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辛苦恣睢”是谁人?——读《故乡》诠释疑团

楼主:赫璜秫 时间:2010-03-24 17:28:29 点击:1337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辛苦恣睢”是谁人?
  
  ——《故乡》诠释质疑
  
  小序
  
  写于20年前,屡投不中。想不到有了互联网,还能“发表”一下。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要问造成当今洛阳纸贵的名著是什么?恐怕支持率最高的,非《特级教师教案》和《应考宝典》莫属。但是,不管这些名著怎样各具特色,各有千秋,却万法归宗——解释的标准归根结底只能源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师教学用书》。幽默一点说,它就是判断真理的标准(以下简称“书”)。在千千万万望子成龙的普通老百姓看来,它比《五经》更经,比《圣经》更圣。它的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失误,都比航天飞机的数据出错严重十万倍。
  
  能掉以轻心吗?
  
  《故乡》结尾中说:“我又不愿意他们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展转而生活,
  
  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那么,这里“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的“别人”是代指谁呢?小说说的不明,而书则明确指出:“辛苦恣睢是指杨二嫂”这理所当然的成了一切读书人理解“别人”的标准根据。但是,当我们真的本着“学则须疑”的精神,仔细推敲一番,就会发现其中疑点太多太多!
  
  “恣睢”是什么意思?课文下边的注释说:“【恣睢(zisui)】放纵,凶暴
  ”.什么是“放纵,凶暴”?难道一个小小水乡的豆腐西施的生活竟然可以用“放纵,凶暴”来形容吗?是先生大词小用,或者是先生转义用了“恣睢”这一词吗?其实,如果我们能平心静气地将这一词放到原文中瞻前顾后,它的陈述对象其实非常明确。
  
  这个“别人”,绝非杨二嫂,也并非别的什么人。他指的就是作文时正“放纵”“凶暴”的政客和军阀。只有他们才匹配。
  
  根据呢?
  
  首先,作者在明确的提到辛苦辗转的我,辛苦麻木的闰土之后,紧接着提到辛苦恣睢的是杨二嫂,怎能会扭扭捏捏呢?难道作为小说形象及其所代表的人群,有捏捏的必要吗?为什么?为了让读者猜谜?为了变换一种新鲜的句式和说法吗?
  
  瞻前,作者在提到宏儿和水生不要像我和闰土一样隔膜起来——因为等级现实和等级观念成为尊卑两种人,但也不愿意为了消除差距,或者让他们都变成“我”,两个人都“辛苦辗转”,或者都变成“闰土”,两个人都“辛苦麻木”。尽管他们消除了隔膜,实现了平等,却仍然或“辗转”或“麻木”实在太辛苦。那么,还有什么办法来解决呢?
  
  按照几千年来的传统观念,自然是从辛苦辗转和辛苦麻木中熬出来,出人头地,做官当老爷。几千年来,难道个人的出路不就是这样的吗?舍此还有其他吗?一些人摆脱了辛苦麻木,又不愿辛苦辗转,最终摇身一变成军伐,成官僚,成贵族。几十年的小媳妇熬成婆,并不因为自己做小媳妇时,曾经受尽欺凌,身心痛苦,因此而对新的小媳妇表现为实质上的慈善和仁爱。只能是,变本加厉,比老婆婆更冷酷,更残忍,更虐待狂!几千年来,任何个人摆脱“辛苦麻木”和“辛苦辗转”,只有此路一条!正因如此,作者才顺理成章地说出了“也不愿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我们自己不愿受压迫,受苦受难,也不愿压迫人,纵情享乐,给别人造成苦难。
  
  怎样才好呢、实际上,这里浸透着作者刚刚接受的社会主义思想,只不过没用政治理论讲出来,而是用文学的形式表达而已。作者不是紧接着说:“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请特别注意“所未经生活过的’)这里的“新的生活”不是指社会主义理想又能指什么呢?而这种新生活,与“恣睢者”如冰炭不相容。先从自身做起,不做“恣睢者”。我们要的不是仅仅自己没有麻木,没有辗转,没有辛苦的高高在上的“放纵,凶暴”的生活。我们要的是,这一切都消灭,人人平等的幸福生活。如果将“辛苦恣睢”理解为杨二嫂,对作者用文学形式所表达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解还会达到应有的深度吗?
  
  其次,从行文习惯上来说,例证就更多了。先生在谈论偏离现实较远的诸如历史等方面的话题的内容时,往往联入现实中最新的一些话题,造成幽默和讽刺,尤以<故事新编》中这一笔法最为多见。例,在《理水》中,作者命禹时代的人物为鸟头先生,其实是影射、讽刺当代人物顾颉刚先生的训诂学的。在《故乡》中,作者在探讨人生道路的问题时,极为自然的联到“辛苦恣睢”的政客和军伐,天衣无缝,形成反差,而且表达了一种深恶痛绝的感情。                                              话说到此处,很明显,这“辛苦恣睢”与前文似乎不经意地提到的造成故乡破败的“苛税、兵匪、官、绅”有着相互照应的关系。字字珠玑,博大深厚啊!
  
  作者在小说中将故乡处理成“苍凉,萧索”,是否因为以社会主义理想为参照物呢?作为小说家,作者也照样可以用“农家乐”的基调将故乡描绘成“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桃花源。衡量标准很重要。取一种绝对的、抽象的苦难生活做标准,可以将任何苦难的生活 比照成伊甸园式的幸福。作者用“苍凉、萧索”来描绘家乡,正表现出对家乡的无比热爱和寄予的无限期望。
  
  当然,你可能会问:“那些政客、军伐养尊处优。他们怎么能是“辛苦”的呢?也许这正是人们不会想到“辛苦恣睢”是指他们——只好找一个杨二嫂来顶岗的原因。站在穷苦的劳动者的角度上,他们似乎是世上最享福,根本和辛苦沾不上边的人。但是,他们自己的感觉,却是世上最辛苦的。不要提日理万机,就从生活上来说:酒池肉林,龙肝凤髓,胃是多么的辛苦;恒大海洛因,肺是多么的辛苦;把玩古董,鉴赏字画,眼是多么的辛苦;仙女妖姬,轻歌曼舞,眼耳鼻腿,那是多么的辛苦;天南海北,蹿上跳下,那是多么的疲惫;九房姨太太,25个小情人,今晚该去哪一家?那是多么的劳心费力。尤其当有些皇帝、王孙公子在政治上受到挫折时,更有御用文人代他们慨叹:只恨生在帝王家。大概生在寒窑里的土坷垃上才最幸福。很多现代学者从皇帝的寿命考据出:圣上硬是辛苦死了。很少有学者认为圣上是“幸福”死的。即令当代,那些在普通种田佬、打工仔、下岗失业的人看来,生活在人间天堂的人,也摆出一副伟大的谦虚姿态,有的说:“写书的不如印书的,印书的不如卖书的”。有的说:“造原子弹的不如卖鸡蛋的”。最典型的表现这一观念的是一个小品。一般人认为活得最滋润的一种人,星们却不以为然。一个人仅仅排演了一段吃面条的极短情节,就几乎撑死。如果出演武打战争,没搭上命,是因为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看看,星们是多么的辛苦?不容讳言,要祈求这些大艺术家唱出:“天下辛苦是三农。”(王炎《南柯子》),比让他们上演一出黄金宴的戏还难。要让他们唱出“遍身罗琦者,不是养蚕人(聂夷中、李绅),比让他们依法纳税还难。“盖楼的住上楼住不上,有我球相干?”“我们才是活得真辛苦的一群。”由此推论,可知鲁迅先生用“辛苦恣睢”概括军伐和政客,还蕴含着极为辛辣的讽刺。
  
  
  
  天下文人——鲁一已。呜呼!
  
  
作者 :符诗乘 时间:2010-04-02 17:33:00
  学习了!
作者 :guwohu 时间:2010-04-08 08:17:00
  好文字......
  
  
  很冷清....
  
  
  哈...哈...哈.....
  
  
  呼....呼....呼....
楼主赫璜秫 时间:2010-04-26 18:16:00
  谢谢抬举。上网如抓彩票,每一张都给人带来期盼。
  
楼主赫璜秫 时间:2010-06-29 16:47:00
  
  
  
  
  
  读过的人也不屑于说说“同意”“不”?
作者 :超级兄 时间:2011-10-17 12:43:00
  百度“恣睢”这个词,无意间闯进来了,好文。
  怀疑和思考是人类最可宝贵的东西,把所思所想写出来让人看,那是因为人们渴望交流的愿望太强烈了,作家不外乎如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