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茶色文字]黑泥罐

楼主:中国黄云峰 时间:2011-09-14 11:53:42 点击:1118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弟弟憨厚,重感情,心眼很善良,对我特别尊重。黄家还比较忠诚于孔老二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信条。晚辈尊重长辈,幼者服从长者。弟弟当然处处服从我的,他也一再强调,“家有长子,国有大臣”。他总是把我看成家中的顶梁柱,所以时刻关心我,处处为我着想,愿意为我赴汤蹈火。
  我念初中时,学校在棋盘镇。棋盘镇距家一十二里,小路弯弯,坎坎坷坷。路中间仅有两个小村庄:小胡庄,大新庄。庄与庄之间相隔三四里路。小胡庄和故乡之间还弓出了一座山丘,山丘光秃秃的,很少有树,石头也是红褐色风化了的,没有半点绿意。但山沟沟不少,大一条,小一条,长一条,短一条,宽宽窄窄,深深浅浅,像纵横交错的古树盘根,从丘陵伸向碧绿无垠的田野。横七竖八的山沟沟,平日无水,干枯见底,可是逢到暴雨季节,山洪暴发,水流湍急,处处沟满河平,倒也有“洋洋乎之势,汤汤哉之威”。
  我初三即将毕业时,每星期六回家拿一次煎饼,带点辣盐豆或黑咸菜。辣盐豆就是用黄豆煮熟后,放大量的盐、干辣椒丝、花胡椒沤晒而成。辣盐豆分两种:一干,一湿。干的就是将煮熟的辣盐豆晒干,这样便于保存和携带;湿的就是没晒的辣盐豆。辣盐豆,顾名思义,又咸又辣,是下饭的菜。黑咸菜,也就是把菜(这种菜多是辣疙樱子、青梗菜或雪里蕻)腌好炖熟闷黑晾透后食用。咸菜易放,不招蛆,不霉烂。这两种菜是家乡的常年小菜。但,只有富裕人家才能常备。我上初三时,故乡很穷,我家当然也是“大河无水小河干”了。辣盐豆和黑咸菜早已在我家逃之夭夭,煎饼也是山芋或山芋干做的,因为山芋的霉变,有时煎饼又苦又酸又涩,只有卷辣盐豆或大葱才能下咽。但大葱不是常有的,黑煎饼也不充足,我这赶考的“秀才”,每天家中也只能限供四张之内。尽管如此,我仍能刻苦学习,同学们也能苦读寒窗,因为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作为农村的孩子,只有读好书,才能跳入龙门。那时,同学之间相处得很融洽,大家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快乐着每一天。并未因生活的艰辛而沮丧,相反很勤奋,很热爱国家,很热爱生活。当时,我有个同窗叫王增栋,块头很大,与我正成反比,我是班里最小(年龄最小,个头最小)的,他是班里最大(年龄最大,个头最大)的。也不知班主任杨家树老师是出于什么动机,竟安排他与我同桌,而且坐在最前排。王增栋并未害羞,谁叫自己成绩差呢,再说啦,那时的学生总是听老师话的,“师道尊严”味重。王增栋家在湖区,湖区比山区富,因为地肥。他家的条件也不错。所以,他生活比我们山区来的学生好,他常常分点玉米煎饼或什么小菜给我吃。我生活虽差,但成绩在全年级是佼佼者,大多能当个状元或榜眼。他在生活上给我诸多方便,我在学习上也给他诸多照顾。尤其中考时,这种互惠互利更甚。
  因为要复习迎接中考,我就不能每星期回家一次了。这时,家中就派弟弟送饭。弟弟当时只有十一二岁,我才十五岁。十一二岁,跑十一二里路,弟弟从未叫过苦,也没推辞过。虽然,他也怕,路野;也累,路遥。最后一次送饭,正是我准备赴新沂考试的时候。那天正下豪雨,山洪暴发。他提着小罐,罐子是泥烧的,黑色,肚略大,能盛三五碗水。罐里装的是菜稀饭,饭稀得能照人影,菜是萝卜樱子。称菜稀饭不入称菜汤更为准确。然没盐没油,汤也算不上好汤,只能算是青菜水。好在这饭里放了十几块山芋干。那山芋干银元大小,饼干厚薄。这家伙比稀饭好,有噘头,撑饿。喝稀饭只能撑大肚子,两泡尿一尿,就饿了。
  因为山洪暴发,到处沟满河平,水流湍急,弟弟分不清深浅,只能瞎摸瞎闯。每趟过一条小沟时,便把黑泥罐顶到头上,卷高裤脚,赤脚而过。当他过一条大沙沟时,那山洪水竟一下子没到了他的脖子,因水深浪急,他被水冲得老远,若不是遇到别人路过搭救,弟弟可能就给龙王爷带走了。那个救他的人说:“你怎么不把水罐子扔掉?!没有水罐子,你不就游过来了吗?”弟弟说:“罐里是饭,俺哥一天都没吃饭了,等着吃去考试呢。”
  这件事,弟弟到学校并没有告诉我,他怕影响我的考试情绪。再者,他还要返回家,他怕我对他不放心,送他回家,影响学习。我责怪母亲不该让弟弟冒雨送饭。弟弟说:“俺妈怕你饿坏了,不能去考试,所以下雨也叫我赶来的。”
  殊不知,那天王增栋在家带来的黄玉米煎饼和肥猪肉烧的紫茄子,让我吃个特饱特痛快呢。因为饱腹,我当然对菜稀饭不屑一顾,倒让弟弟饱餐了一顿。弟弟原本舍不得吃,我硬逼他吃,我知道他正饿着。我看着他搬起黑泥罐仰脖往嘴里倒,看着他用树枝做的筷子美滋滋地吃光十块大“银元”,看着他拎着黑泥罐远离而去的瘦小身影渐渐消逝,才转回课堂去苦读文章。
  弟弟满意地走了,但弟弟捧着黑泥罐滋儿咂儿地喝稀饭的情景,却久久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只知道他饿,他舍不得吃送来给我,还不知道他为这罐菜稀饭,差点送了命。若真是如此,我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不过,“吉人自有天相”,弟弟命大福大造化大,他没有随龙王爷而去。
  
  
  
  
楼主中国黄云峰 时间:2011-09-14 11:55:00
  自沙自顶.



作者 :墙外拾花 时间:2011-09-14 15:34:00
  老大好,稍喜,立正,敬礼:)
作者 :石老公 时间:2011-09-14 20:35:00
  云峰兄好!久不见您了,想念得很!!秋安!!
作者 :我安分哦从不捣蛋 时间:2011-09-15 01:06:00
  老大出马,一个胜俩。呵呵,出手就是两篇好文!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