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正 本 溯 源

楼主:博浪椎1959 时间:2007-08-16 06:58:46 点击:651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我国的文艺复兴时期”,群贤聚集,百家争鸣。当时,在沪上,一些文人就文艺的功效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论争,其中,以鲁迅先生和“现代评论”派文人的打笔黑战为尤甚。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1926年初说起。当时,驻华日军为帮助奉系军阀,在天津大沽口,用军舰炮轰我国民革命军。这一事件,激起了全国范围的声讨运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声援响应,学潮风起云涌。时任校长的杨荫榆,奉当局指示,为平息学生运动,开除了刘和珍、许广平等六名学生。
  以后,“三.一八”惨案发生,刘和珍、杨德群等学生被段祺瑞执政府的马刀队虐杀。一时间,杨荫榆成了进步人士的声讨对象、众矢之的。为此,她和时任教育总长的章士钊双双去职。杨荫榆回到家乡以后,依旧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十年以后,即1938年1月1日,她因抗议日寇暴行,被鬼子宪兵杀害于苏州盘门外吴门桥河下。杨荫榆用自己闪光的晚节,洗刷了生前被横加于身的“污名”。
  也许,各种因素的促成,当年,鲁迅先生对杨荫榆的口诛笔伐。她简直成了一个披着一件黑大氅,十指尖尖,相貌阴鸷,活脱脱的一个老巫婆形象。
  出于对同乡的了解,对杨荫榆女士身世的同情(杨年青时,由家庭做主,把她嫁给一个白痴。她是抗婚,逃离家庭外出求学的,并成了当时中国有数的几位获得硕士学位的女子。因为这一场不幸的婚姻,以后,她一直是独身。),陈西滢不满鲁迅先生开口、闭口的“寡妇”,用阴暗心理分析、攻讦杨荫榆,挺身而出,为她辩解、开脱。陈通伯的自动引火烧身,与鲁迅先生结下了“梁子”,发展成了后来的“宿怨”。陈西滢及后来加入的梁实秋等,开始了与鲁迅先生长达数年的激烈的“文艺论争”。  
  辩论双方大打口水仗,甚至不时的发生恶意的人身攻击。《西滢闲话》,文字冷静隽雅,一副绅士派头;鲁迅先生的杂文老辣偏激,一场争战下来,把那些温文儒雅、翩翩风度的正人君子,一个个批驳得焦头烂额、体无完肤。大家都熟知的那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就是针对梁实秋的。据说,当时梁教授在青岛大学任教。那天,正在上课,一学生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着老师,欲说还休。梁教授接过学生手里的报纸,看了那篇文章以后,一向文质彬彬的他,气得面红耳赤,嘴里还嘀咕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类似的事情,徐志摩也遇到一回,刚一上场,就遭鲁迅先生一通棒喝,败下阵来。连连搬动救兵,请周作人出面缓颊。他哪里知道,自从北京八道湾,兄弟阋于墙,从此“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知堂老人根本解不了志摩的围。  
  其实,“现代评论”派就文艺属性的观念,应该是正确的。梁实秋认为,文艺最基本的职能就是反映人性,就象菜刀一样。情急之下,菜刀可以杀人,但菜刀最终还是切菜用的。这一在今日看来的基本常识问题,当时可不这样认为。  
  鲁迅先生就这样驳斥道:“诚然,‘喜怒哀乐,人之情也’。然而穷人决无开交易所折本的懊恼,煤油大王那会知道北京捡煤渣老婆子的酸辛,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像阔人老太爷一样,贾府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  
  正是这些似是而非的理论,迎合了后来阶级斗争起家的口味。他们拉大旗作虎皮,鲁迅先生的誉名,从此滚滚而来,而对中华民族文化,遗“福”匪浅。  
  陈源先生晚年漂泊海外,从事外交和对外文化交流等工作,疾病缠身、环境险恶,个中艰辛,惟当事人自知,非常人所能体会,他的夫人凌叔华有专文详述。当年,在重印《西滢闲话》时,通伯先生亲自删去了其中很精彩的一部分。理由是因事过境迁,对象已不存在,没有必要再留痕迹,这也是西滢先生的忠厚之处,对比一下,“临死咽气,敌人一个也不饶恕”的,胸襟不可同日而语。
  西滢先生,(1896.5.1O—1970.3.3)江苏无锡人,原名陈源,字通伯,笔名西滢。1912年去英国读中学,后入爱丁堡大学和伦敦大学,1922年获博士学位,回国后任北京大学外文系教授。1924年在胡适支持下,与徐志摩等人创办《现代评论》周刊,任文艺部主编,在该刊开辟‘闲话”专栏,发表许多杂文。陈源先生还是著名译著家,翻译有屠格涅夫等人的小说。主要经历如下:
    
  1927年与女作家凌叔华结婚
  1929年在武汉大学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
  1943年到伦敦中英文化协会工作
  1946年出任国民政府驻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任常驻代表
  1966年退休侨居伦敦,1970年因病去世
  
 
 
作者 :情小记 时间:2007-08-16 07:44:00
  博浪椎1959,专程来看你了,拥抱一个!
作者 :我是熊我怕谁 时间:2007-08-16 10:04:00
  问候---博浪椎1959
作者 :我是熊我怕谁 时间:2007-08-16 10:04:00
  鲁迅先生就这样驳斥道:“诚然,‘喜怒哀乐,人之情也’。然而穷人决无开交易所折本的懊恼,煤油大王那会知道北京捡煤渣老婆子的酸辛,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像阔人老太爷一样,贾府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 
  -----------------
  
  鲁迅先生 说得很对的嘛!
作者 :ytmiheeq123 时间:2007-08-16 11:00:00
  偶只崇拜鲁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