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看中道学术与社会转型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3 15:20:34 点击:158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看中道学术与社会转型
  ——梁泉纪行笔记
  
  
  作者:梁泉
  
  
  一、引言
  
  1、海内华人
  
  
  既然是我看,那就先简单说说我是谁?明白这一点,后面的一切也就有了起点或基本。我是海内华人,这个话题已经足以成为一个专题,在此并非是我多说时候,也非我应多说的地方。我只须说明,1979年,我还是一个不满17岁的速成高中学生的时候,面对无异于阿伦特所说的杀人还是被杀的那种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我选择了两者都不是的“窗外的远山”,所以,那一刻注定了我的海内华人身份与命运。如果一定要把以上的话语用现在的人们听得懂的话来表达,那么,经济学家董辅礽说,农民就是农奴(见今年5月5日经济观察报,文贯中),那么,我在面临“李(昌平)书记”还是“李(农奴)二狗”的时候,我选择了两者都不是,而是那个一直存活在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之间那个大写的人,他就是海内华人。在大地深处,这个海内华人深藏在过往的历史之中,但是却看不见理想的未来。
  
  
  2、 新大陆
  
  如何选择是一回事,如何生活又是一回事。三十以后,乡土中国的父亲的屋檐不再,我随兄弟姐妹的那些侄儿侄女们到了别人的城市。我也第一次独立谋生。“窗外的远山”那个祖辈的家园只是记忆与梦想,别人的城市乃是既成事实,我需要重估自身所生存的社会的价值。所以在新世纪的网络时代,我找到了新大陆(网站以及社区)。我从本能中知道“新大陆”需要那艘“五月花号”帆船,因为没有那只“五月花号”帆船以及船上那些新教徒等等,就没有新大陆。如何创建“五月花号”帆船以及凝聚“五月花号”帆船上的新教徒,一直是我在新世纪的网络时代里的新大陆(网站以及社区)的基本追求。这种社会价值的重估或重建,(一)具体可以表达为网络“公共平台”,网友“公共话题”,社会“公共政策”。(二)当时的想法就是,借助一个网络平台与社区,展示话题,寻找共识,成为共业。(三)最基本的设想就是组织网友以专题的方式与媒体合作。现在这样的追求还是没有变化,只是有待实现。
  
  
  3、 企业生存
  
  在新大陆的时候,我就一直关注“与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共存共荣”这样的现实问题,并且有过就此与王怡和余世存进行专题对话的念头,这样的专题对话至今只是以其它的方式去做了一点点,但是,把自己作为社会历史“共业”的一部分,并“与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共存共荣”的思想基本没有变化过,谋生的生活那种现实的职业生涯让我体会了乡土中国之外那种第二以及第三空间,这样的新生我可以简单概括为“企业生存”。因此我对“为为为为”(为天地立心……)抱有了更多的谦卑。
  
  以上为引言,现在回到主题。
  
  
  
  二、中道学术
  
  
  五月14日,我第一次与信董联系,之后通过手机分别发了以下两条短信给他:
  
  1、看到你的文章还以为是苏少鑫给你发的,他说乃是同事所为。感觉都好!
  先给你提电话上所说信息,朱传榘:从计算机先驱到公益传教士。黄锦波所言不用重复。
  
  2、今天与你联系,看似有些偶然,因为我从零三年至今六个年头里都在做一个有关日本的网络专题。还有我去年就在为公众行动专题做努力,再就是与五一有关了。(以上两条为5/14午间)
  
  当时曾经有过给他解释以上三点的短信息,但是没有发出,现在介绍如下:
  
  五一期间,我在深圳购买《南都周刊》,在那期刊物上面,我看到了中道学术论坛预告。在那期刊物上,有我还算熟悉的沈亚川在“特别讲述”专栏里的“《社会记录》:异类的消亡”以及展江的文章。中道学术论坛预告的“改革路线图”所说如何,我至今未知,但是重庆王康与凤凰卫视合作的“抗战”系列我是知道的。非营利的中道学术乃是我所关注的,但是我更关注做好事才能赚钱,或者是做好事就应该赚钱的“世纪大讲堂”或“凤凰大视野”那种可持续发展的方式,也许这就是商人的本性吧。我的职业本能地告诉我,如果做好事不能赚钱,那么好事就难以持续。“改革路线图”这样的宏观话题也许并非我之所长,仅就我关注的生活细节而言吧,比如信董所说他读书时的经历,现在非但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了,那么,现在回头看看我给信董所说的两点信息,也许可以得到启示:
  
  朱传榘:从计算机先驱到公益传教士;
  黄锦波所言。
  
  我个人把它简要概括为:
  
  “礼失而求诸野”的公民社会(朱传榘);与“得风气之先”(黄锦波,有教育没教养)的教养。去年我从“文化共同体”建设的设想出发曾写作一个准备作为上书广东地方当局的《因有“凤凰”,而居“南方”》资料,后来这件事没有去做。在五月19日发给信董的短信里面,我这样写道:
  
  我有用随便看看书来休闲的习惯,昨晚我翻看了胡一虎的《我是谁》,今天我翻看曾子墨的《生命之痛—社会能见度》。这本书的书腰如是写道“关乎民生,层层逼近真相,核心话题,句句振聋发聩”。我曾说过我写《因有“凤凰”,而居“南方”》时是有过给广东地方政府上书的意图的,但是鉴于“集体行动”的成本与可能不了了之的结局,我没有推动这件事,而是退而求之关注香港电视公益广告后面的“公共广播服务”的话题,但愿是个好的开始。子墨说:我想我们不是救世主,我们不可能有呼风唤雨的法力,但是我们可以从我做起,从一点一滴身边最细微的小事做起,……也许……但至少,我们在记录。
  
  说实话,2006年秋在北京我就开始把香港电视公益广告作为一个项目在关注,如果说《因有“凤凰”,而居“南方”》关注的是“文化共同体”,香港电视公益广告后面的“公共广播服务”关注的就是“生活共同体”的问题。前者与意识形态的政治正确有太多的关联,所以现在也许还不是推进它们的时候,但是后者与意识形态基本无关,而且它们也合乎“和谐社会”的政治正确,所以如果能把它们作为一个公共话题提出来,那么,这种转换就是一种从个人的“得风气之先”到为社会的“开风气之先”的公共利益的转换了。但是,公共话题与公共问题之所以是公共,就在于不是个体所为。所以,如何找到共识并行动起来,乃是问题之关键所在。用5月18日我发给信董的短信息来说就是:
  
  “一个公益创业者可以在几乎任何地方工作。在街区闲逛一会儿,发现缺少了什么?一个社区花园?一个自行车道?一个WiI-Fi热点?还是一个食品购买俱乐部?于是就采取行动,去实现它。无论你们的兴趣是在于一条河流,还是一种文化,或是整个地球,就去参与吧。选定一种公益,研究关于它的一切,爱上它,找到那些负责的人,然后参与或建立一个使之重建的组织。”(《资本主3.0》)作为同属粤语文化圈的商人,我们既然在面对电视的沙发上就有新发现的工作,而且这种发现更为国人所需,我们为何不把已是港人日常生活的营养也转介给非粤语文化圈的同胞?
  
  也许这就是中道学术到“中道行动”的一个好的开始。说实话,这也是我在创办新大陆(网站以及社区)的时候就想做的事情。
  
  
  
  
  三、社会转型
  
  
  
  我是在深圳与周鸿陵见面时知道高战已在广州的信息的,当时我并不知道高战与中道学术论坛的关系,我更为关注的是周鸿陵的社会转型论坛。我一直关注世纪大讲堂以及百家讲坛等平台,而且也参加过南周的学术论坛(活动),对南都举办的公共论坛等也算熟悉,就我的感觉看来,像他们那样举办学术(启蒙)性的论坛,民间没有优势,所以如何扬长避短,是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根据我这些年在国内走来走去的了解,我觉得像曼德以及江登兴他们的文化公司是一种已经被现实证明了的成功模式。对此,我在成都的观察更为具体:一个专业的组织,公开的全国活动。我觉得对它们用(一)“专业”(组织性);(二)、“全国”(跨地区)与(三)“建设”(公开化,也是合法化)来进行概括就更为明了。我的目的就在于致力于一个没有敌人,只有同胞的家园(公民社会)。而这样一个家园需要一些公共平台,因为只有在这些公共平台上面的公共话题,才有可能形成社会共识。这种公共话题可以是“公共广播服务”项目,或者是其它。只要是有利于形成社会共识,并且能进行“社会动员”或“动员社会”的,都可以以专题项目的方式一个个推行。作为一个企业人,我对用项目的方式来落实设想的做法非常熟悉,如果有过NGO项目经验的人,对以项目方式去推进一件件事情,应该也容易理解。
  
  去年,为了寻求与天涯社区和凯迪网络的合作,我曾经做了两次海口行。两次海口行都是因为没有找到执行的团队而不了了之。为此,我一再想到了做成了“新语文”和“大学精神档案”的任不寐兄。从创办新大陆网站开始,我就寻找一种可以借助网络“公共平台”,凝聚网友“公共话题”,影响社会“公共政策”的力量。为此,我找遍了中国,用广东话来说,我见到的多半是“口水多过茶”的人。这也是我写作《胡星斗的胡椒面》时提到汪丁丁与“财经”关系的原因。
  
  说实话,在网络社区上面,遍布于全国的网络社团(社区)早已经存在。就像我在“学者刘军宁,富豪张朝阳”里面所关注的那样,现在缺的就是临门一脚了。而对我来说,这种“与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共存共荣”的临门一脚并非只是兴趣,而是一种像企业里面一样的职业生存,它们是我这些年都在致力的行动,那就是:一支专业团队;一个网络平台;一些合作单位(媒体或企业等);一点公共话题(根据地方做不同选择);(全国)一致性的联动(地方会员名录加上每个地方的会议记录)……。
  
  恰如《资本主3.0》所说的那样,只要我们“设想一下”,就会明白前景是如何的难以想象,而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行动的意志了。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3 15:51:00
  消息1 
  发送者:天涯社区 日期:2008-6-3 15:21:00 [回复] [消息列表]
  您的帖子[我看中道学术与社会转型]已经通过审核,请不要重复发贴。感谢您对社区的支持!
  
  
  
  
  [转贴]让民间更有力量
  文章提交者:万里如虎 加帖在 中间地带 【凯迪网络】
  
  长平
  
  
  ——————————————
  
  梁泉的回复:
  
  
  让民间更有力量,让力量更加纯粹,让善行渠道通畅,让渠道更加多元
  
  不妨更改一下:
  
  民间应更有力量,力量应更加纯粹,善行应渠道通畅,渠道应更加多元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3 15:54:00
  孙中山:中国人受集会厉禁,合群之天性殆矢,是以集会之原则、条理、习惯、经验皆阙然无有。以一盘散沙之民众,忽而登彼民国主人之位,宜乎其手足无措,不知所以,所谓集合则乌合。
    推荐罗伯特著《议事规则》,西方议会开会的规则,孙中山亲自翻译过,名为《民权初步》。胡适说《民权初步》的重要性远胜《三民主义》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4 13:19:00
  网络,改变中国命运的载体
  
  
  香港《亚洲周刊》
  
  中国民间社会力量,可在网上「自我教养」,与当权派博弈,改变自己与国家的命运.
  
  中国网海是一个新的博弈空间.在中国政治改革严重滞后之际,互联网为澎湃的经济力与社会力提供一个重要的心灵出口,让数以亿计的网民,在网上稠密的互动中,发现自己的「第二人生」.
  
  「第二人生」原是网络游戏「生活社区」的名字,也鲜活地象徵网民可以在这儿找到生命全新的可能.无论现实生活如何痛苦,只要可以上网,就立刻可以「换一种活法」.
  
  这也是中国网民埋藏在集体潜意识中的冲动,争取在网上开创更好的未来.在现实政治仍然是低气压之际,个人自由与权利往往受掣肘,但「网」事并不如烟,凡是在网上经过的,都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中留下痕迹.
  
  最重要痕迹就是重新界定权力.网上的权力不再是以政治权力的中心为中心,而是「去中心化」.从偏远农村到大城市的底层,上网就有力量,就可以和精英及当权派进行博弈.
  
  网海也是凝聚想像力与创造力最佳载体.那些散落在民间的力量,都可以在网上独立地「自我教养」.也可以独立地改变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像「民工经济学 家」周克成,初中学历,本来只是在广州底层飘荡的洗碗工,却因为常去网吧,学会了打字,开始看张五常经济学理论的书,与自己民工生活印证,然后不断在网上 发表文章,声名鹊起,最终成为一个综合门户网站的财经编缉.
  
  这些在网络上「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使中国的网海成为中国社会底层往上移动的阶梯.那些散布在中国各地的网吧,往往烟雾弥漫,鱼龙混杂,挤满了很多打网络游戏、偷窥色情视象的年轻人,但也恰恰是在这些社会的角落,隐藏改变中国社会的动力.
  
  这也是中国公民社会崛起的契机.每个专业领域都在网上展现自主性,不甘再被主流权力垄断一切话语权.尤其是中国的博客数目,在今年初只有一千万,但到了年 底,已经跃升至三千多万,而每一个博客都成为每一个独立心灵的独立精神家园.保护自己内心世界的真实,可以发出忠于自己的声音.
  
  因而在中国的网海曈驛越来越多人在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网上家园,无论是名作家或贩夫走卒,只要有决心,就可以「博」出一个「客」似云来的天地,让自己成为迎万方来客的主人.
  
  中国网民也创造了中国全新的生活方式,从「拼车」(Car Pool,搭伙坐车)到集体购物(团购),中国大陆网上的生活形态都有先进性,胜过很多其他先进城市与国家.
  
  网上的新生活形态也是一种新商业模式,零六年台湾留美青年陈士骏,(Steve Chen)所创的视频YouTube,赚取了数以亿计的利润,而中国大陆视频网站也如雨后春笋发展.网上不仅冲击政治、文化,也冲击了商业,开创了中国网 民赚钱的良机.在二零零六年冬天,中国网民在网内网外的博弈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美丽新世界。
  
   2006年12月24日
作者 :郑重 时间:2008-06-04 18:28:00
  是的,“而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行动的意志了”。
  拓展公共空间,开启公民社会,有赖你我他!
  十九年啦,一代人的时间。
  我们不能一日被蛇咬终生怕草绳!
  我们人生没有多少过十九年。
  让我们携手前行,共同推进!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5 10:09:00
  关天茶舍』 [人文]邀请参加“公民转型论坛”之“四川地震灾区见闻”讲座
  
  
   作者:糊涂的旁观者 提交日期:2008-6-4 19:01:00
  
    邀请参加“公民转型论坛”之“四川地震灾区见闻”讲座
          尊敬的朋友:
          
            传知行研究所邀请您参加“公民转型论坛”系列活动,本期讲座具体安排如下,欢迎您的参与!
         
          主讲人:张向东先生、汪言安先生、方玄昌先生、严冬雪女士
    
    
    
          演讲主题:四川地震灾区见闻
        
          时间:2008年6月7日(周六)下午3:00 – 6 :00
          地点: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小区23号楼4层407房间(乘车提示请看下面)
          主办方:传知行研究所
          
            内容安排:
    
            1.三位先生的演讲, 1-1.5小时左右(下午3:00-4:30)
            2.自由提问、交流1-1.5小时左右(约下午4:30-6:00)
            3. 聚餐交流(约晚上6:00 – 7:30)
          
    (注:论坛活动全部免费;晚饭聚餐自愿,费用AA制,学生免费)
    
    
          乘车提示:乘307路、331路、375路、630路、726路、731路、743路、825路、834路和951路公共汽车在五道口站下,或者乘地铁十三号线在五道口站下;华清嘉园小区在成府路南,从成府路南侧正对着东升大厦的那个门进去,一直望里走,走到最里面,右手边有一个四层的办公楼,我们论坛就在这个楼的407房间。另外,我们楼下有免费的停车位。
      
          主讲人简介:张向东先生和汪言安先生是经济观察报记者,方玄昌先生和严冬雪女士是中国新闻周刊杂志记者,这四位记者朋友最近都在四川灾区进行过比较长时间的实地采访。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5 10:17:00
  在民主国家,结社的学问是一门主要学问。其余一切学问的进展,都取决于这门学问的进展。在规制人类社会的一切法则中,有一条法则似乎是最正确和最明晰的。这便是:要是人类打算文明下去或走向文明,那就要使结社的艺术随着身份平等的扩大而正比地发展和完善。-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8 01:25:00
  中国精英对软实力的误解
  
  2008年06月02日 FT中文网 丁学良
  
    中国对外开放三十年来,对国家实力的理解,较之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三十多年前中国的报刊喜欢用的统计数字是每年生产多少吨钢铁和水泥等等。如今,中国的官员们热衷谈论的,除了这种经济的硬实力指标外,更愿意讨论如何提高中国在全球的“软实力”。
  
楼主梁泉 时间:2008-06-08 13:22:00
  中国人民大学NPO研究所简介
  来源:NPORUC 作者:NPORUC 阅读次数:419
  组织概况
  中国人民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隶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成立于2007年。该所现拥有教授1名,副教授2名,客座研究员4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20余人。
  
  康晓光教授是该所创所人及现任所长。康晓光教授在第三部门、国家与社会关系、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等领域有很深的造诣,在国内外重要学术性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同时,他还担任国内多家非营利组织理事,为中国非营利组织的发展和公民社会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 :阿贵009 时间:2010-01-12 21:59:00
  “在民主国家,结社的学问是一门主要学问”
  而在专制国家,结派的做法是长期主要做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