。不會有男人喜歡的。」結束通話後我很沮喪。
  鵪鶉男不要我是事實,很多男人對我望而生畏也是事實。我一直認為是我條件太好,令港男自卑退縮,卻從來沒想過,問題會不會出在我的性格上?
  我回憶整個晚餐,不認為自己有咄咄逼人之處。
  電話輕輕震了一下。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35:00
  靚女橫行:鵪鶉男(四)
  
  鵪鶉男傳來一條WhatsApp,「聽說有個地方有很正的晚餐。」並且附有餐廳的資料。
  我知道這間餐廳,這是一間吃蠔專門店,供應多國直達的季節生蠔。以晚餐計,人均消費八百至一千。
  剛才,我逼鵪鶉男埋了單,答應下一次出來,請他吃八百塊一人的晚餐。沒想到他這麼急就要我兌現承諾。原本我以為,他是無論如何不肯再見我的,要找他出來吃晚餐得費一番唇舌。看來,我錯估他了。我是真的不了解男人。
  我陷入沉思中。
  鵪鶉男願意再跟我見面,是對我有一點點心動,決定冒失敗的風險跟我交往嗎?還是,他純粹是不甘心請我吃了個晚餐,所以要加倍吃回去,然後才跟我一拍兩散?
  這麼想着,我居然有一點點煩躁。
  鵪鶉男當然不是我杯茶。可是,若連那樣一個男人都不甘心請我吃飯,不甘心在我身上花一點點時間,卻未免令我失落。
  朋友圈中有個美女,喜歡追不入流的男人,然後再把他們狠狠摔掉,幾年來樂此不疲。她有一句名言,「我就是不甘心連那樣的男人都不肯追我!」所以她要表現主動:她想追誰就追誰,她想甩誰就甩誰。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步她後塵,沾染上述情意結。
  回到家中,我還是決定不了怎麼做。冲完凉,發現鵪鶉男已傳來第二條短訊:「下星期日晚我有時間,你方便嗎?」
  我想了想,回覆他,「好,你負責訂枱,我來埋單,以答謝今晚的晚餐。」
  我進入廚房,為自己冲一杯奶茶:Uva茶葉放入茶煲,慢火煲出茶香。
  新鮮水牛奶用座熱法加熱至常溫。我抬高手臂,把橙紅色的茶撞入牛奶中,茶香混和着奶香在我鼻端瀰散開來。
  這才是我杯茶。
  如果用奶茶來形容男人,則鵪鶉男不過是一杯三合一即冲奶茶。我問自己,真的要跟他來往嗎?
  
  
楼主墙外拾花 时间:2012-11-15 08:36:00
  靚女橫行:鵪鶉男(五)
  
  星期日晚,鵪鶉男準時赴約,衣着得體,不知是重視這個約會,抑或重視一個貴價晚餐。
  秋天的蠔甚肥美,我開了香檳。
  鵪鶉男問,「埋單會不會超過兩千?」
  「你放心,說好了我埋單。」我沒告訴他,這支酒,已經超過兩千。
  「吃一餐飯,可以去一次旅行了。」
  我不知如何應對。我收入不俗,又無負擔,自己喜歡的東西基本都負擔得起,兩千元的酒,或者三千元的鞋,七千元的護膚品……只要能讓自己開心的,我從不計較價格。
  鵪鶉男突然說,「我跟前度拍拖三年,兩個人收入都不高,所以,我們最奢侈的事就是拍拖紀念日吃不到兩百塊錢一位的日式放題。平時約會都是去茶餐廳、快餐店。去年她生日,她說想來這兒吃蠔,我覺得太貴,拒絕了。結果,她怪我對她不認真,不捨得在她身上花錢,為了一個晚餐,跟我分手了。」
  鵪鶉男指指自己的心口,「從那以後我明白,沒有經濟能力的人,是沒有資格拍拖的。」
  我不置可否。
  「我有能力為自己的消費埋單,從不指望男朋友會送我一張附屬卡。」
  鵪鶉男搖搖頭,「我已經輸不起了,對沒有錢的男人來說,拍拖的成本代價太高,每失敗一次,不但輸掉錢和時間,更輸掉希望和信心。」
  我突然遇到了知己。
  「這正是我的感覺。」我說,「每相睇一次,被條件遠不如我的男人拒絕一次,我就對自己越沒有信心。」
  鵪鶉男抬頭,第一次勇敢地正視我的眼睛,我們久久對視,終於,忍不住相視而笑。
  「輸不起,真是個心結。」我嘆了口氣。第一次把心底最陰暗的角落翻出來晾曬,原來是這麼舒服的事。我們輕輕碰杯,祝福對方。
  我知道我們以後都不會再見面,但我會記得這個男人,他無意中打開了我的心結。讓我學會誠實面對自己。(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