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蓝脸]“秦”国的客卿——海外华人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8-01-08 20:56:24 点击:196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现阶段,我认为21世纪中叶以前,保持中国大陆的一党执政局面是可行的,甚至是必须的。在此,还需严厉驳斥一种流传普遍的说法——没有民主就建不成法制。这是错误的,中国古代的秦国就是著名的“严刑峻法”的国家,它是民主国家吗?秦国建立法制的过程是民主起的作用?压根不是,而是新兴权贵(主要是客卿)势力跟旧权贵势力斗争的结果。整个过程秦国老百姓就没什么说话的份。
  
   就算现代民主国家,尤其美国,其民主法制秩序建立的过程,起作用的主力从来不是弱势群体老百姓,而也是新兴权贵。是新兴起的政治经济集团要求砸开旧权贵集团设置的枷锁,就好像当年兴起的德国、日本对老牌的英国、法国叫嚣“我们也要争取阳光下的地盘”,“建立欧洲新秩序”,“建立大东亚新秩序”。是谁在美国南北战争中砸毁了奴隶制度?是被奴役的黑人?错了,是兴起的北方工业资产阶级。
  
  
  
  秦国的客卿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群体,秦国原本也是个旧贵族势力强大的国家,跟今天中国大陆的既得利益集团差不多是一回事。 
 
  秦国作为一个边鄙小国,立国之初人才的匮乏是可想而知的。秦国急需的政治经济军事人才极为缺乏,秦国本国的人才,不但质量不高,而且多是出自权贵门下,在秦王与权贵的权力斗争中,秦王用这些人才很不顺手。
  
  客卿的到来改变了这种状况,几代秦国国君都广揽人才,大量放手使用客卿,不仅弥补了人才的不足,而且使秦国成了人才济济的人才大国。秦国不仅客卿之多冠于各诸侯国之首,而且几代首辅丞相统军将帅均出自客卿。
  
  百里奚、商鞅、吕不韦、李斯、蒙氏,一代一代的客卿高居显位,无可避免的与秦国旧贵族产生尖锐对立。客卿集团前仆后继的以秦王为权力核心与旧贵族进行夺权斗争,逐渐壮大,形成一个不可忽视的强大利益集团。并逐渐占据上风,把秦国旧贵族势力排挤到边缘地带去了。秦国的法制也是这样在一代代客卿与旧贵族的斗争中经受考验并巩固下来的。

  说起当今头号强国美国,那更是彻头彻尾的移民国家,各国移民中得包含多少“客卿”啊。看国务卿赖斯、国防部长鲍威尔那小脸黑的。试问,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在哪里,还不是在美国?强大的犹太人财团在哪里,还不是在美国?可见秦美的强大,完全是异曲同工的道理。
 
  旧权贵势力强大的秦国引进客卿,改变了国运,旧权贵势力同样强大的楚国、魏国却依然因循守旧,最终被灭,也不知中国会走哪上条路。  
  
  如郎咸平之辈现在没什么官位,不过把他看做海外华人“客卿”的前锋也未尝不可,秦国号称阳儒阴法,可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的首创者也没在秦国当过官啊。希望“狼”越来越多,越混越高吧。  
  
  我可以这样断言:什么时候,包括东南亚、美国、台湾、及其他海外华人大企业家、华人金融财团大举迁入大陆定居之时,就是中国法制国家建成之日,亦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真正标志。
  
  
  
  下面分析一下,为什么客卿集团的夺权斗争会有利于产生法制的结果。
    
  先问一个问题,政权中最核心的权是什么权?财权、军权?错了,是人事权,政权斗争的核心永远是围绕人事权进行的。军队不听我的,没关系,老子撤了那个不听话的老家伙,换个听话的掌军;财政收钱收不上来,靠,无能,老子换个善刮地皮的来,保准把民脂民膏刮出来。可见,人事权才是政权的核心,亦是各利益集团斗争的焦点。

  那么,客卿在人事权的争夺中,具有什么特点呢? 
 
  1、本地旧权贵必定对客卿抱有排斥态度,客卿也必然不信任本地旧权贵。因此,客卿给自己安排下属会天然的喜欢使用跟他同样也是客卿的人,最好跟他具有同样的政治理念(儒家、法家、墨家、道家、纵横家、资本家)。可以想见,吕不韦这种人,恐怕连府中的卫士、厨子、杂役都会尽量避免使用土著人,而倾向使用外乡人。土著人若非再三考察,誓表忠心,他是不会放心的。 
 
  2、客卿是在本地缺乏根基的,缺乏根基的他们手中可利用的最强武器只能是——游戏规则。假如在任命一个官员时,客卿和旧贵族都想争夺这个职位,那么论后台黑幕,旧贵族必然占上风,为了压住旧贵族,客卿必须强调游戏规则,强调公平操作。 
 
  这第一个特点,必然导致客卿集团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在利益上也抱成一团,环环相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然,旧权贵势力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过旧权贵之间早有分化,会有矛盾,容易被客卿利用,客卿集团由于出现较晚,互相又有提拔之恩,可能还未来得及分化,介于对手的强大,初期弱小的客卿集团也会很敏感,竭力防止内部分裂)  

  这第二个特点,则导致国家机器日渐法制化,游戏规则日益明确公开。就好象军装啊、军衔啊、区分士兵和平民啊、边界线啊、红十字会啊、战俘公约啊、限制军备谈判啊,等等,都是正规军博弈搞出来的,换了某些游击队,恐怕一条都不会遵守。

  旧权贵就像是土著军队,熟悉地形、气候、风土人情,跟塔利班差不多,最喜欢绑架啊,爆炸啊,打伏击啊,搞夜袭啊什么的,怎么阴怎么来,最不喜欢规规矩矩打仗;客卿就像是客军,人生地不熟,如美军,最喜欢正面战场作战,阵地作战,飞机对飞机、坦克对坦克的,赢面最大。所以老看见美军骂对手是流氓、恐怖分子,其实就是恨他们打仗不守规矩。  

  客卿对人事权的争夺能力可以达到怎样的水平,吕不韦“奇货可居”的典故做了最好的注解,就连秦王都是由他的意志决定的。嬴政的父亲嬴异人,在秦孝文王的几十个儿子中,年龄不是最长,身份不是最贵,要才能没才能,要胆略没胆略,整个一混混。经过吕不韦一番苦心安排,居然最后登上了王位。更不必说那嬴政可能就是吕不韦之子的千古之谜了。 
 
  当然,斗争其实总是艰苦的,旧贵族势力是强大的,是会拼死反扑的。秦国是幸运的,旧贵族势力同样强大的楚魏两国就没秦国那么好的国运了。仕魏的李悝、仕楚的吴起等人也是代表法家思想的优秀人才,也曾经把魏国、楚国治理的强盛一时,但是后来在楚魏的旧权贵势力反扑下,人亡政熄。陷入因循守旧,国势日削的泥沼,最终被强秦消灭。法家思想的最优秀代表,伟大的韩非子,才能冠于天下,在韩国却始终不得施展,眼看韩国被秦国蚕食干净。  

  法制、改革必然深深触及旧权贵势力的根本利益,既便引入客卿这一强劲的新生力量,也需经过漫长的斗争努力,任重而道远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