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蓝脸]刘戈:“世界工厂”怎样从褒义词变成了贬义词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8-08-08 09:24:16 点击:203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刘戈:《对话》栏目主编 《CCTV年度雇主调查》总导演
  
  曾任央视《中国财经报道》、《绝对挑战》主编。常年从事电视经济节目策划创作,对企业经营管理、企业品牌传播、社会心理、就业与人力资源等方面兴趣浓厚,为多家财经媒体撰写专栏。
  
  
  
  
   客观地看,做“世界工厂”是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一个不可跨越的阶段,正如我们每个人在迈向社会的初期都不得不吃很多的苦,走很多的弯路,受很多人的欺负。但如果有人说我们天生就是吃苦的命……
  
   中国外汇储备达到了1.8万亿美元。十几年来这个数字不断的被刷新,这意味着我们不断地积累着财富,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靠出口低价产品一点一点的挣来的。
   这些钱搭上了上亿从田地中走出的姑娘和小伙子们的青春,搭上我们总体上并不丰饶的土地上的出产,搭上了土地河流空气的污染,可以说每一分都是血汗钱。
   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小服装店门口用“外贸产品,清仓出货”的招牌来招揽生意。一直以来我们都把最好的东西用来出口,“外贸产品”等同于质量可靠、款式新颖的保证。
  
  
   靠着物美价廉,在全世界每一间的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卖场,在全世界的几乎每一家的杂货店都充斥着中国的轻工产品,到国外旅游,购买不是中国出产的普通商品已经成为一件困难的事。享着这中国低价产品的好处,外国人把“世界工厂”这顶帽子送给了我们。我们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帽子,于是欣然戴在头上。
   中国成了世界工厂,中国人成了世界工人——准确的说是世界农民工,也就是说你的付出与你获得的报酬、尊重、保障不成比例。但,没有办法,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世界把制造业这块工作分给了中国,而我们恰如刚从农村进城的青年,有的是力气,需要一份能养活自己并且积累一点财富的工作,况且我们的能力和秉性与这份工作的要求正好相匹配——文化水平低但勤劳、肯干、不怕脏不怕累。
  
   我认识的一位来自福建,做出口陶瓷生意的老板,一直以来把他获得第一桶金的功劳记在了一位日本商人的帐上。在向人们讲述他的财富故事的时候,下面的这个故事永远是不会被忽略掉的核心段落:92年,他第一次参加广交会,直到要结束的那一天,依然没有获得一份订单,正当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个日本商人来到他的展位前,仔细看了他的样品,称赞了产品的做工之后,他获得了第一笔出口订单。
   和童话里的通常的故事结尾一样,“后来,他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十几年来,日本商人每年都给他带来更多的订单,他的企业也由此从一个几个人的小作坊发展成有上千工人的中型企业,出产的陶瓷餐具和日用工艺品出口到日本、美国、欧洲。
   听完这个故事,我告诉他,虽然不忘知遇之恩是一种美德,但当年与日本商人的相遇实在不能当作一个传奇故事来传播,在那个时候有过那样一次相遇实在是一种必然。如果你当时没有遇到山本,那么几个月后的下一届广交会你一定会遇到渡边或者村田、或者杰克、或者比尔。全世界的商人都带着他们的大把订单来中国,无数的中国中小企业在广交会上上演过类似的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
  
   风暴似乎来得太突然了些。从一年多前开始,和众多东南沿海中小企业的老板一样,他发现自己的生意没法干了。人民币的持续升值、劳动力价格的不断提高、原材料和燃料的涨价、出口退税的减少,所有的压力不期而至。
   遗憾的是,十几年来,他工厂的产量、产值翻了几十倍,工厂从几间破旧的民房变成十多万平米的高大厂房,只有一样东西没有变——产品,和十多年前一样他的主要产品依然是各种陶瓷小摆件,做工精美,但价格低廉。每隔一段时间,日本商人,后来又增加了美国商人会把订单和图纸发给他,他严把产品质量,按照合同准时的把产品装入货柜装上轮船,然后得到外商的承兑汇票——从来没有欠款,从来没有赖账,这生意做的如此轻松,以至于他从来不关心他的货是通过怎样的渠道到达每一个消费者手中的,同样,也没有一个消费者去关心如此精美的小东西到底是谁生产的。当然,当他第一次知道他的一个小天使摆件交货价格是12块人民币,而零售价格是12美元的时候,心里也有过不平衡。
  
   现在,他不得不开始把目光转向国内市场。这个时候,当他反过头来打量自己企业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十几年来,他领导的是一家真正的工厂而不是一个公司。在这家规模不算小的工厂里,真正的营销人员和设计人员只有自己一个人。办了几十年企业,他没有培养出一个了解市场懂得经营和管理的团队,这才是当他不得不面对国内市场时遇到的真正挑战。
  
  
   从这样一家企业的发展路径上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这些年来中国GDP每年都保持高速增长,但大学生就业却越来越难。当众多把产品设计开发、拓展市场、打开销售的活都交给别人的企业高速发展的时候,除了带来民工荒,是不可能带来大学生就业的机会的。
   同时,就拿陶瓷——这个外国人用来称呼我们这个国家的产品名字来说,十多年过去了,大路货的名声没有丝毫改变,最好的陶瓷器皿依然产自日本、产自英国、产自德国。单纯的出口导向没有让这个行业在产品品种、设计和质量上产生任何拿的出手的飞跃。
  
   当然,客观地看,做“世界工厂”是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一个不可跨越的阶段,正如我们每个人在迈向社会的初期都不得不吃很多的苦,走很多的弯路,受很多人的欺负。但如果有人说我们天生就是吃苦的命,而且应该一直吃下去,我们不会答应。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积累之后,我们应当有勇气说,“世界工厂”这活太累了,更要命的是干这样的活不能让我们长本事,我们干的越久,就离我们想干的目标越远。
   既然这样,就交给更困难的同学干吧。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积累之后,我们应当有勇气说,“世界工厂”这活太累了,更要命的是干这样的活不能让我们长本事,我们干的越久,就离我们想干的目标越远。
  
   既然这样,就交给更困难的同学干吧。
  ===============================================================================
   我看没这么简单,欧美日企业的算盘应该是,乘着你转型期的困难,低价把你这工厂都收购下来,换主人。以后让你永远接着干下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