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诡 遇

楼主:子说自话之诡女子 时间:2015-11-19 14:56:45 点击:69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路行驶的大卡车,快把五脏六腑颠簸出来的我。视野所到之处尽是一片黄沙堆积的小沙丘,偶见几具被捕杀并被啃食得只剩骨头的羚羊尸体,头骨尚完整,你不难想象这之前上映的一场残酷而激烈的捕杀。不知羚羊从何而来,只知这是它最终的去处。很快的,或许,尸骨也会消失地无影无踪,不是被人拿去收藏了,在这荒无人烟之地又何来人呢?连我都不知我是如何开着大卡车就进来了.....黄沙会掩盖一切,罪恶与人迹。我,不畏惧,既然逃到这里来了,一心想着要逃的我,找不找得到沙漠的出口又如何,大不了就如羚羊的宿命。不知从何来,只知终归处。
  说实话,口渴难耐是最折磨人的,死不足惧,是因为不惧这结果。但快到临界点前生理反应是最让人难以承受的。我一直地把我的大卡车往前开,无方向地前进.....我不期待我能遇上沙漠绿洲,更别说能遇上一户人家,即使有,我也觉得海市蜃楼罢了。但命运捉弄人的是,你预想不到的事偏偏发生,就像你快要放弃挣扎,被黑暗吞噬时,上天给你一缕光明。好让你知道“上天的仁慈”。

  我把我的大卡停靠在小屋旁,茅草搭建的小屋,摇摇欲坠。我毫不怀疑下一秒一阵黄沙便把它掩盖了。诡异的不是沙漠何来茅草造建小屋,而是谁会在沙漠深处造一屋。我尝试走进小屋,屋里啥也没有,就一羚羊头骨,黄沙为地。我试探性询问是否有人在,没人回应。再向里屋一看,一长发,蓬头垢面女子躺在黄沙地上,吮吸着手指,如婴儿般蜷缩着。黑色麻布长裙没能遮住磷峋的脚板.。仔细一看,仿如屋子里的羚羊头骨般,经络可见。或许是觉察到我的注视,女子眼皮一抬,眼珠一动,就这样寂静地躺着,丝毫不对我这个入侵者表示诧异,更没有一丝兴趣。那是一具活着的“尸体”罢了。如果她愿意与我交谈,或许我会询问其如何走进这沙漠,为何走进这沙漠深处,又为何建起这屋子。。。千万个疑问,可惜的是她并没有与我交谈的意愿。我就这样与她对望,她似乎在注视着我,仿佛又不是。突然胸口一股燥热之气升起,我环视了四周,一水壶悬挂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水?黄沙?骸骨?......
  那女子依旧注视着我,是,又或不是。不知为何,那刻的诡谲让我突如其来的害怕。我急忙想着转身离开,不知为何,转身前,我禁不住又凝视了侧躺着的女子一眼。她依旧在用幽黑却空洞的眼神在看着我,婴儿蜷缩着,继续吮吸着手指,仿佛那刻在贪婪地吮吸着希望与片刻的逃避。
  我快步逃离这诡异的空间,发动我的大卡,开车前我又细看了一眼那房子,我想知道这是幻觉吗,可为何又真实存在。
  或许我走后的不久,这屋子,这女子,这羚羊头骨,也成黄沙了。

  罪迹。人迹。终于此。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