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希腊式教育与中国式教育——根本的区别在于宗旨不同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8-04-01 10:14:02 点击:3138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http://www.jsmedia.tv/bbs/viewthread.php?tid=5210&extra=page%3D2 前阵我写下了这样一篇文章,讨论秦制与楚制的问题。下面接着议论一下实施这两种制度的前奏——教育问题,也就是分别服务和巩固这两种制度的教育前提。
  
  众所周知,古代希腊和波斯这两个古老的文明中心发生过多次激烈碰撞,进行了多次战争,令人惊叹的是,希腊以区区弹丸之地,不但多次顽强的抗击了庞大波斯帝国的入侵,从未被波斯征服,而且,最后以希腊文明和教育方式武装起来的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率领一支规模远小于波斯的军队侵入波斯,击灭了庞大的波斯帝国,建立了亚历山大帝国。
  
  这场延绵多年的波希战争,并非野蛮民族对文明民族的战争,而是两个同样高度发达的文明之间的战争,因此显得对后世特别具有参考意义。当今世界不正在热烈讨论“文明冲突”嘛。
  
  与希腊文明相适应的是先进的希腊教育模式,其核心宗旨是——公民教育,就是力图把每个公民都训练成优良的战士;与波斯文明相适应的是波斯式的贵族教育模式,其核心宗旨与中国式教育有着本质的相同之处,那就是如李世民所言,要“天下英雄尽入我毂”。前者的宗旨是加快每个公民的进化速度,提供前人的经验教训使后人少走弯路,尽快跨越一些无意义的门槛,引领其进入高层次的境界;而后者,某种意义上说,是教育的提供者本身就恐惧被教育者的超越,故而对被教育者走弯路的情形,不但漠不关心,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安全感,甚至会故意设置更多更精巧的弯路让被教育者去走,这样就能保证教育的提供者本身高高在上无法超越的地位。简单说,一个的宗旨是强化公民,另一个的宗旨实际上是弱化公民,至少是要误导公民,这就是根本的不同。
  
  我仍喜欢以暴雪的经典网络游戏《暗黑破坏神》为例说明这个问题。凡是亲身在暗黑网络中玩过的人,都知道《暗黑》的游戏分为普通级、恶梦级、地狱级三个难度档次,而三个级别中出现的宝物级别差别很大,基本上从地狱级掉出的任何一件普通宝物,放在普通级或者恶梦级,就是了不得的好东西,而普通级和恶梦级掉出来的最好宝物,在地狱级看来也是无用的垃圾。类比起来,小学教育就可以算作普通级游戏,中学教育就可以算作恶梦级游戏,而大学和社会教育可算作地狱级游戏。我国的教育者们就特别喜欢看着我们这些少年人在普通级和恶梦级游戏的泥泞中艰难爬行,是的,我在小学和中学通过无数次考试,取得过无数高分甚至满分,然而,这些成绩就像捡到《暗黑破坏神》普通级和恶梦级掉出的宝物一样,等来到地狱级世界一看,统统都是垃圾,没有一丝用处。
  
  从低级进入高级必须完成低级中的某些关键任务,比如杀死boss巴尔,如果杀死了普通级的巴尔,不管英雄本身是多少级,哪怕是一级,也获得了进入恶梦级游戏的资格,如果没有杀死普通级的巴尔,不管英雄本身是多少级,哪怕99级,也进入不了恶梦级。
  
  那么,是不是每个玩家都必须依靠本身的力量,按部就班的杀死普通级的巴尔,再杀死恶梦级的巴尔,然后才能进入地狱级呢?
  
  不是的,聪明的人们早就想出了办法跳过这一繁琐而无意义的过程,那就是带人。由一个高级的英雄,带领一群一级的新生宝宝,结盟打过普通级和恶梦级。对于这位长期混地狱的英雄来说,对付普通级和恶梦级的任何怪物,就如同切豆腐一样毫不费力,而由于结盟的关系,这位高级英雄杀死了巴尔,其他新生宝宝也就同样分享杀死巴尔的荣誉。于是,对于一个熟练的带人者来说,一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把一群一级宝宝如腾云驾雾般送入地狱级的大门,这一过程中由于经验值分享,这些宝宝还可以升几十级。进入地狱级这个境界,结盟关系就可以解散了,大家各奔东西,各自发展。
  
  应该指出,如果没有人来带,而由一级宝宝自己一刀一枪的拼杀的话,这一两个小时的轻松之旅就会变成一两个月的漫长而毫无意义的痛苦过程,因为在普通级和恶梦级捡到的任何绝顶宝物,在地狱级看来都是一无是处的垃圾,在带人者的引导下升到30级可能只需要一个小时,而如果靠自己拼杀,会需要一个多月无休止无意义的拼杀。
  
  希腊式教育和中国式教育的核心差别,就在于带人者的宗旨和偏好,希腊式的带人者会乐于帮助一级宝宝,引领他们迅速跨越普通级和恶梦级的无意义过程,进入地狱级这个真正有意义的暗黑世界;而中国式的带人者,除了对自己的儿孙毫无保留外,对于其他人则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很高兴的看到他们在普通级别和恶梦级世界艰难而无意义的爬行,自己则享受地狱级世界的空旷。
  
  其实也不能说中国式的带人者就是天生的人品低下,教育模式的宗旨并不是教育者定的,这个宗旨是由更高级的统治集团所决定的,在唐朝,定下“天下英雄尽入我毂”这个宗旨的人就是李世民,私塾先生、官衙学政们只不过是这教育机器上的螺丝钉而已。
  
  教育模式是和社会发展模式紧密关联的,什么样的社会发展模式就呼唤什么样的教育模式,什么样的教育模式又巩固了什么样的社会发展模式,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要改变这一状况,必须两手都要抓。中国突破发展瓶颈的关键就在于这两个相辅相成的方面,改变教育模式,也改变社会发展模式。我们需要希腊式的公民教育,也需要秦制的发展模式,而且两者是互相促进互相巩固的关系。
  
  以《暗黑》的类比来说,希腊之击败波斯是毫无悬念的事情,尽管波斯军队的数量是希腊人的数倍乃至数十倍,且不论种族民族混杂,忠诚度大有问题,单就训练和装备水平来说,波斯士兵绝大多数不过是恶梦级的战士,而希腊士兵(尤其斯巴达)却可算个个都是地狱级战士,这是希腊式的教育赋予他们的能力。事实上,希腊士兵光防护水平就明显高于波斯士兵一个档次,希腊士兵几乎人人都穿着精良的青铜或者皮革甲胄,手持青铜盾牌和锋利的青铜长矛(这些在当时都是昂贵的装备),而波斯士兵,他们只有草芥般的人命。波斯军队的数量优势面对希腊军队的质量优势就如同恶梦级战士对阵地狱级战士一样不堪一击。
  
  既然提到了希腊,又提到了秦国。很自然的,我们会想到拿它们做一个对比。某种意义上说,二者的社会发展模式是相同的,核心都是依靠顶层草根和中小贵族阶级,防范大贵族阶级。但也有一个关键的不同,那就是秦国实行的是18级爵位制度,有完整漫长的升级分赏体制,而希腊则强调公民义务、人格情操。可见,秦国更多的是依靠赏罚激励机制,希腊则更多的是依靠精神激励机制,因此,秦国士兵更加贪婪冷酷现实,希腊士兵则心怀更多的英雄主义浪漫情结。秦兵的特点就两个字:哀(被强大的国家机器驱上战场,不得不离妻别子,为生存而战,内心凄凉),贪(斩获首级就可以得到封赏爵位、土地、奴仆,利益明确而丰厚,所以秦兵看到敌人就眼冒绿光,眼中只有那颗首级);希腊士兵的特点也是两个字:精(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骄(对自身能力有自信的人都骄傲,而且希腊人还有浓重的英雄主义情结,羞耻感,都想效仿大英雄,耻于被人看扁成大狗熊。例如一个著名的例子是,一个斯巴达母亲送儿子上战场时,不是祝他平安归来,而是给他一个盾牌,说:“要么拿着,要么躺在上面。”意思是说,要么拿着盾牌光荣胜利归来,要么光荣战死被别人用盾牌抬回来。)
  
  二者的教育模式是完全不同的,秦国我已经讨论过,是大量使用客卿人才的,本国出产的人才反而质量和数量都不怎么样,秦国的历代名将权相身份上反而都是些外国人,楚国的百里奚、李斯,卫国的商鞅、吕不韦、齐国的蒙氏等等。而希腊则不同,希腊不但不是人才输入国,反而是人才输出国,直到今天,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等一串串伟大的名字依然是整个西方世界的骄傲,无论英、法、德、俄、西多么强大,都不敢分毫忘记自己文明发源于伟大的希腊文明,发源于那些伟大的希腊先贤。秦国则不同,秦国虽然强大,却没有产生过大思想家,孔子是鲁国人,孟子、孙子是齐国人,老子是楚国人,秦式治国理论法家的来源韩非子是韩国人,荀子是赵国人,连修郑国渠的水利专家郑国也是韩国人,总之没几个秦国人;在基层军事上,古希腊也是个著名的雇佣兵输出国,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希腊雇佣军多次被各国统治者召唤去作战,甚至希腊文明的死敌波斯帝国,其军队中也充斥着大量希腊雇佣军。他们崇尚的是自己民族的英雄,赫拉克力斯、阿喀硫斯。
  
  这是希腊与秦国在教育模式上的巨大差别,秦国的教育模式是并没有摆脱贵族式教育烙印的,整个春秋战国时代,各国平民都没有获得普遍的受教育权利,教育仍然是奢侈品,是需要金钱、天赋、或者不懈的追求来堆积的奢侈品。而在希腊,教育(确切的说是训练)则是每个公民的权利,也是义务,作为义务,那就是你即使不情愿,政府也要把教育送到你面前,强制把你训练成至少是合格的战士,对城邦有用的人。因此,秦国的人才队伍是建立在挖六国墙角的基础上的,相当于将所有各国精华的人才聚拢到秦国,当然,前提是秦国能够吸引他们前来效劳,秦制的先进性保证了这点。然而,如果另一个诸侯国采取了和秦国同样的制度,对外来人才提供同样的机遇,那么秦国的吸引力必将大打折扣。所幸直到秦灭六国为止,也没有哪个国家变法成功,形成足以和秦国抗衡的力量。希腊则不同,希腊不是人才进口国,反而是人才输出国,希腊的人力资源不但自己用不完,还通过各种形势(如雇佣兵)输出到其他地区。这就是希腊公民教育模式的强大之处。秦国不过是合天下之精英强一域,希腊则是以一域之精英傲视天下。
  
  由此可知,秦国是强大的,但是秦国的人民却未必是强大的,秦国的强大反而可能正是那些外国精英贡献的力量,例如我早就说过,蒙氏家族是齐国人,白起是西戎人。希腊则不同,希腊是强大的,而希腊的人民更是强大的,这种强大来自于每个希腊公民都受到过良好的公民教育(确切的说是训练)。作为秦国人民,也许是很不幸的,战时,强大的国家制度会把你这个缺乏训练的平民驱赶到战场上,任你听天由命,或者你运气好在一次次战斗中活下来成为老兵,更多情况下你因为缺乏训练和经验变成一具尸体。李云龙是优秀的,然而更重要的是李云龙是运气好的冒泡的,在他身后,有无数已经牺牲了的优秀战友。如果在另一种培养模式下,也许他们就不会牺牲;作为希腊人,则是幸运的,国家很早就开始进行科学有效的训练,把你从一个婴孩训练成优良的士兵,在战场上你会发现,尽管你的武艺在同伴中平平无奇,对付敌人却如同切豆腐般轻而易举。科学有效的公民教育训练不但使得你在战场存活下来,还为你打开了无尽的宝藏,杀死敌人,掠取他们的财富,对你而言成为毫不费力的谋生方式。
  
  希腊式教育,更多的来说,其实关注的是训练,训练这个东西与教育有所不同。第一,训练是强制性的,就像军队练兵一样,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不管你累不累,渴不渴,你是士兵你就得服从命令,否则教官会用皮带和拳头揍你;第二,训练是厌恶水分的,是干巴巴的,教官教给你的每个动作都是战场上千万人鲜血凝成的经验总结,他不会教给你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因为这一刹那的多余动作很可能就在战场上导致你被杀。
  
  而中国式教育,正好相反,是空话联翩的,是精英至上的。第一,老师除了对一些优秀的尖子学生倾注心血外,不会更多的强制平凡的学生刻苦学习;第二,教育的水分是极多的,以至绝大多数饱受中国式教育的学生走上社会后普遍抱怨在学校学过的知识90%没用,某种意义上说,这也不能怪罪于老师,因为老师们也只是一颗螺丝钉而已,他们也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论单纯程度可能与学生差不多,他们不像那些经历过真正战斗的教官,血与火的洗礼早已把他们身上做人的水分燃烧干净了。商场如战场,职场如战场,情场如战场,人生如战场,在战场上,只有精锐的士兵才有更大几率生存,没有哪个统帅不希望招募到精锐士兵。精兵是教官训练出来的,不是教师教育出来的。我们整个国家稀缺的其实是教官,而不是教师。
作者 :gzgzwhan 时间:2008-04-02 00:25:00
  以强者为师,才可以更强。
  以弱者为师,绝对更差。
作者 :zhll184073 时间:2008-04-02 16:47:00
  三人行,必有我师,自古有之,现今我们要如何看待教师教育问题呢?
  中国式教育沿用前苏联模式,高等教育强调实用主义,即所谓工科,为实践所用,在这一点上结合实际似乎是很好的,而我一直倡导实用主义,现实主义,但是关乎中国高等教育现状,似乎很令人担忧.中国学生自小学学习开始便被注入学习第一的思想,"学生学生,就是以学习为生命"与实际完全脱离,直到高中毕业,而高考又要面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局面,可谓生死有命,不可怨天尤人,这大大影响中国的下一代的精英化进程.与实际脱节又导致高等教育的高等化教育程度能有几分,这不禁令人怀疑.许许多多的大学生认为进入大学就是进入了天堂,可以享受了,全社会支持的高等教育就这样培养那所谓的人才,这种教育体制严重地浪费了社会资源.
  对于高校扩招,使得有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下一代、祖国的未来)获得了进一步深造的机会,对于提高国民整体素质和培养各种人才有着重要的意义,为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崛起进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了人才支持和脑力保障。另一方面,扩招导致大学毕业生年年递增,而工作岗位的增长跟不上就业需求的增长,导致大量毕业生没有工作,对于社会稳定有着重大隐患;再者,越来越多的在校大学生学会了享受,并沉腻于享受之中,不学无术.并乐此不疲,毕业后根本没有学到真本领,浪费了大量的国家资源和社会资源,甚至成为了社会诟病。提高国民素质势必要使更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而高等院校扩招又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会不必要资源的浪费,而且面临如何解决社会就业问题。如何妥善处理好这二者之间的矛盾是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8-04-03 09:52:00
  什么样的老师带出什么样的学生,而什么样的人做老师,是国家教育体制决定的。
作者 :全职逃课 时间:2008-05-05 19:32:00
  楼主有误,说秦国的时候是把中国分开看的如:
  "二者的教育模式是完全不同的,秦国我已经讨论过,是大量使用客卿人才的,本国出产的人才反而质量和数量都不怎么样,秦国的历代名将权相身份上反而都是些外国人,楚国的百里奚、李斯,卫国的商鞅、吕不韦、齐国的蒙氏等等。"
  而说到希腊时就是当成一个整体来看,如:
  "而希腊则不同,希腊不但不是人才输入国,反而是人才输出国,直到今天,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等一串串伟大的名字依然是整个西方世界的骄傲,无论英、法、德、俄、西多么强大,都不敢分毫忘记自己文明发源于伟大的希腊文明,发源于那些伟大的希腊先贤。"
  事实上当时的希腊也是分裂成很多城邦(类似战国列国),比较出名的就有雅典,斯巴达,苏格拉底是雅典人,但被雅典判了死刑;柏拉图是雅典人,但其政治思想主要来自斯巴达,理想国是以斯巴达的政治体制为蓝本;亚里士多德是斯吉塔拉人,是亚历山大的老师,亚历山大是马其顿人.
  希腊对波斯的战争,这个相似于列国对胡,犬戎之类的战争.而雅典对斯巴达的战争,马其顿对希腊其它邦国的战争以及其它希腊城邦之间的战争类似于秦对六国的战争,及六国间的战争.
  
  楼主全篇的基础错误,建议重写.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8-05-06 09:41:00
  事实上,呵呵,事实上我当然知道希腊是城邦状态,我还知道每个城邦都有不同的政治派别,每个派别内部还有不同的小集团,每个小集团内有各自肚肠的人。不过这并不影响人们把他们作为一个城邦整体来看待,同理,也不影响世界历史把希腊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