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蓝脸]说自己无私,就能证明自己不自私吗?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06-01 09:46:57 点击:202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爱孩子,爱妻子,爱父母,爱身边周围的人,爱自己的国家。
      
      我的国家爱我吗? 但我爱我的国家,但并不表示我也爱着圣人!
      
      
      
      “不仁、长生、不争、若水,”我玩味着老子的“非以其无私邪?故能长生。”想着有一些像蚂蚁一样的人,忙忙碌碌辛勤的搬运着财物,顺手也将正直、诚实、勇敢、坚毅、善良、执著、、、等一并的牵走去,人们的良心也就是这个样子的,一点、一点、一点点的被啃噬干净。
      
      这是个泥沙具下,物欲横流的时代,在我们的物质空间发生巨大改变与反差时候,我们的道德生活该如何去维系呢。
      
      “非以其无私邪?故能长生。”说自己无私,就能证明自己不自私吗?
      
      这是个喧嚣沸腾的时代,一切的欲望都是热气腾腾着,连金融危机也是好象无法改变的,有时候觉得政治离开我们很远了,因为我一絮叨他时,就仿佛人群里的怪物,斑竹们也说;“敏感了,要审阅。”
      
      今天从一张旧报上看到,“国民是需要从小培养的。”联系到一直的“道德要从小就抓起来的话。”以及这许久年间的儒家国学热。是啊!经济崛起了,需要提升整体性的素质来配套的,不然充其量也就是一土财主而已,土财主了,不是大家所要追求的形象。也就都是迫切的呼吁着。同时的也不忘记训诫着,“我们有特殊的国情。”要尊重这个“特殊。”一切的都要从这个“特殊国情”为出发点。
      
      “特殊”什么了?有很多的,但最特殊的就是“规则”以两种嘴脸出现在这世间环境里。“正直、正直,”从小培养,从小抓起,我是奔四的人了,孔夫子说;“四十而不惑。”我是可以选择正直或者不正直的,也不就是自己来决定,多吃几块肉与少吃几块肉的问题而已,但我们有什么权利干涉我们孩子的饭碗呢?他们的碗里油大、油少、肉多、肉少,是他们自己来决定的权利,况且我是希望我的儿子油光粉面着的,从小培养正直,从小去抓正直,你让他们面对规则的那幅德行如何生存呢?我来决定培养抓起了,让他正直着清贫一生,正直着四处碰壁,正直到去要饭吗?当“规则”不正直时,我自然的是,没有权利义务,也不忍心要求我的儿子正直。因为那样妨碍他的生存权利,也冒犯了我自私的本性,我爱我的儿子。
      
      
      
      爱孩子,爱妻子,爱父母,爱身边周围的人,爱自己的国家。
      
      我的国家爱我吗?我的圣人们爱我吗? 我爱我的国家,不能有要求,它养育着我。
      
      不谈政治,我们谈什么了?
      
      说说我所知道的一点常识;“税,其本质是民众购买政府服务的费用,是政府与民众的一种交易关系,是民众委托政府管理国家的表现。1949年出生,没有经历内战的人已经60岁了,1979年改革开放出生的一代人也已经30岁了,我们的体制是,抗日战争中根据地时候的框架延续。变动不大,权利通吃。我们的思想,我们的灵魂,在最深沉处,仰慕远追在汤武的层面。也就不免的,总在想着领导,领导着全世界的人都来潜规则,这从生理来说,是正常男女都有臆淫的,也就理解,况且一个国家也不能没有雄心吧,但也不能否认,实现这个目标的难度系数,呵呵,应该是很高难度的。
      
      只是当我弄明白这雄心里面,很大很大一部分比重来自物美价廉,而这廉价又多是“农民”二字时,当我看着富丽的高楼与街角执法的城管时,自豪荡然不存。什么是现代社会呢?我们是现代社会吗?“金融危机,拉动内需,全球化的时代里,作为中国人,怎样提升素质和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印度人、、、等等的人争竞呢?不谈政治,我们谈什么了,我们的所有都是他的,不谈他,谈什么了?
      
      风声,雨声,风雨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家国事,事事关心。
      
      普天之下,莫非国土,分治城乡,差异权利的户籍制度,1954年,政府颁布第一部宪法,其中规定公民有迁徙和居住的自由。然而1956年,1957年,不到两年的时间政府连续颁发4个限制和控制盲目流入城市的文件。1958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作为标志,政府开始对人口自由流动实行严格限制和管制。第一次明确将城乡居民区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两种不一样的户籍。这意味着在事实上废弃了1954年宪法关于迁徙自由的相关规定。实行城乡的隔离与分治。1975年,宪法正式取消有关迁徙自由的规定。此后,一直就没有恢复。众所周知的,户籍制度背后是从社会保障到教育、医疗、公共服务、等几乎所有公民权益的城乡分化差异,差异即等级。分二等、四等、三、六、九等的中国公民。“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把中国农民固定在土地上,让他们动弹不得,以永远种粮食这种方式来实现资金积累。从而演变为一场对农民的掠夺。当毛泽东面对梁漱溟这样的批评时,认为重视农民权利,而不顾当时工业化的战略是夫人之仁,是小仁政。不知道什么又是大仁政呢?
      上世纪50年代的全方位国有化运动,从本质上让城市人只能到政府单位和政府企业就业。特别是在单位,即包括就业,也包括住房、医疗、养老、托儿所、子女教育、电影、社交、婚恋等等的,吃住行全部掌握在单位手里。等于政治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政治。不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在某一个时段里,子女、妻子、丈夫也要相互做政治举报。公民穷的只剩下是国家与领袖言行的政治随从,生活被政治化了,想离开政治化都不成。但是的你还不能自由的谈政治。生存的需要被掌权者控制,领导对你的喜怒就不能是一件可以忽略的事情。讨好领导,不得罪领导,不说领导不爱听的话,都变成了生存之道,也都知道这样做有降人格,有违做人原则,但是没有办法,我得、、、、,活下去就成了越来越普遍的句型。正直的操守面对利益分配过程的政治,只能选择我要活下去。
      土地是我们的家乡,在插种与生育,收获与死亡,孩子与麦粒间是有着深刻因缘的。
      60年了,一直生活在城里的人对土地已经很淡了,土地拥有农民了,还是农民拥有土地了,正如是;公民拥有国家了,还是国家拥有公民了,我们是为国王活着了,还是国王为我们存在呢?
      在国家是唯一可行的雇主时,我们无法逃脱政治,连我们自己这个人所代表的劳动力都是国家的,是公家财产,我们的双手不是属于自己的。
      很早,很早以前,有乡长,保长,也都是政治权利的代表,但他们的实际职责是抓壮丁,防止反对朝廷暴乱为主。以前了,村里人最主要的生存基础--土地、住宅、都是私人拥有,不掌握在乡长,保长手里,一些山地森林,归家族、个人、或宗族公有、这种公有是基于血缘传承的,非乡长,保长能够插上手的,生产也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一切都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乡长、保长想管都难,土地权划的很清楚,消费与销售也划的很清楚,私人空间有经济基础保障,政治很难介入。所以私有土地,经济选择权利加宗族祠堂,让农业社会里的人们远离谈政治的生活。多少个世纪里,在西安、开封、杭州、南京、北京的朝廷不断改头换面时,政治都没有打入人们的生活。这也是近现代或者五四不能成功之所在。
      
      1979年的改革开放,开始启动中国的去政治化历程。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号召下,政治为人们提供国家之外的饭碗选择。80年代,非公饭碗的出现,实质就是劳动力私有化的起点。1986年开始的住房市场化,商品化改革,启动了“住”全面的私有化。对于城市人来说,房产是第一份,也是最重要的有型私有财产。住房市场化与私有化之后,住就与工作单位脱钩了,这样生活的归属地与政治和权利就远了点。虽然劳动力、房产的私有化使城市生活在去政治化路途上甚远了些,但是国有经济的比重,政府管制的广度和深度还是很高,且又在不断的升高,国家对文化、艺术、教育、学术、科技、在经费和专业空间上的继续垄断,继续的为大家铺设主旋律大道,不谈政治了,我们谈什么呢,原因是这样的,文化教育政治化,经济基础集体化、公有化,是通往连私人生活也要政治化的道路。
      
      所以当法律还在谈政治时,我知道不管他穷人、富人,从政治那里领到的恩赐,都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我”得。都还是政治暂时寄放在我们这里的。当法律离不开政治时,我知道所以一切如泡沫一样的。
      
      当政治在讲;“法律”时,不想谈政治了,我们谈什么?
      
      当他把我全部都拿走了,不谈他,能谈什么了呢?
      
      他很远吗?他须臾不离人们左近的。
      
作者 :赫璜秫 时间:2009-06-26 09:19:00
  
   空钓客最新禅悟
   昨晚,梦中,六祖大师指点迷津:“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
  
  “自性若悟,众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众生。”
   商品活品牌,人活名声。我,既自命为空钓客,就该有空钓客的作
  
  派——恬淡、坦荡。今即时请网人监督。网事如烟,往事如梦。
   此短信发给熟悉的网名,访客,冒犯过的楼主,如感唐突,敬请谅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