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作品]画魂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22 11:22:38 点击:2072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画魂

 

  谭少爷出生的时候,那一声尖锐高亢的哭声嘹亮的惊动了全村子的人。我奶奶告诉我说,那时候整个村子都被皑皑的积雪笼罩着,寂静的村子在那一刻醒来,人们窝在被子里都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大地深处的颤动。
  
  我奶奶那时候在谭少爷的母亲也就是谭老爷的三房秋苇的身边做丫鬟 。
  
  我奶奶说,谭老爷之前娶得二房太太都没能够没他绵延子嗣,第三房太太是北庄开药铺的秋掌柜的女儿,模样清秀俊俏,念过几年私塾,知书达理,也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风范。
  
  秋掌柜的药铺在一次失火中烧的一干二净,家境慢慢的没落,每日醉酒消愁,还染上了大烟,疾疴缠身。那一年谭老爷以100大洋做聘礼,就迎娶了秋苇做了三姨太,秋苇年正十八 ,而谭老爷已过五十有余了
  
  我奶奶说,谭老爷迎娶秋苇少奶奶的那天,是一个白雪飞舞的冬天,大片大片的雪花异常美丽的下着,整个村子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谭老爷家院子里灯笼高挂着,红灯笼把满院的白雪映照的晶莹剔透。
  
  秋苇被丫鬟搀扶着从轿子里下来的时候,脖颈里轻柔的落进了几片雪花。整个大院灯笼高挂人流穿梭,秋苇低着头,踩着积雪,在几个丫鬟的带领下进入屋里。烛火通明,觥筹交错。秋苇坐在西厢房里,心里陡然感觉自己的梦被破碎了。
  
  要不是自己的父亲染疾成疴,家境的败落,秋苇想自己断然不会以青春之躯来换取这样的一种婚姻。秋苇知道自己那时候心里有所爱的人,只是自己心里默爱的刘家二少爷在一次意外中早早的殒命了,要不然今天的洞房花烛夜或许是另外的一种情形了。
  
  秋苇留下对他的唯一的回忆就是当初那副自己给他画的那一副画的样子了,那个雨后的黄昏,他静静的立在芭蕉前,翠绿的芭蕉叶上滴落的雨滴,池塘里的蛙声,低飞的蜻蜓。这一切都在秋苇的画里被她默默地的留下了,那一天药铺失火的时候,秋苇跑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怀里抱着的只有这幅画了。
  
  我奶奶说,谭老爷对秋苇疼爱有加,绸缎绫罗,金银玉器好不吝啬。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改变秋苇心底的悲哀,那时候院子里的丫鬟们经常会看见他们的少奶奶一个人默默的站在屋子里挂着的那副画前,有时眼里的清泪就会爬满脸庞,然后轻轻的叹息一声。有时候会听见秋苇的房间里传来哀伤的箫声,呜呜的流转在整个谭家大院。
  
  院子里的人都不记得是哪一天,他们的少奶奶不在像往日一样悲戚的叹息和再吹响那哀怨婉转的箫声的,除了我奶奶。
  
  那是五月槐花飘香的季节,我奶奶记得那一天谭老爷从秋苇的房间里出来后,站在院子里的那刻老槐树下,搓着手,激动的有些发抖,眼里两行老泪,脸色的喜悦溢于言表。
  
  他抬着头望着院子里那颗老槐树,自言自语的说,我谭家有后了,我谭家有儿子了。
  
  我奶奶正在西厢房走廊里清扫,谭老爷就喊我奶奶,汐语啊,少奶奶有喜了,你可得小心伺候着。说罢甩着两只手就往自己的房子里去了。我奶奶应了声,就继续打扫着飘落在走廊里那些细碎的槐花瓣。
  
  谭家少奶奶秋苇怀上谭少爷之后,虽然院子里的丫鬟们再也没有听见过她那低低的叹息和哀怨的箫声,但是依旧很少看见秋苇走出自己的房间。槐花落尽,菊花开败,当雪花纷纷扬扬而下的时候,秋苇的肚子依然没有临产的迹象。
  
  谭风筝老爷很焦急,却手足无措,镇上的郎中都请便了,都摇头说没有遇见过,当然也不知缘由了。其实只有我奶奶知道,我奶奶告诉我,这个秘密她一直守口如瓶 ,其实就是连秋苇都不知道我奶奶知晓这个秘密。
  
  我奶奶说,有一晚,她琢磨着少奶奶秋苇晚餐没有动什么筷子,作为一个丫鬟的她就为主子心疼,她下厨房为秋苇做了一碗羹汤端到少奶奶房门前的时候,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房里传来了少奶奶和一个男子低低的说话声,我奶奶听出那不是谭老爷的声音,我奶奶侧着耳朵分辨着房间里和秋苇说话的是谁,我奶奶可以肯定的说不是谭家大院的男仆人。
  
  少奶奶的秋苇的房间除了谭老爷踏足之外,其他任何男的都不被允许进入的。我奶奶边觉得好奇,就趴在窗户上,那个窗户正好有个细细的微小的裂缝。我奶奶觉得房间里这个年轻的男子似乎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我奶奶听见屋子里那个年轻的男子说该走了,我奶奶赶忙急急地退下,躲在另一间闲置的厢房里大量着这边。直到过了好几个时辰,都没有看见有人从少奶奶秋苇的屋里出来,便纳闷了。
  
  第二天我奶奶在秋苇少奶奶屋里打扫的时候,蓦然抬首看见了秋苇嫁入谭家带来的那幅画,惊得差点打翻了面前的那个青花瓷的大瓶。怪不得这么熟悉的面孔,是他,原来是他。我奶奶的心里砰砰的直跳,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干着活。直到秋苇喊她,汐语,早些歇了吧。我奶奶才退出秋苇的房间,一路回房的路上心揪的紧紧的,等回到屋里才瘫软的坐下,面色早已煞白。
  
  一切都在我奶奶的窥探偷视里渐渐的揭开谜底。
  
  在谭风爷歇在大房和二房那里的时候,画中人在每个深夜里便翩然下了来,那是一个纯净的美男子,身上忧伤的气息,儒雅的面容,轻声细语。秋苇少奶奶嗤嗤的低语和笑声,在红烛摇曳着的光影里,两人紧紧的相拥。纱帐慢慢的放下,而此时烛火燃烧的正旺。雕花大床在烛影里轻轻的摇晃,只见秋苇少奶奶从纱帐里探出头,轻轻的嘬起红唇,只听得噗的一声,我奶奶再也看不清屋子里的一切。
  
  我奶奶后来才得知秋苇少奶奶那幅画里的人原来是镇上私塾先生刘家的二少爷向东。秋苇少奶奶在私塾里和他同窗三载,心里就莫名的爱上了他。刘家二少爷儒雅博学,弹得一手好琴,写的一手好字,这样秋苇心里就多生了几分爱意,秋苇自己自小就画的一手好画,琴瑟之余,谈画论诗,小小情愫就在芳菲的小女子心里滋生蔓延了。
  
  而不幸的只是二少爷在一次池塘边放风筝的时候,失足坠湖,那年方才十七八的年纪。秋苇悲痛不已,幸得早间画作里留下了他的身影,每日寄相思于清泪两行。后来秋家药铺在那次失火中慢慢的衰败,直至秋苇嫁入谭家做了谭老爷的三房。
  
  我奶奶知道谭老爷的这个孩子其实是刘家二公子刘向东和谭家三奶奶秋苇所生,而这一切其实源于另一个更大的秘密。
  
  谭家大奶奶嫁入谭家之后久未生育,谭风筝新娶了二房,那些时日都沉溺于二房的闺事,逐渐冷落了大奶奶。大奶奶在某一个清晨,呕吐不已,那时候我奶奶还在谭家大奶奶底下做贴身丫鬟,吓得惊慌不已,赶忙请来镇上的郎中给大奶奶把脉。
  
  郎中在把完脉之后,双手作揖说恭喜大奶奶,大奶奶是有喜了。一句话惊得大奶奶脸色大变,说,多久了。郎中告诉说一个月有余了。而我奶奶知道,谭老爷却早在三个多月前,带着二奶奶去了山西运城做生意未归。
  
  谭家大奶奶吩咐我奶奶去多拿些银两的时候,拉着郎中在耳边低语。谭家大奶奶在服了几贴郎中开出的药之后,在一个深夜里吩咐我奶奶把一堆染血的衣裤偷偷拿去外面烧了,并一再告诫我奶奶这件事谁也不得说起。
  
  我奶奶知道谭家大奶奶平时是个吝啬苛刻之人,那日里却难得拿出那么多银两来给郎中,而我奶奶知道那些让她焚烧的衣裤上的血迹分明是小产留下的。我奶奶是个谨慎做事的人,重来不在背后闲言碎语嚼舌头半句的人,虽然她得知了其实是谭老爷不会生育,而她却当做从未知晓过。
  
  谭少爷出生的前那一天,下起了铺天盖地的雪,整个镇子的路都被积雪掩埋了。纷纷扬扬密集的雪花都看不清三步之外的人。谭家少奶奶秋苇躺在床上痛苦的挣扎着,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整个大院上都在回想着那似乎惨烈的疼痛呼喊声。
  
  秋苇的手早被谭老爷请来的几个接生婆死死的按住,大声的对着她喊少奶奶用力啊,还有一个耐不住性子,按着秋苇的肚子帮着使劲。我奶奶看见秋苇浑身被汗水湿透了,头发凌乱不堪,但是她的眼睛却一刻不离的盯着那副画,眼神里是痛苦之中的喜悦和喜悦中的痛苦不堪。
  
  谭老爷焦急的背着手在房间外的走廊里踱来踱去,听着屋子里秋苇的喊叫声,似乎撕心裂肺的是他。突然屋里传来慌乱的声音,谭老爷听见接生婆喊不好,血崩了。里面惊慌失措的喊叫声,碰倒椅子的声音,谭老爷终于按耐不住,大步的推开大门,眼前的一切吓呆了他。
  
  乌黑的血蜿蜒的从秋苇的身下,床上汩汩的直冒而下,几个接生婆手忙脚乱的拿着布巾似乎要在做堵住直冒而出的血。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屋子里,就像经历一场杀戮惨不忍睹。
  
  我奶奶也吓得不知所措,傻愣着看呆了。谭老爷大喊,快,汐语,去请镇上的李郎中来。我奶奶正要出去的时候,慌乱之中一个丫鬟不小心就碰翻了纱帐旁的烛火,熊熊的火焰立刻蔓延开来,烟雾弥漫,到处都是一片惊慌错乱。
  
  火势蔓延的越来越大,已经快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我奶奶听见哇的一声响亮的啼哭,谭少爷终于挣扎着伸舞着手脚被一个接生婆眼疾手快的抱起随着谭老爷的大呼快跑声中,被抱出了屋子。
  
  我奶奶在想撤出屋子的时候,转头看见秋苇悲哀无助的眼神,眼里似乎想要对我奶奶说什么,我奶奶在她把眼神转向那副画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
  
  我奶奶飞快的拿下那幅画,边往外跑边卷起那幅画。在她的脚刚刚踏出房门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被火焰吞噬了。整个天空被烧的通红,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那么惨烈。谭家大院所有的仆人和丫鬟们在忙着递水扑救,雪地里被踩踏的污浊不堪,西厢房燃烧了一整夜,第二天才被扑灭。而谭家少奶奶在第二天清理现场的时候,竟然已找不到一丝一缕的痕迹。
  
  第二天大雪终于停了,整个谭家大院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为在少奶奶的香消玉殒而叹息,只有谭风筝抱着谭雨明在雪地里哈哈的大笑,有几片树上落下的积雪落在了谭风筝的眉梢和嘴角。
  
  我奶奶后来打开那幅画的时候,禁不住呆住了,原本只有刘家二公子的画上,少奶奶的身影就在那副画上,紧紧的挨着刘家二少爷,我奶奶看见秋苇眼里正流露出对她的感激。画面上翠绿的芭蕉,清澈的池塘,蜻蜓低飞在头顶,那是一幅雨后黄昏的图。
  
  我奶奶一直收藏着这幅画,后来嫁给了我爷爷,离开谭家大院也把这幅画带走了。我问奶奶,那幅画还在吗。我奶奶叹口气,摇头说,你爹小时候,有次趁我和你爷爷不在家,把它糊了风筝,那次的风很大,你爹拉不住,就被吹走了,无影无踪的消失了。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22 11:42:00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22 13:41:00
  好诡异。
作者 :与玫瑰相伴 时间:2012-11-22 19:22:00
  板凳看诡异故事
作者 :点点温柔2007 时间:2012-11-22 19:25:00
  其实我总会拉回现实,向东这个人物,无处不在,那个朝代都有……
作者 :陶陶卓玛 时间:2012-11-22 20:52:00
  有点儿渗人呀呀
  男猪脚是因风筝失足死去,那么后来,那幅画也因风筝不在了,是否是冥冥中注定一个风筝的孽缘,现在,两人都去世了,是该放手他们自由飞了呀。
作者 :鸭梨山大山 时间:2012-11-26 14:28:00
  神奇,还有美感的故事
作者 :一弯新月2010 时间:2012-11-27 19:23:00
  这篇俺喜欢看!呵呵!那“女鬼”咋好,俺也不敢看。
作者 :飘零业 时间:2012-11-30 14:46:00
  O(∩_∩)O哈哈~,同新月哈,这个比较“美”
作者 :浅听风声2010 时间:2012-11-30 18:46:00
  看过啦,支持下
作者 :烟云如尘 时间:2012-12-06 13:46:00
  支持一下吧 向东继续走纯洁路线
作者 :简忆雪 时间:2012-12-06 22:06:00
  支持下流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