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由刘文典先生想起的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7-08-15 01:30:02 点击:590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由刘文典先生想起的……

刘文典,字叔雅(1889——1958)安徽合肥人,清华中文系著名四教授之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刘文典大名鼎鼎,蜚声海外。如今,很少有人提及他了,可大师英名,不应岁月的流逝而磨灭,故重提下。
  刘文典先生学识渊博,上课很有个性。课前,必先由校役准备一壶茶,外加一杆两尺来长的竹制旱烟。讲到得意处,他就一边吸旱烟,一边解说文章中的精义,从不理会下课铃声。有时一连讲个三、四小时,仍意兴未尽。可有一次,他只上了半个小时,就匆匆结束,说是,“今天的课,改在下星期三晚上七点再上”。原来那个星期三,是农历五月十五,他要在皓月当空的夜晚,讲述《月赋》。学生早早地在校园里围成一圈,刘文典端坐中间,月光如水,倾泻在一片绿荫芳草地上,刘教授娓娓道来、侃侃而谈,讲述生动形象、见解深刻精辟,绘声绘色的演讲与月色笼罩的校园,交融成一片,听者无不沉醉其中,不知往返。
  那天,吴宓校长也亲自到场,恭恭敬敬坐在最后一排,听刘老师上课。刘文典每讲完一段,间隙空余,就问吴宓,“雨僧(吴宓的字)兄,以为如何”?而此时的吴宓校长,必躬身起立答道:“刘先生所言极是、所言极是”。一问一答,俨然师生,至今读来仍令人忍俊不禁。
  当年的西南联大,如此个性化上课的教授还不乏其人。据说,闻一多先生也喜欢晚上上课。上课前,先点燃一支雪茄,并GENTLEMAN(绅士)地礼让说:“谁吸?”学生轰然大笑,没有人戆大得真的会去拿老师香烟的。然后,一多先生用抑扬顿挫的语调作开场白:“读《离骚》——痛饮酒——方才为真名士……。”往往到“月既没兮露欲晞”,饶有兴味的同学仍依依不舍。
  清华研究院“四大名导”之一的梁启超先生,上课前必先有一段开场白:“ 启超没有什么学问,启超还是有点学问的哩!”
  那天,他开讲古诗《箜篌引》:
      
  公无渡河,
  公竟渡河;
  渡河而死,
  其奈公何!
      
  四句十六个字,经梁教授一朗诵,一解释,活脱脱地刻画出了一部悲伧的史诗。
  “茅津渡”古黄河口,黄沙弥漫,黄流滚滚,苍茫景象,宛若眼前,聆听者无不触景生情、悲从衷来!
  梁教授从的文章起承转合说起,细致入微地分析背景、人物、情节和情感,但见他满头大汗,讲述到动情处,声泪俱下,闻听者身受感染,不知不觉之间,也引起了感情的共鸣,多少年后,都不会忘怀。
  又有一次,一学生问刘文典,怎样才能把文章写好,刘回答了五个字:“观世音菩萨”。见学生不解,他补充解释道,“‘观’,就是要多观察生活;‘世’,是要明白社会上的人情世故;‘音’,是写文章要讲究音韵;‘菩萨’,就是要有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菩萨心肠”。
  其实这“观世音菩萨”理论,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旧时文人,大都豪气干云、狂傲不羁,刘文典先生对《庄子》有研究,至今还没有人能望其项背。他曾自信地说,古今懂《庄子》的,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是刘文典,还有半个他给了冯友兰。言下之意,真正懂《庄子》的,只有他自己。
  抗战时期,日寇飞机经常到后方轰炸,地处僻远的“西南联大”也不能幸免。一次,空袭警报又响起来,几个学生架起正在上课的刘文典先生,一齐躲避。逃跑路上,刘先生忽然想起陈寅恪还没出来,陈教授腿脚不好,眼睛也极度近视。于是,他要求学生和他一同回去救陈教授,好不容易找到。有学生来搀扶他,可此时的刘文典却全然不顾个人安危,大声疾呼道:“国粹要紧,先救陈先生!”
  转身之间,见到了沈从文,也跟在后面跑,刘先生态度顿时绝然相反了,正言厉色地责问道:“你跑什么?我跑,因为我炸死了,就没有人讲《庄子》了,你为什么而跑呢?刘大师瞧不起新文学的情绪,溢于言表。
  刘文典的一生,充满浪漫传奇的色彩。他18岁加入同盟会,20岁东渡日本,师从章太炎,积极参加反清革命运动。1913年,宋教仁在上海车站被谋杀时,他适逢其难,手臂遭受枪伤。以后,亡命日本,孙中山还请他做秘书,直至袁世凯死后,方才回国。眼瞅着国内,依旧是军阀混战,政治黑暗,民不聊生,他终于心灰意冷起来。于是放弃了政治,转向文学研究,一面教书,一面从事古籍校勘,潜心研究学问,寒暑易节、坚持不懈,苦读十年,学有所成,成为《庄子》专家。
  1929年,刘文典担任安徽大学校长。当时,学潮纷纷。蒋介石亲自召见刘文典,让他交出闹事人员名单,要求他严惩罢课学生。早年经历过辛亥革命的刘文典,打骨子里就瞧不起蒋,当场顶撞道:“我只晓得教师学生,不知道谁是G产党,你是总司令,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负责,烦请委员长不要插手学校的事情”。
  这番仗义执言,令蒋愤恨不已,几次下令严办。幸亏蔡元培多方缓颊说项,将刘文典调离安徽,到清华去当教授,刘先生这才逃过一劫,从此,他与清华结下了不解之缘。
  由是,又想起一个人来。当年,数学家黄际遇先生做河南大学校长,也是因为“学潮”事件,冲撞了韩复渠。土匪习性的韩,平时还算“尊师重教”,对读书人也比较客气,可这回却动了真格,来了脾气,非得要黄先生当面认错,跪地求饶不可。
  书呆子的黄际遇无论如何也不买帐,嘴里还直嚷道,“士可杀而不可辱……”。
  “好,俺今天就成全你这个‘士’!”韩大帅动了真怒。
  吓得一旁的河南教育厅长等几个幕僚,赶紧好说歹说,硬是摁着黄校长,象征性地磕了个头,给了韩复渠一个台阶下,方才作罢。
  自然,黄夫子的“河南大学校长”也做不成了。正好,教育部筹措重建山东大学,于是,黄际遇先生去了青岛,依旧从事他的本行——数学教学,开始了他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
      
  
作者 :绝学无忧0 时间:2007-08-15 06:58:00
  真名士!!佩服
作者 :唐伯虎点蚊包 时间:2007-08-15 12:03:00
   板凳

    
作者 :唐伯虎点蚊包 时间:2007-08-15 12:25:00
  刘文典先生对《庄子》有研究,至今还没有人能望其项背。他曾自信地说,古今懂《庄子》的,两个半人而已。第一个是庄子本人,第二个是刘文典,还有半个他给了冯友兰。言下之意,真正懂《庄子》的,只有他自己。
  --------------------------
  
  旧时文人,大都豪气干云、狂傲不羁
  
作者 :南阳剑客 时间:2007-08-15 22:14:00
  问候了!
作者 :我是熊我怕谁 时间:2007-08-16 09:55:00
  看看!
  问候----春申君CSJ
作者 :ytmiheeq123 时间:2007-08-16 11:02:00
  《箜篌引》
        
  公无渡河
      
  公竟渡河
      
  渡河而死
        
  其奈公何
  
  
  还是古诗写得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