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天读书]长篇小说----苦嫁(连载中)

楼主:江苏黄云峰 时间:2008-11-17 08:43:28 点击:130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五节
    
      “娘——”
      “哎——”
      “开门。”
      “来了。”
      春巧娘听到女儿娇甜的声音,急急忙忙来到院门口,挪动抵门的木杠,拉开竹片编的笆门:“不是早就散戏了吗?怎么到现在才来?”
      “不对你说。”春巧撒娇地对母亲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挡门。
      “锅里还有一碗面条,刚才热过,你去吃吧。”
      “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天天到深更半夜的,不吃点垫垫怎么行?”
      春巧对母亲用鼻子“唉嗯”一声,径直向屋里走去。
      “你个死丫头,就是这么犟。”
      春巧娘走进锅屋,将铁锅里的面条端出。嗬!热气淌淌的,香喷喷的,香酱甜油醋,五味俱全,望一眼口水也要馋得三尺长。这是春巧她爹在医院里省下来的细面,专留给宝贝女儿吃的。她把面条端到女儿跟前:“喏,少吃一点。”
    “娘,不吃不吃不吃——”春巧推开面条碗,歪着头对母亲说,“我跟你说过几回了,这面条留给你吃,我不需要,我有山芋干煎饼就行。你身体不好,得好好补养。你就是不听,哼!我真想生气了。”
      “好,不吃!我的姑奶奶,疼你还疼出气来了,早知不下。”春巧娘假装生气。
      “娘!”春巧轻轻地晃了晃母亲的肩膀。
      春巧娘故作不睬。
      “娘!”春巧又晃了晃母亲的肩膀。
      “你要死啦!看,面条都要晃出来了。”春巧娘把面条放在桌上。春巧娘和刘连廷是后组的家庭,刘连庭原有个女儿在家排行老大,称大姐,出嫁在附近乡下;春巧娘原有个女儿,排行老二,嫁在南京。春巧是春巧娘和刘连廷生的,所以老两口最疼她。
      “娘,你吃了,我告诉你一件事。”春巧神秘地说。
      “你说吧,我听得中意就吃。”
      “真的?说话算话?”
      “那是自然,为娘的还能跟你说瞎话?”
      “我说这事啊,你听了保准高兴。”
      “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个死丫头,玩得什么鬼!”
      “这你别管。”春巧还未开口脸先红了,“娘,你到底喜不喜欢天生?”
      “我不喜欢他!”春巧娘一听天生二字,就像潜水员入海时身上背的氧气瓶,一入水中,就咕嘟嘟地往外冒气。
      “真的不喜欢?”
      “一点也不假。”
      “那,你以前为什么在我跟前老是夸他?什么忠厚啦,老实啦,漂亮啦,有本事啦,将来肯定有出息啦,哼,多着了,还一次一次叫我喊他来家吃饭,一有点好的,就生给他吃——”
      “好啦好啦,别叨咕啦,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他讨我喜欢,现在他惹我讨厌。我就是不喜欢他!”
      “他怎么讨你厌啦?”
      “这,反正我不喜欢他。你今后也别提他,别沾他,别理他!”
      “娘,你大概是叫他当养老女婿,他不同意,你就不喜欢他了,是吧?”
      “嗯,不错,是的。他要想我女儿,就得来俺家;不来俺家,就别想俺女儿。”
      “女儿——要是愿意呢?”
      “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说,女儿要是愿意跟他呢?”
      “你——?!”春巧娘一听此话,伤心透了。她想,我屎一把尿一把把你拉扯大,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中怕丢了,身上肉都想割给你吃,就换你这个?她越想越不是滋味,真是女大不由娘了。一个宝贝闺女要离娘而去,能不伤心吗?想着想着眼泪就溜了出来,先是暗流,无声地流,接着嘴一撇,竟放声大哭起来。她大骂自己没本事,要是有本事生个儿子出来,也不会担心养老这些事。
      春巧本想逗逗娘玩的,想不到娘竟当成真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还就不能看别人流泪,否则,自己的泪水也会像连锁反应一样,跟随而出。她取出手帕,——这洁白的手帕上绣有一对鸳鸯,那是天生在供销社里买来送她的。她替母亲揩了揩眼泪,说:“娘,我逗你玩的,看你——”
      “不管你是逗我也罢,不是逗我也罢,反正你不能跟他,要是我闺女,你就得听我的;不是我闺女,你就跟那小子去!咿,咿咿——”春巧娘仍然在哭,哭得悲悲切切。
      “娘,瞧你,我哪天没听你的?”
      “嗯,能听我的就好。”春巧娘终于堵住了破堤的黄河花园口。她用袖头揩了一下脸说:“乖乖,娘非要给你找个像样的不行,我看他天生能绕什么猴!”
      “娘,你真不喜欢天生?”
      “不喜欢,一辈子也不喜欢!”
      “他,要是听你话,愿意来俺家呢?”
      “他,能愿意?”
      “能。”
      “哼,我才不信呢!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他愿意?哼!他觉得他了不起,怕来俺家辱了他的人格。呸!什么人格,臭老九!哼,干部儿子有什么了不起?别看他今天是座上客,说不定明天就是阶下囚。这样的人,这样的家庭我看得多了,哼,代课先生又不是国家主席,有什么值得洋的?我眼角都不夹他一下!”
      春巧娘越说越来气,恨不能一口吞掉天生。
      “娘,瞧你,人家跟你说正经的!”春巧不高兴地嘟着嘴说,“天生真的愿意到俺家。”
      “真的?”
      “谁骗你啦?他刚刚跟我说的,叫我一定跟你说。”
      “你个死丫头,又来逗娘了。”春巧娘看女儿认真的样子,还有点半信半疑。
      “真的,不逗你,他说等淮海市武斗结束了,就把户口迁来安俺家。”
      “这,他家里能同意吗?”
      “他说问题不大,他的事他自己能做主。”
      “嗯,这孩子脾气我知道,他只要能说这话,他肯定能办到。再说,俺家条件也不错,我跟他娘处得也好,他娘会同意的。就是他那个爹,好讲蛮理,难缠。不过,只要她母子同意,他爹不愿意也没办法。”
      “这下,你不讨厌天生了?”
      “讨厌!”
      “真的吗?”
      “一点也不假,谁叫他现在不来俺家,你看,俺闺女头发都等白了,咯咯咯咯——”春巧娘刚才还大哭一通,现在又开心地大笑起来。她就是这样的人,说哭就哭,说笑就笑。
      “娘。”春巧看母亲开心,娇嗔地把头靠在母亲怀里,爱的甜蜜染红了他那又白又嫩的双颊。
    
    夜里,春巧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家里的两间草房,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变成了两间,不,是三间高大敞亮的大瓦房。透明的玻璃窗,贴着斗大的大红喜字。房间里粉刷一新,桌子、椅子、箱子、床,都是红色的。这些新添的家具,都长着鼻子、眼睛和嘴巴,它们一齐张着笑脸跟春巧讨喜糖吃,向母亲要喜酒喝。真怪,这些家具怎么又变成了麻庆明、刘大翠、歪虎、玉录——不,它们又好像是洪雪梅、白玉莲、白玉娥——不过,这些姑娘的笑脸好像不太自然。怎么?他们怎么走了?哦,原来迎新郎去了。他来了,真的来了,穿了一身崭新军装的心上人,笑眯眯地来了。院中的葡萄架上,一串串碧绿的葡萄,竟变成了一串串爆竹,噼噼啪啪地响了个震天,响了个不停。闹喜的孩子们,不时地伸手去捡地下未响的鞭炮,他们把这些鞭炮竟含在嘴里吃着、嚼着,有的说酸,有的说甜。
      母亲把闹房的孩子都挡住了,哄走了,看着女儿女婿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她高兴极了,嘴咧得像个瓢,眼眯得像条线,大喊:“俺招闺女婿了!俺招闺女婿了!”
      春巧望着身边的天生,羞答答地问:“你真的来了?”
      “真的来了。”天生笑眯眯地吻了一下春巧。
      “不走了?”
      “不走了。”
      “永远?”
      “永远。”
      “我们变成小鸟吧。”春巧深情地说。
      “好。”
      一对小鸟自由自在地在碧蓝碧蓝的蓝天上飞翔,飞翔——
      “我们好像是一对蝴蝶。”天生说。
      “什么好像,本来就是。”春巧说。
      一双粉蝶翩翩起舞在翠绿的葡萄架中。
      “你,真好。特别是那双深情的眼睛。”天生说。
      “你,可爱。特别是有颗忠贞的良心。”春巧说。
      天生兴奋地抱着春巧,春巧热情地贴着天生。他们渐渐合拢了,合拢了,合成了一个人。
      “喂!你个死丫头,想把我搂死啊!”春巧娘掰开女儿的纤纤玉手,笑着说。
      春巧看搂的不是天生,而是年迈的母亲,脸上顿时飞上红云,多亏夜幕掩盖了这处女的心中奥妙。
      “又在做梦了吧?你呀,单相思,不害臊!”母亲用手指羞了羞春巧。
      春巧嫣然一笑。
      “刚才我琢磨一下,”春巧娘躺在床上,望着女儿,“到秋半天,堂屋请人再来修修,锅屋再接一间。我搬到锅屋去,你爹病好了来家也好住。这两间屋就腾给你两个人。俺家那头黑猪,再喂个把月,我估量也能卖百十块钱,留给天生扯几身衣服。赶明有钱再给他买块手表,当老师没手表怎么行?这样吧,叫你二姐支持一下,给他买块上海牌手表。你爹那儿还喂三只绵羊,今年剪下来的羊毛就不卖了,留给你们俩人一人再织一件羊毛衫。存折上还有九十多块钱,也够你们喜事用的了。喜事咱们也办得热热闹闹的,不能给人笑话。只要你们能高高兴兴的,我跟你爹也就满意了。等俺老公俩不能动的时候,你们能尽一份孝心,给俺端茶煎药,送汤送水,这也不枉俺养你一趟。我看天生这孩子还不错,不是那种无理欺性之人,我向他不会怠慢俺老公俩。当然了,这全看你了。当闺女的要是没味,女婿还能有什么疼热?”
      “娘,你还不相信自己的闺女吗?”
      春巧娘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女儿也知道她。
      人世间,母女是心心相印的。
    
    
作者 :缺口的水杯 时间:2008-11-17 09:54:00
  这个已经出书很久鸟,所以在内地市场,偶翻鸟好多书局,米买到:)吼吼,只好这么欣赏着老大的此小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