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关于行走的爱]断层世界/白玛/酥油茶

楼主:町原 时间:2008-01-08 11:24:29 点击:2699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断层世界/白玛/酥油茶
    
     一杯酥油茶的热量足以销毁一个人冷漠。当我们的手掌捧着烫烫的酥油茶的时候,我们总会有种很想接吻的感觉——假若你身边有你爱的人/你应该化身为冲动的魔鬼/结果却是天使式的/酥油茶香香的感觉/跟舌头纠缠的感觉一样/可惜很多人在拉萨/喝酥油茶的时候都是孤单的。
    
    
     白玛说,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呆在茶馆里。这样会让她难以控制的厌恶胶着的尴尬的纠缠不清的状态。我说,我也不喜欢。为什么不去喝酒。我说,天气太冷,我不想更冷。酒可以温着喝。那还不如直接喝热的茶来得自然些?随便。反正我不喜欢跟你呆在这个地方。这,很暧昧。我不喜欢暧昧。虽然很多人跟我都很暧昧。可是酥油茶并不暧昧。可是你暧昧。
    
     暧昧是一种什么情感状态?那就象又不象。似乎快要下雨了,却久久都是乌云。似乎快要哭了,却长长的微笑挂在脸上。似乎就是酥油茶一样,那泛着泡泡的茶面,各个泡泡都似乎挺暧昧的。白玛笑了一会,告诉我其实暧昧的并不是我,而是这样的环境——茶馆的椅子很矮,而天气很冷,总感觉我们是在互相取暖的人。我们借助着空气,在互相传播着我们身体里的热度。
    
     曾记得我看《创世纪》,神是因为吃了那些山上的白色的东西——我一直以为这些就是酥油块——才堕落成人的——总感觉我们在这里喝着酥油茶本身也是一种堕落。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堕落呢,比如说我们俩吧,我们大好的光华,却躲在这个偏僻的旮旯处的茶馆里喝茶,而这茶,我们不是品,而是喝,是灌,我们从不会去品其中的乾坤——我们只是因为我们冷了。很多人冷了会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取暖,比如有些人通过做爱来互相用身体取暖,用些人在喝酒,有些人索性就去打架来得爽快些——而我们通过喝茶来实现温暖跟前面的方式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我们做过很多事情,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比如法律,当我因偷盗而触犯法律和当我们杀人而触犯法律本质也都是一样的。比如爱情,当我们因为爱而伤害一个人和当我们恨而伤害一个人本质上也是一样的。我们活着,所做的所有事情其实本质上也都一样的。无论是呼吸还是吃喝,本质都是为了活着,一种是基础的活着,而另一种是活的更好些而已。而我们却一直以为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不一样的。其实你杯中的酥油茶跟他杯中的我杯中的都一样。不一样的只是我们的心绪随之而变化的东西——那东西我们称之为情感。
    
     白玛说的很多,而我却依此类推举一反三的发现,我们无论是否拥有过共同的“过去”,我们本质上都是无法逃避一种叫爱的东西的。无论前生后世,我们总会发生这样的情感。本质上,我们都是堕落的神。神仙不懂爱。而人会。于是我们都很甘愿的去堕落。光华不过景象。岁月不过红尘。一飘。再飘。还飘。就了了。
    
     白玛说,我们其实都很不喜欢去思考这样的东西,比如我们为什么要奔波到西藏,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坚持所谓的梦想,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相信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我们究竟在坚持些什么。我们似乎是在坚持着内心的一些感觉,而这些感觉由着我们很多经历、知识和经验组成——我们从来没有去怀疑过我们的感觉。而我却经常被感觉欺骗。比如你那瞬间的柔情,我总以为是一辈子的光荣和幸福。可惜,那只是瞬间。你裸露着你的爱, 却隐藏了你的真心。我从来就无法看透你,就象我从来就无法品出酥油茶的味道。
    
     所以我从来都不去思考,为什么我们会坐在这里,同喝一壶酥油茶。因为我从来就知道,有些因我们探究并不是件好事。真相往往是毒害幸福的源泉。
    
     酥油茶暖和的不是我们的身体,而是我们的内心。我说,白玛你其实是知道的,我们从来就不是因为某些原因而在一起。毕竟我们天南地北的都走过。我们有我们的经历,我们的回忆,我们的知识。就比如我从来不跟你谈论艺术一样。因为我觉得我欠缺着某种和你共同的东西。你的执着,我的固执。我们一直很敏感又很安全的互相的保持着距离——纵使我们坐的很近——我们都知道,我内心里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世界。而这世界,我们是否有过共同点——其实你知道,是有的。你来过,我去过。只是我们都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对方的纯净,我们很技巧的不留痕迹而已。
    
     我怕伤害。怕被伤害。我象清泉。我喷涌的是我的幻想。我喜欢完美。那一点瑕疵都不能有的完美。而你却欣赏残缺。你说残缺才是美。而对我来说,我不是。我是唐吉呵堂式的追梦人。梦,不能残缺的。一点残缺都不能有。对我来说,爱就是梦。而梦,有时候就象我们喝酥油茶那么简单。很暖。很暖。梦对我来说也很暖。可是,你有点冷。冷得好忧郁。我不喜欢冷,我从来就不喜欢冷。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跟你在一起喝茶的原因。跟你在一起,我从来就没有感觉到喝酥油茶的温度。似乎喝再多都被你的冷给吸纳过去。我制造产生不了热。所以。我冷。亲爱的。我冷。
    
     我看着白玛说着说着由平静到激动,到最后的颤抖。我过去抱着她。而她却推开我。眼泪忍了回去。明亮的眼睛再次证明了我对白玛的那种从来就是无法识别的情绪。我回到了我的座位上。
    
    
    
     后来我们换成了到大昭寺墙外里喝茶。酥油茶配着阳光。我知道,灿烂的阳光下我们都不会再冷。白玛微笑着看着朝拜的人。我握着她的手。她说,你的手冒汗了。我说是的。因为我好热。是啊,你很热。而我的手很温暖。
    
     看着泛光的酥油茶茶面。
    
     白玛说,如果爱是一种热量,我愿意焚烧。
    
     我回答说,白玛,酥油茶的热度刚刚好。
作者 :瑕日飞雪 时间:2008-01-08 21:02:00
  慢慢沉沦了……沦陷了……
  
  
作者 :篱烟 时间:2008-01-09 19:19:00
  我比较喜欢看到关于真实的白玛。
作者 :篱烟 时间:2008-01-24 13:54:00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