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国风诗社] 帘卷荷香评诗记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3 09:51:47 点击:1123 回复:1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话说新青年因听闻请了帘卷荷香来评定格律诗,忙召集众人道:“如今请了帘卷荷香来评定诸诗,倘或她来说话或者发些议论,我们须比不得寻常,她方新晋了酋长,又有河流归汉帮衬着,风头强劲。新官上任,只待寻地放火。我们该越发谨慎小心为是。依我说,她既放火,我们且忍耐着,不点灯也罢了。此人刀子嘴亦刀子心,一时恼了,不认人的。”众人都道有理。又有一人笑道:“论理,我们这诗也须得她来评定,都忒谦逊了。”唯有月牙如柳叶不服,冷笑道:“何等样人物,便唬得你们这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况她又漂洋过海的。不与她做一场,我也算不得是月牙姑奶奶!”这里众人听闻此言,忙劝阻一番。正说着,只见河流归汉来收诗文,众人忙让坐倒茶。这里河流归汉收了诗文,装腔作势地看了一遍,喝了茶,方去了。
  帘卷荷香即刻找来新青年要了诗人名册,又与河流归汉交上的诗作对比着数了一遍,定下明日一早评诗。方乘了翠盖珠缨八宝船过太平洋回美国去了。一宿无话。
  至次日,寅正,这帘卷荷香便起身梳洗。及收拾完备,更衣盥手,吃了两口汉堡沙拉鲜牛奶,漱口已毕,已是卯正初刻了。翠盖珠缨八宝船西海岸边等候已久。这里帘卷荷香出了码头,登了船,船前打了一对明角灯,大书“中国风新晋酋长”七个字,乘风破浪,过洋而来。
  此时众诗人早已在国风堂前聚齐。帘卷荷香在众人拥簇下缓步而入,早有人于国风门前置一张黄花梨圈椅,荷香因登阶款款落座。这里新青年忙递上香盒,荷香持了根银簪子,又拨弄了一回香盒里的桂花瓣,方抬头缓缓说道:“既托了我了,就少不得要讨你们的好了。我可比不得那些个老酋长们好性儿,由着你们谦让。再不要说什么‘我这诗原不好’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评。入了我的眼,管不得谁是真谦虚的谁是假谦虚的,一律清白打赏。”说着,便命河流归汉呈上诗来,挨篇逐句看视。这里阶下人虽多,一时鸦雀无闻。
  ——待续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3 10:04:00
  哈哈!俺咋这样有凤姐风范哩?边听儿子拉琴边看,看着看着,没忍住,哈哈笑出声来,结果儿子一脸谅诧地看着我:妈,你笑啥?!是我拉错了?“汗~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3 10:10:00
  @帘卷荷香
  哈哈!赶紧地,把我传丢了的“桂”字添上。又拨弄了一回香盒里的花瓣==又拨弄了一回香盒里的桂花瓣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3 10:25:00
  @河流归汉  2楼
    @帘卷荷香
    哈哈!赶紧地,把我传丢了的“桂”字添上。又拨弄了一回香盒里的花瓣==又拨弄了一回香盒里的桂花瓣
  -----------------------------
  添上了~
作者 :温暖的炊烟 时间:2013-10-03 18:41:00
  荷香,我看在这里权当您就是一现代版的凤姐吧哈.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3 21:12:00
  @温暖的炊烟  4楼
    荷香,我看在这里权当您就是一现代版的凤姐吧哈.
  -----------------------------
  俺的能力不如凤姐,但心肠绝对滴比凤姐好哇~~^_^
作者 :寻梦的冰蝶 时间:2013-10-03 22:23:00
  这个的的确确是个故事高手。
作者 :小雨点002ABC 时间:2013-10-04 11:07:00
  不带这么吊着不更新的啊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4 11:55:00
  @小雨点002ABC  7楼
    不带这么吊着不更新的啊
  -----------------------------
  荷香诗单才出来,怎能怪我更新的慢?嘿嘿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04 12:39:00
  看开头以为老祖宗出场,结果是凤辣子,哈哈哈!
作者 :大漠醉红尘 时间:2013-10-04 12:43:00
  嘿嘿   闹得有滋有味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4 12:56:00
  @河流归汉
  ??诗单出来了,为啥我还不开始评??__?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4 14:29: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这里帘卷荷香拿着诗册细看了一回,指一诗与河流归汉道,“这首甚好,少不得以这首为冠冕了。”河流看了,也点头称是。荷香因念道:

  秋  
  瑟瑟芦花不胜枝,  
  金风又到苇黄时。  
  薄云送雁晴空远,  
  向晚谁吟落叶诗。  

  复评道:“此诗含蓄清淡,从容自然,写秋日之思皆远诗外,摹画图之景如近目前。脱尽晚唐窠臼,韶承大历风华。此所以为诸诗冠冕也。”
  正评着,不想阶下月牙如柳叶站了这半日,却早已不耐烦了,因道:“哎,我说,上面那谁,你倒敢自坐着不腰疼啊,姑奶奶我脚可都站大了!吧啦吧啦的谁同你讲经呢!你只说这诗比我那首好不好吧?
  荷香听见吵嚷,因笑容满面地询问新青年道:”这位妹妹是谁?倒快言快语的。”新青年一边杀鸡抹脖子冲月牙使眼色儿一边忙惶恐回道:“这是月牙如柳叶,她性子直,爱开玩笑,您千万别……”
  荷香低头拨弄着香盒里的桂花瓣缓缓道:月牙如柳叶,罚银20两!
  月牙顿时急了,指着荷香鼻子嚷道:凭什么罚我?哎约喂,这还不让说话了是咋地,也不知搁哪里装神弄鬼的当了个啥劳什子酋长,又不是登基坐殿当了皇上,就吆五喝六地……
  荷香仍旧拨香盒里的花瓣道:月牙如柳叶,罚银40两!
  月牙:哎呦喂,你这还真黑啊,说翻脸就翻脸,说翻倍就翻倍啊?这才上任几天呀就这么着,赶明儿你还不……
  荷香继续拨着花瓣道:月牙如柳叶,罚银60两!
  月牙:我不活了!……
  荷香:罚银80两!
  月牙:你!……
  荷香:罚银100两!
  月牙:……
  
  一时众人皆惊,满院无声。这里荷香又拨弄了一回花瓣,方抬头笑向众人道:“秋日里了,也只是这桂花还有些香气罢了。”众人惊魂未定,忽闻此言,又略愣片刻,方回过神来。忙陪笑道:“是,您说的是。”一人醒来,众人皆醒,忙争先恐后纷纷道:“可不是吗,要说这秋日里,是只有桂花味儿是最香的了。”“哎呦,还是咱新酋长有见识,我们孤陋寡闻的,只说秋日里再无花香了,不想竟还有这桂花,果然是香啊。”一时赞誉纷纭,称颂不已。唯有月牙瞪着双眼,气歪了脖子。而彼时荷香早不理会众人,已然放下香盒,重又看起诗册来。
  (待续)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4 14:32:00
  @帘卷荷香
  最后一段的标点符号,主要是引号有些标乱了,帮着改一下。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4 21:11:00
  @河流归汉  12楼
  -----------------------------
  我说这几日总不见@月牙如柳叶 ,肯定是银子被罚,急着去榆树上找钱去了,再不然就去斗地主了。:)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05 16:20:00
  @帘卷荷香  14楼
    @河流归汉  12楼
    -----------------------------
    我说这几日总不见@月牙如柳叶 ,肯定是银子被罚,急着去榆树上找钱去了,再不然就去斗地主了。:)
  -----------------------------
  中秋过去多久了,估计这个时候月牙早躲起来了吧!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05 16:21:00
   @河流归汉,刚才编辑第一部分,感觉是不丢文字了,请留意看下!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6 00:41:00
  @竹海行文  16楼
     @河流归汉,刚才编辑第一部分,感觉是不丢文字了,请留意看下!
  -----------------------------
  开头的文字好象丢了。不知河汉君还想得起来俺是怎生出场滴不~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6 12:49:00
  @帘卷荷香  17楼
    @竹海行文  16楼
       @河流归汉,刚才编辑第一部分,感觉是不丢文字了,请留意看下!
    -----------------------------
    开头的文字好象丢了。不知河汉君还想得起来俺是怎生出场滴不~
  -----------------------------
  只能记得大概,重写一下呗,如下:
  话说新青年因听闻请了帘卷荷香来评定格律诗,忙召集众人道:“如今请了帘卷荷香来评定诸诗,倘或她来说话或者发些议论,我们须比不得寻常,她方新晋了酋长,又有河流归汉帮衬着,风头强劲。新官上任,只待寻地放火。我们该越发谨慎小心为是。依我说,她既放火,我们且忍耐着,不点灯也罢了。此人刀子嘴亦刀子心,一时恼了,不认人的。”众人都道有理。又有一人笑道:“论理,我们这诗也须得她来评定,都忒谦逊了。”唯有月牙如柳叶不服,冷笑道:“何等样人物,便唬得你们这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况她又漂洋过海的。不与她做一场,我也算不得是月牙姑奶奶!”这里众人听闻此言,忙劝阻一番。正说着,只见河流归汉来收诗文,众人忙让坐倒插。这里河流归汉收了诗文,装腔作势地看了一遍,喝了茶,方去了。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6 13:35:00
  倒插=倒茶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6 20:24:00
  @河流归汉  18楼
    @帘卷荷香  17楼
      @竹海行文  16楼
         @河流归汉,刚才编辑第一部分,感觉是不丢文字了,请留意看下!
      -----------------------------
      开头的文字好象丢了。不知河汉君还想得起来俺是怎生出场滴不~
    -----------------------------
    只能记得大概,重写一下呗,如下:
    话说新青年因听闻请了帘卷荷香来评定格律诗,忙召集众人道:“如今请了帘卷荷香来评定诸诗,倘或她来说话或者发些议论,我们须比不得寻常,她方新晋了酋长,又有河流归汉帮衬着,风头强劲。新官上任,只待寻地放火。我们该越发谨慎小心为是。依我说,她既放火,我们且忍耐着,不点灯也罢了。此人刀子嘴亦刀子心,一时恼了,不认人的。”众人都道有理。又有一人笑道:“论理,我们这诗也须得她来评定,都忒谦逊了。”唯有月牙如柳叶不服,冷笑道:“何等样人物,便唬得你们这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况她又漂洋过海的。不与她做一场,我也算不得是月牙姑奶奶!”这里众人听闻此言,忙劝阻一番。正说着,只见河流归汉来收诗文,众人忙让坐倒插。这里河流归汉收了诗文,装腔作势地看了一遍,喝了茶,方去了。
  -----------------------------
  刀子嘴刀子心,这是个啥形象啊~(⊙﹏⊙)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06 20:48:00
  先加星,俺可等着看续集呢!
  --≡★≡--青年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06 21:13:00
  @帘卷荷香  20楼
    @河流归汉  18楼
    刀子嘴刀子心,这是个啥形象啊~(⊙﹏⊙)
  -----------------------------
  o(∩_∩)o...哈哈!!!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7 10:25:00
  @新青年1123  22楼
    @帘卷荷香  20楼
      @河流归汉  18楼
      刀子嘴刀子心,这是个啥形象啊~(⊙﹏⊙)
    -----------------------------
    o(∩_∩)o...哈哈!!!
  -----------------------------
  下文呢?我口张着,就是出不了声,这诗要再不评,俺就快憋死啦~~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07 12:12:00
  --≡★≡--竹海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7 13:17:00
  @新青年1123  22楼
    @帘卷荷香  20楼
      @河流归汉  18楼
      刀子嘴刀子心,这是个啥形象啊~(⊙﹏⊙)
    -----------------------------
    o(∩_∩)o...哈哈!!!
  -----------------------------
  我新在电视上看到这么一句,觉得非常搞笑,赶紧用上。嘿。
  咦,新青年为啥乐成这样啊?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7 14:49: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看了片刻,因念一诗道:
  
  秋愁
  
  落幕霜天泪洗心
  翩翩雁阵入层云
  天涯尽处惜芳草
  双翼何时飞院深
    
  念罢,与河流归汉道:“此诗何如?”河流道:“论起来倒也罢了,只是末句易引歧义。”荷香笑道:“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才问你。这作者还有一首《秋问》,你也听听:“金风何日度山门,青冢香魂寂寞心。望倦羞花无彩色,禅钟遥醒墓中人。”河流笑道:”这诗意思倒有,只是奈何无辞。不成七宝楼台,倒只落得金雕玉砌。”荷香闻言也笑了,因道:“能金雕玉砌也不易了,一味苛求,选不出诗来了。只是这作者诗名起得强差人意,前一首叫《秋愁》,后一首叫《秋问》,都沾边而不精准。”河流道:“这也说得是。然而诗好也不在名字上,既是作者这样起,想必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议论归议论,还是应予尊重。比较之下,倒还是第一首《秋愁》更好些。‘双翼’但只理解成燕子也罢了。”荷香笑道:“她前句明说是雁阵,又说天涯,哪里会是燕子啊。”河流笑道:“燕子也是候鸟,一样远渡天涯的。”荷香道:“那道不如径直道‘双燕何时飞院深’更好了,只是前句已明说是雁阵了,所以我才奇怪,雁阵即便归还,又哪里会‘飞院深’?”河流笑道:”你先说我苛求,如今你不也这样?倘论起来,倒是你那句‘双燕何时飞院深’果然是好句呢。其实,便选这首也罢了。整体看,也算是好诗了。”荷香道:“这也说得是,那就定了这首《秋愁》了。”河流点头。二人因又往下看。
  荷香因指与河流道:“你看这首。”河流因念道:
  
  秋兴
  
  户户庆团圆,
  人人话广寒。
  阴晴皆有定,
  聚散岂无缘?
  
  荷香笑道:“这诗可成楼台?” 河流笑道:“这诗措辞浅近,但廊柱分明,确成楼台。”荷香大笑道:“这是寒门土砖楼!”河流也笑道:“这论得是。看腻了琼楼玉宇,倒是这首更象诗了,且有几分禅意。”荷香道:“论起这作者但见花开落君,虽写诗偶有出律,但整体看却浑然诗家本色,着实难得。这首是必要定下来的。”
  正论着,忽听阶下但见花开落道:“我那诗原写得不好,是神马兄给改好的。”荷香道:“我起头怎么说来着?再不要说什么‘我那诗原不好的’的话,如今都要依着我评。但见君是没听见?还是腰里的银子比月牙还多?”
  但见闻言,略顿片刻,方嚅嗫道:“俺银子虽不多,只是这诗着实是神马兄给改好的。俺原句是‘阴晴本天定,聚散岂无缘。’比之神马兄所改‘阴晴皆有定,聚散岂无缘。’何如?”
  河流闻言笑道:“这神马兄倒果然才俊,不知是何方神物,倒要见一见。只不知是哪一位?”荷香也道:“神马在哪里啊,请来一见。”问了半日,无人应答。荷香因恼道:“我原说彼此留些体面,不点名也罢了,不想果然就有偷懒不来的。青年君,速传神马前来。”青年忙答应了,半日,方把神马带到。
  荷香因眼溢鲜花,心喷刀子,上下打量了片刻,方冷笑道:“我说是谁误了,原来是你。你原比别人脸长,所以才不听召唤。”神马忙道:“我原天天起得早。因今儿在天河吃草,觉得时辰还早些,因又吃迷了,不想就耽误了。请酋长见谅。”正说着,忽见竹海行文来了,在门旁站着。
  这里荷香且不发落神马,因问竹海何事。
  
  (待续)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07 19:49:00
  那神马应是比别人脸长些才是。呵呵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7 20:12:00
   @竹海行文@帘卷荷香 @新青年1123  27楼
    那神马应是比别人脸长些才是。呵呵
  -----------------------------
  是啊,俺也糊涂了,多谢提醒。请酋长们编辑的时候把这句改成“你原比别人脸长,所以才不听召唤。”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7 20:37:00
  @新青年1123  27楼
    那神马应是比别人脸长些才是。呵呵
  -----------------------------
  @过岫浮云
  
  当神马也不容易啊,这脸也要由着人说~~:)
作者 :尚方89 时间:2013-10-07 21:01:00
  堪称精品,不错不错!继续-----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07 21:45:00
  河流兄真是厉害,谈笑间红楼释梦!终于看见竹海出场了,要干嘛呢?期待着看是怎么个情况,嘿嘿!
作者 :悍马妃 时间:2013-10-07 21:53:00
  荷香很认真!能把妃儿的文字很用心的去看过,然后又很用心的评论修改,做出不同的见解,很感动!!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8 00:26:00
  @悍马妃  32楼
    荷香很认真!能把妃儿的文字很用心的去看过,然后又很用心的评论修改,做出不同的见解,很感动!!
  -----------------------------
  呵呵,我是在学习呢。今后若有说得不妥的地方,妃子别介意,请直接告诉我就行。:)
作者 :小雨点002ABC 时间:2013-10-08 12:02:00
  眼溢鲜花,心喷刀子
  ===============================
  这也厉害太过了,凤姐惭愧啊
作者 :悍马妃 时间:2013-10-08 13:45:00
  @帘卷荷香  33楼
    @悍马妃  32楼
      荷香很认真!能把妃儿的文字很用心的去看过,然后又很用心的评论修改,做出不同的见解,很感动!!
    -----------------------------
    呵呵,我是在学习呢。今后若有说得不妥的地方,妃子别介意,请直接告诉我就行。:)
  -----------------------------
  怎么会,还望荷香多指点~~~~赐教 ~~~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8 16:25:00
  @小雨点002ABC  34楼
    眼溢鲜花,心喷刀子
    ===============================
    这也厉害太过了,凤姐惭愧啊
  -----------------------------
  写得时候倒不觉得,雨点这一单提出来说,才觉得真乐呵啊。哈哈。这也是因为荷香,我们玩笑不止一天了,要不然怕都让我说恼了。
作者 :月牙如柳叶 时间:2013-10-08 17:03:00
  俺原本以为@帘卷荷香 像上官婉儿那样以称量尽天下才呢,谁知却像凤姐似的拨弄得@但见花开落 ……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8 17:07:00
  @月牙如柳叶  37楼
    俺原本以为@帘卷荷香 像上官婉儿那样以称量尽天下才呢,谁知却像凤姐似的拨弄得@但见花开落 ……
  -----------------------------
  呀,恰是忘了上官婉儿那一出了。早知道让荷香学上官婉儿,高居国风台上,纤手一扬,头一个就飘下来月牙社长的诗章。哈哈。
作者 :月牙如柳叶 时间:2013-10-08 17:18:00
  @河流归汉  38楼
    @月牙如柳叶  37楼
      俺原本以为@帘卷荷香 像上官婉儿那样以称量尽天下才呢,谁知却像凤姐似的拨弄得@但见花开落 ……
    -----------------------------
    呀,恰是忘了上官婉儿那一出了。早知道让荷香学上官婉儿,高居国风台上,纤手一扬,头一个就飘下来月牙社长的诗章。哈哈。
  -----------------------------
  小心砸到你滴头哈!俺那诗可是“冷月”
  一弯冷月照河流
  万里烟波乱下勾
  惊得鱼儿随浪卷
  看它水上起高楼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8 17:44:00
  哈哈,
  弯月忽然乱下勾。
  烟波惊诧水成楼。
  谁知无碍河流事,
  恼怒只和鱼有仇!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8 21:30: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话说荷香且不发落神马,因问竹海何事。竹海见问,便进来说话。原来就是为评诗而来,与荷香商议还有多少家底,该奖获奖者多少钱云云。自然少不得荷香道是千金散尽还复来,竹海道是贫贱人家百事哀,终不免荷香是妇呼一何怒,竹海是吏啼一何苦。因此争执良久,决议不下。待到好容易降服了竹海,又有各处遣人来问事回话,因又一一打发了。
  这里荷香便望定了过岫浮云道:“吃迷了?明儿他也吃迷了,后儿我也吃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该饶你一遭,只是头回饶了你,下回就难管别人了,不如现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去,罚他抄写全唐诗二十遍!”一面又对新青年说:“出去说与账房,下回诗社东道尽由他出。”众人听说,又见荷香眉立如刀,知是恼了,不敢怠慢,忙拖人的拖人,传谕的传谕。荷香便道:“明儿再有误的,罚抄四十遍;后儿六十遍。有喜欢练字的,只管误!”说着,便吩咐:“上茶。”底下忙捧上茶来。荷香也不让人,自顾缓缓喝了茶,又闭目歇息片刻,方才继续看诗。
  因又念一诗道:
  
  绣月
  
  嫦娥墨锦绣婵娟,
  线线针针忆旧年。
  玉兔不贪丹桂梦,
  拾来胭脂染枫山。
  
  河流道:“这诗别出心裁,倒写得与诸诗不同。”荷香道:“难为他不说是明月高悬在夜幕上,倒说是嫦娥在墨锦上绣月亮。且这诗写得温藉娴雅,全无一般咏月诗之清寒哀怨,只此,也该入选了。只是后两句与前句不大接榫,既是忆旧年,该续说所忆者何事为宜。”河流笑道:“那倒落了窠臼了,反不及这样有趣味。何况这诗描摹如画:其上,夜黑而月明。其下,山青而枫红。所绣者,该是‘山枫夜月图’才是。”荷香笑道:“这倒是好名字,你既这么说,就选了这诗也罢。“因在这诗上画了红圈,便仍旧往下看诗。
  (待续)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8 21:35:00
  请酋长帮改下:1,底下忙捧上茶了=底下忙捧上茶来。2,因在这诗上画了红圈,方继续看诗,=因在这诗上画了红圈,便仍旧往下看诗。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08 21:59:00
  “自然少不得荷香道是千金散尽还复来,竹海道是贫贱人家百事哀,终不免荷香是妇呼一何怒,竹海是吏啼一何苦。因此争执良久,决议不下。”哈哈哈!精品啊!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9 00:46:00
  @竹海行文  43楼
    “自然少不得荷香道是千金散尽还复来,竹海道是贫贱人家百事哀,终不免荷香是妇呼一何怒,竹海是吏啼一何苦。因此争执良久,决议不下。”哈哈哈!精品啊!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
  哈哈,把这几句诗用这儿,太形象了~~~:)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09 00:50:00
  @河流归汉  41楼
  
  众人听说,又见荷香眉立如刀
  -----------------------------
  哈哈,俺这小荷飞刀的功夫,不是盖滴~~我是刀子嘴,刀子眉,刀子心,我替你数着刀子的遭数~~好在眼睛里还是会溢出鲜花滴~~估计这鲜花里也藏着刀子。:))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09 09:30:00
  @帘卷荷香  45楼
    @河流归汉  41楼
    
    众人听说,又见荷香眉立如刀
    -----------------------------
    哈哈,俺这小荷飞刀的功夫,不是盖滴~~我是刀子嘴,刀子眉,刀子心,我替你数着刀子的遭数~~好在眼睛里还是会溢出鲜花滴~~估计这鲜花里也藏着刀子。:))
  -----------------------------
  瞧把荷香糟践的!亏他还明知故问——咦,新青年为啥乐成这样啊?嘿嘿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9 17:38:00
  @新青年1123  46楼
    @帘卷荷香  45楼
     亏他还明知故问——咦,新青年为啥乐成这样啊?嘿嘿
  -----------------------------
  我是奇怪啊。青年一见荷香放刀他就笑。是想“去留肝胆两昆仑”吗?
作者 :但见花开落 时间:2013-10-09 18:32:00
  我也摊上事了?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09 18:45:00
  @但见花开落  48楼
    我也摊上事了?
  -----------------------------
  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09 22:40:00
  @河流归汉  47楼
    @新青年1123  46楼
      @帘卷荷香  45楼
       亏他还明知故问——咦,新青年为啥乐成这样啊?嘿嘿
    -----------------------------
    我是奇怪啊。青年一见荷香放刀他就笑。是想“去留肝胆两昆仑”吗?
  -----------------------------
  当心——但见小荷飞刀处,河流魄散不囫囵。嘿嘿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0 04:13:00
  @新青年1123  50楼
    @河流归汉  47楼
  
    -----------------------------
    当心——但见小荷飞刀处,河流魄散不囫囵。嘿嘿
  -----------------------------
  飞刀断水水更流~~汗!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0 08:40:00
  @帘卷荷香  51楼
    @新青年1123  50楼
      @河流归汉  47楼
    
      -----------------------------
      当心——但见小荷飞刀处,河流魄散不囫囵。嘿嘿
    -----------------------------
    飞刀断水水更流~~汗!
  -----------------------------
  飞刀断水斩河流,俺替荷香报此仇!嘿嘿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0 18:43:00
  @新青年1123  52楼
    @帘卷荷香  51楼
      @新青年1123  50楼
        @河流归汉  47楼
      
        -----------------------------
        当心——但见小荷飞刀处,河流魄散不囫囵。嘿嘿
      -----------------------------
      飞刀断水水更流~~汗!
    -----------------------------
    飞刀断水斩河流,俺替荷香报此仇!嘿嘿
  -----------------------------
  水来土掩还差不多,没听说过飞刀能斩河流的。可怜青年,好好的孩子被飞刀斩傻了。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0 20:42:00
  @河流归汉  53楼
    @新青年1123  52楼
      @帘卷荷香  51楼
        @新青年1123  50楼
          @河流归汉  47楼
        
          -----------------------------
          当心——但见小荷飞刀处,河流魄散不囫囵。嘿嘿
        -----------------------------
        飞刀断水水更流~~汗!
      -----------------------------
      飞刀断水斩河流,俺替荷香报此仇!嘿嘿
    -----------------------------
    水来土掩还差不多,没听说过飞刀能斩河流的。可怜青年,好好的孩子被飞刀斩傻了。
  -----------------------------
  快快更新,要不我真飞刀啦~~:)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0 21:39:00
  @河流归汉  53楼
  
      @帘卷荷香  51楼
  
    水来土掩还差不多,没听说过飞刀能斩河流的。可怜青年,好好的孩子被飞刀斩傻了。
  -----------------------------
  大伙瞧瞧究竟谁刀子嘴!至于是不是刀子心嘛,嘿嘿。。。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1 10:17:00
    @河流归汉  53楼
    
        @帘卷荷香  51楼
    
  -----------------------------
  这小荷飞刀又斩着谁了?快说啊!想把人急死嘛?^_^
作者 :过岫浮云 时间:2013-10-11 17:40:00
  @河流归汉  28楼
     @竹海行文@帘卷荷香 @新青年1123  27楼
      那神马应是比别人脸长些才是。呵呵
    -----------------------------
    是啊,俺也糊涂了,多谢提醒。请酋长们编辑的时候把这句改成“你原比别人脸长,所以才不听召唤。”
  -----------------------------
  神马脸何尝真长了,那叫拉长了脸,可恨河汉鬼头为了讨好荷香酋长大人,居然第一个拿俺作了筏子,又罚抄书又拖人的,把人家作践的,嘿嘿。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1 21:59:00
  @过岫浮云  57楼
    @河流归汉  28楼
       @竹海行文@帘卷荷香 @新青年1123  27楼
        那神马应是比别人脸长些才是。呵呵
      -----------------------------
      是啊,俺也糊涂了,多谢提醒。请酋长们编辑的时候把这句改成“你原比别人脸长,所以才不听召唤。”
    -----------------------------
    神马脸何尝真长了,那叫拉长了脸,可恨河汉鬼头为了讨好荷香酋长大人,居然第一个拿俺作了筏子,又罚抄书又拖人的,把人家作践的,嘿嘿。
  -----------------------------
  谁叫你到处沾花惹草、啊,是吃草来着?吃草也就罢了,还吃迷了,敢是对那野花迷了不是?罚你抄书算轻的涅!嘿嘿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11 23:17:00
  顶起来--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2 04:16:00
  @新青年1123  58楼
    @过岫浮云  57楼
      @河流归汉  28楼
         @竹海行文@帘卷荷香 @新青年1123  27楼
          那神马应是比别人脸长些才是。呵呵
        -----------------------------
        是啊,俺也糊涂了,多谢提醒。请酋长们编辑的时候把这句改成“你原比别人脸长,所以才不听召唤。”
      -----------------------------
      神马脸何尝真长了,那叫拉长了脸,可恨河汉鬼头为了讨好荷香酋长大人,居然第一个拿俺作了筏子,又罚抄书又拖人的,把人家作践的,嘿嘿。
    -----------------------------
    谁叫你到处沾花惹草、啊是吃草来着?吃草也就罢了,还吃迷了,敢是对那野花迷了不是?罚你抄书算轻的涅!嘿嘿
  -----------------------------
  你们一个比一个刀子嘴啊~~:)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2 16:55: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因匆匆看了数首,忽在一首诗上停了下来,又细看了一回方笑道:“不想这诗竟有些意味。”河流因问何诗,荷香方念道:
  
  秋消息
    
  金风蹑步偷香冷,
  紫燕徐飞嗅早寒。
  错眼乾坤春尚在,
  始觉叶落是霜天。
  
  河流笑道:“这诗何止是有些意味,我初看时就没看明白,总觉得‘错眼乾坤春尚在’一句有问题,再看第二遍才看出它的好来。”荷香笑道:“这大约可算是‘第二眼美女’了。”河流笑道:“这说得还真是。之前我总觉得那首《绣月》有几分杨诚斋的意味,其实这诗更近‘杨诚斋体’而又一往情深。算起来,当与雪妃嫣的那首《秋》在伯仲间论之了。”荷香道:“这也论得是。只是这诗名有些别扭。秋消息?倒不如叫《秋痕》好。”河流道:“秋痕?”想一下又道:“是好些啊。”荷香因问众人:“你们道好不好?”众人眼见得月牙神马二人罚钱的罚钱,练字的练字,哪还敢有啥异议,因此都道“果然好”。荷香因越发得了意,挥洒间又选了三首诗,分明是:
  
  月夜
  
  凿冰雕玉镜
  入水影团团
  逢此清凉夜
  谁人悄倚栏
    
    
  秋菊
  
  槛外庭前次第香
  九华开处晚风凉
  何当把盏竹篱下
  寄语蟾宫共夜长
     
      
  秋饮
  
  园林置酒屡倾壶,
  频见飘零落叶枯。
  把盏莫悲颜色减,
  霜天本质是成熟。
  
  既选了,说不得自然是各有各的好处,因又一一评论了。那选中者自然认为是该当的,不中者的也不敢妄论是非,因此众口交誉,都赞颂不已。这荷香在兴头上,虽评了半日,倒也不觉得累,正精神抖擞,又要往下再评。河流因道:“已评定八首了,所剩无多,且歇息一下再评不迟。” 荷香道:“我不累。且你也道所剩无多,一气评完它倒也罢了。”河流道:“还是歇息片刻吧。” 因不待荷香说话,已先对众人说道:“荷酋长说了,站了这半日,大家都辛苦了。且歇息一刻钟再评吧。”众人早已站累了,听闻此言,忙各自找地歇息。一时散尽,河流方道:“已然八首了,你咋还评呢?”荷香奇道:“八首咋了,不是要十首吗?”河流好笑道:“那还剩几首?”荷香越发奇了:“咋这个账目都问我啊,当然还剩两首啊。”河流道:“那剩下两首你打算选谁?”荷香道:“当然谁好选谁啊?”河流急道:“谁好选谁?那咱俩呢,咱俩的诗往哪安?”荷香恍悟道:“是啊,咱俩的还没选呢。”一时急迷心窍,又着慌道:“还剩几首啊,还剩几首?”河流哭笑不得道:“就剩两首了。”荷香急吐一口气,安心道:“那正好,咱俩一人一首。”因喝了口茶,荷香又疑虑道:“只是咱们自己选自己的诗,有些不好吧?”河流笑道:“有啥不好?你咋又活回去了。你饶世界瞅瞅,谁不仗着自己手里的权柄多得些益,偏咱们就丁是丁卯是卯的?便如此,也没人领这情。”荷香笑道:“我不是这意思。只是觉得这选我们的诗不该由我们自己说才好。”河流道:“这个好办,找个人提一句就是了。”荷香笑道:“正不知该找谁呢。”河流因指了指西耳房。荷香会意,因又道:“找他好吗?”河流笑道:“不找他,难道还找月牙啊?”荷香也笑道:“找她可乱了。”说完,指点着道:“得,去耳房转转吧。”
  (待续)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2 22:03:00
  @河流归汉  61楼
  这荷香在兴头上,虽评了半日,倒也不觉得累,正精神抖擞,又要往下再评。河流因道:“已评定八首了,所剩无多,且歇息一下再评不迟。” 荷香道:“我不累。且你也道所剩无多,一气评完它倒也罢了。”河流道:“还是歇息片刻吧。” 因不待荷香说话,已先对众人说道:“荷酋长说了,站了这半日,大家都辛苦了。且歇息一刻钟再评吧。”众人早已站累了,听闻此言,忙各自找地歇息。一时散尽,河流方道:“已然八首了,你咋还评呢?”荷香奇道:“八首咋了,不是要十首吗?”河流好笑道:“那还剩几首?”荷香越发奇了:“咋这个账目都问我啊,当然还剩两首啊。”河流道:“那剩下两首你打算选谁?”荷香道:“当然谁好选谁啊?”河流急道:“谁好选谁?那咱俩呢,咱俩的诗往哪安?”荷香恍悟道:“是啊,咱俩的还没选呢。”一时急迷心窍,又着慌道:“还剩几首啊,还剩几首?”河流哭笑不得道:“就剩两首了。”荷香急吐一口气,安心道:“那正好,咱俩一人一首。”因喝了口茶,荷香又疑虑道:“只是咱们自己选自己的诗,有些不好吧?”河流笑道:“有啥不好?你咋又活回去了。你饶世界瞅瞅,谁不仗着自己手里的权柄多得些益,偏咱们就丁是丁卯是卯的?便如此,也没人领这情。”荷香笑道:“我不是这意思。只是觉得这选我们的诗不该由我们自己说才好。”河流道:“这个好办,找个人提一句就是了。”荷香笑道:“正不知该找谁呢。”河流因指了指西耳房。荷香会意,因又道:“找他好吗?”河流笑道:“不找他,难道还找月牙啊?”荷香也笑道:“找她可乱了。”说完,指点着道:“得,去耳房转转吧。”
    (待续)
  -----------------------------
  对于这变着法子假谦虚的,应拉出去打二十大板!嘿嘿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3 06:34:00
  @新青年1123  62楼
    @河流归汉  61楼
  河流道:“那剩下两首你打算选谁?”荷香道:“当然谁好选谁啊?”河流急道:“谁好选谁?那咱俩呢,咱俩的诗往哪安?”荷香恍悟道:“是啊,咱俩的还没选呢。”一时急迷心窍,又着慌道:“还剩几首啊,还剩几首?”河流哭笑不得道:“就剩两首了。”荷香急吐一口气,安心道:“那正好,咱俩一人一首。”
  --------------------------
  哈哈,看这段,我愣是被自己逗笑了!!!
  
  
  那耳房里是谁啊?^&^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5 06:32:00
  @河流归汉
  
  这胃口吊得,来人啊,扣河汉二十两银子~~~:)
作者 :尚方89 时间:2013-10-15 10:34:00
  再来欣赏,文字优美,慧眼独到,佩服!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5 10:39:00
  @帘卷荷香  64楼
    @河流归汉
    
    这胃口吊得,来人啊,扣河汉二十两银子~~~:)
  -----------------------------
  哈哈,俺举双手赞成!
作者 :横笛清曲 时间:2013-10-15 21:31:00
  --≡★≡--横笛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15 23:05:00
  @新青年1123  66楼
    @帘卷荷香  64楼
      @河流归汉
      
      这胃口吊得,来人啊,扣河汉二十两银子~~~:)
    -----------------------------
    哈哈,俺举双手赞成!
  -----------------------------
  同意,嘿嘿!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6 05:36:00
  @竹海行文  68楼
    @新青年1123  66楼
      @帘卷荷香  64楼
        @河流归汉
        
        这胃口吊得,来人啊,扣河汉二十两银子~~~:)
      -----------------------------
      哈哈,俺举双手赞成!
    -----------------------------
    同意,嘿嘿!
  -----------------------------
  一天已过,罚银四十两!
作者 :小雨点002ABC 时间:2013-10-16 08:07:00
  耳房里是谁啊?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6 20:21:00
  出差进行中,请勿聒噪!哈哈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7 12:57: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且说这二人因踱步来到耳房之中,却见神马正在西窗之下伏案狂抄《全唐诗》,荷香因笑问道:“抄第几遍了?”神马哭道:“第几遍?能是第几遍啊?这是抄《全唐诗》,你以为抄《金刚经》呢。”荷香道:“哦,才抄第一遍啊。抄到谁了?”神马大哭道:“刚抄到张九龄的《感遇》。”荷香叹道:“啧啧,这第一遍才抄到张曲江,这啥辰光能抄到灵澈上人啊,还有第二遍,第三遍……”神马嚎啕道:“荷酋长开恩,我下回再不去天河吃草了,这个无论如何抄不完啊。”荷香正色道:“抄这个,可不也是为了你好,抄多了,你自然有进益。倘你日后能写出好诗来,不是也能争上个那劳什子贵花社还是贱草社的社长啥的,你可不也威风一时?连带着我也觉得面上有光。争奈你不明白我的心,反倒怨我。我纵操碎了这颗心,却与谁说去?”说着,以帕拭泪。神马亦哭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诗艺上我定会下工夫,这二十遍《全唐诗》累死抄不完啊。”河流见此话入了港,便上前道:“诗艺上的工夫,哪里是一朝一夕的事。譬如我跟荷香,写到如今,诗也还是不如人。”说罢,瞅着神马长叹不语。荷香也瞅着神马微微地暗示着。无奈这神马犹自不明就里,愣愣道:“你们是说……你们也要抄《全唐诗》?”河流气道:“我抄啥《全唐诗》啊!”又咳嗽两声道:“我是说这回评诗,我们的诗还没选进去呢,这不,就剩两首名额了……”神马闻言,如梦初醒,忙恭维道:“您没选自己的诗啊?哎呦,要不说怎么选您当评委呢,就是公正无私。这要换了别人,一定头一个把自己的诗先选进去。并且,倘或换了别人选,谁又好意思不选您的诗呢?必定高中魁首无疑。想来,您就是因为怕别人选您,您才要当这评委的吧?您说说吧,就您这高风亮节,这境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人都说人无完人,我呸,那是他没见到!今儿我算是开眼了,真开眼了!一点不带含糊的,您就是那完人,您就是那圣人!您说说,像您这样的……”这神马说得兴起,连自己都觉得得意,也不管一旁的荷香如何瞟掉了眼珠子地使眼色儿,只管滔滔不绝地说下去。这河流见其愚笨至此,早已被气得浑身乱颤,不等说完,早怒道:“谁是完人?你才是完人呢,这全世界就剩你一个完人了,你又圣又完!你全完了你!这全唐诗你给我抄二十遍,抄三十遍,抄一亿遍,抄到全中国人手一本都不能停!”这神马一时愣了,疑惑道:这咋回事啊,难道我恭维错了?不应该呀。我堂堂神马,拍个凡人马屁不该失手啊?因看看河流,又看看荷香。荷香因对河流道:“罢了,且消消气,这事也怨咱,知他这样,何苦与他整这些个虚文,明说得了。”荷香因道:“你坐吧。”那神马哪里敢坐。荷香又让了一遍,方挨着椅边坐了。河流抚胸平息一回,方道:“既是这样,咱便打开窗户说亮话,你觉得我的诗作得可好。”神马迟疑着,因看荷香,见荷香点头,忙道:“好,太好了。”河流又问:“那该不该入选?”神马又看荷香,又忙道:“该,该入选。你不入选谁入选。”荷香道:“那我的诗呢,好不好,该不该入选?”神马又转而看河流,又忙道:“也好,更好。也该入选,更该入选。”荷香便起身道:“这不结了,这《全唐诗》你也甭抄二十遍了,怪累的,抄一遍得了。”神马闻言,喜道:“谢酋长开恩,谢酋长开恩。”因又陪笑道:“只是这一遍也着实太长了,酋长好人做到底,能否再少抄点?”荷香笑道:“还想再少抄点?”神马忙点头。荷香便往外走,边走边道:“少抄点可以。一会子我接着评诗,你只当众提我俩的诗该入选,倘有一人附和你,你抄到韦端己;有两人附和你,你抄到许丁卯;有三人附和你,你抄到贾长江;有四人附和你,你抄到柳河东;有五人附和你,你抄到李君虞;有六人附和你,你抄到杜少陵;有七人附和你,你抄到王江宁……”神马一路跟着,喜得满口道:“是是,好好。”彼时荷香已行至门外,忽回眸笑道:“只是,倘若没人附和你呢,你该怎么着啊?”神马吓得后退一步道:“这……”荷香指着耳房厉色道:“那你就给我抄死在这耳房里,再甭做出来的指望了!”说罢,复嫣然一笑道:“你放心,我会给你准备足够的笔墨的,足够你抄到死。”因又拍了拍神马的肩膀,方招呼河流飘然离去。
  (待续)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7 12:58:00
  @小雨点002ABC  70楼
    耳房里是谁啊?
  -----------------------------
  嘿嘿,自己看吧。都是熟人。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7 13:10:00
  @河流归汉  72楼
...荷香便往外走,边走边道:“少抄点可以。一会子我接着评诗,你只当众提我俩的诗该入选,倘有一人附和你,你抄到韦端己;有两人附和你,你抄到许丁卯;有三人附和你,你抄到贾长江;有四人附和你,你抄到柳河东;有五人附和你,你抄到李君虞;有六人附和你,你抄到杜少陵;有七人附和你,你抄到王江宁……”神马一路跟着,喜得满口道:“是是,好好。”...
    (待续)
  -----------------------------
  令人拍案叫妙!
  神马兄:至少有俺附和你,最多抄到韦端己!嘿嘿  @过岫浮云
作者 :小雨点002ABC 时间:2013-10-17 13:41:00
  不带这样折腾神马的,这当的是啥神马啊。。。。。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10-17 17:13:00
  哈哈哈
作者 :余闻道 时间:2013-10-17 21:47:00
  此文作者若真个行文于世事人情,必可有惊人之作!!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7 22:07:00
  @余闻道  77楼
    此文作者若真个行文于世事人情,必可有惊人之作!!
  -----------------------------
  那是肯定的~:)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8 00:14:00
  @河流归汉  72楼
  
  ----------------------
  俺们为了自己的两首诗这么欺负神马,是不是太坏了~~: p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8 08:12:00
  @帘卷荷香  79楼
    俺们为了自己的两首诗这么欺负神马,是不是太坏了~~: p
  -----------------------------
  你既是学王熙凤,神马兄难免就委屈些了。我们赶紧跟神马兄道歉吧!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8 11:45:00
  @河流归汉  80楼
    @帘卷荷香  79楼
      俺们为了自己的两首诗这么欺负神马,是不是太坏了~~: p
    -----------------------------
    你既是学王熙凤,神马兄难免就委屈些了。我们赶紧跟神马兄道歉吧!
  -----------------------------
  神马兄不怕委屈,只要委屈得精彩就行!@过岫浮云 是也不是啊?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9 08:27:00
  @新青年1123  81楼
    @河流归汉  80楼
      @帘卷荷香  79楼
        俺们为了自己的两首诗这么欺负神马,是不是太坏了~~: p
      -----------------------------
      你既是学王熙凤,神马兄难免就委屈些了。我们赶紧跟神马兄道歉吧!
    -----------------------------
    神马兄不怕委屈,只要委屈得精彩就行!@过岫浮云 是也不是啊?
  -----------------------------
  神马君委屈得都不出来了~@河流归汉  是不是下集咱俩得赔不是了?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19 08:55:00
  @帘卷荷香  82楼
    @新青年1123  81楼
      @河流归汉  80楼
        @帘卷荷香  79楼
          俺们为了自己的两首诗这么欺负神马,是不是太坏了~~: p
        -----------------------------
        你既是学王熙凤,神马兄难免就委屈些了。我们赶紧跟神马兄道歉吧!
      -----------------------------
      神马兄不怕委屈,只要委屈得精彩就行!@过岫浮云 是也不是啊?
    -----------------------------
    神马君委屈得都不出来了~@河流归汉  是不是下集咱俩得赔不是了?
  -----------------------------
  哪里啊,人家没空搭理你们,正忙着抄全唐诗呢!嘿嘿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9 11:20: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这里神马又发了一会愣,就听见堂前鸣金召人呢,因忙来应集。说话间众人亦纷纷前来。这神马刚才虽喜不自胜,如今却有些嘀咕:万一没有人附和我呢,岂不是自寻难堪?如今便欲联络众人却也没时间了。因又懊悔适才不该又发一会子愣。
  不言神马如何暗自思量,且说荷香待众人聚齐之后,点了名册,便又继续评诗。自是装模作样的又说了一回起承转合,措辞立意之虚文,就问众人:“按数还差两首,倒有些难选,虽说是交由我评,也不能尽我一人说得算,也要众人都拿个主意方好。大家说说,这两首该选谁的诗?”神马一闻此言,不待说完,便忙道:“如今众人都有了,下剩的自然是该选您跟河流先生的诗了。”又忙问众人:“你们说呢?”新青年一向站在台阶之上的,这会子倒站到了神马身旁,此刻便道:“这说得很是,便选荷酋长跟河流先生一人一首吧。”荷香惊诧道:“我素乏诗才,众人深知的。平时玩便罢了,这选诗入册乃是正经大事,我的诗哪里够格呢?”河流亦道:“荷酋长说得是。我们的诗万万入不得册。神马君并青年君的好意都心领了,还是另择高才为是。”一番话倒把神马说怔了,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了,又生怕黄了自己少抄诗的事,急得嗫喏道:“你们……这个……刚才……”青年便忙道:“酋长这话便说差了。酋长自己先还说‘不许谦虚’的话,如今怎么自己倒领着头谦虚起来?若是这样,我的诗更不好了,更不必入选了。”荷香闻言,倒踌躇起来,因看看河流归汉,河流亦踌躇着,兀自烦恼道:“这便如何好?”
  青年便悄捅神马笑道:“这下你可抄到韦端己便罢了,如何谢我?”神马惊诧道:“你怎知此事?”青年也不答话,便冲众人说:“下剩两首诗,神马兄提议选荷酋长与河流先生各一首,我亦觉此说甚公正有理,奈何酋长并河流一味谦逊,执意不肯。如今便请大家表决,有谁不赞成的,便请举手示意。”说之再三,无人举手。只有月牙欲举,也被妃嫣死死按住了。青年便冲阶上道:“民意如此,二位还有何说?”荷香为难道:“青年君说我谦逊,我哪里是谦逊呢。众位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呢?倒叫我进退两难。”说罢,紧锁刀眉,愁容满面。青年便冷笑道:“凡为顺应民意而犯难者,必不是好领袖!如今倘不选二位之诗,我们必不依!”说罢连连挥臂道:“不依!不依!”又悄捅神马,神马犹在发愣,捅了数下,方才回过神来,也忙挥臂道:“不依!不依!”荷香一时急得只是落泪,连问河流道:“这却怎么好,这却怎么好?”河流低头半晌,终于长叹一声道:“依了吧!……”荷香又沉默半晌,方挥泪跺脚道:“如今便舍了这副脸面,依了你们了!”青年便领着神马欢呼数声。荷香便拭着眼泪静静地瞅着众人,众人见此,只得也跟着欢呼数声。荷香并河流又谦让一番,方在自己的诗上画了红圈。

(待续)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19 11:33:00
  @河流归汉
  哈哈!好虚伪啊~河汉刻画得太好了!虽然最恨虚伪,今儿倒要为这份虚伪给星!
  --≡★≡--荷香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19 12:33:00
  @帘卷荷香  86楼
    
    哈哈!好虚伪啊~河汉刻画得太好了!虽然最恨虚伪,今儿倒要为这份虚伪给星!
    --≡★≡--荷香
  -----------------------------
  哈哈,咱们谁也不比强。该请神马兄来看看。@过岫浮云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20 11:54:00
  @河流归汉  87楼
    @帘卷荷香  86楼
      
      哈哈!好虚伪啊~河汉刻画得太好了!虽然最恨虚伪,今儿倒要为这份虚伪给星!
      --≡★≡--荷香
    -----------------------------
    哈哈,咱们谁也不比强。该请神马兄来看看。@过岫浮云
  -----------------------------
  神马估计又去忙着吃草了~~:)
作者 :过岫浮云 时间:2013-10-21 08:55:00
  嘿,趁俺不在,又拿俺开刷哈。
      俺才刚拜读过各位诗家的秋叶诗,个个都精彩的很,皆俺所之不能。再细细品赏,若非得排个座次,确实让人作难,窃以为这期秋叶社,@帘卷荷香 @河流归汉 还有@雪妃嫣 三位的诗作,不论章句间的起承转合,还是措辞立意,秋叶之“神”与自况之“情”兼备,情真意切,让人阅过心有戚戚,皆属上乘之作,当列本社三甲。
  在此,俺特特声明,本评纯粹出于心悦诚服,断断不是为的偷懒怕抄书这份私心,各位切莫加以曲解,嘿嘿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21 08:59:00
  @过岫浮云  88楼
    嘿,趁俺不在,又拿俺开刷哈。
        俺才刚拜读过各位诗家的秋叶诗,个个都精彩的很,皆俺所之不能。再细细品赏,若非得排个座次,确实让人作难,窃以为这期秋叶社,@帘卷荷香 @河流归汉 还有@雪妃嫣 三位的诗作,不论章句间的起承转合,还是措辞立意,秋叶之“神”与自况之“情”兼备,情真意切,让人阅过心有戚戚,皆属上乘之作,当列本社三甲。
    在此,俺特特声明,本评纯粹出于心悦诚服,断断不是为的偷懒怕抄书这份私心,各位切莫加以曲解,嘿嘿
  -----------------------------
  哈哈,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河汉和我都要自我检讨,自个儿抄书了~^_^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21 11:18: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这里荷香见数目已满,便欲把入选之作整理入册,因让众人原地歇息一会。神马便忙问青年:“你如何知晓倘有一人附和我便抄到韦端己之事?”青年道:“荷酋长生怕没人附和你,落得尴尬,因说与我,我事先与众人已通了气了。”神马感激道:“原来如此,真难为荷酋长了,为我想得这样周全。”青年因见月牙踱步过来,便先沉默不语,待月牙到了近旁,方冷笑道:“她哪里是为你想得周全,不过是借你这个幌子为她自己罢了。你想想,倘无人附和,究竟是你尴尬还是她尴尬啊?倒叫我私下探探众人的口风,也不想想,众人不过面子情儿让着她,倘说选诗,哪里有人应和?她独断专行选了自己的诗也就罢了,偏又要博个贤良名儿,让众人推选,岂不笑话?我虽厌恶她,投鼠忌器,实在心疼你抄那全唐诗,索性与众人明说了此事,众人也是为了你,不得不隐忍了,如今有那么多人附和你,想来你是不用再受罚了,只是可怜月牙妹子无端被罚了钱,自己的诗不得入选,倒还要去选她的诗。”月牙闻言,冷笑道:“选了自己的诗也罢了,还要捎带着选了那河流归汉的诗,我是不如人,哪里争得。”青年:“月牙妹妹也不必伤心,且往长远了看,未必她就总能坐在那上面。”月牙切齿道:“日后倘有我风光之日,必要她好看。”青年道:“我必助你。”月牙忙谢过了,又落泪道:“患难知真情,我如今落魄,人皆远之,你独如此,可见你的为人。”青年忙安慰道:“月牙妹妹快别伤心了,我为你,也是为了你的为人。”神马也道:“月牙妹妹别哭了,我也助你。”月牙也谢了,擦了眼泪,因又悄声与神马说些同仇敌忾的话。
  青年便悄然登阶来堂前回话。荷香自是十分高兴,道:“看来众人还是悦服我的,都赞成选我的诗。”青年道:“这个自然,搁不住您的诗原写的好,又是这样的为人,可不是众人都心悦诚服。只是……”荷香见此欲言又止,忙问:“只是什么?”青年道:“只是那神马因生怕无人附和他,他要抄整本的全唐诗,已与众人说了耳房之事,这一来,倒显得酋长刚才的谦辞全是虚情假意似的。这都还罢了,可气他如今不说是众人因为酋长诗作得好诚心推选酋长您,他倒说是众人为了同情他挨罚方不得已附和着选了您的诗的。所以我替酋长委屈,叫我训斥了他一顿。”荷香道:“你怎么训斥他的。”青年道:“我指着他说‘你那良心莫不是叫狗吃了?如今荷香新任酋长,你不说帮衬,反一味的使绊,拖累。今儿她头一遭召集众人,你不说早来,反去逍遥吃草,又吃迷了!酋长无奈,不过是面子情儿过不去,到底也没罚你钱,不过是让你抄几行诗,原也是为你好的事。又到底心疼你,让你推选她的诗,不过是给你个台阶下,让你少抄几行罢了,难道她的诗还认真要人带头推选啊?你不提,提的人多得不知谁是谁呢。机会独留给你,还不是当你是自己人。你越发该感激她才是,不这样呢,反倒软耳根子的,一味听人撺掇,恩将仇报地难为酋长,几时死在那些人手里,才知道谁好谁坏呢!”荷香听此一番话,直说到心里去,感激的落泪,因忙给青年看座道:“真真难为你一心为我,说了这番话。只是不想那神马竟是这样没良心!"青年坐下冷笑道:“若论神马,他便没良心,也没那黑心,便有那黑心,也没那机心!还不是听人撺掇,由人摆布。”荷香忙道:“是啊,我也觉得他没这成算。适才就听你说有人撺掇,竟是谁撺掇他啊?”青年笑道:“您猜猜?”荷香因想了片刻,手一拍道:“月牙!”青年道:“哎呦,我的酋长,你可真是个精明人儿!”荷香怒道:“我倒给她留几分颜面,她倒越发上来了。”因对青年道:“你累了这半日,正好竹海刚才差人来叫你不知何事,你便先去吧。今儿的事,我自然心里有数。”青年闻言,便先去了。
  (待续)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21 11:23:00
  @过岫浮云  88楼
    嘿,趁俺不在,又拿俺开刷哈。
        俺才刚拜读过各位诗家的秋叶诗,个个都精彩的很,皆俺所之不能。再细细品赏,若非得排个座次,确实让人作难,窃以为这期秋叶社,@帘卷荷香 @河流归汉 还有@雪妃嫣 三位的诗作,不论章句间的起承转合,还是措辞立意,秋叶之“神”与自况之“情”兼备,情真意切,让人阅过心有戚戚,皆属上乘之作,当列本社三甲。
    在此,俺特特声明,本评纯粹出于心悦诚服,断断不是为的偷懒怕抄书这份私心,各位切莫加以曲解,嘿嘿 
  -----------------------------
  你把秋叶社的诗评放到这里,只怕社长看不见呢!嘿嘿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21 11:36:00
  @河流归汉  90楼
    这里荷香见数目已满,便欲把入选之作整理入册,因让众人原地歇息一会。神马便忙问青年:“你如何知晓倘有一人附和我便抄到韦端己之事?”青年道:“荷酋长生怕没人附和你,落得尴尬,因说与我,我事先与众人已通了气了。”神马感激道:“原来如此,真难为荷酋长了,为我想得这样周全。”青年因见月牙踱步过来,便先沉默不语,待月牙到了近旁,方冷笑道:“她哪里是为你想得周全,不过是借你这个幌子为她自己罢了。你想想,倘无人附和,究竟是你尴尬还是她尴尬啊?倒叫我私下探探众人的口风,也不想想,众人不过面子情儿让着她,倘说选诗,哪里有人应和?她独断专行选了自己的诗也就罢了,偏又要博个贤良名儿,让众人推选,岂不笑话?我虽厌恶她,投鼠忌器,实在心疼你抄那全唐诗,索性与众人明说了此事,众人也是为了你,不得不隐忍了,如今有那么多人附和你,想来你是不用再受罚了,只是可怜月牙妹子无端被罚了钱,自己的诗不得入选,倒还要去选她的诗。”月牙闻言,冷笑道:“选了自己的诗也罢了,还要捎带着选了那河流归汉的诗,我是不如人,哪里争得。”青年:“月牙妹妹也不必伤心,且往长远了看,未必她就总能坐在那上面。”月牙切齿道:“日后倘有我风光之日,必要她好看。”青年道:“我必助你。”月牙忙谢过了,又落泪道:“患难知真情,我如今落魄,人皆远之,你独如此,可见你的为人。”青年忙安慰道:“月牙妹妹快别伤心了,我为你,也是为了你的为人。”神马也道:“月牙妹妹别哭了,我也助你。”月牙也谢了,擦了眼泪,因又悄声与神马说些同仇敌忾的话。
    青年便悄然登阶来堂前回话。荷香自是十分高兴,道:“看来众人还是悦服我的,都赞成选我的诗。”青年道:“这个自然,搁不住您的诗原写的好,又是这样的为人,可不是众人都心悦诚服。只是……”荷香见此欲言又止,忙问:“只是什么?”青年道:“只是那神马因生怕无人附和他,他要抄整本的全唐诗,已与众人说了耳房之事,这一来,倒显得酋长刚才的谦辞全是虚情假意似的。这都还罢了,可气他如今不说是众人因为酋长诗作得好诚心推选酋长您,他倒说是众人为了同情他挨罚方不得已附和着选了您的诗的。所以我替酋长委屈,叫我训斥了他一顿。”荷香道:“你怎么训斥他的。”青年道:“我指着他说‘你那良心莫不是叫狗吃了?如今荷香新任酋长,你不说帮衬,反一味的使绊,拖累。今儿她头一遭召集众人,你不说早来,反去逍遥吃草,又吃迷了!酋长无奈,不过是面子情儿过不去,到底也没罚你钱,不过是让你抄几行诗,原也是为你好的事。又到底心疼你,让你推选她的诗,不过是给你个台阶下,让你少抄几行罢了,难道她的诗还认真要人带头推选啊?你不提,提的人多得不知谁是谁呢。机会独留给你,还不是当你是自己人。你越发该感激她才是,不这样呢,反倒软耳根子的,一味听人撺掇,恩将仇报地难为酋长,几时死在那些人手里,才知道谁好谁坏呢!”荷香听此一番话,直说到心里去,感激的落泪,因忙给青年看座道:“真真难为你一心为我,说了这番话。只是不想那神马竟是这样没良心!"青年坐下冷笑道:“若论神马,他便没良心,也没那黑心,便有那黑心,也没那机心!还不是听人撺掇,由人摆布。”荷香忙道:“是啊,我也觉得他没这成算。适才就听你说有人撺掇,竟是谁撺掇他啊?”青年笑道:“您猜猜?”荷香因想了片刻,手一拍道:“月牙!”青年道:“哎呦,我的酋长,你可真是个精明人儿!”荷香怒道:“我倒给她留几分颜面,她倒越发上来了。”因对青年道:“你累了这半日,正好竹海刚才差人来叫你不知何事,你便先去吧。今儿的事,我自然心里有数。”青年闻言,便先去了。
    (待续)
  -----------------------------
  这到底是青年到处挑拨是非呢,还是河汉想借青年之口挑拨是非涅?o(∩_∩)o...哈哈!!!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21 16:17:00
  @过岫浮云  88楼
    嘿,趁俺不在,又拿俺开刷哈。
        俺才刚拜读过各位诗家的秋叶诗,个个都精彩的很,皆俺所之不能。再细细品赏,若非得排个座次,确实让人作难,窃以为这期秋叶社,@帘卷荷香 @河流归汉 还有@雪妃嫣 三位的诗作,不论章句间的起承转合,还是措辞立意,秋叶之“神”与自况之“情”兼备,情真意切,让人阅过心有戚戚,皆属上乘之作,当列本社三甲。
    在此,俺特特声明,本评纯粹出于心悦诚服,断断不是为的偷懒怕抄书这份私心,各位切莫加以曲解,嘿嘿 
  -----------------------------
  嘿嘿,还忘了附和你了。你看,俺可是真心帮你啊!o(∩_∩)o...哈哈!!!
作者 :月牙如柳叶 时间:2013-10-21 18:06:00
  @新青年1123  91楼
    @过岫浮云  88楼
      嘿,趁俺不在,又拿俺开刷哈。
          俺才刚拜读过各位诗家的秋叶诗,个个都精彩的很,皆俺所之不能。再细细品赏,若非得排个座次,确实让人作难,窃以为这期秋叶社,@帘卷荷香 @河流归汉 还有@雪妃嫣 三位的诗作,不论章句间的起承转合,还是措辞立意,秋叶之“神”与自况之“情”兼备,情真意切,让人阅过心有戚戚,皆属上乘之作,当列本社三甲。
      在此,俺特特声明,本评纯粹出于心悦诚服,断断不是为的偷懒怕抄书这份私心,各位切莫加以曲解,嘿嘿 
    -----------------------------
    你把秋叶社的诗评放到这里,只怕社长看不见呢!嘿嘿
  -----------------------------
  恨得俺牙根痒痒地,只不知这窝心脚往哪踢!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21 21:11:00
  @河流归汉  90楼
  -----------------------------
  我们个个一肚子坏水啊~~新青年这挑拨功夫实在是吓人呢~~~底下不知竹子咋样~~嘿嘿。。。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21 21:20:00
  @帘卷荷香  95楼
    @河流归汉  90楼
    -----------------------------
    我们个个一肚子坏水啊~~新青年这挑拨功夫实在是吓人呢~~~底下不知竹子咋样~~嘿嘿。。。
  -----------------
  是那河汉一肚子坏水、啊,是一肚子墨水,关键是后面不知向哪儿使坏(着墨)呢?嘿嘿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28 01:19:00
  @河流归汉
  
  有句名言说:“做事要有始有终,不能虎头蛇尾,更不能有头无尾~”^_^
  还有句名言说:“谁挖的坑,谁就要负责把它填满~”
楼主河流归汉 时间:2013-10-28 18:36:00
 


帘卷荷香评诗记

作者:河流归汉



  话说青年去了以后,这里荷香把入册的诗章与众人念了一遍,不免又说些作诗的学问,谈些历代的诗话,因也有些乏了,便欲遣散众人。这时,却见青年拿张笺帖又回来了。荷香因问何事?青年道是国风诗社新一任的社长已选出来了。荷香便问是谁。青年便欲言又止。荷香便疑惑道:“莫非这届选了神马做社长?除此之外,凭它是谁,也不过两只胳膊两条腿罢了。哪里便又选出一三头六臂的人物来?倒让你这样吞吞吐吐的,你只管大声说吧,正好众人都在,也听听这新一任的领导是谁。”青年便迟疑道:“新社长是月牙如柳叶。”说罢,递上笺帖。荷香闻言,倒吃了一惊,急把笺帖拿来看,可不是白纸黑字地写着月牙如柳叶的名字。不但荷香惊惧,连带河流都吓了一跳。众人顿时喧嚷纷纷,有与月牙道喜的,有撇嘴看笑话的,又有连劝带讽给荷香出主意让免去月牙的罚银的。这里荷香捏着笺帖一角,渐渐把整个笺帖捏弯成刀状,脸上霎时间赤橙黄绿青蓝紫换了许多种颜色,就着这颜色,脸上开出花来。那荷香笑靥如花道:“如此,真是恭喜月牙妹妹了。都道是妹妹心如明月,姐姐这里还请妹妹多担待呢。”这时早已有人与月牙搬来把椅子,众人正欲拥簇着月牙坐下。这月牙且不搭理荷香,自顾与众人道:“这椅子倒也罢了,只是坐在这下面,便连个风景也看不见,能看见的无非是别人的脸色罢了。”荷香闻言,便亲昵道:“妹妹既嫌那边矮,快上来坐吧。”众人哪里还等月牙回言,早已把椅子搬上去了。这月牙冷笑数声,方款款登阶,在椅子上坐了。因道:“人道是‘高处不胜寒’,果然这高处甚不舒服。”荷香忙道:“妹妹可是嫌冷?”话音未落,早有人拿来披风。月牙道:“冷倒不冷,只是心有些疼。”荷香道:“妹妹几时添了这病症的?怎么从未听妹妹说起啊。”月牙笑道:“难怪姐姐不知,原没这病症的,只因心疼那100两银子,新添了这病症。”荷香道:“妹妹惯会说笑的,姐姐哪里会真罚妹妹银子,都是自家姐妹,玩笑罢了。妹妹新任社长,正好大家都在,倒是与大家说两句话是正经。”月牙便乜斜着眼看荷香道:“姐姐让我说两句?”荷香道:“是啊。”月牙便笑着起身边走边说道:“既是如此,那我就说两句罢。”因对众人道:“既委了我了,就说不得我无情了。我比不得你们那什么酋长刀子嘴刀子心的好性儿,我可是原子弹嘴又原子弹心!再不要说什么‘我那话原是玩笑’的话,横竖十年河东转河西,等你转到河西再说那样的话也不迟。如今可要依着我行,碍我半点眼,管不得你是有脸的,没脸的,还是当什么酋长的,一律扔出原子弹,清白轰炸!”说罢,一甩袖子,飘然而去。众人亦哄然跟随,连青年也随去了,刹那间廊下只剩了荷香并河流两人。河流因问:“此事如何是好?”荷香便沉默不语,只是用手揉搓着那张笺帖,揉搓再揉搓,脸上渐渐被逼出刀气来——那静静的寒光。
  “此任虽是她,下任必是我!到那时,方有我的一番道理。”荷香说。
  
  (荷香评诗记完)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