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文明竞争]凤凰周刊:新疆恐袭案调查

楼主:撒旦书记官 时间:2008-10-14 17:42:51 点击:6657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新疆恐袭案调查之一:喀什两端
  
  历史和现实、传统和现代化、贫穷和发展在这个城市纠缠成结,需要理性耐心解开。
  
  记者 邓飞 发自新疆
  
  
  喀什,这座最具维吾尔风情的南疆城市,有中国最大、最古老的清真寺,也有一座24米高的毛泽东塑像,维人还自发保护它免被拆除——这一奇特景象一度被视为维汉民族成功融合的绝佳论据。
  
  一场惨案却在2008年8月4日发生。
  
  天已经大亮,色满路上少有人迹。 驻扎在此的武警喀什地区边防支队 70 余名官兵列队跑出大院例行出操。当队伍右行至距离大院约 50 米的怡金宾馆前。一辆东风大卡车突然开足马力从官兵们的背后冲了上来。队伍瞬间被冲散,多名边防战士被碾压。
  
  卡车侧翻在地。司机打开车门爬了出来,一边向人群投掷自制的爆炸装置,一边拿着大刀砍杀挣扎的战士。
  
  另一名袭击者也出现了,跑进距离现场50多米的边防支队大院,扔进一节装满火药的钢筒。两个维人的猝然袭击一共杀死16 名武警,杀伤16 人,其中 4 人重伤,酿就一桩血案。
  
  8 月 5 日下午,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和 喀什地区分别在乌鲁木齐、喀什两地举行新闻发布会,向数以百计的境内外记者公布了案件情况,并将此案定性为“暴力恐怖事件”,称犯罪嫌疑人为“恐怖分子”。
  
  该两凶嫌分别是 28 岁的出租车司机库尔班江·依米提和33 岁的菜贩阿不都热合曼·阿扎提,两人均为喀什当地人。之前,他们观察武警官兵的日常活动一个多月。8月3日晚,他们偷了一辆 自卸式大卡车,停在官兵们每日出操必经的色满路上,并做好分工:库尔班江·依米提留在车上,阿不都热合曼·阿扎 提则埋伏在路边把风,后者看到边防官兵出操,通过手机电话通知前者发起袭击。 
  
  
  
  桀骜不驯的土地
  
  《华盛顿邮报》说,喀什是一块中国不容易统治的土地。作为中国天山以南最重要的一座城市,喀什数千年以来就一直被多方势力竞相争夺。
  
  喀什在古代属疏勒国,为其国都。汉代张骞出使西域时,喀什被纳入了汉朝版图,受西域都护府节制。到19世纪中叶,喀什被卷入沙皇俄国和英帝国的中亚“大博弈”,双方为之角力一百多年。1933年,喀什曾短暂成为过东土耳其斯坦独立运动势力的首都。
  
  1950年达开始,对新疆的控制者变成了无神论者,但毛泽东成功让自己的雕塑一度成为这个城市最高建筑。毛从1952年9月开始对新疆农村进行了土地改革,维吾尔人分到了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视毛是可以与真主媲美的圣人。官方资料介绍,毛泽东获取维吾尔人好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在边民大规模外逃后,毛督促新疆官员要大力发展生产,把经济工作放在第一位,“要比国民党时期好,要比苏联好”。
  
  喀什曾经一度由毛的士兵们推动向前——农三师在喀什的戈壁滩上开辟了无数良田,种植上长绒棉和粮食,引进了大规模的机械化。
  
  1968年,喀什爆发新疆第一起大规模武装叛逃事件。1990年代,分裂势力在新疆再次掀起狂飙,喀什成为南疆暴乱的重灾区。1996年5月,“东突”分子袭杀喀什伊协主席阿荣汗阿吉21刀。两年后,恐怖分子在该市水中投放毒剂,杀死1人,并造成无数牲畜死亡或中毒
  
  2008年奥运前夕,喀什警方称打掉12个“东伊运”(东突伊斯兰运动)等跨国恐怖组织在喀什发展的团伙。该些组织在当地积极收罗一些无业、劳教释放等对社会不满人员,予以训练威胁社会。
  
  警方称,两名凶嫌在发起袭击前曾留下遗书,称“捍卫宗教比捍卫个人的生命和母亲的生命更为重要,所以要进行圣战”。 另外,警方从现场缴获自制爆炸装置九枚、自制枪一支、两把行凶的刀具及部分宣扬“圣战”内容的宣传品。
  
  《中国共产党喀什地区简史》称,自1997年以来,喀什地区整顿重点清真寺2000多座,依法查处有违法活动的清真寺240座,撤销230多名参与非法宗教活动的宗教人士的职务,调整了284个村级清真寺寺管会。国家一直试图保证宗教的单纯——安抚人心而并非煽动暴力,制造冲突。
  
  “我不认为我们维族人没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维族老人说,他背后是雄伟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在稀薄的晨光中熠熠生辉。大批男人们走进寺里祷告,蒙着黑纱的女人们在外面排着队等待。
  
  有反恐专家认为,新疆对恐怖分裂活动采取严厉打击,不排除此次事件是恐怖分子实施的报复行为。
  
  
  
  融合中的世界两端
  
  2008年8月18日晚,27岁的导游小金开着车驶出了机场,他说脚下就是中国最好的一条公路,三公里多,放到两侧的电线杆和树木就可以直接做为飞机跑道。如今,国与国之间的边疆日渐安定,不需要剑拔弩张。
  
  以毛泽东雕像为标,这个城市似乎是世界的两端,雕像正面一端是外来的汉人和他们的商业社会。他们带来了温州商品、洗浴中心、咖啡馆和商业步行街,甚至还有肥美的北京烤鸭。一些大楼在自己的四周嵌上霓虹灯,在黑夜里闪耀。如果不是包裹着伊斯兰教传统服装的行人和空气中的羊羔膻气,它和中国任何一个内地城市无异。
  
  喀什是古代丝绸之路北、中、南线的西端总交汇处,历来就是中西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贸易非常发达,有“巴扎(集市)王国”之称。如今随着中国推行西向战略,喀什又恢复昔日地位。
  
  汉人和现代工业资本潮水一般涌入南疆。其中2005年,海信在喀什落下一子,建立全球第十三个生产基地,每年生产30万台彩电销往中亚五国。
  
  中国修筑了通向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城的公路,并可以通过瓜德尔港口打通阿拉伯海,吸引了大量的巴基斯坦人来到新疆做各类外贸生意,他们甚至可以把中国商品卖到更远的中东和欧洲。
  
  此外,喀什凭借丰厚的旅游和文化资源获得一座马踏飞燕的仿古雕塑,跻身国家优秀旅游城市之列,每年要接待数十万游客。
  
  和一身阿迪运动服的汉族导游车司机形成对照的是,34岁的维族出租车司机阿布说他们生活在城市的世界另一端,基本上在毛泽东雕像的背面。
  
  数以十万计的维吾尔人集中居住占据喀什五分之一的老城里,城内20条街巷帮助喀什保存完整的伊斯兰文化。公元10世纪,喀喇汗王朝就在老城高台建宫筑城,成为这个民族引以为豪的记忆。
  
  散布土陶作坊、民族花帽、民族传统手工艺品作坊的老城被开发成为旅游资源,游客买来门票后可以进入城内维族居民家里,但很多老房子年久失修而变成了危房。
  
  令人尴尬的是,很多门上贴上了低保户的小铁牌。
  
  一些维族儿童用铁盆装着熟玉米和切成大块的熟南瓜,用白布遮盖,蹲在街道两边叫卖。“不论如何,我们都在努力向前”阿布说,喀什的发展帮助了所有的人找到了机会,很多维族人通过提供烤肉串、各色小帽服装、热拉普琴、羊皮鼓、土陶等致富。
  
  尽管汉人占了市场机场的先机,阿布相信维族人在融合过程中不断学习和积累,也会自然发展壮大,“谁说我们不能呢?”
  
  对于袭警,这个世界的两端却有着一个相同的认识——极少数的人的袭击破坏了喀什的形象,深刻伤害了很多无辜者。
  
  站在清真寺前的空荡广场上,小金沮丧说,袭警令很多旅游者望而生畏而取消行程,喀什的旅游市场如同股票一样堕入深渊,不知何时能够恢复。
  
  阿布也在出租车里发愁,他盘算着每天需要向政府缴纳60元的费用,而现在每天的营运额不过100元,“再这样下去,日子就麻烦了”。
  
  
  
  乡村贫困
  
  
  
  8月12日,距离喀什约30多公里的一个叫亚曼牙的乡镇再度发生恶性袭击事件——凌晨2時,该乡检查站有4人被袭击,据称是被维族人用刀杀伤,直到上午才被后来的车辆发现并报警。该四人中有两名民兵、一名乡干部死亡,1名乡副书記重伤,喀什和疏勒两地警方在军方的帮助下开展大搜捕,但至今尚未破案。
  
  喀什的乡村也一度是恐怖袭击的重灾区。
  
  1996年8月,6名袭击者摸进了喀什地区叶城县江格勒斯乡政府,杀死1名副乡长和1名值班的派出所干部,随后闯入该乡一个村庄,挟持3名治安员和1名水管员到戈壁滩上杀害。
  
  3年后,袭击者在喀什地区泽普县赛力乡派出所杀死2人,杀伤2人。
  
  2008年8月22日,《凤凰周刊》记者经过一个检查站进入疏勒县。一公里后,七座以上的客车还需要检查一次。在洋大曼乡,要接受另一个检查站的盘查。
  
  进入亚曼牙乡的检查站,负责的检查员换上了两名汉族男子。他们皱着眉头仔细查看记者的身份证,并追问来做什么事情,并声称这里没有任何旅游资源可以观赏,奉劝尽快离开。
  
  马路边是一个空荡荡的农贸市场,几户商铺围着马路的一个转盘无所事事,毛驴拖着一台木头车跑过——和喧闹、逐渐现代化的城市相比,乡村似乎又是喀什世界另外一端,
  
  今年63岁的艾拜都拉.买买提是这个城市最优秀的画家之一。他坚持用他的画笔记录喀什人的生活变迁。他一副作品是描述维族农民在1978年获得了土地承包权,一家人在地里聚餐的欢快场景。
  
  “那个时候的乡村是丰盈、饱满的”老人说,1990年代后,南疆的乡村如同中国内地大多数乡村一样普遍陷入萧条,重新回复贫困状态。
  
  1996年,中央七号文件下达后,新疆全区办了一年培训班召集村级以上干部学习文件,研究如何预防和有效打击分裂势力。1997年,中央又下发了一个维护新疆稳定的17号文件,新疆全区开始重点整治。喀什抽调了12684名干部到所有乡村和一半以上的村庄工作,完成了一场旨在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的集中整治。
  
  对乡村干部的一个要求是,挖出任何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势力的根子或者苗子,稳定就是最大的政绩。
  
  暴烈的阳光下,维族村民戴着多种颜色的小帽,在公路两边用一种笨重的盾状农具松土除草,然后蓄水,再种些庄稼。南疆普遍缺水,村民不得不抽出地下水,浑浊的泥水在小渠沟里缓缓流动。
  
  “你们可以看见我们这里的贫穷和落后。”随行的维族村民示意说,维吾尔人在公路两边的白杨树林后盖起了房子,很多房子正面是砖石,但其他三面还是土坯。
  
  和中国汉族贫困乡村不同的是,维族农民无法像汉族青年一样南下到内地城市打工,所以他们只能去新疆境内的大小城市。
  
  大批南疆农民聚集在乌鲁木齐的二道桥市场、民街等区域,摆地毯、当街叫卖廉价小商品,试图完成在城市里的原始积累。但城管执法人员竭力维持城市良好,将他们四处驱赶。
  
  对一些维吾尔族村民来说,他们因为贫穷、未受教育而被排除在外,他们没有机会分享喀什变化带来的利益。。村民们渴望政府加大乡村的职业技术教育,切实帮助村民致富。
  
  有披露称,喀什周围的一些乡村干部渴望能够争取“民族团结村”或“团结乡”的荣誉,他们想出了办法——在一个纯维族人的村子里,从内地招徕一些贫苦农民,把最好的地划给他,给他房子,给他安家补贴,灌溉水源优先他。
  
  
  
  新的进入者
  
  时至近日,喀什警方也未有继续公开两名袭击者的更多信息。
  
  这个城市一直还保持着一种高度戒备。从疏勒县进入喀什,所有的乘客需要走下车,在一个临时警戒棚交出自己的身份证放到一个仪器上阅读,查验是不是被通缉者。
  
  被重创的武警边防支队安排了全副武装的武警守卫大门,并在大门设置了一些阻挡物,4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开着电瓶车在街上巡逻,环卫人员带上治安员的红色袖章,所有的出租车司机都被授权可以打开乘客进行检查。
  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阶级斗争或者敌特斗争都陈年旧事了。但喀什似乎迫不得不逆转时空,继续选择了斗争。《中国共产党喀什地区简史》显示,喀什除了在集中整治期间开展例行的严打之外,还要根据敌情、社情形势,在重大节日、重要活动和敏感时期部署严打专项斗争,确保这段时期的政治社会稳定。
  
  对于分裂势力,喀什一直被告诫要始终坚持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有目的、有计划开展严打战役,力争破大案、打团伙、端窝点。
  
  一种敌我斗争而令人沉重的异常气氛弥漫喀什,令外来者神思恍惚。
  
  维族市民拒绝和外来人交流任何涉及到政治的问题,他们甚至可以当场翻脸,愤然指责说,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种事情。有三名维族司机拒绝送记者去疏勒县,他们说该县是中国第一兵城,囤积了大量军队,不是中国记者记者不能进入,否则连司机都可能遭受惩罚。
  
  当地人透露说,喀什一些维族市民感觉是一块被挤压的三明治,说政府不好,政府知道了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说分裂分子不好,怕炸弹报复。所以他们一般选择沉默。
  
  2008年奥运会前后,中国政府允许境外记者可以在中国各地采访。新疆不再讳莫如深。
  
  8月4日,分别任职日本电视台和东京新闻社的两名日本记者赶到现场拍照采访,被当地武警拘留并暴力殴打。次日中午,新疆武警和当地官员表示歉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再次表态说努力为所有外国记者提供更良好的采访环境。
  
  后来,喀什一度涌进了上百名记者,一度令当地官员讶然。
  
  这些新的进入者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新奇,他们走进任何一个店铺或者家庭和市民自由交流,也带来了新的沟通渠道,帮助不良情绪的释放和表达。
  
  8月21日,武警喀什边防支队的警卫发现了《凤凰周刊》在门口拍照,参谋长走出大门,建议记者在得到武警部门接受采访之前先删除照片,他的语气很温和,承诺说如果记者被同意受访,他可以带记者去单位坐一坐,聊一聊。
  
  事实上,全球媒体聚焦喀什之城,如实介绍了喀什袭警案后的平静安宁,澄清了一些传言,帮助这座城市回复正常。
  
  2008年8月,喀什老城被重新规划,北京的官员和学者走进古城,希望能在保持原有风貌的基础上帮助修复。喀什在它的乡村里开始建起学前“双语”幼儿园,帮助少数民族的儿童掌握更多语言。
  
  新的变化还有,出租车司机阿布多了几个记者朋友,他被告知如果有什么委屈,实在处理不了,可以电话给他们或者发EMAIL,他们可以帮助出出主意。阿布由此决定在家里装上宽带,多了一个窗口,他和他的孩子也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
  





楼主撒旦书记官 时间:2008-10-14 18:22:00
  现在能说出点实在东西的记者太少了,这篇报道显得弥足珍贵。
  文章开头有个小错误,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建于1442年,比泉州清净寺晚了400多年。
作者 :我是周星痴 时间:2008-10-15 11:26:00
  这是痛苦的裂变……是必须经历的阵痛,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人们富裕和安定下来,不要在阵痛中因为自己的失败和挫折而走向了毁灭……关于居来提儿子的问题,我倒是想提醒他一下:维吾尔人当然不是火星上来的,但是新疆古代真的是没有维族的。你们的根在蒙古的大草原上。
作者 :don-quixote 时间:2008-10-15 12:35:00
  一些维族群众生活贫困和子女太多关系很大
作者 :楚河居士Khorasan 时间:2008-10-17 09:49:00
  者:我是周星痴 回复日期:2008-10-15 11:26:09
    维吾尔人当然不是火星上来的,但是新疆古代真的是没有维族的。你们的根在蒙古的大草原上。
  ==========
  
  呵呵他们是永远不会这么认为的。
  
  这篇文章比较中肯。
  
  
作者 :我是周星痴 时间:2008-10-17 10:00:00
  作者:楚河居士Khorasan 回复日期:2008-10-17 09:49:10
    者:我是周星痴 回复日期:2008-10-15 11:26:09
      维吾尔人当然不是火星上来的,但是新疆古代真的是没有维族的。你们的根在蒙古的大草原上。
    ==========
    
    呵呵他们是永远不会这么认为的。
    
    这篇文章比较中肯。
  
  ============================================================
  随他们的便,反正自从回鹘人拒绝契丹人“重回大草原”的邀请之后,草原就不在属于这些古老的民族的后裔了,我们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把他们都赶回蒙古去吗。他们爱怎么想都行,别闹事就行。
作者 :教主1984 时间:2009-08-03 16:47:00
  保证大多数维族人的生活质量的情况下重刑震慑少数立场不坚定的侥幸分子,对待无可救药的分裂分子赐予平等的解脱。吾何等慈悲,渡尔等尽入极乐世界,阿门?!。。。。
作者 :avenue1 时间:2009-11-27 00:58:00
  有见识人在天涯!学习了
作者 :人生的天与地 时间:2010-03-06 23:04:00
  好
作者 :XIATAO888 时间:2010-12-08 10:42:00
  很好的帖子
作者 :问问0 时间:2011-01-22 23:09:00
  作者:我是周星痴 提交日期:2008-10-17 09:59:43        7#
    作者:楚河居士Khorasan 回复日期:2008-10-17 09:49:10
      者:我是周星痴 回复日期:2008-10-15 11:26:09
        维吾尔人当然不是火星上来的,但是新疆古代真的是没有维族的。你们的根在蒙古的大草原上。
      ==========
      
      呵呵他们是永远不会这么认为的。
      
      这篇文章比较中肯。
    
    ============================================================
    随他们的便,反正自从回鹘人拒绝契丹人“重回大草原”的邀请之后,草原就不在属于这些古老的民族的后裔了,我们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把他们都赶回蒙古去吗。他们爱怎么想都行,别闹事就行。
  =========================
  周星驰,回鹘人不是维吾尔人,也许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而且,现在的维族人是通过伊斯兰圣战的方式杀光了留下来的回鹘人(大多是佛家徒),占据新疆的。其实他们就是一群外国男人到新疆搞侵略,杀了回鹘男人,霸占回鹘女人,留下的后代。(百度百科——畏兀儿)
作者 :问问0 时间:2011-01-22 23:12:00
  维族的祖居地在现在的吉尔吉斯楚河河谷!回鹘在蒙古草原!不是一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