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蓝脸]前凉当政者对民生问题的解决

楼主:土豆1983 时间:2008-09-25 21:44:39 点击:213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魏晋以来,与中原地区相比,河西地区纵然在经济社会方面稳步发展,经济自给能力也较强,但广大农民的贫困化仍是当地普遍的社会问题。其根本原因是土地占有的不均、赋税、徭役和兵役的沉重。
   西晋永宁元年(公元301年),安定郡乌氏县人张轨受命出任凉州刺史领护羌校尉,十六国时期五凉政权中的前凉政权由此肇基。这个以河西著姓为政治核心的割据政权建立初期,就依赖大族豪右势力,这使得土地占有关系方面存在的矛盾空前紧张。据史料记载,西晋实行占田与课田制度,这种土地的分配制度不是国有土地基础的授田,而只是在法律上规定和承认私人占有土地的最高限额,以及按照土地亩数缴税的数额。至于这个土地占有限额能否达到,国家并不给予保证。故此,大量的土地都集中在豪右地主手里。再加上中原战乱,人口大量西迁,一些避乱迁入河西的西晋官吏也随之加入豪右地主行列,成为新的土地兼并者。这样,河西地区农民与地主在土地占有关系方面的矛盾进一步加剧。为了“追窦融故事”,一统河西,面对这些关乎民生疾苦的困难问题,前凉的历任执政者都一一化解了。
   前凉张轨时期,军国初创,财政是首要解决的问题,包括赋税、徭役和兵役等这无不一一加在老百姓头上。如果农民的土地问题解决不了,那么赋税、徭役和兵役的征收将十分困难。若采取强制征收,只能加大老百姓的贫困化程度,导致广大农民破产流亡。更甚者会造成前凉社会经济难以启动和运行,民怨载道,社会不安。鉴于此种形势,张轨及其后继者都从民生国计两个方面考虑,继续沿用晋朝确认的“以经济政策为治国之本”的策略,把土地和赋税问题作为治国兴邦的根本问题加以解决。
   自晋惠帝永宁元年中原陷入战乱,到晋怀帝永嘉中匈奴和羯人起兵,黄河中下游的广大老百姓横遭屠杀、蹂躏。在锋镝之余,大量百姓辗转流离,远离战乱的河西成了中原流民瞩目的地方之一。张轨到凉州后了解到这些情况后,便上表西晋政府,建议在姑臧城西北面划出一大块土地,设置侨郡县,配土地给流民耕垦。张轨在给西晋政府的奏表里这样写道:“请合秦雍流民移之,于姑臧西北置武兴郡,统武兴、大城、乌支、襄武、晏然、新鄣、平秋、司监等县。”张轨的这招一举两得,首先是解决了流民在土地占有和利用方面的冲突,其次还让这些流民逐渐过度成前凉国赋税和徭役的承担者。
   晋建兴二年五月,张轨躺在病榻上,给文武大臣们留下了最后的遗言“文武将佐,务安百姓,上思报国,下以宁家。”(见《资治通鉴 •第九十九卷》)看来,张轨在临死时也念念不忘减轻凉州百姓的负担。所以,在太兴四年,刚当上西平公的张茂便劳役百姓修筑灵均台,武陵人阎曾就装神弄鬼假借张轨之命,深夜跑到王宫门前高喊:“武公遣我来曰:何故劳百姓而筑台呼?”张茂听闻次言后也只好作罢。
   前凉第四任当政者张骏被凉州百姓誉为“积贤君”。那时,前凉“刑清国富”但灾荒饥馑却时常发生。《晋书•张轨传》载:顷年频出,戎马生郊,外有饥羸,内有虚耗。这一切关乎民生疾苦的问题再一次引起了前凉当政者的格外重视。张骏构思了一个宏伟的设想:准备改造沙漠,以次来扩大耕地。于是在一次朝会上,他和诸大臣们商量如何实施“治沙田”一事,却招来了大臣索孚的极力反对。索孚说:“凡为治者,动不逆天机,作不破地德。昔后稷之播百谷,不垦@石,禹决江河,不逆流势。”争论的结果不言而喻,张骏将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远调到伊吾做都尉,专门负责这一区域的屯戍。
   张重华即位后,进一步施惠于民。他的施政策略是“轻赋敛,除关税,省园囿,以恤贫穷”。在这诸多策略中,“省园囿”的民生福利性程度最大。前凉园囿之兴,开始于张茂筑灵均台,止于张骏筑谦光殿。这期间,许多“崇饰台榭”的工程,既广占耕地,扩大了土地占有方面的矛盾,又费时费力,加重百姓徭役负担。另外园囿之兴还使得当政者沉湎于酒色园林之娱,荒废军政要务。张重华将园囿开放,供民耕垦。这项措施的实施,还省掉因土木兴建对劳动力的征发,减轻了百姓的徭役负担,使百姓能修养生息。“除关税”并不是完全废除取消关税制度。自张骏经营西域取得成功后,中西贸易日见活跃,关税和市税已经成为前凉政府的 一项重要收入。因此,张重华实施“除关税”的举措是为了维护前凉的一统政治和减轻胡汉商贾的负担。因为,据史载:前凉政府在河西主要城市收市税,虽然关税取消,但由于通商的人多了,市税收入也就大幅增多,并不影响政府收入。
   “古之建国君民者,必教学为先。”教育,同样对于十六国时期的前凉历任统治者来说,是一项势在必行,必须解决的民生问题之一。从张轨时,便视教育和倡导教化为治理凉州的根本策略之一。他“始置崇文祭酒,位视别驾。征九郡胄子五百人,立学校以教之,春秋行乡射之礼”,这是一段记载于《晋书•张轨传》中的文字,从这寥寥数语中,我们深感张轨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和他文教兴邦的凌云壮志。到张骏时,“以右长史处领国子祭酒”。再到张祚时,曾以安车束帛征郭荷为博士祭酒,荷不受。
   前凉时期的教育主要以“文治兴邦”和“教化齐俗”作为学校教育的基本目的,与初期的政治密切结合,培养了大批人才,使河西地区一步步走向安定,河西文化也繁荣起来。所以在北魏攻破北凉后,“徙沮渠牧犍宗族及吏民三万户于平城”,这群人中,如索敞、刘昞、阴兴等人,北魏主“皆礼而用之”。并且北魏朝野中还盛赞“凉州虽地处戎域,然自张代以来,号有华风。”
   民生教育问题解决了 ,再加上慎刑息兵的政策,前凉成为十六国时期,五凉政权当中继任者最多,建国时间最久的国家(前凉历九主,七十六年)。正如史家们评说的那样,张轨及其子孙们在河西“内抚遗黎,外攘逋寇,世既绵远,国亦完富”,为保宁河西,发展河西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作者 :符诗乘 时间:2008-10-09 17:16:00
  我不坐沙发谁坐沙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