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皇家经济与世界工蜂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9-11-18 12:31:49 点击:199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皇家经济与世界工蜂
  
  作者:永忠
  
  
  时下,经济正是国人沾沾自喜与自豪的源泉,然而,实际上,距科学发展还有很远,就发展及其历史效果而言,理当深忧,实不值窃喜;就实质而言,仍处于“皇家经济”的轨道之中,与以民为本、以人为本的现代经济有着质的区别。与之相应,我国劳动者虽然已承受了现代工作的高强度,但并未享受到应有的现代待遇,沦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工蜂。
  
  一、蓦然回首,惊下马来
  
  搞经济,就是搞节约,这似乎是不言自明的道理,然而,无论是历史上还是当今我国经济发展却往往与之背道而驰,以至于在我国经济发展中高增长低发展、无发展,甚至高增长负发展成了普遍现象。建国以后我国的经济增长并不慢,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速度几为全球之最,但是,并没有取得相应的经济与社会效果,总体发展水平被拉后几十年。如果把建国以来,我国GDP年均增长率与日本进行比较,据经济学家统计,近60年来我国GDP年均增速,高于日本(包括文革十年在内),然而,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却比日本落后了几十年,国民生产总值目前仅为日本的1/2左右,人均水平更仅是1/10不到。有增长无发展,可谓触目惊心:它使一个人口仅为我国1/10、资源贫乏的弹丸小国的国力远超于泱泱上国,看看这个结果,是不是惊得跌下马来?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调节方式由计划转为市场,经济成份也不再是清一色的国字号。但是,高增长低发展,有增长无发展并未扭转。也许有人有不同意见,我国不是外汇储备达1.8万亿美元,位居全球之最,并仍在以全球最快的速度增长吗?中国的经济何来不健康呢?其实,这本身就是不健康的。至去年9月底,中国PK掉日本成为美国国债全球第一大持有国,美国联邦政府欠每一位中国公民3072元人民币,这些连同去年次贷危机以来,中国“英雄救美”所遭受的巨额外汇损失,可谓是变成了现实的黑色幽默。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些光鲜的表现背后,是另外的表现。表现之一,在于我国工资收入占GDP的比重比计划经济末期还降低了约10个百分点。不少统计表明,近年来,我国工资性收入占GDP的比重仅为11-13%左右,计划经济时期这一数据在22-24%左右。有关国际比较表明,发达国家这一比重一般在40-50%左右,发展中国家亦在30-40%,经济总量仅我国一半的印度也在32%左右。我国经济重地珠三角,是世界工厂重要基地,其年均增长率曾达30-50%,然而,正是在这令人目眩的速度之下,民工工资曾经十年不动,不能不令人称奇叹绝,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经济奇迹”了。这样的增长,岂能称之为经济?又岂能称之为发展?改革开放三十年已过,我国仍是欠发达国家,瑞典、挪威以前都是穷国,二战后,通过三十几年增长,就成为发达国家了,靠的是什么?是滚动工资协议,使国民所得与经济增长保持同样的比例。没有国民所得相应增长,经济增长甚至是破坏与倒退。就产业而言,降低国民所得的压力,就是保护低端与保护落后。中国是惟一没有世界著名品牌的世界主要经济体。没有品牌的经济就是低端经济。无数衬衣才能换回一架波音飞机,这就是低端的表现。从全民大炼钢铁,到人民公社时期7亿农民搞饭吃还饿肚子,再到改革开放的低端经济,有增长无发展,就是这样炼成的。
  
  二、轻重倒置,舍本逐末
  
  一位尼泊尔诗人说:“一定是什么地方存在问题…”,他针对的是尼泊尔社会的失败与怪象。高速增长与缓慢发展,这种背离,非凭空形成的。问题何在?在于发展经济的思路与方式,换句话说,在于把什么是经济搞出了一些偏差。我国常常将经济加以简化,例如,一度以粮为纲,一度又以钢铁为赶超标准等等,我国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新确立了以发展经济为中心的思路,经济发展成了以GDP增长为中心,实际中,又演化为以财政税收增长为动力与中心。这相对于全民大炼钢铁当然是天大的进步,但与经济发展在动力、目标与着力点均有所不同。其结果往往轻重倒置,并最终导致舍本逐末。具体表现在“三轻三重”。1、重硬轻软;2、重投资轻消费;3、重外轻内。
  
  重硬轻软,硬是硬件,包括项目、建设、资金等等,软即软件,经济发展与增长的组织、制度与外部环境。轻软就是不重视规则文明、平等参与及组织培育与壮大等产生的生产力,不重视民间与市场自身的力量。也还包括行业中重视制造,而忽视或无视知识行业,忽视或无力于创新。比如,中国软件行业发展成为弱项,品牌与企业形象建设均远逊于其经济发展水平,技术创新落后于制造技术,均是后一方面的表现。以制度建设为例,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快30年了,国有企业的结构与管理方式已经现代化了,然而,企业制度是否健全,则是不言而喻的。即使是结构与治理最完善的上市公司仍是大股东的玩物,几十年如一日,想玩多久就玩多久。30年了,体制改革的中心问题仍未解决,相反,看看美国,前几年安然公司等几家大公司破产,引起轩然大波,仅仅几个月,全世界最严厉的上市公司治理与监管法律就出台了。这个制度里面有多少生产力?可以说是无穷尽。我国各个行业协会的行政地位都很高,但是,却起不了作用,让中国丧失了定价权与谈判权,为此,在国际商战中吃了多少亏,可以说,无以数记。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中,有一个公开的事实,就是凡是中国出口多的,必定比白菜萝卜还便宜,凡是中国大量进口的,非贵不可,不贵才怪。近几年来的铁矿石谈判,成了国人心中之痛,而更应该痛的是稀土。邓小平曾说,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可是,我国稀土储量及占全球比重大幅下降,卖得可都是白菜萝卜的价。缺少真正的工会从而失去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平等参与权,使中国几亿打工者沦为全世界资本家廉价工蜂,由此所损失的收入及身心家庭所受之损害又是多少呢?想想,放着这些不费一分一文无穷无尽的生产力不要,去搞些别的项目,是不是舍本逐末?
  
  重投资轻消费,具体表现为我国整体消费规模、水平、增长均赶不上投资。目前,国内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仅占约1/3左右。内需不足,就只有廉价出口,以至我国经济增长“大头”在外,等于是把自家的经济大厦建在别人的屋基之上,由此造成了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隐患。去年以来,沿海特别是珠三角、福建等地“订单工业”惨象,即是这种痛苦与隐患的表现;巨额外汇储备上的困境及持续巨亏也是这种依赖的后果与代价,廉价出口的辛苦钱、血汗钱不仅返回供美国去打仗、挥霍与投机,还要承受美元持续贬值所带来的汇兑损失,更有甚者转为次级债化为乌有,中国成了为危机买单的冤大头,中国人更从此成了为世界打工的工蜂。重投资轻消费根本的原因则在于经济发展中的一种固化了的长期倾向,具体分为2个方面。一是重企业轻个人,以企业为本,而非以家庭为本;二是以财税为本,而非以广义的居民收入增长为本。沿海压低工人工资,对提高工资的诉求甚至压制与打击,以此留住外资,是经济超速增长与工资长期不动的最直接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为的是什么,是财税增长与GDP增长而已!不搞阳光普照,热衷于给予特殊优惠、特殊保护等等吸引投资,靠项目带税收、带经济,并往往不惜损害环境,不惜压制甚至损害当地居民、农民的利益等等,诸如此类轻重倒置政策均出于同一原因。去年末,温总理在华尔街演讲又重提衬衫换飞机的故事,令金融大鳄们听之无不动容,倘使老百姓的收入多一点,内需多一点,又何需自揭“国之陋”以博一点同情。经济发展上有一个公理:一个没有庞大国内市场的经济体是不可能成为经济强国的。据此观之,不重视消费的经济发展与建立经济强国的目标是南辕北辙的。
  
  重外轻内,这是最显著的一个特色了。自上至下,各级政府,重视外资,甚于国内民间资本,在市场准入上实行内外有别,外优于内。如中国的国有企业以战略合作的名义实行赤裸裸的外资倾斜,甚至贱卖国家资产给国外企业。又例如,在市场换技术名义下,中国的轿车业,长期只准国外个别巨头与国内合资国内民间资本则被禁入。又如,中外资企业在税收上长期而巨大的差异。
  
  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西语云:桃子树上结不出苹果;中国的土语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国的经济发展非如所愿,是所“种”出错,换言之,功夫在经济之外。具体而言,在于产生经济的社会本身。一个社会决定了经济思想与经济发展。中国历史上有着欧洲所无法比拟的巨大城市与大规模的商业,但并没有产生近代的工商业,也没有产生资本主义,意大利的威尼斯曾是世界商都,西班牙、葡萄牙也都有过海上称霸的历史,也曾获得过巨大的财富,但也没有率先产生资本主义。而偏居世界一隅的英国后来居上,竟然发生了产业革命,成为称雄全球的日不落帝国。西、葡两国错失机会,一般认为是因为两国的皇室挥霍了掠夺来的财富。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了几千年为何成了“化石”,英国为何独能崛起,则几成历史之谜。马克思、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韦伯均曾倾注心血进行研究,但无论如何,原因绝不仅限于经济本身。我国古代的经济就是“皇家经济”。模式就是:小农 官营盐铁;圭镍就是千古不易的四个字“重农抑商”。重农并不是真正的重视农民,不是以农民利益为本来设计经济制度,重农实际就是重视粮食与士兵,这两项是国之本,是不可或缺的。重农即采用各种手段把农民压抑成为小农并锁在土地上,从事粮食生产,以使朝廷能足兵足食。抑商,目的之一在于促使更多的人种粮,另一目的是抑私商而护官商,让银子最大限度的留在官府手中。这个传统穿越了一切经济现代运动的荡涤,今日依然强大。直到当今我国的农民仍然是如马克思所说:孤立的原子式的小农。他们受到户籍限制,只能终老于农村,现代的城市及现代福利与他们无缘,虽是中国最大的社会阶层,但即使是在农业的范围之内,也没有平等的市场参与权与准入权。与之相对的是,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早已是尽人皆知的著名论断,“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粮食是第一位的”诸如此类言论,更是不绝于耳。
  
  所以说,“小农”依旧,中国式的重农依旧,至于官营盐铁更是依旧。近代洋务运动是以官办始,不得已而向官督民办转变;民国有政府卖办、四大家庭垄断控制,民族资本备受压抑;再看看当今经济的成份及其产业分布,以及公极而私的循环,则知有过之而无不及。总之,直至现在我国的经济体制亦不脱其历史轨道。“官营盐铁”是与民争利,千年前始作俑时即己为有识者道破。重农即抑农,招商也是为增加几个库银及GDP的增长,秀一秀政绩。最近10年,居民(城乡平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8%,GDP增长率10%,政府财政收入年均增长率达30%以上,政府所得三倍多于民众所得,这就是皇家经济的体现。朝廷有了有别于民的利,经济发展无法达到“以民为本”、以人为本,而是在以官为本、以官财为本的俗臼里打转。以此观之,上述种种民无所得而称经济等轻重倒置舍本逐末不可理喻的行为,才是可喻的。官员们傍大款、傍外资、傍大项目,对“其余”则“非我族类”猛于虎狼,对于“傍”有所妨碍与不便的普通民众则其势汹汹。这些在官本位经济中是自然而然的了。以境界而论,官本经济无疑“稍逊一筹”,即使政府清正廉明,高效精干,仍处于心是明镜台的“实”的境界,未能达到无我无私的“虚”与“空”的真境界,因此,自然难免德行有亏,心灵蒙尘。境界之差,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以至于就经济而言,我国虽有了现代经济眩目的外表,骨子里却传统得很,不仅离科学发展很远,而且,“古典得很,”经济现代化的路还很漫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