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绿脸]对于中国政治改革温和造势的概括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05 11:27:43 点击:3397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酋长的话说政改在于造势,此话非常同意。那么,中国政治改革应如何造势?这需要考虑到多个方面的因素。对于政改与社会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无非是二个,一个是社会与公众(政治要求及相应有行动),一个就是现执政力量(对于改革的态度及改革的方式与具体行动)。更进一步,还有两三个因素可以加进来考虑。这就是:当前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现状,就是政改的现实基础;包括民族文化传统在内的国家政治的历史特性;国际因素。
  综合分析上述因素,中国政改造势,归结起来就是十二字:社会自治,一党执政,多党制衡。

  当然,造势是最终要各方都能接受的,是和平的与合作的。不过,其中冲突与斗争是难免的,有时也可能是很激烈的。造势的妙处在于,通过对于社会进步与公众的正当的要求,以恰当的方式呈现出来,加强公众对于社会关注,对于社会进步的诉求与参与,形成强大的力量与潮流,对于阻碍势力形成一种压迫,使其承认公众与社会的正当要求,并在保持其恰当利益条件下,从而推动改革。  

  社会自治。作为造势,要有一个正当性,根本性,又须有一个紧迫性。
  社会自治基本要求就是有相同地位及相近利益的国家计划会阶层社会成员自已组织社团,维护自已的利益的权利与自由。包括自已组织工会、农会、商会等。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也是市埸经济与社会持续发展的一个基本条件。
  就现代社会而言,其正当性是非常显著的。因为没这些社团,其成员的利益将无法维护。例如,我国当前的因为工会与农民协会残缺与功能不全,导致工人的利益、农民的利益无法得到有效地实现。这个利益是初次收入分配的一种不公正,它导致中国工人成了世界的工蜂。为世界打工,而自已所得无几,并使打工的这一代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一种隐忧。农民作为中国的最大群何成了中国最大的弱势群体。三农问题成了不治之症。
  没有工会,中国的工人只能以打工仔一个个地与老板及其管理者讨价还价。这是一极大的不平等与不公正。其直接的结果就是中国工人的工资严重偏低,在04年以前几乎是近十年不变,以致于在我国工资收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之低几成全球之最。这个比例发达国农一般占到40--50%,印度(中国人最喜欢的比较)为32%,而中国只有11——13%。看看农民工讨工资多辛苦,有时要以生命为代价。还有社保、最低工资,签劳动合同等等,劳动保护,人格尊严(罚跪、关禁闭,以及由此而引起的惨剧。)最近虽出台了一个劳动合同法,其目的是为了保护打工者的利益。但是,由于没有自已的团体,工人个体如在一个大海之中根本就无力保护自已的利益,有时反而恰得其反。如劳动合同法实施引起了华为事件,引起了裁员潮。想想看,在华为不过几万人的厂子,一下子要近万人自动离耻职,再重新上岗。这在一个工会健全的社会是可以想象的事吗?董建华当选了特首,想把自已的司机去特区政府开车,但是,也未能得呈。因为政府司机上街了,表示反对。中国的打工者境遇差的根源,至此已很清楚了。在市埸经济条件下,没有自已怕团体,就象以肉身置于无边的大海,利益是不会有任何保障的。在这里,政府也没有办法。因为政府本身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受到多方面的压力,特别是受到强势者的压力。政府也不是万能的。
  目前中国要实现收入分配的公正,首先必须有社会自治,否则,就是空谈。中国经济、社会、政治的持续发展,首先,有赖于此。
  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看,政府禁止或者阻障工人农民成立自已的团体,是不公正的行为。因为商会是存在的,特别是外国的商会。强者而有自已的缓步织,弱势者而无自已的组织,这是非常持不恰当。
  从现实可能来看,政府现在是承人了工会之必要性,只是还有一个壳没有脱掉。在农村从无04年一号文件开始,也对于农民大成立专业协会有所鼓励,但对于综合性的农民专业协会尚在个别地区进行摸索。还有各种慈善组织,环保组织等。这些说明,政府是有可能实现一定程度的社会自治的。另一方面,民间的各种组织也是正式的与非正式的存在着的。如,一些地下农民协会,地下工会,打工人维权中心,维权志愿者服务与行动等等。这这些也说明,不管政府是否放开,因为有着强烈的需要,事关社会之根本,因此,各种自治组织与行为是事实上无法消灭的。
  如果有更强烈的社会要求,那么,是可以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实现社会自治的实质性扩大的。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05 16:11:00
  工会与农会就是穷人的打狗棍与拐杖。
作者 :埃涅阿斯 时间:2007-12-05 17:56:00
  主要是民众难以形成一种共识,即使有共识,也是模糊的认识,大部分人难以从中思考提炼出简练的口号。印度有甘地,威望、智慧、信念,都是足够的。中国还没有这种人物,不知李敖可否勉强算一个。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05 20:11:00
  共识不是一天能建立的。需要思想,也需要实践中认识与体验。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15 19:20:00
  社会自治,是与政治自治不同层面的参与,它并不真直接亲系于政权,但对于公共事务形成影响。
  社会自治当然,还包括基础自治,如村民自治与社区自治等。这方面的自治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并有了明确有路线。相对于社团的自治与组织,可谓是远远超前。这种自治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也说明了社会自治是能够实现的,是在现有的控制力量允许,或稍加以推动而能实现的。
  社会是政权的边缘,社会自治也是民众与政府最容易达成妥协的领域。

  造势的第二句话是一党执政。
  先说说内容。在这里不用什么专业术语。一党执政有两层意思。一个是执政,一个是一个党。
  执政按现代宪政民主原则,就是掌握行政权,当然,也可以包括一定程度的立法权。在西方议会制国家中,执政党是掌握立法权的,但并不一定掌握立宪权与修宪权。如日本,德国、印度,又如马来西亚。但在总统制国家中,则执掌行政权的政党并不一定掌握立法院。如美国与中国的台湾。总统制与议会制从实际效果看,各有千秋。但,议会制较总统制更为稳定,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民主发展中。
  从中国的实际看,执政权采议会制条件下的情形,就是说包括普通立法权,但并不能由执政党单独掌握立宪及修宪权。
  一党就是由一个政党执掌执政权,由宪法与法律把执政权规定为特定政党的法律权力。
  一党法定执政看似是一种专制,似乎与民主无法兼容。实则不然。
  法定执政是一种有条件的。这是最有效地实现传统政治社会一体化控制向现代政治控制转化的办法。执政在意味着权利的同时,也意味着一种义务。这种义务按照现代宪政民主的规则基本的是四项。这就是放弃对于社会的直接政治与组织控制,实行组织社团的自由;接受民间与其他党派的独立的监督;接受民间与其他党派的对于执政权力制约;并实行真正与严格的司法独立。不用说全部,即使是得到了这一系列中的一项,那么,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就有了可靠的发展平台与轴心。先发一下吧。

  由一个特定的政党进行法定的现代意义上的执政,这是一个深具东方智慧的政治妥协。这一妥协充分考虑了政改中两个决定性因素,民众现现控制力量双方的利益与要求。找到了双方利益的交点。通过这一妥协,民众将历史上第一次实现社会自治,第一次实现独立的制度性政治参与,第一次实现对于执政党的独立的制度性的监督,并=受以独立的司治的保护。实现了社会治理与政治治理的现代化。对于现控制力量则保持并巩固了其核心权利——执政权。这种权利内化为法律与民主的一个有机的部分。其所面临的风险几乎被一劳永逸地消除了。
  这一妥协当然也很好地考虑了其他几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国际上,中国经济已深深地融入了世界经济之中,人权上也正在与西方受到压力并正在持续地对话与讨论。这种压力将是持续的,产生促进作用,出现一些渐进的改良。政治的历史特性是缺少民主与法治的传统,对于权威有服从的习性。比较要求于效率与稳定。如果考虑中国的社会自治未有充分发展,反对力量相当薄弱并且也不够成熟。考虑到以济小平低,发展的任务重,经不起折腾。考虑到还面临国家统一与民族分裂势力等任务,则更要求实现稳键地政治转型。
  事实上,实现积极与稳健地转型,这是中国人关于改革的最大的共识。稳健转型则能有效凝聚全民共识,为改革争取最大地支持。官与民,知识分子,民族主义者,都是支持这一点的。
  所以,说一党执政这是造势的一个关键。因为它能争取最大地支持。通过这一妥协,创造了官与民,共生的基础,也就为官民双方在改革过程中由对抗转化为合作的创造了基础。它使我国的改革不仅超脱了武力与暴力的改朝挽代,脱离了打倒式的传统革命,也超脱了西方所喜欢与支持的玫瑰式与天鹅式革命。这些革命也是推翻现执政力量,以取代为目的的。一党法定执政,则是一种官与民以共识与合为基础的一种共同改革,这种改革以社会与实现政治的现代化为目标。
作者 :泉如竹逸 时间:2007-12-18 14:41:00
  如果中国的无产阶级大革命失败了,资本主义专政复辟了,不能走法西斯、贝利亚式的道路,但可以走巴枯宁、蒲鲁东式的道路。我深意为然。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22 11:16:00
  s楼上说的是什么意思?
作者 :埃涅阿斯 时间:2007-12-22 13:15:00
  也许 泉如竹逸 可以详细的解释以下几个名词: 法西斯、贝利亚、巴枯宁、蒲鲁东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22 13:37:00
  再说最后一句:多党制衡。
   多党制衡的含义,包括四个方面。其一,宪制保障。与执政党所掌握或者主导的立法院有同等的立宪参与权,凡宪法规定法性法案应由双方同意。其二、独立的廉正监督权,对于政府官员及所有公务员,包括国企的经营人员,廉洁与操守在执政党之外进行独立地监督。其三、独立的司法权。通过独立地非法定执政党的政治分权,使司法人员与审判独立地位获得政治法律与制度保障。其四、执政参与权。包括对于政府施政及议会的普通法案进行独立公开评议权利。包括在事前事中及事后。参与政府组成并占法定少数比例,参与立法会并占法定少数比例。
   多党制衡的基础是社会的自治以及在法定一党执政条件下的社团组织自由。通过这些自治的社团就能形成非法定执政党的政治参与的社会基础。当然,这些社团也可以成为法定执政党的社会基础。这种竞争好,而且由于不同社团有不同的利益要求,而且同一社团也会有不同方面的要求,非法定执政党将是一个很重要的政治诉求渫道。
   多党制衡的方式,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成立一个独立于法定执政党占主导的另一院。我把它取名叫国正院。这一院是由非法定执政党占法定多数,比如,三分之二以上,或者四分之三多数。法定执政党成员只占法定少数,这与在立法院中法定执政党占法定多数是相应的。这是一个平台,是非法定执政党参与与制衡的一个平台。根椐对于法定执政党进行监督的要求,它应有相应的权力。包括宪法规定法性法案有表决权与通过权,也就是凡宪法性法案要进行两院通过才成立。普通法案及政府施政的评议权,这种评议可以是法定的程序,但评议案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对于司法人员任用与提名应有一定的权力,比如,提名权或者决定权。当然,是会议的形式表决通过。关于司法权力与独立地位法定职业保障等的有关法律纳入宪法性法案,由两院共同通过方为有效。
   其二、成立一个独立的监督机构,叫做廉正院之类。首脑由民选产生,并为非法定执政党成员。对于所有国家官员、公务员、政党工作人员以国有企业经营人员是否廉洁进行调查。职能类似于廉正公署,具有起诉与调查职能,及必要的权利。
   总之,在社会自治的基础上,实行执政与监督的二元权利分离,比实现多党轮流执政要容易,并且,也许还能建立更稳建而有效地政制,达成有效地改革,打破革命与推翻地恶性循环。
  
楼主中子团 时间:2007-12-22 13:41:00
  总算是搞完了。也许造势应由三句改为四句:社会自治,阶层共和,一党执政,多党制衡。字数由十二字到十六字。

  当然,这是关于政改的目标的一个造势,至于具体如何实现,其路线则另当别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