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致力于取消边防证(网络版)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8-25 15:04:56 点击:4843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致力于取消边防证(网络版)
  ——关于“公众行动”的一些思绪
  
  作者:梁泉
  
  一
  
  我曾经在网络上张贴过一篇标题为《我梦见取消了“边防证”》(2005年5月)的帖子,那篇帖子是我的一个网络系列的节选,我之所以节选并公开张贴那篇文章,是因为恰如我在这篇网络文章中所相信的那样,个人的选择是自由的起点,个人的正确选择是增进自由的基础。安利公司(Amway)的总裁狄克•狄维士,在他的《黄金之门》中提出:“个人能够选择的范围大小,有赖于社会所提供的自由程度。而社会能够提供的自由多寡,却有赖于社会成员个人的选择。个人的选择愈‘正确’,社会能够提供的自由就愈多。个人的选择愈‘不正确’,我们能拥有的自由就愈少。”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事呢?狄维士认为每个人对事情的对与错都有直觉的判断力。这种良知是人性的一部分。“我相信,上帝给了我们一个道德的蓝图。”狄维士说,“良知是了解此一蓝图,并接受上帝引导的工具。”他认为如果相信自由是天赋人权,那么有利于增进自由的就是正确的。
  
  所以美国前总统福特说:“(美国)全国各地的基层领袖,都是脚踏实地的人。大家都抱持着一个信念:自由是来自上帝的恩赐,而非来自政府。”
  
  在“和乞丐只有一步之遥”的现代性困境中,我从自己“海内华人”、从“春运号中国”和“经济特区”的“南流资金”等等身上看到了一个衰败了的国家制度。与我们在《无益身心事常为》中思考过的无现代性的国家相比之下,作为身在其间的个人,一个衰败了的制度也许更让人们感到痛苦。而现代化国家社会的制度建设并不能一蹴而就。
  
  因此,我并不以为“盲流、民工、暂住证和收容遣送”这些让亿万人深受其害的制度化和制度性的国家与社会悲剧可以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生活在祖国的经济特区,哪怕是“边防证”这样微不足道的东西,在我梦见取消了“边防证”的时候,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都还是足以让我高兴得从床上惊醒……
  
  
  二
  
  3月中我曾经在海口……,从那一年我17岁,在本次列车终点的地方上路,我对自己要做什么,心里是有底的。……我是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以及我们可能是什么样的人。谢作诗先生曾经分析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经济含义,指出,世界有国家和民族地区之分,具有相同文化和价值观的人群要集中居住在一起,居住在一起的人们要形成相同的文化和价值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要使个体具有接近总体均值的特征。“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着深刻的经济含义,这就是以一种经济的方式解决外部性问题,使得社会成本与私人成本相一致了。
  
  上月初我从广州回来,认真地思考了“因为灰色而美丽”,同时我也认真地思考了“我致力于取消边防证”。坦诚地说,我不是搞民主政治活动的所谓民运朋友的敌人,但是我肯定不是这些民运朋友的同道。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的1980年代,刘宾雁先生的两句话就让我终生难忘了,那就是,在大陆中国,制造一个冤案很容易,而纠正一个冤案却很难。这是一种制度性的东西,也是历史本身,它是一个民族社会的宿命,我坚信哪怕是毛泽东那样的强人,也无法改变它们。所以2001年左右我在给《南方周末》的朋友写信时说过,我永远不会相信中国共产党,但是我对中国共产党员永远抱有信心。毛邓时代还是一个强人社会,可是江胡以后,强人社会已经式微,在没有强人,也没有英雄的时代,需要的乃是个体与各个集团的博弈以及因此而来的制度规范。这就是“三届总理批示,为何不抵一家外商举报?”的道理所在。我当时节选《我梦见取消了“边防证”》这篇网络文章,目的就在于含蓄地提醒以及批评那些搞民主政治活动的所谓民运朋友。在“边防证”这样一件荒唐的事情上公民所表现的无力与政府所表现的无能足以让我们警醒,用我在《从“新大陆”到“自由联邦”——致祖桦先生》(见我的博客书信集)中引用过的话来说,“如果说我们能够从所面临的可怕逆境中获得什么益处的话,那就是幻想的破灭:避免了把精力和体力浪费在追寻不可能的目标上。”
  
  假如说“一个衰败了的国家制度”比一个强人主导的“无现代性的国家”更让人们感到痛苦,那么,如何降低这种生活成本?回到“毛邓”那种过去显然已经没有可能。但是,要想让这次转型深得人心,最终使人们能够用一种文明的方式来共同生活,并且能够处理在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的差异与分歧的话。那么,除了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建设,我看不到其他的出路。我相信无论古今,不分中外,要如何收获就只能如何耕种,这就是我对你的《****》所传达的信息印象深刻的原因。
  
  三
  
  在臣民社会里,公权力的腐败与无能最终导致了几千年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结局,不论是从家天下的臣子臣民还是党天下所谓的“社会主义新人”,在没有市民那种自主、自治的身份自觉的情形下,良治与善行的社会自觉就永远没有可能。因此“公众行动”这种让市民有自主、自治的身份自觉作用的“做公民”而不是“是公民”的活动在让公权力有益和有用方面所起的作用将是决定性的。
  
  “公众行动”是对一个民族社会面临“一个衰败了的国家制度”(社会转型)的积极回应,这种回应可以简要概括为面对“公众问题”,形成“公共话题”,影响“公共政策”。这就是现在我强调的“我致力于取消边防证”的做公民行动,而不仅是当年我含蓄地表达的“我梦见取消了‘边防证’”的“是公民”(身份)意识。
  
  
  说明:
  
  本网络文章是根据本月初我个人的一封私人信件改写,在写作这篇网络文章时,我就明确意识到我要把它们和早些时候我已经思考的“因为灰色而美丽”稍加修订后张贴出来。本月上旬,我在自己的纪行文字中提到过我近来看到的个人网点“三公网”,这样的个人网点让我想起了四年前自己创办的新大陆网站以及社区,自从上网开始,我就希望自己能够做到“公开姓名、公开思想、公开行动”,现在,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如此践履自己的“三公”。在网络上如此“三公”也许并非是“人人都有这种想法”,但是对有这种想法的人来说,只要愿意,我相信所有网友都能做到。我从不认为言论就是为了真理或者是什么正确,我坚信言论无非就是表达,也许言论与所谓的真理和正确有关,但是言论不是真理和正确本身,在言论自由已经载入《世界人权宣言》的今天,但愿再也没有什么金口语言的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也没有什么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话语垄断。正如古代希腊思想家巴门尼德所言:“说与思,是一回事。”既然我们有所思想,那就堂堂正正地说出来吧。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8-25 15:09:00
  [原创]公德、不当利益与腐败
  文章提交者:梁泉 加帖在 中间地带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公德、不当利益与腐败
  ——梁泉思想片断
  
  作者:梁泉
  
  一、 所谓公德
  
  公德或公德心,从词语的表面上看好像就是古时候的那些“三纲五常”之礼仪,现时代的“五讲四美三热爱”或者是“八荣八耻”那一套官方公布的行为准则,总而言之就是大大的良民。
  人们也许不知道,无共同体则无公德,所谓的公德,无非就是个人对自己所生活的共同体的认同以及维护,没有个体在共同体生活中的这种思想与感情的认同,就没有公德心,更没有所谓的爱国主义那种意识形态。个人对共同体的认同,在于个人对自己在共同体中的身份以及生活的认同,对那些被迫处于奴役地位和灾难处境中的人来说,只有人最本能的灾民德性与难民理性,绝对没有道德文明。
  所谓的解放,在一个国家共同体内,就是对所有同胞间的奴役现象的正义行动,哪里有奴役,哪里就有反抗,而且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反抗——解放运动。
  
  二、 所谓既得利益实为不当利益
  
  加柯德(P.Gaxotte)在其《法国大革命》中说过,“那些不当利益的谋取者也正是些教条主义者,他们才能逃避心中最隐蔽的自卑感。他们对于他们所过的生活、所建立的政制以及所雇用来维持的人员并不存任何幻想。他们虽卑鄙龌龊,但却仍坚持某个理想目标的虚影。……他们巴不得被人称作宗派分子、狂热分子,好叫人民忘记他们的腐败。”(P390页)既得利益是一种事实的描述,它们可以是中性的,也可以是非中性的,面对大陆中国现实,有必要对这个容易混淆的概念做些清理。在任何社会现实中,可怕的是不当利益,而不是既得利益。
  
  三、 腐败
  
  私权利的无奈与无力与公权力的腐败与无能乃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私权利的无奈与无力,必然是公权力的腐败与无能。
  
  在现代世界,人们还是生活在以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共同体内的,因此,政府作为国家这个共同体的主权代表者,其所握有的公权力是任何个体的私权利都不能比拟的,特别是在一个利权(权利)没有明确保障的共同体内,个体与公权力之间的力量缺乏最起码的制衡力量,个人力量与官府力量毫不对称。因此,对权力的崇拜乃是必然现象。
  
  结语
  
  在现代社会这样一个繁复的共同体内,任何问题,如果没有有效地公开,都无法成为公众问题;可是,并非任何公共问题都能成为公共话题;因为这之间需要形成一个有效的公共舆论的问题,只有成为有效的公共舆论,才有可能成为公共政策或影响公共政策。所以,我们强调集中起来的力量。民间压力的合法途径之一是通过公共舆论,而舆论要形成有效压力,关键在于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8-25 15:23:00
  小便池,大问题 邓伟志
  
  一天晚上,我从友谊电影院开会出来,走到西康路时,见一农民工正对着一株开满鲜花的小树小便。真不像话啊!在如此文明的国际大都市里,居然做出如此不文明的行动,简直是对我们行人的污辱。
  
  可是,转而一想:如果不叫他在这里小便,又能让他到那里去小便呢?向东是梅隆镇广场。他能进去小便吗?向西是商城。他能进去小便吗?向南就是我走出来的展览馆,我敢断定:决不会让他进去。向北,我至今也想不出哪里有公共厕所。他找不到公厕,“系不得已而为之”,我怎能忍心干预他呢?尿憋久了,是要生病的。记得上个世纪50年代初,那时比较开明,“五一”大游行允许“和平女神”上街。一位“和平女神”扮演者就是因为尿憋得太久,死掉了。
  
  看来,小便池是个关系人民体质、关系社会风化的大问题。安徽有个地方称厕所为“舒园”,意思是:大小便后人就舒服了。为了让天下人都舒服,我们应当精心研究厕所的布点,尤其是弱势群众的用厕问题。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8-25 15:25:00
  厕所的学问
  
  邓伟志
  
  
  几天前,媒体就建筑工人把绿化场地当男女厕所爆了光。这类事实在不像话,真该批评。不过,我转而一想,在中国现代史上,建筑工人有当北京市长的,有当全国政协主席的,还有当副总理、当国家主席的,素质高得很!今天的建筑工人怎么会干这等事呢?是不是还有其它原因在里边呢?比方说,他们是不是有个找厕所难的问题呢?值得讨论。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个把厕所当一们学问来研究的问题。一、厕所应该如何布点?在方园多少米以内、在多少人口的地方,必须建公共厕所。二、厕所的分层问题,高中低档的比例应该是多少?没高档厕所,有损于大上海形象,可是,没低档的少了,收入低的人又如何用得起?三、厕所还有个“公私比”的问题。当下,似乎有个忽视公共厕所的倾向存在。公共厕所是公共意识的一部分。淡化了公共厕所说不定也是淡化公共的表现。
  社会以人为本,人以社会为本。无人不要吃,无人不要拉。进出是有规律的。只注意进,忽略了出,不是辩证法。建议在公共厕所问题上,在“十一五”期间也要订出个硬指标,
  
  
作者 :郑重 时间:2007-09-02 09:48:00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胡适,《介绍我自己的思想》,1930年)
  面对面的交谈,才能感受梁泉所说“我们不做老百姓”,何等悲壮!何等豪迈!何等期盼!这是千年呼唤,更是一个伟大的个人行动,但愿早日成为公众行动。
  梁泉说,老百姓是建设不了新国家的,我高度认同。
  只有促动公民意识觉醒,只有促使公共空间形成,只有促进公民社会成熟,我们才敢说我们才是真正爱这个国家。
作者 :郑重 时间:2007-09-02 12:57:00
  《中华文摘》文章:有个人独立才有大国崛起
  2007年02月15日 10: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声明:刊用中国《中华文摘》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文/长平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
  
    半个月前,美国著名经济学有米尔顿•弗里德曼去世,中国媒体刊发了大量的报道和纪念文章,高度评价这位自由主义学者,称他为“划时代的思想家”、“最后一位大师”,并感激他三访中国、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然而,我还是疑惑人们在多大程度上理解了他。比如他在那本最著名的作品《资本主义与自由》里,一开篇就引用了肯尼迪总统演说中最著名的那句话——“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然后进行批驳:
  
    “这句话在整个句子中的两个部分中没有一个能正确地表示合乎自由社会中的自由人的理想的公民和他政府之间的关系。家长主义的‘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意味着政府是保护者而公民是被保护者。这个观点和自由人对他自己的命运负责的信念不相一致。带有组织性的‘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意味着政府是主人或神,而公民则为仆人或信徒。”
  
    弗里德曼认为,对自由人而言,不存在超越个人理想之上的国家观念,他不会问这样蹩脚的问题,“他会问的是:‘我和我的同胞们能通过政府做些什么’”。
  
    从这个观点出发,去看央视正在热播的纪录片《大国崛起》,就会觉得有些别扭。因为这个片子的命题和内容,都是以国家的观念作为基础的。自欧洲文艺复兴以来,人们普遍接受的是人的观念:只有人才是目的。离开了这个目的,国家是没有意义的。
  
    日本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甚至说:“没有日本国家的历史,只有日本政府的历史。”尽管这个人的脱亚入欧思想导致日本人轻视亚洲民族,但是他主张学习西方先进文化,重视个人的价值和尊严,强调“一人之自由独立关系到国家之自由独立”,的确为日本民族的现代化打开了思想的大门。
  
    日本是一个特殊的民族,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更容易看到它在近现代军国主义方面扫展,却忽略其民智的开启过程。日本最大面值的钞票上的头像,并不是天皇,而是这位思想家。
  
    福泽谕吉的思想源泉,即是欧洲的文艺复兴。如果以国家、尤其以大国为单位去谈西方文明的发展,就会导致人为的割裂,看不到文艺复兴对整个西方的影响,包括对那些如今富足而安详的欧洲小国的作用。要谈西方国家的现代化之路,回避文艺复兴是难以想象的。
  
    文艺复兴的主题,就是人的觉醒。那时候的进步青年,纷纷负笈意大利求学,他们心中没有任何国家民族的樊笼,只有个人和宇宙的观念,而“人是宇宙的中心”。人文主义弥漫在所有的学科之中,成为冲破中世纪枷锁的重要武器。哲学中弘扬人的价值,文学中讴歌人的本性,艺术中欣赏人体的美,科学中挖掘人的智慧,政治中要求人的尊严。那是一个巨星闪耀的时代,从但丁、达•芬奇、拉斐尔、马基雅维里到伽利略、哥伦布等,他们从各个方面拉开了人类新文明的序幕。
  
    我们都知道美国的13个州在1776年脱离大英帝国宣布独立,发表了著名的《独立宣言》。纪录片《大国崛起》里面也提到了《独立宣言》中的名句:“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提到了根据这些原则制定的美国宪法。但是,仅有政府的认识和承诺是不够的,真正让美国站立起来的并不是政府,而是,仍然是,人的觉醒。
  
    所谓美国精神,就是比世界上其他地方更加充分地,尊重人的自由,弘扬人的价值,挖掘人的潜力。很多人都不知道,在美国有一个说法,除了那个政府的独立宣言之外,还有一个精神文化的独立宣言,那就是哲学家爱默生的人本主义思想。
  
    人们普遍认为,是爱默生以及他的跟随者成就了美国精神。他是如何成就的呢?十九世纪初的美国还十分保守,陈规陋习主宰着教堂等精神领地,爱默生读了一些欧洲的书,很看不习惯,愤而辞去神职,远赴欧洲游历。这时的欧洲文艺复兴大火燎原,正值浪漫主义文学和先验主义哲学的发轫,爱默生深受启发,回到美国后以写作和演说为业,不遗余力地呼唤人的独立和自信。他的著作里,处处都闪烁着后来的名句:“相信你自己吧:每颗心都随着那琴弦跳动”,“人的恐惧,人的爱,将构成一堵防护墙和一个围绕一切的快乐的花环”,“一个人一定能够成为他想成为的人”。
  
    在爱默生眼里,一切都源自人,包括上帝都在人的心中;一切都为了人,人们服务社会,并不是出自对社会的责任感,而是在尽自己作为完整的人的义务,因为公共行为是一个完整的人的重要部分。
  
    这些话说到极端,听起来就很刺耳了,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国家荣誉、社会责任感之类的观念。作为眼下的中国人,要把人的观念放大到完全忽视国家观念的地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值得注意的是五四时期,知识分子把人的觉醒和国家的振兴结合起来了,最典型的就是胡适的那句话: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救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
  
    (摘自《南方人物周刊》〉)
  
  (网络转载,致谢!不知这是否算刊用,大家说说,如果是那只好删去。)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9-03 13:12:00
  北京地铁为何“私藏”两站
  
  来源:中国青年报
  
  
   北京的地铁1号线运行图标明起点为苹果园,终点为四惠东,但实际上,苹果园站再往西,还有两个鲜为人知的地铁车站,即福寿岭站和高井站。两站作为非运营车站,一晃就是35年。现在每天早晚,仍有两趟车前往这两个站,这两趟车为地铁内部的通勤车,乘客主要是地铁技校的学生和部分地铁内部职工。(《北京晨报》 11月24日)
  
   城市地铁是城市交通的主力军,是典型的公共财产,建设资金来源于民,建成后用之于民。谁想到,天天上百万人出出进进的地铁,竟被私藏了两站,而且一藏就是35年。
  
  
   据同天的《新京报》消息,在23日举办的中非合作论坛“少开一天车”活动座谈会上,北京市副市长吉林说:“回想北京市的发展,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我们地铁的建设速度还不够快,地铁现在的运营里程是110多公里。在建的地铁是115公里,不加快地铁建设,地面交通拥堵缓解不了。”
  
   吉林副市长的话,代表了大家的意见,北京地铁实在太少了,就在这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地铁公司居然长期霸占两个车站为己所用,要不是记者发现登在报上,还不知道要瞒到何时。
  
   地铁公司私吞地铁站,暴露了公共财产监督的缺乏。地铁公司开通勤车和拉子弟学生,合情合理,如果一开始就和公众说清楚,并商量讨论,完全能找到一个既方便地铁公司又方便乘客的办法,而不像现在拉完子弟学生之后空运,白白浪费。问题是地铁公司大概从来没想到要这样做,也没人要求他们这样做,他们处置公共财产就跟拿自家东西一样。
  
  
   这就是公共财产缺乏监督的恶果。承建方很自然地把建设的公共财产当成了本部门财产,现实中,公路、水利、农林、教育等部门,拿公共财产为部门谋利的事,时有发生。
  
  
   当务之急是完善公共财产的监督机制。公开是最好的监督办法,把公开贯穿于公共财产立项、投资、建设、使用等各个环节中,只要认真执行公开原则,至少不会再发生私藏地铁站35年的怪事。
  (迟国维)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9-03 13:15:00
  
  海子铁路网社区 » 华北中原车迷论坛区 » [转贴]中青报:北京地铁为何“私藏”两站
  
  
  1,
  
  我觉得2个车站完全是为了战备修建的,怎么说成:私藏。。。
  唉。。。
  
  2,
  
  记者纯粹动机不良啊。国家利益还需要被“私藏”?况且地铁建设的初衷就是出于国防利益的考虑而修建的,后来军转民。
  
  
  3,
  
  错了 大错了
  你也不看看那两站的位置,都是快到山脚了,
  那里有驻军的,.....
  另外这个铁路就是战备用的 开始都不打算民用呢
  你去 铁血网 就知道着两个站的重大意义了
  说多了要泄密的,,,............................
  建议删除这个帖子.
  
  
  4,
  
  这边报道已经在多家媒体转载,文章本身不涉及泄密,我就把大家讨论的时候泄密~
  再看看,不行的话就锁了~
  
楼主梁泉 时间:2007-09-03 13:21:00
  这里有军事意义的,不是简单的“私藏”!
  
  ————————————————
  
  梁泉注释:
  
  一,军用厕所(本人推测);=国家机密
  
  二,香山官道(本人亲见);=国家利益
  
  
  三,据说美国国会以及五角大楼都是对公众开放的……
楼主梁泉 时间:2012-03-08 16:21:00
  @劉永誌:【数据看世界】 全世界有兩百多個國家。看病自己花钱的20个,学校上政治課2个。屏蔽网络的4个,教育产业化的一个,计划生育的一个,外国人与外国人爹妈当政的国家有一个。(转)
  转发(75) | 评论(19) 53分钟前 来自新浪微博
  
楼主梁泉 时间:2012-05-07 10:25:00
  自助者天助(图)
  http://roll.sohu.com/20120507/n342483579.shtml
  
  19世纪英国思想家密尔(John Stuart Mill)尝言:“国家存在的价值,从长远看,就是为了实现组成国家的社会个体的价值。”从制度演进的角度,国家确应“给予人们发展自我与完善个人状态的自由”,但从社会个体的角度,“自助者,天助之”才是成就自我的心理基石。相当多的历史表明,“外界的帮助使人愈加脆弱,自助却使人得到恒久的激励”,“在人们受到过度引导和充分管控的地方,人们无法自立的趋势必然会形成。”(斯迈尔斯,Samuel Smiles)
  
    英国名相迪斯累里(Benjamin Disraeli)说过:“我们对体制寄予太多厚望。而忽略了人类自身的能力。”体制当然重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自立奋斗的精神并不比体制为轻。坐等体制优待自己,天下没有这样便宜的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