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追求与磨难---怀念父亲

楼主:L13601878484 时间:2007-06-22 11:41:21 点击:377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是该写篇东西纪念我的父亲了。
  
   每个人都有父亲,不论你有多大,哪怕是七老八十。不过那个时代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或许太遥远了。
  
   我的父亲出生于皖南的一个豪门望族,说白了就是一个地主家庭。我的父亲的父亲早年留学日本是个维新派。他让他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到南京上大学。时值日本吞并东北蚕食华北---偌大的华北已放不下一张课桌---其实不单是华北,全中国的爱国学生又有那一位能安心做学问。我父亲与所有的热血青年一样投身到抗日斗争中,很快他就成了一个职业革命者。自然,大学也没能读完。
  
   日本人攻打南京上海时,我父亲带领了一个什么战地服务团到江西,投入到我党领导的游击队的队伍中----那是新四军的前身。国共合作期间我父亲被派到武汉工作。武汉保卫战后我们一家到了重庆,以后又由八路军办事处安排我们一家到李先念的中原部队工作。日本投降后,蒋介石要消灭中原部队。部队要打仗要突围,考虑到我家拖儿带女的不方便就让我们回安徽老家。以后我们一家就在南京上海谋生。直至解放后定居上海。
  
   应该指出,我父亲党的关系不知是在武汉保卫战以后还是回安徽老家时中断了。在1957年大鸣大放的时候,我父亲也被“引蛇出洞”被打成右派。党的关系中断被判定为脱党分子,进而成了历史反革命被捕入狱。没有任何证据当然无法结案,再加上文化大革命闹的,没有判刑也稀里糊涂关押了十几年。最后监狱大概觉得这么关着也不是回事,就随便找了个理由,好象说是倒卖军火判十五年,就把人给放了。
  
   父亲的冤狱比起袁宗换,潘汉年当然是不值一提了。可是他的身体与意志全被磨没有了,出狱没几年也没来得及赶上平反就归天了。
  
   我对我的父母,说实话,知道的甚少。他们上他们的班,我们上我们的学。父亲进了监狱后不久我就去了新疆。我只记得回家探亲时与母亲探望过他一次。他见到我非常高兴,问我读什么书,看不看马列的书。当时我心理特反感,就说,把自己管好就行了。
  
   父亲出狱后我一直在新疆,只是互相写写信。谈谈做人的道理。当时书还很少,父亲给我寄了一篇手抄的“道德经”。一直到父亲亡故我都没能与他见上一面。
  
   “自古人生谁无死,留取汗心照丹青”,留给我父亲也不谓过,不过我更欣赏的是“死者何所道,托体同山河”我在苏州天平山给父亲买了块墓地,墓地后有块近两人高的巨石,我总想在这快巨石上刻上上面的十个大字。
  
   不死先生 2007.6.20 于新疆矿区。
  
  

文章转载自风飘何处部落,原文作者L13601878484

作者 :子心5 时间:2007-06-22 14:40:00
  
  
  十年前,我在作文《我的爸爸》里写到:我的爸爸在我心里是最伟大的人。
  
  今天,只是把这句话放在了心里。
作者 :雾儿如眉 时间:2007-06-22 15:44:00
  爸爸是帐篷
  爸爸是雨伞
  爸爸是温暖的背
  爸爸是指路的灯
  
  
  
  
作者 :镜子78 时间:2007-06-23 21:24:00
  不知道老先生最后平反了没有,
  那块巨石上,应该要刻上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衣年代 时间:2007-06-24 21:24:00
  “死者何所道,托体同山河”
楼主L13601878484 时间:2019-01-27 11:19:18
  “死者何所道,托体同山河” 可惜我父亲没有赶上好生活.我父亲平反以后,我母亲的革命经历也被承认.享受离休干部待遇.我们一家都过上了好生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