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QQ同乡会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9-01 09:45:03 点击:1885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QQ同乡会
  ——梁泉纪行笔记
  
  作者:梁泉
  
  
  “建设社会资本并不容易,可它却是开启民主之门的一把钥匙。”——罗伯特钒靥啬希≧obert Putnam)
  
  
  
  山山年满12岁生日那天,恰好遇到每周只有一天轮休的侄儿的轮休日。所以,这个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侄儿早早就到了我们家里来。为了与他寒暄,在闲聊中,他显得很高兴地告诉我说村里人现在有了一个QQ群。虽然群里都是他们那些生于80年代90年代的人,但是,我还是为此感到特别的高兴。像QQ群这样基于网络的社群已经是一种常态,所以我说“我们已在重建社会”(梁泉)。这种社会的重建并不是从网络开始的,虽然它们离皇朝时代那种同乡会(馆)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曾经被像“阶级敌人”一样消灭的“民间社会”重新归来,你很难说是从下乡知青返城开始还是“人民公社”解散开始。古人早就说过,“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同样的道理“人行也有常”,不论是哪朝那代执政统治,只要太阳照样升起,人民还是要吃饭穿衣,那么人世间的社会就不是任何统治者们所能左右。
  
  如果从社群的角度上来看,把同乡QQ群与传统那种同乡会联系起来并无不可,但是,我之所以对“QQ同乡会”感到特别的高兴,是因为它们让我在“飘移的社会”(于建嵘)中注意到了那种旧中国里面没有的新东西。在百年的世纪里面在孙的“流浪汉”和毛的“穷光蛋”以及邓的“小商贩”之后,这些既非“流浪汉”也非“穷光蛋”甚至于也不是“小商贩”的一代新人与他们的社会一起在以一种想象不到的方式在成长了。这种成长我不仅可以在已经打工的侄儿身上感受到了,在我们还在上学的孩子身上,也已经有所感受。因为我与他们这些两代人就已生活在其间。
  
  这种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必须要明白,拥有几亿人口的“飘移的社会”并不是在一个独立的地理空间里的独立国家或社会,它们是镶嵌在大陆中国里面的。隔离这个被称为(或排斥在)“体制外”的“飘移的社会”是一道名为“户籍制度”的柏林墙,它们是前南非种族隔离政策那样的国家制度。问题在于我们没有种族可以隔离,这道无法用肉眼看见的柏林墙乃是借助于学术上的那种阶级概念,并把所谓的阶级作为政党的政治工具来建构的一个等级国家。对这样一个国家,我不妨再次转引我在《我梦见取消了边防证》里面引用过的一些文字:
  
  “要完整地分析和叙述中国改革的内容、方式、手段和实质后果,并从中得出对后人有启示意义的经验和教训,是一项困难的工作。不过,有一项结论却可以轻易得出,那就是:无论是‘包产到户’、‘放权让利’、‘承包租赁’、‘股份化改制’还是‘大力发展民营经济’,都是在一定程度上放松国家权力对微观经济主体和微观经济活动的控制,亦即使从地方政府、企业主体最终到每个人的经济自由权利得到不同程度的扩展。把被国家权力劫持和绑架了的权利释放出国家统制经济的牢笼,这就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质意义。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状况,用邓小平的话来讲,对外是‘封闭’的、对内是‘僵化’的(所以需要对外开放、对内搞活)。其特点是政治上高度中央集权、经济上高度国家垄断,党的主席不仅拥有凌驾于社会和国家之上的一切权力,而且还是所有正确思想的唯一源泉;国家以全民或集体的名义实际控制了全部的经济资源和经济组织,国家占有所有人的全部社会劳动,按政治分类和阶级身份来分配全部劳动成果;任何个人、任何组织除了依附于国家权力以外就无法生存,除了做‘组织’上安排的工作不可能再有任何可做之事,除了过社会主义大家庭的生活不可能有任何真正属于个人的生活,甚至于一个被党否定了的中国人将不再有做人的权利和资格。当然,控制了一个人的生存,也就控制了他的一切。”
   “而所谓真改,在于是不是真正认同平等、自由、人权、法治的价值观,是否认同宪政民主的制度方向。”
  
   
  在大陆中国从政治归帅改为经济挂帅之后,外资的涌入改变了只有一个老板(主子)的状态,作为资本的另一面——劳力,这些曾被视为“公社小社员”的接班人变成了“剩余劳动力”,这些主要由农村“剩余劳动力”组成的离土又离乡的劳工从原来的“盲流”转身成为“农民工”或“外来工”。这些仍然被“体制内”排斥的亿万劳工却在“飘移的社会”中完成了从“政治工具”到职业身份的转变。(请参阅:《学术概念、政治工具与职业身份——梁泉纪行笔记》和《不再陌生的我们》)这些与非官方“工业化”一起成长的亿万人口虽然至今也不被官方的“国家城市化”所接纳。但是,不论如何,如此庞大的人口已经不可能再次回到那种必须用鼻尖的汗水来换取口里的面包的乡土中国里面。不论是我的孩子们,还是我们自己,我们已走出去很远很远,我们已经不可能,也没有可能回头。“QQ同乡会”让我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乡土中国已经不再,一个新的中国已经以另外一种方式在开始。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9-01 10:55:00
  在此天涯,不是帖子发不出去,就是跟贴资料贴不上去,先去远行啦!还是继续等待春暖花开的那一天到来吧。
作者 :huanliang21cn 时间:2008-09-05 15:43:00
  深刻……
  深有触动~
  
作者 :郑重 时间:2008-09-30 10:18:00
  “乡土中国已经不再”!
  市民(公民)社会何时开启?
作者 :阿贵009 时间:2010-01-12 21:54:00
  从乡下进城的劳工自发结“QQ群”,会极大促进真正城里人自觉结“QQ社”。
  这不仅仅是农村包围城市,而是村民带动市民奔向自由民主人权的新中国。
  喜中有悲,所谓知识不一定有力量,而文化一定有能量。
  我们多了一些期许。
作者 :wasd9799 时间:2010-03-07 11:52:00
  这种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必须要明白,拥有几亿人口的“飘移的社会”并不是在一个独立的地理空间里的独立国家或社会,它们是镶嵌在大陆中国里面的。隔离这个被称为(或排斥在)“体制外”的“飘移的社会”是一道名为“户籍制度”的柏林墙,它们是前南非种族隔离政策那样的国家制度。问题在于我们没有种族可以隔离,这道无法用肉眼看见的柏林墙乃是借助于学术上的那种阶级概念,并把所谓的阶级作为政党的政治工具来建构的一个等级国家。对这样一个国家,我不妨再次转引我在《我梦见取消了边防证》里面引用过的一些文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