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关于埃涅阿斯“红色民主”的悖论点

楼主:zougou 时间:2007-12-13 15:06:28 点击:103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还是感谢埃涅阿斯在我的“中国第三条道路的逻辑障碍求解”后的留言,尽管没有给我答案。带着疑问,就你的“红色民主”中明显的逻辑相悖处提出异议,并希望给予解答。
  首先,可以看出作者是个保皇派,就是处处力争在一个特定前提下讨论民主路线。将普遍的多党竞争约束在一党党内竞争,当然这也不失为一种路线形式。但作者显然没有搞清党和国的区别。党是一个由上而下的严密组织,是利益目标的共同体,党员由组织审查批准产生,下级对上级负责。而国家则仅仅由地域划分,同一块地域中的国民有多种利益诉求。虽然很多人反对精英政治,但作者打造的显然是小精英政治,因为精英中包含各种立场的精英,但党员才有选举权这道门坎必然剥夺了异议人士的表达机会。因为当权者可以通过选择给谁选票(批准入党)来控制选举结果。另外党员是否需要服从组织?如果需要,选举有意思吗?如果不需要,那这个组织有意思吗?
  由于美国是各州自治的联邦国家,每个州都是一个权利实体,因此州长能最大限度的对选民负责;而中国不同,中国是中央高度集权,任何低级党委只对高级党委负责,因此,即便是普选地方官,依然没有解决选民大还是上级大的逻辑问题。另外作者所说的四权分立也只是个空壳,要实现上级对下级的监管总是容易的,但是如果一个制度不能保证最高级的正义性,那么强调对下级的监管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真的像作者说的一样,组织的最高领导不可能操纵干预下级,那么我怀疑这个组织松散得能不能称为党了。完全不顾及上级的组织,只有反对党而不是从属于一党下的某一分支。还有就是新闻媒体该不该独立,是定位在宣传机器,还是定位在监督力量。如果依然受执政党操纵,那么光靠党内监督是否足够?人民的知情权如何保证?如果独立出来,那么揭露丑恶现象是只打击党内某派还是整个执政党的形象?面对各种丑闻,人民如何对执政党产生信心?人民手中没有选票,也没有备选党,民主如何实现?
  当然,集体领导终究比强人统治进步了不少,但离真正的权利制衡还差得很远。毕竟在同一个组织中你不太可能冒犯前辈,照顾前辈的想法就必然带有某种强人统治的个人意志在里面。意味着对决策失误极少能批判或者纠正。还有就是作者在我的留言中提到不用开放媒体,老百姓依然能知道真相。我要说的是,如果没有法律保障,你的这点知情权是很脆弱的,另外能上网的毕竟少数,能突破封锁更是少数,而且你所知道的其实离真相差得很远。过度封锁会导致公信力下降,小道消息乱传,老百姓更容易被煽动。另外,民族分裂的主因也是少数民族的政治诉求得不到保障。强压之下能保持暂时稳定,但异我之心不会亡,民族矛盾日积月累必然会找到突破口。
  综上所述,作者的精神可嘉,但路线只是个玩笑。
作者 :埃涅阿斯 时间:2007-12-13 18:18:00
  保皇派不敢当,只是发表点自己的意见,看来中国人还是很习惯一些文~革遗风的。
  
  你所提到是党、国问题,在主贴的回复中有讨论,请看后再说。
  
  “组织的最高领导不可能操纵干预下级”——是我说过的话吗?或者是你以你自己的意思理解的我的话?

  关于新闻自由的问题,如果以检查和司法并立的话,显然,两者都会争取自己的舆论发言权。主要的新闻检查可由检查机关执行,而各级司法机关可以办一份自己的报纸、网站。这和企业、工会各自掌握自己的宣传权力是同理。如此一来,人们可以从这两个主要方面了解信息,一比较就大概知道情况了。非司法系统媒体的造谣、虚假信息仍然应该由新闻检查过滤掉,而司法系统办的报纸、网站,总还应该比较重事实,讲道理吧。两者分量就算按照如今流行的“二八定律”吧。估计到时候家家订一份地方司法报刊,其他报纸可多可少大概是多数人的选择吧。也许将来《法制日报》》可改造成为民主党派和执政党保守派的官方喉舌,发行量比肩执政党当权派掌握的《人民日报》。而《南方周末》、《新民晚报》等就可以在较为宽松的环境中坚持民间色彩了。

  所谓新闻自由,根本意义就在于给政策的疑议派以发言的舞台,达成此目的就抓住了新闻自由的实质,失却此目的,报刊媒体再多再杂也是空的。各西方民主国家,也无非是通过几家最大报刊略微不同的政治倾向实现这点。如在日本,一般说来,《朝日新闻》最左,《产经新闻》最右,《每日新闻》中间偏左,《读卖新闻》中间偏右。而给老板们看的《日本经济新闻》则是严格中立。如此而已。

  我国可以将最可凭恃的司法舆论交给疑议派,他们将来发言必然依托法律条文,杀伤力不可谓不强。而这样的安排也给了施政派最大限度的施政自由,即只要没有触犯法律条文,就可以尽情展开施政蓝图。此局面犹如交给疑议派一座城堡坚守,城堡之外全归施政派策马驰骋;又同理于企业与工会,企业可以尽情驱动工人加紧工作,只要不触犯工会明文规定的各项工人权利。如此,既有效率,又有公平。施政派甚少掣肘,政令畅通,令行禁止;疑议派依托法制监督,不发言则已,一发言必有根有据,令人不得不服。


  选举有候选人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搞备选党呢,张伯伦和邱吉尔都是保守党的,他们一样保留政治分歧,我国党内有派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吧,刘少奇如何了?我以前也跟你有同样观点,但是现在认为这样不但不可行,而且有害。
  
  美国如今是发达,对应其物质发达,有相应的一套政治建设理论,其中包括民主、新闻自由等等。如果你认为一切必须以此为基础来讨论,那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认为即便这些构成美国政治制度的基础理论,也不是没有值得商榷的地方。美国上世纪20年代才给予妇女选举权,印第安人更晚,黑人权力长期受到忽视,最近这些年才改观的。至于屠杀印第安人、奴役黑人我就不说了。然而,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下,甚至在今天这个环境下,美国政府曾经长期坚持的这些政策真的是错误的吗?一点也没有合理性吗?美国如今的政治家真的比当年的富兰克林们更高明吗?难道不可能数百年后有一天,人们谈论美国如同我们今天谈论罗马一样,发现它当时施行的某种国策导致埋下它日后崩溃的隐患吗?罗马没有永世长存,难道美国就会万年不衰?今日强大的美国到底是根源于富兰克林们当年的执政道路,还是今天布什们的执政道路?
  
  300年前,中国人是不会对儒家一整套统治理论提出异议的,而现在,人们对民主、新闻自由无条件的接受是否也有点盲目呢?普选民主、新闻自由~~~~~~这些就是政治制度的绝对真理了吗?不可逾越了吗?经典力学是物理学的终极真理吗?原子是最小粒子吗?波和粒子不可能统一吗? 

  此外,最好以后在主贴讨论,谢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