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权VS主权=细胞VS躯体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7-11-15 08:23:56 点击:325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关于人权与主权的争论天涯有很多帖子,硝烟味很重。我也谈谈我的看法。我的观点就是人权和主权是不可割裂的,只能说有的制度把人权和主权之间的关系协调的更好,有的制度则比较差。  
    
  有人说人权是主权存在的基础,主权是为人权而服务的。这话没错,好比说生物最初的存在形式是单细胞生物体,进化出组织、器官、神经系统等等,是为了使生命体的每个细胞都更好的生存和发展下去。

  生命先进化成水母那样的简单生物,然后是鱼类->两栖->爬行->哺乳->人类,组织、器官和神经系统越来越发达(尤其是神经系统),分化越来越精密,单个细胞的意义越来越微弱。进化到我们今天这个形式,细胞和躯体之间是什么关系?过分强调人权,如同过分强调细胞权一样,有何意义?单细胞的珊瑚和我们人类比,谁是高级生物?
  
  当然,你可以选择去做珊瑚虫,全世界都可以分裂成一个一个小小的地理单位,全部变成珊瑚虫国家。但是,国家的进化和生物的进化一样,不可避免,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不能跟所有珊瑚虫都达成协议,规定大家都不许进化。而只要有一个珊瑚虫开始进化,那它就会比周围的生命体更优越,就会吞噬或者排挤比它低等的生物。为了对抗它的进化,其他珊瑚虫只有也开始进化。国家进化和生物进化的道理是一样的,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领土超大的俄罗斯,几百年前只是个小小的莫斯科公国,那就是它的珊瑚虫时代,如今的霸主美国,几百年前是十三个殖民地,那是它的两栖动物时代。他们都不可逆转的在进化。他们四周进化较慢较弱小的国家、部落,如鞑靼人、印第安人都被他们吞噬。  
  你可以选择做自由自在的珊瑚虫,但是如果这样选择了,就不要抱怨被鱼吞噬。
    
  先进的国家,其实就如同先进的生物一样,是集权与分权,民主与集中的辨正统一。好比人体。
  
  其一、具有高度发达的神经系统,从中枢神经(大脑)发出指令指挥全身,协调运作。可以寓为,国家应该掌握一些重要的命脉系统的权力,统筹全国,协调一致。
    
  其二、对于另外一些权力,则应该下放到各器官组织,令其自主解决。例如血液在某块肌肉怎样循环、食物在胃里怎样消化吸收,汗毛怎样排汗。这些都是大脑意识管不了也不该管的事情。
    
  其三、要有准确高效的神经反馈机制,这才是民主、民意的真正作用和意义(而不是谬传的:民主的价值在于使法制得到法理依据,因为法是人民制定的,所以人民应该守法。历史上专制者制定的法律远比民主立法多,不一样被执行了几千年)。民意对国家,好比人体的痛觉、冷热感、饥饿感、平衡感。有了这些知觉,才能更好的保护人体的生存和利益。假如缺乏民主民意的反馈机制,就如同一个人神经末梢坏死,痛觉都没有,那是很危险的事情,血流干都不知道。
    
  中国过去的情况是集权太过,民主太少。集权太过犹如一个人试图强行指挥自己的肠胃蠕动,管不该管的事情,其实又管不好,导致肠胃功能紊乱,损害身体健康;缺乏民主民意的反馈机制又如同一个人没有了神经知觉,冻伤了,饿瘦了,出血了都不知道,损耗很大。在那样僵化的体制下,我们这些细胞难受,其实国家这个躯体也难受。这样的人体当然无法良好维持下去。必须改革,改革也就是要把该下放的权力放下去,例如地方行政自主权,一般性企业的独立经营权,司法权,还有合理合法的公民人权自由;改革也是要通过民主、民意建立准确高效的反馈机制,躯体的什么地方受损了,中枢神经很快就知道,马上做出反应避免更大伤害。(我认为,整个执政党系统就应该起到类似生物体的神经系统的作用,这二者的作用几乎是相同的,党中央就像生物的中枢神经,每个基层党组织就像生物的神经末梢)

  如今的社会比过去好很多,合理多了,但还需要更多的进步,厘清哪些是不该国家管的,则这部分权力就应该下放到相应的地方、单位、个人。如果国家合理的确定了它的权力范围界限,支配我们的生活中该它支配的部分,例如公共治安,那么会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如果它支配着不该它支配的部分,犹如用大脑强行指挥肠胃蠕动一样。那就会让我这个细胞也难受,它这个身体也难受。
      
  但是,改革绝对不是搞泛滥化的自由主义,不能一味脱离主权强调人权,过分强调人权的人,就好比过分强调细胞权的细胞,压根就是个癌细胞。
  改革更不是要解体这个人,破坏他的中枢神经,使他的器官、组织、细胞如同庖丁解牛般脱落。如果是那样,这些肌肉、脏器就会上餐桌变成别人盘中的小菜。每个细胞都会被煮熟变成死蛋白质,一个也逃不掉。现在的中国应该看作一个进化中的生物,已经是猿猴了,还需要更进化成人。但是不要象对俄罗斯一样,把它一棒子打死然后大卸八块。
楼主埃涅阿斯 时间:2008-01-03 11:42:00
  其实,国家就像一个人体,要有骨骼、肌肉、血液、神经系统。
    
  国土、资源就是骨骼,政府机构就是肌肉,经济就是血液,执政党施政派就是支配神经系统,也就是发命令让肌肉运动的神经,但是不理睬反馈信息,痛啊冷啊饿啊不管;民主党派和执政党保守派是感觉神经系统,只管反馈信息,痛啊冷啊饿啊都反馈,但是不发布任何命令。
  
   
  但是一个人又绝不能全身都是肌肉、神经。
    
  民营经济、各种社会团体,就是人体中的五脏六腑、各种组织器官,它们不归意识神经系统指挥,但是它们对人体的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然,同理,人体也不能全身都是五脏六腑,没有肌肉和神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