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原创作品]梨花村里的那些事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5 21:29:40 点击:4359 回复:7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我叫李小狗。当初我爹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和我娘说,取个贱名字容易养活。人是容易养活了,玉米糊糊,地瓜汤熬粥终于也把我喂大了了。
  
  我家住马里乡梨花村里。梨花村为啥叫梨花村,我并不知道,这里没有整片的梨树。它是在一个山旮旯里,前面是山,后面也是山。我家就在在一个山坡坡上,门口有棵大树,不是梨树,是一棵歪脖子的樟树。
     
  我很小的时候,不知为啥我爹非得拉着我的手要让我认这棵樟树做我的亲娘。我可不愿我的娘是个歪脖子的人,况且它还只是一棵树。
    
  夏天里我常常喜欢光着膀子躺在树底下,茂密的枝叶像把很大的伞撑着,太阳一点也照不下来。我就会在树下呼呼的睡得很死。
    
  每次呼呼大睡中,最讨厌的就是家里的番薯来舔着我的脸,把我从梦里吵醒,它每次吵醒我总会在我脸上留下一滩口水。
    
  我每次都要骂它死狗,滚一边去,番薯好像不高兴俺骂它,闷闷不乐的呜呜嘟哝着找个地方躺下,也开始学着我的样子睡起觉来。
    
  这棵大樟树不知道多少岁数了,反正村里的人都说不上来。我爹摸着皱皱的树干,对我说他还光屁股的时候,我爹的爷爷就对他说过,他的爷爷光屁股的时候就有了这棵树了。
    
  我爹在抽尽最后一口烟,然后在树身上磕磕烟杆,总要说上句这树是个宝树,菩萨娘娘啊。
    
  菩萨不菩萨的我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看那些乡里乡外的那些婆娘们,大姨小婶们经常会来到我家门口的这棵歪脖子樟树下,摆上几块糕点,双手合十,嚼着含糊不清的话,磕头作揖。
    
  我听这些婆娘们念得最多的就是啥菩萨保佑消灾消难,也有的求菩萨保佑让自己的肚子里早日怀上个娃,有的非要求菩萨带个男娃给她。那些婆娘们带来孝敬菩萨的东西,有时会是几个苹果,或者几块糕点。
  
  我记得很早的时候有次我们村里的井寡妇带来的竟然是一罐很少见的罐头,桔子的,金黄金黄的。那个罐头在树下那么摆放着,太阳下闪着光,我看着口水都快下来,嘴里那个滋味美的真是说不上来。
    
  我盼着井寡妇起身了,等她走了,我就可以拿来把它吃了。一想到这里,心里那个高兴。但我看见发现那井寡妇起身离开树下的时候,竟然也把它揣入布袋带走了。
    
  我呸的一句,骂这个寡妇这么不诚心,菩萨会知道的,小心报应。我还在为那个罐头可惜心疼的不得了,直到番薯跑来舔我的手,俺才回过神来。
    
  我摸着番薯的头,对它说,你看这个井寡妇,要遭雷劈的。这个畜生好像也在发泄不平,朝着井寡妇走远的背影汪汪的大骂。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站在门口的山坡坡上,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村子的景色,各个山坳里零零落落的房子,白墙黑瓦,小溪潺潺流过门前,那些散落田间地头的野花倒是开的肆意。
    
  有时候,太阳明晃晃的照着,那些青青的野草,成片的野花吐着好闻的气息,随着阳光任意的流动。东一块西一块散着的田地,种着些各色庄稼。
    
  特别是庄稼成熟的时候,金黄的小麦,红色的高粱,雪白的棉花,一片一片的色彩,映着地里干活的人。虽然收成并不会给生活带来太多的改善,喜悦的表情却在脸上挂着,如同天上挂着的晚霞。
    
  山村里到处飘荡着一股醉人的味道,我站在歪脖子樟树下,有时会望着山下就会愣愣的失神。
  
  我看见翠翠在地里干活,我的眼睛一直望着她的身影,直到翠翠扛着锄把消失在眼里为止。
    
  每当这个时候,番薯总是在我身旁也这么愣愣的蹲着,哈哈的拉着舌头。俺就踢它一脚,骂它,畜生,你又想日井寡妇家里的那条花花了啊。
  



作者 :柳条轻舞 时间:2011-04-25 21:32:00
  哈哈,好玩
作者 :飘零业 时间:2011-04-25 21:39:00
  跟着格格等着听向东讲村里那些事
作者 :眼眸印温柔1980 时间:2011-04-25 21:54:00
  呵呵 又编出故事了啊
作者 :谦子2010 时间:2011-04-25 23:10:00
  笑着欣赏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5 23:44:00
  谈笑一生,人生几何!!!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5 23:45:00
  这是今天本铺子最值推荐首页的帖子,谢了,刘向东:)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5 23:47: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翠翠叫马翠花,村里的人在她男人死了以后 ,背后就喊她马寡妇了。马翠花人模样俊俏的很,在地里干起活也是一把好手。

我和我爹说,让他去找李大婶说说,我想娶马翠花做老婆。以前马翠花还没成为寡妇的时候,我没这个机会。这下不正好,我是光棍,马翠发是个寡妇,我们都単着么。
  
我爹说寡妇不能要。

我说爹,看看你家,哪个姑娘家会嫁给我小狗啊,我都打光棍快三十年了,到现在连个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在这么的下去我就要变成一根烧火棍了。
  
我爹啪的一声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几只碗叮咛啪啦的响。我爹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寡妇有几个守得住身子的。我要娶了寡妇当媳妇,李家的脸还要不要了。
  
你看看那个井寡妇,村里的杨书记没来几天,就勾搭上了,呸,真不要脸。我爹说完顾自己搬过一条板凳,坐着吧嗒吧嗒的抽烟了。
  
我说爹,井寡妇是井寡妇,翠翠是翠翠。
  
咋啦,马翠花就不是寡妇了。我爹抬眼看着我,我看不清烟雾腾腾的后面我爹的脸,我不知道是啥表情。
  
我爹站起来,磕了磕烟,我去找李大婶做做媒,看看哪家闺女还没人家。我爹说,我就不信了,我家的小狗只能取个寡妇么。
  
我爹就是这样,老说自己当年自己穷的穿着露着半个屁股的裤子,不照样娶了我娘。
  
那时候我就很奇怪,我娘怎么就嫁了我爹,我家不知从哪辈子起就穷的叮当响,除了几间破的漏雨的房子,家里啥家伙都没。
  
我娘还在的时候,我还小,还不会问这些问题。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爬在这棵歪脖子的树上看远处的那些山了,一座接着一座,伸向很远的地方。
  
有时会看见一只鹰隼盘旋在山顶。我的心思都在那只大鸟那里,跟着它盘旋起落,直到它消失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不见了。直到娘在屋里喊吃饭了,俺我才会下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跳跃着回屋去。
  
太阳西边融化了,红灿灿的霞光染满了山间田野,老樟树浑身落满了金片,风吹来,抖落一地的灿烂。
  
我常常会端着饭碗,在霞光里咀嚼它们的影子,碗里金灿灿的,那时候都只是番薯熬粥。我大口的扒拉的吃着 ,很快就去盛第二碗。然后我就撑着滚圆的肚子躺在樟树下,等着月亮慢慢的爬出来了。
  
说起我娘可是个美人胚子,我可以这样说,村子里的女人里没有谁比她美的。娘手也巧的很,纳起鞋来,吱吱溜溜的声音可好听了。山涧的水流声,就如她手里的线,哗哗啦啦,顺畅极了。
  
有时候我梦里醒来,我娘总是摸摸我的头,笑笑的对我说,小狗醒啦。
  
我娘病了,也不肯去卫生院瞧,每天就在歪脖子樟树下求菩萨,可是菩萨就是不显灵,我娘的病越拖越厉害,等我爹借来板车,拉着我娘去卫生院的时候,我娘已经在半路上走了。
  
我爹后来告诉我,小狗啊,都是你爹穷啊,你娘才舍不得去看病。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6 00:14:00
  呵呵~番薯是条狗,它在作者两次收笔都荣幸的留在最后,就和那朴实的人一样,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心安理得。
作者 :烟云如尘 时间:2011-04-26 06:52:00
  感觉故事有些苦涩的味道
作者 :眼眸印温柔1980 时间:2011-04-26 10:00:00
  听着悠扬的歌 在青山幽谷的背景里 看向东讲故事
作者 :深海凌鱼 时间:2011-04-26 12:05:00
  期待下文。。。。。。
作者 :一弯新月2010 时间:2011-04-26 20:20:00
  再次欣赏东东的宏篇巨作。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6 21:08: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我爹去了李大婶家,我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没啥意思。我转头寻找番薯,这个死狗不知跑哪里去了。
  
我喊了几声,不见番薯跑来,我就知道这个畜生又跑到井寡妇家门口去了。井寡妇家的母狗花花发情了,番薯每天一去就不肯回来,我的话也不听了,喊它也装作听不见,这个狗东西。
  
我从山坡坡往下走,一边走一边扯着路边的枝枝条条。

你要是没来过梨花村,就不知道这里的景色有多美。门前屋后的山里,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树木,叫得出名的,叫不出名的,葱葱郁郁。到处散落开放着的山花,要不拥作一团,要不零星点点,随意绽开。
  
有时躺在树下,山坡上,随手就可以摘一朵把玩,嗅嗅它的香气,然后在阳光里美美的睡去。
  
我到了井寡妇家门口,果然番薯伸拉着舌头,呼呼的留着口水,围着花花到处打着转,花花却不理睬它,花花正和另一条黑狗打得火热,真是没骨气的畜生。
  
我喊番薯过来,番薯着急着看着花花,拿我的话又当耳边风了。我喊番薯,你个畜生,花花去年不是让你日过了么,还生了一窝狗仔。
  
井寡妇听见我喊话,出来了,看样子刚刚洗过头,头发湿漉漉的,正拿着一块毛巾边擦着,胸前被头发上滴下的水渍晕湿了一团,可以看出两个高高的奶子的湿印子。
  
小狗,你家的番薯都日过了,都知道啥滋味了,才围着花花不肯回家呢,只有你还不知道这个是啥滋味吧。井寡妇哈哈的笑着说。
  
这个井寡妇这不是在笑话我吗,我有些生气了,我踢了番薯一脚,骂道,快滚回家,大家都日的东西,你来凑啥热闹。
  
井寡妇说,小狗你怎么说话呢,你这是指桑骂槐还是骂我家花花啊。李小狗,我告诉你,我呸,你就是打光棍的命。井寡妇说完,喊花花进去关了院门,扭着屁股回屋了。

井寡妇是在笑我上次我爹托媒给我找媳妇的事情。

这都怪我爹,我爹背着一个大猪头去找李大婶做媒,李大婶果然几天后就带了个外地的姑娘来我家了。

我爹高兴的合不拢嘴,说李大婶就是有心,带来的这个姑娘还这么的俊。我爹又是搬凳子,又是端水,高兴的直搓手。

李大婶和姑娘说小狗这个人,实诚的很,不会说话,这样的人搁在哪里都放心。

姑娘一句我就喜欢这样的人,高兴的我爹在院子里只打转。我爹朝我使眼色,让我别这么的傻坐着,陪姑娘说说话。

姑娘说,家里的意思就是人好就好,另外先给五千的聘礼算先定下了。我爹说,好,好,这个我答应,只要早点把事情办了就好。

我爹把我拉到一边,按捺不住高兴说,小狗啊,你看爹说过不会让你打一辈子的光棍的。小狗啊,你说说,将来生个娃取个啥名字呢。

我说爹,这事还早着呢,你先把聘礼的钱凑齐再说吧,我家一下哪来的这么多钱啊。

后来我爹七拼八凑,借东借西,凑齐了钱,姑娘拿去钱后来就不见影子了。

我爹心疼的好几天睡不着觉,去找李大婶,李大婶说她也是好心被姑娘家骗了说,我哪里晓得人家是骗婚骗钱的啊。

李大婶看我爹心疼的样子,就喊他把那个猪头拿回去好了,说,小狗他爹,你拿回去,下酒的时候还能当个下酒菜。

这事让村里的人笑话了好几天。这个井寡妇又在提这个事了,我呸,自己还不是连个娃都生不出,还成了一个寡妇么。

我转身要走的时候,这才发现井寡妇的院子里晾晒的东西,两件花衬衣,还晾着一条三角裤,竟然还有一个白色的罩奶子的胸罩,晾在一根绳子上,在风里这么的摆来摆去。

在以前,村里的那些女人们晾晒的东西都是那些花花的大裤衩,井寡妇这几件玩意我可从来没看见过有哪家的婆娘在太阳底下晒过,井寡妇也一样。
  
有一次赵瘸子把井寡妇的花大裤衩偷来,和我们说他昨夜在井寡妇家过的夜,早上起来的时候穿错了。还说半夜他去的时候,花花没认出来,还咬了他一口。说着撩起裤腿给大伙看。
  
村里的人都说,村子里新来的杨书记刚来不久就和井寡妇好上了,看来是真的,这奶罩子肯定是杨书记去镇上开会买的,送给井寡妇的。
  
杨书记是镇上派来当啥扶贫帮对的,老书记前几个月山上砍树,摔坏了腰,在家躺着呢。

杨书记听说以前是农业大学毕业的,有一肚子墨水,戴着一个眼睛 。我第一回看见杨书记是那天杨书记在村委的黑板上写啥农业知识百问,说啥时候种啥好,说啥时候喷洒农药好,啥都有,写的密密麻麻的。
  
那天围着看的人很多,井寡妇也在。李麻子说,我上面一个字都不认识,我不照样种的苞米往疯里长啊。我爹也说,他种了一辈子的地,还不知道地里该种些啥。围着的人都哄笑着,就是就是。
  
井寡妇开口了,说这叫科学种田。李麻子说,井寡妇啊,你的一亩三分地咋不能科学种上田啊。
  
井寡妇抄起一把扫帚,麻子撒腿就跑得远远。井寡妇在骂狗日的麻子,有本事别跑,我等你来给我种田。
  
杨书记推了推眼镜,放下手里的粉笔,说,大家都散去吧。
  
大伙都散去了,井寡妇却进了杨书记的办公室,我听说直到太阳烧到西山脚了才出来。

井寡妇的脸上喜气洋洋的,屁股后面跟着摇着尾巴的花花。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6 21:36:00
  更新了,快来看:)
作者 :谦子2010 时间:2011-04-26 21:43:00
  有水平
作者 :一直在安静 时间:2011-04-27 00:53:00
  淳朴的文字
作者 :眼眸印温柔1980 时间:2011-04-27 06:18:00
  故事大王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7 17:28:00
  只说抱歉的很,请将这个帖子沉了吧。如果有机会,我会再来盖这个烂尾楼的。
  真的抱歉了,谢谢大家了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7 17:30:00
  呵呵~怎么了,灵感不在?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7 17:41:00
  作者:打铁铺十三郎 提交日期:2011-04-27 17:29:48    19#
  
    呵呵~怎么了,灵感不在?
  --------------------------------------------------
  最近很多事情搅的我头疼,无法集中精力来上网了。谢谢十三了
  
作者 :一弯新月2010 时间:2011-04-27 18:07:00
  最近很多事情搅的我头疼,无法集中精力来上网了。
  ---------------------------------------------
  我也有过同感,没关系的,东东,有时间别忘了再来续写呀,我们等着呢!
作者 :眼眸印温柔1980 时间:2011-04-27 21:01:00
  额 有烦心事啊 那就过一段时间再续写吧 就像一弯新月说的那样 我们等着哈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8 18:43: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我爹回来的时候,哼着小曲,一屁股坐下,就喊我给他倒碗水。我爹说,李大婶答应给做媒了,明儿就带个姑娘过来看看。
  
我说爹啊,哪次人家姑娘过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说家里还等着喂猪呢,马上就走了啊。
  
我爹说李大婶这次说的是马村马老五的女儿,她的闺女我见过,身板结实着呢,下地干活有力气,那个屁股老大,肯定生男娃。
  
我说爹,那个马老五闺女我见过,长得可胖了,和我家圈里的花猪是的。我不要,不好看啊。
  
好看当个屁啊,女人会生孩子,会下地,能上炕就行了。我爹很生气我的态度,他说他磨破了嘴皮子,李大婶才答应的。
  
我爹就是驴脾气,他认准的事情都自己觉得有理。我不想娶马老五的女儿,我想要的是翠翠,可是我爹又不答应。
  
山村的夜黑得早,刚刚一抹黑,山野里就寂静的一片,整个村子都笼罩在黑压压的山坳里。天空里稀拉的挂着几颗星星,偶尔几声夜鸦的叫声,整个村子都可以听见。
  
虫鸣的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的传入我的耳朵,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整个身子想贴饼子似的一会翻过来,过一会又翻过去。
  
我爹打着呼噜,睡梦里还在说着话,还能听见他砸吧嘴的声音。
  
我又想起了翠翠,翠翠在我的眼里不但模样长得俊俏,皮肤白白的,干起活来一点不落在男人屁股后。我要是娶了翠翠,我也下地不要那么的吃力和辛苦了。女人能顶个半边天嘛,现在我可是一根烧火棍顶着整片天啊。
  
我记得翠翠嫁入村子里的时候,那天我正在地里锄地,一听见村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炸响了,我扔了锄头就往村里跑。
  
我知道新娘子进了门,马上就要抛烟抛喜糖了。我赶到的时候,大牛正抱着翠翠从拖拉机上下来。大牛抱着翠翠,嘴都咧歪了的笑。
  
村里的光棍多,难得遇见娶亲这样的好事,那些光棍们正等着晚上闹洞房,好趁机捏几把新娘的奶子呢。
  
我嘴里一根烟,耳朵上一根烟,手里还捏着一根烟,嘻哈哈的跟着进了洞房。马翠花正害羞的低着头,身上穿着大红的棉袄,下面是大红的棉裤,脚上一双绣花的红色棉鞋,大伙都围着马翠花看。
  
我挤进去这才看清马翠花的模样,脸上红扑扑的透着喜气,看起来真俊,厚厚的棉袄遮盖不住那一对高挺的奶子,一想到待会闹新房了,趁大伙乱着,可以摸一摸马翠花的奶子了,我的口水都差点下来了。
  
我真羡慕大牛娶了这么个大奶子的老婆,模样又俊俏,我要是以后能讨个老婆是马翠花这样的就好了。你想啊,那对大奶子白天喂饱了我的儿子,晚上闲着不也可以喂喂我么。
  
马翠花的话让大家都很失望,很扫兴的很,马翠花说,今晚大家要文明闹新房,不能胡来,过去的陋习要改改了。
  
大伙哄闹着不肯散去,大牛向大家陪着不是,忙着递烟,说我听翠翠的,大家到外面随便喝茶喝酒啊。
  
后来马翠花在睡觉前还是从床底下拎出了两个个躲在床底的家伙,都被马翠花的扫把赶出了大牛家。
  
第二天我在村子里一见到大牛,就赶忙问晚上那个啥滋味啊。大牛说,我咋说啊,我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很那个。。。。。。
  
村里的婆娘们更关心的是马翠花走路的姿势,这些婆娘们说,要是马翠花岔开腿走路了,肯定是个黄花闺女。
  
马翠花结婚没几天,就扛着锄头和大牛去地里扒粪肥田去了。我在我家的门口的山坡上看见马翠花抡着锄头,一下一下的在地里忙活着。
  
我爹看着地里干活的马翠花就说,大牛好福气啊,娶了个好老婆。小狗啊,你啥时候能娶一个这样的老婆,爹就高兴了。

我爹就是这样,以前总说马翠花的好,现在我说我想去马翠花了,他就反对的很。


作者 :眼眸印温柔1980 时间:2011-04-28 20:52:00
  贪吃的··· 狡黠的 ···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8 22:30:00
  感觉向东不在状态,不过为这份坚持折服。要知写连载真的是很耗费精力,我半途夭折的不计其数(⊙o⊙)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1-04-28 23:05:00
  谢谢十三的理解,因为连着三四篇长的,那个精力耗损吃力只有自己体会的到。所以万一段尾了,还是请谅解。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1-04-29 11:29:00
  我都会每一回很仔细去看:)
作者 :裙143559523 时间:2011-04-29 14:35:00
  楼主辛苦!
作者 :梅心似雪 时间:2011-04-29 19:55:00
  本想继续欣赏,没了?遗憾1
作者 :一弯新月2010 时间:2011-04-30 22:43:00
  辛苦了东东!期待……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4:15: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太阳老高都晒着屁股了,我爹扯着嗓子喊我,我才起来。我爹说让我赶紧着换身干净的衣裳,李大婶过会就就会带姑娘来看人家。
  
  我爹又叮嘱着我,让我记着姑娘来了多说话,别到时一个屁都不放。
  
  我找遍了柜子里,翻遍了箱子里,好不容易找出一身像样体贴的衣裳。穿上了仔细的看来看去,总觉得哪里不对,我喊爹给我瞧瞧。
  
  我爹围着我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拿着烟杆敲我的脑袋,说小狗啊,你的里面的衣服穿反了,你看看领子都在脖子后了。
  
  我刚刚进屋把穿反的衣服换过来,李大婶就来了。屁股后面跟着马老五的闺女,扭扭捏捏的似乎还很难为情的样子。
  
  我爹赶忙招呼着李大婶和姑娘落座,我爹喊我进屋把家里准备好的瓜子花生拿出来,我爹忙前忙后比我还急,一会说,姑娘 ,吃瓜子,一会说,姑娘,喝水啊。
  
  李大婶介绍说,闺女叫秀花,都二十七了,人老实的很。我爹点头姑娘家老实好,我家小狗也很实诚着呢。
  
  秀花红着脸扭捏着两只手缠绕着辫子,脚在地上画着。我爹拉我坐在秀花的身边坐着,朝我使眼色,让我多说话。李大婶也在背后捅我的背,说好好招呼姑娘啊。
  
  我实在说不出啥话,秀花的名字取得倒是的秀气,就是和人不配,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板凳都被整个屁股盖住了。
  
  你看啊,整个身子胖的比我两个人都还大,我觉得要是拿秀花和马翠花来比,简直一个是我家吃水的那个大水缸,一个是捧在手里的白瓷碗。
  
  李大婶把我爹拉到一边,和我爹说,小狗他爹啊,你看人家秀花姑娘,这身板多好,屁股大肯定能生大胖小子,再看看那个奶子吆,孩子肯定饿不着啊。
  
  我爹听了李大婶的话,满意的看着秀花,一个劲的点着头,说就是就是。
  
  李大婶说秀花啊,我带你瞧瞧小狗家啊,回去好和你爹说说,要是你爹同意了,就抓紧办了啊。
  
  秀花跟着李大婶进屋东瞧瞧,西看看,出来后脸色不是很高兴。我爹招呼着秀花坐,秀花说我娘让我来过了就马上回去,家里的猪还等着我喂呢
  
  我爹喊,小狗啊,送送秀花姑娘和李大婶。我磨蹭着,我爹往我的屁股踢了一脚,说快去。
  
  第二天李大婶托人回话说,马老五说她闺女 还小呢,不着急找人家。我爹一听,就不高兴了,啥叫还小,这不分明嫌我家小狗么。
  
  我说爹,啥叫嫌我啊,这是嫌你家穷呢。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4:20:00
  这个故事是我来打铁不久,写的半截子故事,因为当初没有继续写下去,所以就一直沉着。
  
  现在我翻出来,重新改写续写 ,看俺能不能写完。
  
   大家的支持就是俺的动力哦O(∩_∩)O~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07 14:29:00
  我还得从头开始看呢。慢慢更哈~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4:49: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我正蹲在田边的一个茅炕上拉屎的时候,就听见村子口的喇叭里响起杨书记的喊话声,说吃过晚饭,让大家去村委会开会,家家户户都得要到。
  
  杨书记连着在喇叭里喊了三遍,喊话声才消失在村子里。
  
  我把一个烟盒纸揉揉,擦了屁股,赶忙起身扛着锄头回去。我爹正在靠在樟树下抽着烟,见我回来了,说开会我不去了,你去吧。
  
  我说爹,村里自从老书记摔坏了腰,好久都没开会了,这个杨书记没来几天,就要召开全村大会,不知有啥事。
  
  管他啥事,去了就知道了。我爹说完磕掉烟,拿着烟杆伸进后背挠痒痒,然后拿出来塞上烟丝,有吧嗒吧嗒的抽上了。
  
  我说爹,你不能少抽烟么,老咳嗽还这么的抽。我爹说,小狗啊,爹也老了,心里就挂记着你讨老婆的事,等你讨老婆生了儿子,爹就是死了,也没啥挂记的了。
  
  我爹抬头朝西北角望着,我知道我爹肯定又在想我娘了,我娘就埋在那里的山上。
  
  吃过晚饭,太阳还挂着,番薯也跟着我去村委会,一路上撒着欢跑前跑后摇着尾巴。这狗东西大概也知道井寡妇也会开会去,花花也肯定会跟着去。
  
  村委会的那个破会议室里挤满了人,男人们抽烟,女人们在互相扯着说闲话。我进去的时候,马翠花也在,坐在门口的位置,我就靠着门框挨着马翠花身边。
  
  井寡妇坐在里面桌子边,手里拿着几张纸,杨书记站着低声的和井寡妇商量着什么
  
  里边原来蹲在那里的狗,一看见井寡妇家的花花在外面叫的声音,立马跑了出来,追着花花在外面撒欢。
  
  杨书记咳嗽了一下,看着大伙,把手做了一个让大家安静的手势。只是静了一会,大伙又接着闹轰轰的,会议室里烟雾腾腾,有些婆娘在骂少抽几口会死啊。
  
  杨书记清清嗓子说,我们梨花村是个穷村,为啥穷,大家想过没有。我们梨花村靠山却不能吃山,我们不做些改变,那真要下去把屁当饭吃了。
  
  今天把大家找来,主要有几件事,一个关于致富的,一个关于计划生育的。致富和计划生育都是关联的,国家不是都说了嘛,少生孩子多种树。
  
  我们梨花村下一步就是要在山上多种些经济林,另外过阵日子乡里会引进一些良种羊,分派给村里的贫困户,让大家致富。
  
  另外乡里已经同意井小秋担任村里的妇女主任,并且兼职计生员,协助抓好村里的计划生育,大家欢迎。
  
  杨书记带头噼里啪啦的鼓着掌,大伙半天都没响应。杨书记又说了句,大家欢迎,半天才有几个婆娘稀里哗啦的鼓起来。
  
  我一听,难怪井寡妇跟着杨书记屁紧屁紧的,原来杨书记让她也吃上公粮了。这井寡妇别的本事没有,勾引男人的手段到有一套,村里传的杨书记上了井寡妇的炕,看来到有几分真的了。
  
  井寡妇满脸春风的站起来,拉拉身上的衣摆,说,大伙都听明白杨书记的话的意思了吧。你们这里大老爷们,不要每天吃饱没事干就上老婆的炕,孩子生的多,日子就过的穷。
  
  还有我说你们这些老娘们,你们的大腿就不会加紧些,生孩子的痛是女人们的苦啊。大老爷们干完了,提拉着裤子就完事了,生孩子挺着个肚皮是我们娘们吃苦啊。
  
  麻子说,井寡妇啊,日的时候你们娘们就不舒服么,你井寡妇没生过一个孩子,家里富得钞票当擦纸了么。
  
  井寡妇脸一阵红一阵白,对着麻子就骂道,狗日的麻子,就是你生的娃比猪还多,穷的才家里没有一片好瓦。
  
  麻子和井寡妇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呛了起来,杨书记赶忙让大家安静。杨书记说,上面说了,一胎放环,二胎结扎,谁也不能违反国家的政策。另外乡里这次从镇里领了一些安全套给大家,以免计划外怀孕了。
  
  啥叫安全套啊,有人在问。
  
  麻子说,不就是鸡巴上套个袋子么。正在喝水的马老汗扑哧一口茶就喷在了坐在前面赵家婆娘的身上,乐得连杨书记都裂开了嘴笑。
  
  杨书记让井寡妇分给大伙,二愣子接过来看来看去,问井寡妇这个怎么用啊。井寡妇撕开一个套在大拇指上,说,你上炕了就这么套上去。
  
  后来二愣子果真和老婆上炕就套在大拇指上,和老婆日完了,在取下大拇指上的套,后来他的婆娘怀上了,二愣子已经有两个女娃了,村里非得拉他婆娘去卫生院,他不干了,说这都是井寡妇教的。
  
  杨书记说大家散会,井小秋留下,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说。
  
  大家哄的就散了,出来的时候天色早已漆黑乌漆昭昭的,有人打着手电往家走,也有人点起活把照着,蜿蜒的田间小道像一条光亮的小蛇朝黑夜里伸展开去。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5:10: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井寡妇当上计生员后,每天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对着那些婆娘的肚皮瞧,她说咱可不能辜负乡里对我的信任。女人的肚皮就是我要抓的主要的事情。
  
  有了这个工作,井寡妇也和杨书记走的更近了,路上碰见她,都是满面春风的,没等人家问她话,就自己先喊着,我找杨书记回报工作去呢。
  
井寡妇没有啥文化,也写不了几个字,就算是照抄杨书记拟好的标语,也会闹出笑话。
  
  村里贴了一些标语,有张歪歪扭扭的字我一看就是井寡妇写的,上面写着“只生一个女子”
  
  村里的人看了就骂谁规定的只能生个女娃啊。杨书记赶忙让井寡妇撕下,换上自己写的“只生一个好”让井寡妇重新贴了。这倒好了,井寡妇却和杨书记提出要和他学文化了,我想怕是学文化是假,方便学到炕上才是真的吧。
  
  麻子说,井寡妇看她得意那样,那次我去村委会找杨书记,井寡妇正头挨着杨书记的头,一瞧我进来,就说,杨书记这个字啥意思啊。
  
  麻子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在地里锄草,我的地离马翠花的地不远,我常常就扔下锄头,坐在田埂上装着抽烟,看马翠花在锄地。
  
  马翠花的地种的真是不错,绿油油的茁壮的生长着,哪像我的地里,草都快比苗高了。
  
  马翠花扬起锄头,就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抡下锄头就露出白花花的腰脊。我就说嘛,马翠花在田间地头,日晒风吹,皮肤就是这么的白皙,哪里像其他娘们,老树皮似的黑球球的。
  
  麻子说小狗啊,你爹又给你说媒了?
  
  我说是啊。我说人家都嫌我家穷,看不上我呢。
  
  麻子说,现在有老婆好买的,南村的钱狗子不就是他爹花了几千买的一个婆娘么,多便宜,要是娶个本村本乡的哪里够彩礼钱啊。
  
  麻子趴在我耳边说,早日买早日日。
  
  说完哈哈的顾自笑着,扛起锄把说,今天算了,锄了半天,老子没力气了,回家睡觉去了。
  
  马翠花这时喊我,说小狗啊,你可别听麻子的,那个事情做不得啊,犯法的,弄不好最后钱没了,老婆也没了。
  
  我说我知道。马翠花放下锄头,靠着锄把,问我,有哪家姑娘看上的啊。
  
  马翠花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我想说我其实看上的就是马翠花,我想娶她。
  
  我看着马翠花瞧着我,我去开不出口来。就算我说了,万一马翠花不答应,我岂不是在村里让人笑扁笑透。说句实话,我家穷的就算是寡妇,说不定也不愿意嫁给我啊。
  
  翠花说,一起去溪边担水把地浇了吧。我赶忙起身答应说好啊。抓过水桶一晃一晃的跟着马翠花去溪边。
  
  马翠花就是厉害,你看她挑满满的一担水,哼哧哼哧的稳健的走着,一点水花也不溅出,扁担咯吱咯吱的声音,屁股一扭一扭的大步流星的走在田间小路,我踩着马翠花的脚印,一步一步的跟着,我也觉得浑身都是力量。
  
  浇好地,马翠花终于也坐在扁担上休息了。和马翠花坐在一起的感觉真好,我的心里都是甜甜的。
  
  田野里的风微微的吹着,几株野花轻轻的摇曳着,泥土的香气钻入鼻孔,深吸一口气,觉得全身的疲惫都没了。
  
  马翠花撩了撩掉下的几根发丝,那个样子真的拨动了我的心弦。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5:53: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我和马翠花离开田头各自回家后,回去的路上我都在想,我觉得应该和我爹谈谈,让他找个人去说说媒,我想娶马翠花。
  
  我爹在听我说了以后,气的一摔饭碗,碗都被他摔成了两瓣,饭粒都洒了一地,几只鸡飞快的奔了过来,抢着啄地上的饭粒。
  
  我爹说我脑子是不是糊涂了,为啥就偏偏要娶个寡妇回家呢,再说马翠花是个寡妇不说了,你看她连个娃都生不出,大牛和她结婚好几年了,你看她肚子鼓起来过么。
  
  我说爹,翠花没生过娃,并不一定就是她不会生啊,说不定是大牛播不了种啊。
  
  我爹看我执迷不悟的样子,就气的不得了,抬起脚就给桌子下正在啄饭粒的几只鸡一脚,吓得这些鸡扑腾着翅膀呼啦的就往外逃了。
  
  我爹摇着头抽着烟顾自己回屋里休息了,走进去之前又回过头说,小狗啊,爹不会让你这辈子打光棍的,你看着啊。
  
  我真不明白我爹为啥就是这么的老糊涂和固执,这些年来我爹也托人说过不少媒了,哪次不是人家嫌我家穷,有的姑娘还没进门,站在屋子外,一看这破房子,就摇头不答应了。
  
  我爹也不想想,家里的房子破的每次遇见下雨,他都喊着赶快让我去拿家里的锅碗瓢盆接着,地上到处摆着这些东西,连走路都要绕着弯弯走。雨水滴在碗里盆里,叮叮当当的响个起劲。
  
  而我爹只是看着漏雨的地方,摇摇头叹口气,拉过板凳坐着抽烟。
  
  天很快就黑了,一天马上就要过去,这日子过得快,我打光棍的日子还要到猴年马月啊。
  
  番薯跑过来在我的身边趴下,我摸着它,说,番薯啊,我还不如你呢,你都能有花花呢。番薯舔着我的手,尾巴在地上扫着,这狗日的番薯还真比我幸福。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到打谷场正听见麻子和瘸子在议论刚刚走过去的井寡妇,井寡妇也刚刚从杨书记那里回去。
  
  麻子说,我婆娘早上在河边洗衣服,看见井寡妇也在洗,井寡妇洗的都是男人的东西,她说一看就是杨书记的。
  
  我婆娘说这个井寡妇那个得意劲,不就是一条男人的裤衩吗,拿手搓了又搓,还在太阳下照,好像杨书记是他的男人似的。
  
  麻子说,瘸子,你说井寡妇到底被杨书记日过没。
  
  瘸子哼哼的一声,井寡妇耐得住身子么,井寡妇男人还在的时候,我就听说井寡妇一晚没个三次不睡觉。
  
  我打岔说,瘸子你咋知道的啊。瘸子乜斜的看着我,这个从井寡妇的骚劲就可以看出,你看井寡妇 走路扭着屁股,挺着奶子的样子。骨子里就浪骚的很,我想井寡妇的男人肯定是上炕的太多了,早死的呗。
  
  麻子说,瘸子啊,上次你的井寡妇的花裤衩是你吹牛的吧,我不信井寡妇会看上你这个走路都一步三瘸的汉子。
  
  瘸子说那好啊,麻子,我和你打赌不。我今晚就去井寡妇那里过夜。
  
  麻子和我都摇头不信,说得有证据,你说了没用。瘸子站起来,吐了一口口水,好,一包烟加一瓶地瓜烧。
  
  正说话的档口,我听杨书记在喊我,小狗,小狗。。。。。
  
  麻子说,杨书记最近气色很好啊,脸色发红,走路也是赳赳的,奶奶的,看来井寡妇那里是潭活水啊,看把杨书记滋润的。
  
  赵瘸子呸的一声,我说着瞧,迟早杨书记上了井寡妇的炕,就要下了书记的位。
  
  杨书记又在那边喊我了,麻子说,小狗,你还不快去。
  
  赵瘸子也站起来说,我也该回去睡个午觉了,这天就是让人发困啊。
  
  麻子说,你是去做白日里的春梦吧。
  
  人一散去打谷场上就空荡荡的,只有太阳铺照着,太阳底下飞着几只小虫,嗡嗡的响着。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5:54: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杨书记喊我过去,我想啥事找我啊。杨书记在招手,说,小狗,好消息告诉你。杨书记说,村里有个扶贫的项目,我考虑来考虑去,我觉得还是先让你试试。
  
  我说杨书记啊,啥项目啊,我没啥文化。杨书记说,放羊这个总不难吧。村里引进几只良种山羊,要是搞得好了,就大批的引进,大家也慢慢的富起来了,我这个村书记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我正思量着这件事的时候,杨书记说,小狗啊,我听说你还没个媳妇,这不正好,以后养羊致富了,盖了新房了,那媳妇不就找上门了么。
  
  杨书记这话说到我心上了,我家不就是穷么,我致富了,那姑娘家不就不会在来我家,就急着说回家喂猪了么。再说我有钱了,我和马翠花说娶她不就更有底气了么。
  
  我说杨书记,我和我爹商量一下,看我爹啥意思。杨书记说,那好,我等你啊,你别错过了这个机会啊。
  
  我刚刚踏出村委会杨书记的办公室,就一头撞上了赵家的婆娘气呼呼的进来,见了杨书记就鼻涕眼泪的喊着要杨书记做主啊,这个冤枉比六月的飞雪比窦娥还冤啊。
  
  赵家的婆娘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只手拍打着胸口,一只手拉着杨书记的手,哭天喊地。
  
  杨书记问她啥事啊,站起来说。赵家的婆娘依然坐在地上,赵家的婆娘说,赵大大要打她,还要和她离婚,说着就要把头往桌子上撞。
  
  杨书记赶忙拉住了,说,赵大大是你男人,为啥要打你已婚啊。起来起来,我杨书记为你做这个主。
  
  赵家婆娘说,杨书记啊,今天我不是去割草么,割着割着,就肚子有些疼,赶忙扔下篮子,找个草高的地方拉屎。没有想到。。。。。
  
  话没说完,赵家婆娘有抹着鼻涕眼泪哭泣起来。杨书记让她说下去,先别哭。
  
  赵家婆娘抹了一把鼻涕,擦在了桌子腿,说,我没想到我刚刚脱下裤子,蹲下的时候,我就看见李二柱正蹲在我对面草里瞅着我。
  
  我和李二柱两个人吓得一起提着裤子从草里站了起来,赶忙穿好裤子。赵家婆娘又甩了一把鼻涕,哭着说,偏偏我家大大来找我,一看到那个时候,眼睛瞪得铜铃,抄起镰刀就过来了。
  
  幸亏李二柱跑得快,没追上,要不知会惹出啥祸来。我家大大回来揪住我就噼里啪啦的扇巴掌,非得说我偷男人了。
  
  我家大大说要和离婚,杨书记啊,我没偷人啊,这该死的李二柱拉屎也吭一声,害的我不但被他瞧了正着,还被我家大大冤枉我偷李二柱的人。
  
  赵家婆娘哭着说,我在村子里一向都守着妇家规矩,这么的被大大一闹,我的脸面都丢进了,杨书记,你要为我做主啊。
  
  杨书记见我没走,就喊我,小狗,你去把大大叫来,我来批评教育他,那个你,先起来吧。
  
  赵家婆娘终于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起来,坐在了凳子上。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07 16:52:00
  速度啊。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19:18: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梨花村秋天的早晨,太阳刚刚爬上山头,天空明亮的清澈。山坡坡上的野花在这个清晨里带着露水刚刚醒来,肆意的伸着懒腰。风微微的吹过树梢,叶片儿沙沙的响着,远处山坳里还有些许的薄雾没有散去,在阳光里袅袅的漂浮着。
  
  各家院子里栽种的几棵板栗树,浑身长满着刺,裂开嘴等着人来收获。特别是柿子树,串串的挂着灯笼似的,给这个秋天的早晨增添不少情趣。
  
  梨花村是个穷村,交通又闭塞,人一闲下来就会觉得没啥事情可干。天一抹黑,有老婆的就搂着老婆上炕了,没老婆的就会无端的生出事端来。赵大大的事情刚刚过去,这不马老汗家又出事了。
  
  我正捧着一碗地瓜粥蹲在樟树下哗啦的喝着,村里就传来马老汗的骂人声。梨花村有个好处,村子小,各家各户也大都坐落在山坡和山凹里,有事喊几句就可以听得到。
  
  马老汗咋咋呼呼的骂着什么,我端着碗仔细的想听个清楚,也只是听个一句半句的。番薯也支愣着耳朵,似乎也想知道个究竟。
  
  我扛着锄把下山,马老汗院子里站着不少人,大清早的杨书记也在,井寡妇也在。马老汗的女儿小琴两只手被一根牛绳捆绑着在栗子树上,眼泪吧嗒吧嗒的吊着。脸上看来挨了马老汗的巴掌,红呼呼的一片。
  
  杨书记让马老汗放开小琴,井寡妇也在说,马叔啊,你这样可不行啊,年轻人恋爱自由的,国家反对干涉婚姻的,再说国家更是要保护妇女儿童的权力的,这个都有规定的。
  
  马老汗气呼呼的说,自由恋爱就可以半夜摸上我家闺女的炕么。要不是那个狗日的张小五跑得快,我非得抽断他的腿不可。
  
  马老汗生气的拉过板凳,抽着烟,任凭大伙怎么劝他先把小琴先解开了,他就是不听。
  
  我听了大家的议论,大概明白了几分。马小五和小琴偷偷好上了,马老汗坚决的反对,马老汗嫌弃张小五家穷,托人在外村给小琴介绍了一个在镇上开饭店的小伙。
  
  小琴死活不答应,偏偏就爱张小五。今天马老汗半夜肚子疼,起来去茅炕,就隐隐的听见小琴的房里有低低的嗤嗤笑声。马老汗趴在窗户上听了个半宿,终于听出是张小五这个混蛋小子,那还得了。
  
  马老汗抄起一根棍子就踹开了门,吓得张小五差点丢了魂,要不是小琴死死地抱着她爹让张小五快跑,那个小子非得折了腿不可。
  
  杨书记和马老汗说道理,摆道理,说的口干唇燥,马老汗就不是不解开捆着的小琴。小琴呜呜的在树下哭个不停,不停的说着我就要嫁给小五,打死我也要嫁给他。
  
  大家都劝着马老汗,井寡妇就要去解开绳子,马老汗大喊一声,你敢,我就和你过不去。
  
  马老汗咋的一声喊,吓得井寡妇缩回了手。杨书记摆摆手,示意井寡妇别去,他袋里摸出一盒烟,抽出几支来,四下派了一圈,剩下的塞进马老汗的口袋里。
  
  杨书记说,马叔啊,我知道你老是个讲道理的人,你也是为了小琴的好,希望她找个好人家。可是你想过没,小琴嫁了不喜欢的人,她也会觉得这个日子难过。梨花村的光棍多,再加上姑娘都往外嫁了,以后这个梨花村不是要变成无花村了么。
  
  杨书记的话让大家笑了起来,马老汗脸色也缓了许多。杨书记继续和马老汗说,我们梨花村现在是穷,穷日子可以改变的,村里也有了逐步的计划,慢慢的大家都会富裕起来的。
  
  这样吧,你先放开小琴,其他的事情慢慢的再说,我让张小五来给你磕头认错,我知道张小五这个小伙子人倒是不错的,再说穷这个也会慢慢的变的,谁说人一辈子就到底了呢。
  
  杨书记对围在院子里的人说,大伙先散去吧,该干啥干啥去啊。杨书记给井寡妇使了个眼色,井寡妇赶忙解开了小琴的绳子,扶着哭哭啼啼的小琴先回屋了。
  
  从马老汗那里出来,我去地里转了一圈,觉得也没啥活好干,马翠花也没在,就更觉得没劲,我打了个哈哈,想还是回去睡个回笼觉的好。   


作者 :烟云如尘 时间:2012-11-07 21:38:00
  哈哈 终于看到续篇啦
  
  笑死我了。。。
  
  加油加油!!!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7 21:59:00
  @烟云如尘
  
  感谢一年多之后再次来支持
作者 :言误 时间:2012-11-08 13:27:00
  好文!支持!
作者 :快飞远点 时间:2012-11-08 14:12:00
  可以拍电视剧!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8 14:59: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梨花村的晒谷场,一直都是热闹的地方。在这里总能听见什么赵家的母鸡把蛋生在了李家的鸭棚了,李家硬说是他家鸭子生的鸡蛋,各种东家长西家短,婆婆妈妈的各种事。
  
  我去打谷场闲逛的时候,正瞧见井寡妇站在石头轱辘上,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奶罩子在那里大骂着瘸子,说这个瘸子真是狗日的东西。
  
  井寡妇唾沫四溅的不断在骂着瘸子,说这个瘸子熬不住的话,她家喂得母猪正空着呢。
  
  大伙围着看热闹,嘻嘻哈哈的议论着。我想起了那天赵瘸子和麻子跟我打赌的事情来。
  
  原来,那天晚上瘸子果真去了井寡妇的家,不过是他自己偷摸着翻墙进去的。那天瘸子去的时候,井寡妇并不在屋里,至于井寡妇大后半夜的在哪里,这个事谁也不知道了。
  
  瘸子眼瞅着井寡妇晾晒着的奶罩子,就一把扯下塞进裤兜,准备第二天找麻子给他看,证明自己晚上是在井寡妇那里过的夜,顺便赢个一包烟和一瓶酒。
  
  没想到出门正撞见了井寡妇,瘸子支吾着解释为自己开脱,井寡妇一眼瞅见了瘸子裤袋里露出的一截白色的奶罩带子,一把扯了出来,瘸子撒腿瘸着就跑了。
  
  麻子说,井寡妇啊,那个瘸子是在后半夜上你家的吧,你在哪啊。
  
  井寡妇骂道,你个死麻子,老娘在哪管你屁事,老娘不在你炕上就行了。
  
  晒谷场上正热闹着,远远的赵瘸子走过了,井寡妇扯着嗓子喊,你个狗日的瘸子,过来。赵瘸子一听,瘸着腿走的更快了。
  
  井寡妇跳下石头轱辘,奔着赵瘸子就追去。
  
  晒谷场上一片欢笑声,有几个娃拍着手喊着,寡妇追瘸子,瘸子跑得像兔子。还没来及再喊一句,就被自己的老娘捏着耳朵,不让喊了。
  
  我看见马翠花也在,对于晒谷场的这一切似乎都不关她的事情,正低头纳着鞋底,拿着一枚长针在头发拨拨,然后一针一针跐溜的穿针引线的纳着鞋子。
  
  那个专注的摸样看的就让人喜欢,阳光轻轻的泼洒在马翠花的身上,整个人都妩媚的像秋日里的一朵花,散着芬芳。
  
  有人打趣,说,翠花啊,这么的仔细,给谁做鞋子呢。马翠花的脸一红,就说没事闲着,就做几双鞋子呢。
  
  李家嫂子说,翠花,怕是给王庄的王小竺做的吧,我听说他也要学习回来,当王庄的书记了吧。
  
  马翠花羞涩的低下头,说别胡说,我这是做着玩呢。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8 15:00: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秋天的黄昏总是来得快,晒谷场的人都散去了。各家的烟囱都冒出了袅袅的青烟,飘散在梨花村的上空,乳白色的炊烟交映着晚霞,像是给整个村子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纱幔。
  
  我看着马翠花收拾好手里的家伙,起身回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想起刚才的那些话,觉得有些很难过了,难道马翠花的心是有所属了么?我咋不知道呢,难道马翠花已经有男人喜欢了?
  
  夕阳逐渐的躲进西山的树梢里,在慢慢的沉落下去。天色逐渐在一抹最后的亮色里变得逐渐黯淡。那些嗡嗡飞着的小虫在飞舞着,像是要追逐那最后的温暖,在夜色掩盖了梨花村的时候,梨花村终于睡在在一片寂静里。
  
  我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在门口的樟树下,看着夜色里的梨花村,我想着这时候马翠花在干嘛呢。她是坐在灯下静静的纳着鞋底,还是在灯下想着自己的心事。
  
  要是马翠花真的有了人喜欢,要是马翠花喜欢了别的男人,那么我李小狗咋办呢。马翠花是个好女人,在村里那是有口皆碑的,重来没有关于她的流言蜚语,马翠花庄稼地里一把好手,做人却讨大家很欢喜。
  
  我真恨自己,家里穷的每没个样,喜欢着马翠花却一直都藏在心底,不敢说。我想让我爹试着找个人去说说,我爹就是这个驴脾气,说啥也不愿意找个寡妇做媳妇。
  
  我抬头看见几颗稀拉的星星,在我头上砸吧着眼,好像再说,李小狗啊,你要是喜欢马翠花就喊出来啊,让大伙知道啊。
  
  对了,我就大着胆子说出我对马翠花的喜欢,我要说马翠花,我喜欢你。我站在山坡坡上,两只手做着喇叭状,对着山坡下的梨花村,憋着气大声的喊,马。。。我刚刚吐出一个马字,立刻缩回了嗓子,赶忙躲进屋子里去,心砰砰的跳。
  
  我就是没用,我不敢喊,你看番薯都比我胆子大,它正朝着山下汪汪汪的大叫,肯定是在喊井寡妇的花花,连那个叫声都是,花花,花花,花花花。。。。
  
  我躺在炕上,看着窗户外升起的月亮,我的心事就像水似的洒了一地。夜空里,月色透过树杈,打下斑驳的影子,零碎的几棵星星若隐若现。树叶在沙沙的微微的响,和着几声虫子的鸣叫,在这个寂静的山村里,一切都像是无法抹去的心事在我的心头搅乱着我。
  
  这又是个睡不着的夜晚,马翠花啊,现在你睡了么。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8 18:21: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眼瞅着进入了秋收的季节,梨花村到处飘荡着丰收的气息。高粱燃烧着火,玉米吐着金黄,棉花绽放雪白,这里一片,那里一片,流淌着绚烂的色彩。土里埋藏的地瓜花生,躲藏的太久了,都等着大伙去把它们挖出来,各种庄稼和农作物都到了要收获的时候,田间地头到处是忙活着男女老少,挎篮子的,握镰刀的,赶着驴的,挑着担的,好不热乎。
  
  我和爹大清早的就来到地里,我看见马翠花早就汗流浃背的忙活了好一阵,但是我发现马翠花地里还有一个男的,正埋头收割着庄稼,马翠花递给他一块雪白的毛巾,似乎很爱怜的让他擦擦汗,还让他歇歇和喝口水。
  
  我的心思就乱了,手拿着家伙半天都挪不动脚步,我爹喊我,小狗,你咋回事,地里这么多活等着呢。
  
  莫非这个就是李家大嫂嘴里说的那个王小竺么。健硕的身板,黑黝黝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光,汗水湿透了白色的背心,我看他手抹一把汗一摔,继续低头收割着,很快身后就倒下了一片庄稼,马翠花在屁股后面收拾着。
  
  我咋也干不动了,我觉得我的心思都不在这块地里了,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了。我都在猜想他到底是不是马翠花的新男人,要是真的是,那我李小狗就命苦啊,连个寡妇的边都挨不到,这辈子的光棍算是打定了哦。
  
  马翠花再喊歇歇,我听见她喊我小狗,你也和你爹歇会,过来喝口水啊。说着倒了碗水,拿着手里招呼着我过去。我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都爬上了心口。
  
  马翠花喊那个男人,小竺啊,你也歇会,别太累着了。眼神里都是深情绵绵的,看得我心里酸溜溜的。
  
  小竺过来歇着了,从袋里掏出烟递给我和我爹,说抽根烟,再接着干。我拿过烟,鼻子下嗅嗅,烟丝不错,但是我抽在嘴里却不觉得有啥好味道。
  
  麻子也放下手里的家伙,过来蹭烟,接过烟对着马翠花逗趣说,翠花啊,啥时出嫁了啊,我等着喝酒呢。
  
  这个死麻子,酒没喝过么,这么等着喝翠花的酒。马翠花害羞的低下头,我爹说,看看看看,马翠花还像个大姑娘似的脸红了。
  
  我爹也是,你家小狗的心里想啥,难道你不知道。
  
  马翠花看我不说话,就喊我,小狗啊,我让小竺看看,他们的村里也没有合适的姑娘,让他给你说说媒。
  
  我爹接屁似的说,那个好啊,我家小狗人不错的,会有姑娘喜欢的。
  
  土里的收割虽然有些累,但是看着自己辛劳变成成熟的果实累累的奉献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甜甜的。看着弯腰劳动的大伙,我的心里少了一份欢喜,多了一份忧愁。
  
  晚霞挂在西边的时候,一天的劳作也结束了,二竺拉着大板车,马翠花在后面推着,吱吱哑哑的载着满满的一车收获的作物往回走了。
  
  我爹早回去了,只剩我支着锄把愣愣的在地里傻傻的呆着。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8 18:22: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正是秋收忙活的当头,二愣子的老婆却计划外怀上孩子了。啥叫计划外,井寡妇说就是大老爷们上炕可以,婆娘的肚皮却不可以在大了。春播秋收有计划,这个生孩子也得有计划,不是你们大老爷想生就生,那是要国家批准的。
  
  井寡妇把二愣子堵在了村口,要说法了。二愣子的婆娘被拉去卫生院做手术了,二愣子心疼的不得了,说这次不定是个男娃。
  
  井寡妇说你二愣子都有两个娃了,这个超计划了必须德拿掉。二愣子说,我婆娘怀上不是你害的么,你教的啥那个安全套,我都按照你教的,我每次上炕一次都不落的套在大拇指上,结果我婆娘还是有了,你这个损失你井寡妇得赔偿。
  
  井寡妇说你真是个二愣子,难不成那天我要抓出你的鸡巴,给你套上,你才明白。
  
  二愣子说不过井寡妇,只好耍着无赖,非得井寡妇要赔她老婆不能下地的误工费,他说我婆娘不下地,我的活就吃力,再说这些日子,我老婆不能给我用了,你说咋办。
  
  井寡妇熬不过二愣子的死缠,只好说,在这样吧,我和杨书记说说,找几个人帮你收割,另外我给你婆娘送一只老母鸡和几个鸡蛋补补,就这样了。
  
  二愣子说这个好,那我婆娘不能和我上炕了,这个损失呢。
  
  井寡妇呸的一声,你个死二愣子,你一天不日会死么,我家圈里的母猪正闲着,要么你去不。
  
  井寡妇说完不理二愣子了,顾自去村委会找杨书记了。
  
  边上就有麻子和李家汉子给二愣子出主意,说,你个二愣子就不会说要井寡妇陪你啊,二愣子,今晚你就去她家炕上睡。
  
  这二愣子还真的想了半天,说要是井寡妇不肯咋办。大家都哈哈的笑了,摇头各自散去。
  
  我在地头干活的时候,杨书记也来了,喊我,小狗,那事考虑的咋样啊,你爹啥意思啊 。
  
  我说我和爹说过了,我爹也答应试试,对了,我爹问,这个羊要钱么。
  
  杨书记摆摆手,说这个不用你家出一分钱,乡里出的钱,主要是扶贫的,你家符合这个条件。
  
  杨书记说,那我先走了,我还要去马老汗家看看。
  
  杨书记的背影消失在田间,我想这个杨书记真的不错,我就是不明白他为啥就看上了井寡妇了呢。不对,肯定是井寡妇勾引杨书记的。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9 11:39: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清澈蜿蜒的小溪哗哗拉的流过梨花村,在这里女人们淘洗着衣服,闲扯着碎事,啪啪的洗衣槌声里,说不定你就听见了哪家的婆娘和谁家的汉子好上了。
  
  溪水清澈的见底,圆滑的鹅卵石,还时不时的能看见一群小小的鱼儿游过来游过去,似乎习惯了水边洗衣的这些婆娘们的喧闹,好不害怕的就过来了
  。
  我在溪边清洗着锄头上沾着的泥巴,赤足站在这水里,觉得好凉了。
  
  赵家婆娘啪啪的在一块大石头上鼓捣着衣服,一边就开口问,李嫂子啊,我听说钱苟子在山上砍柴,亲了刘大的婆娘,这事凑巧被二愣子瞧见了,二愣子回来就在村里囔囔开了。这事你听说了么。
  
  李嫂子低头搓着衣服,头也不抬的说,这事可不能瞎说,再说二愣子的话不能信。
  
  赵家婆娘哼着说,钱苟子这个老光棍了,看见刘大婆娘的那个骚娘们,还不直流口水啊,再说钱苟子去年就跟自己的一个亲戚去城里的工地干活了,他婆娘耐得住身子。
  
  溪水反射着阳光,波光粼粼的,像一匹金光溢彩的布带,我抓了把草,搓着锄头上的泥,听着两个婆娘的闲话。
  
  赵家婆娘压低了声音,说,李嫂子啊,二愣子说,他看见钱苟子在给刘大的婆娘捆好柴火,不知咋的就抱到一起了。二愣子说,他正在对面的山上看的清清楚楚呢。他说,一会就看不见两个人。
  
  他正琢磨着人到哪里去了,就看见两个人从灌木林里站了起来,刘大婆娘还整理着身上和钱苟子说着啥,不一会,钱苟子就在那婆娘脸上亲了一口,一前一后的下山了。
  
  李嫂子说,许是二愣子看花眼了吧。
  
  赵家婆娘不屑的说,那个二愣子虽说脑子缺根筋,但是对炕上这点事一点都不傻,你不信,我信。我敢肯定二愣子说的是真的。
  
  赵家婆娘还说,这梨花村里光棍寡妇多,啥事都有可能,有几个婆娘能像我这么的守规矩。
  
  李家嫂子笑着说,那倒是真的,上次大大真的冤枉你了。说完捂着嘴呵呵的自乐着。
  
  赵家婆娘红了脸,说,下次我们娘们在在外面野解决的时候,那得小心着了。梨花村的光棍多,说不定哪个就躲在草里正偷瞧我们娘们两瓣白花花的屁股呢。
  
  赵家婆娘瞅见了我,说小狗啊,你啥时候娶老婆啊,早点娶上婆娘了,别学着他们这些光棍们尽做偷瞧老娘们撒尿拉屎的事。
  
  我说,你下次再要去地里拉屎,就边拉边喊啊,我在这里拉屎,不准偷看我屁股啊,就这么的大声喊,别人就知道你在这里了。
  
  李嫂子扑哧的就笑了,赵家婆娘顺手就抄起木盆,接了水往我泼来。我赶忙躲闪着,脚下一个打滑,扑通一屁股摔在了水里。
  
  呵呵呵,溪边就是一片笑声。我狼狈的爬上岸,赶忙回去换身干的衣服。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09 17:17:00
  好事真的多磨嘛,怎么半路又杀出来个程咬金啊。李小狗,要抓紧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09 17:30:00
  一次性更新这么多我前前后后看了很长时间啊。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09 21:48: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梨花村的人睡得早,天刚刚像块大黑布刷拉的扯盖住山村的上头,村民们也就呼啦的扯上被子钻炕了,被窝里搂着婆娘孩子睡觉那个惬意,是我这个光棍无法体会的。
  
  我就经常的睡不着,一个人坐在樟树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除了番薯躺在我的脚边,瞪着一双狗眼,支愣着耳朵注视着黑夜里的一切。
  
  我爹也是天一擦黑,就鼾声大作的人,一夜的梦语,哪知道我小狗心里的苦闷哦。
  
  夜里的梨花村躲藏在黑夜的怀里,懒得看见几处灯光在夜里朦胧的闪着光亮。山风吹过,只有簌簌的树叶在轻轻的唱着小曲,蜿蜒的小溪在夜色里若隐若现的闪现一点捉摸不定的亮色,似乎很远,远的就要消失。
  
  吃晚饭的时候,我爹说起了马翠花,说马翠花过了秋收的忙活口,就要改嫁到王庄了。我爹说,马翠花是个好女人这个没得说。
  
  我说爹,你看看,你总是说马翠花咋的好,为啥我想娶她,你就么的反对呢。
  
  我爹叹口气,说,小狗啊,爹不是反对你想娶马翠花,要是翠花不是个寡妇,爹也想取个这样的媳妇啊。人好手里的活更是样样不落下,这样的女人难得啊。
  
  我很不高兴爹的不开窍,我说爹,寡妇咋啦,别说哪家闺女能够看上我,就是寡妇也说不定愿意嫁给我呢,咱家穷的没个样,你老也不想想。
  
  我爹和我说不到一块,扔下饭碗,就拉过板凳,一声不吭的抽烟,吧嗒吧嗒的明明灭灭的烟头,我爹紧锁着眉头,烟雾弥漫里我爹若有所思,但是自己一个人又摇着头起身走到外面了。
  
  我爹告诉我,马翠花和那个王小竺以前在一块上学,后来两个人好上了。马翠花爹也是极力反对她的婚事,为这事马翠花都被她爹捆着挨打过放羊的皮鞭,任由马翠花怎样哭着要嫁二竺也不同意。
  
  后来小竺去部队当兵好几年,马翠花这才慢慢的死了嫁小竺的心,在在人家撮合做媒嫁到梨花村二牛家,也怪二牛没福气,一次进城运苞米,撞上了大货车。
  
  小竺一直没有娶老婆,转业后回到这里,被派去区里学习了一段时间,回到王庄马上就要当书记了。小竺这又和马翠话好上了,小竺还说他一直没有娶媳妇,因为心里一直都有马翠花。
  
  我听了我爹说的,我为马翠花高兴,也为自己难过。那个滋味真的不好说,怎么想怎么都不是啥味道。
  
  我李小狗的命就是这样了么,我摸着番薯的头问这个畜生,狗日的番薯却不会说话,一个劲的舔着我的脸,口水抹了我一脸。
  
  我站在山坡上望着下面的梨花村,最后一盏灯也不知啥时候灭了,黑乎乎的一片,寂静中,整个村子睡熟了。
  


作者 :烟云如尘 时间:2012-11-10 08:26:00
  哎 可怜的小狗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10 18:48: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杨书记被锁在了井寡妇的家里,这件事就像一声炸雷在梨花村上空轰隆的炸开了。
  
  我在下山的时候就遇见了麻子正在和瘸子说这事。路上经过的村民也放下锄头,饶有兴趣的探听着。瘸子更是兴致勃勃的说,看啊,我说迟早的事吧,这不没几天,井寡妇就把杨书记带回家,带上了炕吧。
  
  麻子说,我早上路过井寡妇的家,就听见杨书记喊我的声音,我看了看,四处没个人影,我正寻思着杨书记的声音哪里来的呢。我又听见啪啪的拍门声杨书记喊我的声音,我这才透过井寡妇院门看见里面的屋子大门咧着一条大缝,看见杨书记一条窄窄的脸贴在门缝上喊我呢。
  
  有人赶忙打听后来呢。麻子说,我进去才看见井寡妇的门拉环被人用细铁丝捆了个结实。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扭开捆着的铁丝,打开门,杨书记这才出来,脸上挂不住的难堪和有些恼怒。
  
  赵大挤进脑袋问,井寡妇呢?井寡妇在么。
  
  麻子说,要是井寡妇不在,这事有啥稀奇的。你说杨书记和井寡妇被人家锁在了屋里,这事怎么说啊。
  
  大家都在说着各自的看法,瘸子却很肯定的说,昨晚肯定杨书记在井寡妇那上炕过夜了,没料到会被人家捉弄反锁在屋里了。这个井寡妇就是熬不住身子骨的骚婆娘,你看杨书记一个大老爷们,老婆孩子又不在这里,怎么受得住井寡妇的勾引呢。
  
  瘸子想了想,说这个就叫什么干柴遇见烈火了,你说炕都烧热了,那还不赶紧的上炕啊。
  
  李大嫂也开口说话了,说这是哪个混小子干的啊,真是没按好心,这不成心让杨书记出丑么。说完嗨的直摇头叹气,也不再听大伙的议论,顾自挎着大篮子说,自己还要割草喂猪,就走了。
  
  杨书记在我看来是个不错的人,我想这件事说不定是朝着井寡妇去的,杨书记也无奈的牵扯上了。
  
  闲言碎语流传的就像风似的,一会就吹遍了整个梨花村。女人们嚼着舌根再吐出来,又变得更加神乎其神了。男人们坐下抽着烟,更多的讨论者井寡妇和杨书记一夜到底日了几次,还有的砸吧着嘴说,啧啧,你看井寡妇那饱满挺着的大奶子,杨书记怎么也得一夜啃个不停。说着的神情似乎自己在啃着井寡妇奶子,心满意足的表情差点流口水了。
  
  田间地头的活儿都差不多完成了,大伙就有了更多闲余的时间来嚼着各种男女的事了。瘸子嘴里说出来的更有几分当时似乎他就在窗户外偷听和偷看的味道了,瘸子一开口就,啧啧,那个,嗨,啧啧。。。。。
  
  大伙追着问那个什么啧啧啊,瘸子,你就说说呗。
  
  瘸子四周望了一会,低下身来,做了个大家围拢过来的手势。正准备说啥的时候,井寡妇远远的过来了,瘸子立马打住了,打着哈哈说,今天的太阳真是不错啊。
  
  

作者 :刘芒2012 时间:2012-11-11 16:31:00
  梨花村的故事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11 18:58: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井寡妇路过大伙身边的时候,看不出脸上有丝毫的两样。瘸子显然很失望,在井寡妇走远后,对着大伙囔囔到,看看,这个井寡妇一点难为情都没有,好像没事发生过的。
  
  我说瘸子,你倒是很关心井寡妇的事。
  
  瘸子继续把大家喊拢来,说昨晚,这个井寡妇,啧啧。麻子说你瘸子就别卖啥关子,老是啧啧的吞口水,要说就快说。不说拉倒,我婆娘还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盐呢。
  
  大伙都让瘸子快说来听听,瘸子得意的捡过一块破砖头,一屁股坐了下来,又伸手问麻子要了一根烟,放在鼻子下闻闻,点上了。
  
  瘸子说,那个杨书记吃过晚饭,就溜达到井寡妇家门口。井寡妇招呼杨书记进屋,说刚刚贴了几个热乎乎的饼子,让杨书记常常她的手艺。杨书记进了井寡妇家,直到星星都要打瞌睡了都没迈出井寡妇的家。
  
  说不定杨书记再和井寡妇说工作上的事吧。麻子说这有啥好说的。瘸子摇头说,井寡妇还有个屁工作好谈,再说大白天的在村委里不谈,要到炕上谈。
  
  你咋知道?我好奇的问瘸子。瘸子看了我一眼,说小狗,你别打岔,我说给你们听。
  
  井寡妇的房门光着,只有杨书记和井寡妇的声音,两个人的影子都挨得紧紧的,透过窗户的帘子照着呢。窗户边不就是井寡妇的炕么。
  
  啧啧,我呸。瘸子吐了一口口水继续说,你们猜,那个井寡妇问杨书记啥。
  
  啥?大伙一下子都好奇的耿直了脖颈,看着瘸子。瘸子说,这个井寡妇竟然开口问杨书记,紧吗?!
  
  我呸,一个寡妇还以为自己是个黄花姑娘,还这么不知羞耻的问杨书记那里紧不紧。
  
  麻子来了兴趣,赶忙打听杨书记咋说。瘸子又伸手问麻子拿根烟,麻子说,你个瘸子要说快说,我袋里只有一根了,待会我还要自己抽。
  
  我说我有,赶忙抽出一根给瘸子,让他快说下去。
  
  瘸子心满意足的抽着烟,说,杨书记说,还好。你看,你看,这杨书记竟然也觉得井寡妇那里还紧着,啥口味啊。
  
  井寡妇又问杨书记这样是不是舒服些。啧啧,这个井寡妇真实骚的可以。我瘸子婆娘在的时候,从来也不问我舒不舒服,我也是一上炕就狗刨地一个到底。
  
  梨花村哪个女人会问这样的话啊,你们说说,你们的婆娘在炕上会问么。瘸子看着大家,等着大家回他的话。
  
  大伙都摇头说没有。
  
  瘸子接着说,啧啧,这井寡妇就是骚啊,竟然让杨书记再进去点,会舒服些。啧啧,你么看看啊。
  
  后来呢。大伙都瞪大眼伸着脖子。
  
  后来花花在外面叫了,我这才慌忙离开窗户,赶紧回家。
  
  大伙都恍然大悟,原来在井寡妇的门上栓铁丝的竟是瘸子,怪不得他知道的这么详细。
  
  瘸子见自己说漏了嘴,赶忙说,瞎说的瞎说的。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说我去拉泡屎了,刚才都是我瞎说的啊。
  
    


  

作者 :飘零业 时间:2012-11-12 00:03:00
  哈哈,小子真能编~,这能拍片呢
作者 :一弯新月2010 时间:2012-11-12 20:56:00
  梨花村里的事真不少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12 21:25: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瘸子走了,大伙也就没了兴趣,各自散去。
  
  番薯跟着我东游西逛,到处嗅来嗅去,一会跑到树下撅起一条腿,对着树干撒起尿来,两只后脚还死命的往后刨的尘土扬起。
  
  半路上我遇见了马翠花,马翠花几日没见到,今日看起来越发显得俊俏利落,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看来马翠花真的是要嫁人了。
  
  马翠花喊我,小狗。声音里都甜甜的,我听起来却是酸酸的,苦苦的。我说翠花,你这是打哪来啊。
  
  翠花羞涩的说,我和小竺去镇上拍照片,登记用的呢。
  
  我心里失落的很,但是我却装作很高兴的样子,说,那我要恭喜你俩啊,到时候请我喝酒啊。连番薯这个狗日的东西都知道我在撒谎,瞪着眼睛看着我。
  
  马翠花说,小狗啊,你也老大不小了,看上那个姑娘喜欢的,就要抓紧啊。我让小竺也看看他们村子里有没有合适的姑娘,要是有了就赶紧的给你介绍。
  
  马翠花眼里都是关心,我却不敢看着她的眼睛,我怕我喜欢她被她看出了,要知道马翠花在我的心里没有哪个姑娘比的了。
  
  我知道我家穷,我爹也反对我找马翠花,但是我心里喜欢的却是马翠花啊。马翠花人好心眼好,我知道她不会嫌贫爱富的,我知道当初小竺也是家里穷的没个样,她爹才这么的反对。
  
  马翠花终于要嫁人了,这是好事,我心里却难过的要命。在无数次的梦里我都梦见了马翠花,马翠花挺着那对大奶子就钻入我都被窝,我幸福的要命。
  
  我喊着翠花翠花,从梦里醒来,只有番薯支愣着耳朵,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骂声死狗走开,就继续钻入被窝,想要在接着做下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马翠花说,小狗,我先回家了,我赶忙应着,好,翠翠我们回家。
  
  马翠花有些愣住了,不知我在说啥。我脸上一片火烧云似的,红了。马翠花的脸上也飞过一丝红色,说,小狗,我回家了。
  
  我这才赶忙说,好,你回家,我还要去村里逛逛。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12 22:50: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梨花村里最出名的两个寡妇,马翠花和井小秋,但是人们常说的寡妇门前是非多,却和马翠花扯不上边,梨花村闲言碎语说的都是井小秋。
  
  马翠花和井小秋都长得模样俊俏,都长着一对高高的奶子,这在梨花村很多男人嘴里念叨最多的东西,也是最吸引男人们眼睛的东西。不同的是男人们嘴里说出的马翠花都是好口碑,都说翠花,不错。而井小秋,在男人们嘴里吐出的都是,这个井寡妇,那个骚劲。
  
  我记得早些年我和马翠花在溪里担水,那时候我很少干农活,挑担水走起路都趔趄着不稳,好几次都摔了水桶。我爹心疼我,就说,小狗啊,你挑不动就半桶半桶的挑啊。当我挑着半桶水,走在路上的时候,村里的婆娘们就在背后笑话我。
  
  只有马翠花说,小狗啊,你多挑些时候,慢慢的满上了,就不会那么的吃力了。
  
  我都不好意思极了,你看马翠发一个女的,都满满的一担水,走起路大步流星的,我半桶水跟在她屁股后面都赶不上她的脚步。
  
  地里的活,马翠花要是自己忙完了,见我还没弄完,就扛着锄头过来,一声不吭的帮我锄完。有时候还叮嘱着这地要怎样的锄才省力气,在播种的时候还吩咐怎样的插秧才好。
  
  马翠花的人就是这么的好,从来也不跟男人打趣那些荤话,最多也就听听,听着听着有时就红了脸,那时候的马翠花就是好看。
  
  我爹有时候就在地里骂我,说,看看人家翠花,你啊,连翠花半个都抵不上。
  
  马翠花总是说,小狗爹,你别这么说,小狗是惯你的吧,时间久了慢慢的就会利落。
  
  我看着地里的马翠花抹了一把汗,脸上留下泥巴的污渍,你看马翠花花着脸都显得那么的俊俏。天边的云彩高高的挂着,风儿吹过,几只雀鸟飞过,田间地头边那些开着的黄色的,白色的野花摇曳着身姿,马翠花静静的拄着锄把,若有所思的神态常常就让我忘了手里的活,就这么偷瞧着马翠花。
  
  有时我爹就扔过来一块泥巴,打在我的身上,我才慌忙回转神来,手忙脚乱的继续锄草或者松土。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13 08:56:00
  为你着迷也许就是这样啦~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14 09:08:00
  小狗不会跟井寡妇走到一起了吧……
作者 :鸭梨山大山 时间:2012-11-14 13:49:00
  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作者 :烟云如尘 时间:2012-11-15 17:34:00
  持续关注。。。。。。。。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2-11-17 19:16:00
梨花村里的小情事

  梨花村里的日子,平淡,祥和,像村里那条小河每天一如昨日的流淌。有欢声笑语,家长里短,喜怒哀乐,说不尽的故事,道不完的话语。春来秋去,花开叶落,走过一季又一季。
  
  马翠花结婚的那一天,我正在山坡上赶着十多只短尾寒羊。我听见村子里传来的鞭炮声,每一声呯呯啪啪的都炸响在我的心里。我站在这里可以望见马翠花家门前的小路,人群来来往往,天空里弥漫着鞭炮炸开之后的烟雾,徐徐的不能散去。
  
  我坐在山坡上,只有番薯陪着我,它有些兴奋的望着山坡下,不停的在叫。马翠花终于出嫁了,而我还是一个光棍,我看着羊群在山坡上啃食着草,心里就想着哪天我才能身边有个女人,可以热炕头热被窝里抱着自己的老婆。
  
  杨书记在那天把羊群交给我的时候,一再的嘱咐我好好的放羊,等羊生养,再生羊,这将来的日子就好过了。我爹那天拉着杨书记的手,竟然都激动的哭了,一个劲的拿袖子擦着鼻涕眼泪。
  
  那天凑巧马翠花也在,她还说,小狗啊,等日子好了,啥都有了,盖了房子,娶了老婆,这生活就滋味了。杨书记说,翠花这话说的好,我来梨花村当这个帮扶书记,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我也高兴啊。
  
  马翠花对着杨书记说,杨书记听说你这次真的要走了么。杨书记说,我也舍不得大家,舍不得梨花村里的乡亲们,但是这也是工作安排。这次我落实了村里的养殖致富,还有大面积的在山上种植经济林的项目,也基本算完成我的任务了。剩下的具体的就让老书记接着实行了。
  
  我爹还拉着杨书记的手,眼泪还没抹干说,啥时候走啊,我们大伙送送你啊。杨书记笑着对我爹说,我后天要去镇上开会几天,结束后也就不回来了。但是我会经常来梨花村的,小狗要是娶老婆了,我还等着喝酒呢。
  
  杨书记对马翠花说,翠花啊,你的喜酒我算喝不上了,我祝你幸福啊。但是你放心,那份贺礼,我可不会赖了哦。
  
  马翠花脸都红了,说杨书记啊,下次你可以来王庄,我和小竺一定把你灌醉了。杨书记哈哈哈的大笑,说,好啊,好啊。
  
  杨书记走后,马翠花对我说,小狗,这羊养起来可要细心了,小竺村里也有人养殖,我让他给你多问问怎样才能养的更好,另外你也可以去那里看看人家怎么养的。
  
  这马翠花就是热心,人也善良。可是我却娶不到这样的老婆,我的心里对马翠花的喜欢只能这辈子放在心里了。我甚至都怪我爹了,要是早些时候,他托人去说说,说不定我还有个机会,这次算死心了。
  
  人是没这个机会了,但是我可以把对马翠花的喜欢放在心里,只要她过的好,幸福,我小狗或许就开心了。
  
  马翠花和杨书记都走了,我还手里牵着羊,愣愣的在胡思乱想着。我爹踢了我一脚,说,小狗,想啥啊,快回去先把羊关起来了。
  
  鞭炮声在这时候,突然的炸的厉害,我一听就知道,马翠花就要走出家门,上了来迎亲的拖拉机了。番薯更兴奋的叫着,在我面前窜来窜去,这个狗东西想着去看热闹呢,我不去,它只能干着急的乱抛狗蹄。
  
  马翠花结婚我没去,我爹一个人去的。我也不不知道为啥,我就是怕这一天的到来。我爹说人家一个份子钱,全家都去了,咱们两个人总共,不知为啥你还不去。我爹摇着头心疼着。
  
  我爹看我不说话,就说小狗啊,爹知道你的心事,但是人家都嫁了,再说家里确实穷,至今没能让你娶上媳妇,爹也着急呢。
  
  我爹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跺脚,说小狗啊,爹保证这辈子不会让你光棍到底的。
  
  我说爹啊,现在我家也有了这群羊了,我爷两除了忙活农活之外,也有了致富的项目了,我会娶上老婆的,你不要担心啊,你注意自己的身子骨了,我小狗还等着你给抱我的小小狗。
  
  我爹听我这么说,裂开嘴就笑得合不拢嘴了,说,那是那是。
  
  马翠花迎亲的队伍已经出发了,一群人跟在屁股后面看热闹,鞭炮齐鸣,还有锣鼓声。我拿着赶羊的棍子,站在一个高的地方,看着人群在慢慢到远去。。。。。
  
  鞭炮声锣鼓声慢慢的小了,慢慢的消失了,马翠花也出了梨花村。我从这个山坡跑到另一个山坡,眼睛一直追逐着马翠花的身影。
  
  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我两手合拢在嘴边,弯着腰鼓起力气对着那边喊:马--翠--花。。。。我---爱---你。。。。。。
  
                                      【完结】

作者 :烟云如尘 时间:2012-11-17 22:10:00
  嘘~~ 小声点~~ 别让瘸子听到哦~
  
  
  哎 暗恋 只是生长在心里的花呢 看到小狗喊出了心声 好心酸啊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19 08:48:00
  就这样啊,没看到小狗脱光啊~
作者 :快飞远点 时间:2012-11-19 22:57:00
  来讨酒喝,没戏。
楼主流水向东悄无息 时间:2014-04-05 14:49:00
  走两步
作者 :大烟代 时间:2014-05-19 19:33:00
  @流水向东悄无息 72楼 2014-04-05 14:49:00
  走两步
  -----------------------------楼主写的细腻 有机会一定拜读你的作品
作者 :微信yumiao4492 时间:2014-05-21 20:57:00
  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