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红楼释梦]★★★★★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29:12 点击:639 回复:4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说官
  
  宝玉既会秦钟【学名秦念,学中人皆取谐音戏称其“青年”,乃风流潇洒、宅心仁厚一帅哥】一改小儿惫怠本性,上学甚勤。
  一日,代儒【号野云,乃饱读诗书、学富五车之大儒】论及说文解字,因素知宝玉才思敏捷,意欲一试。因命自择一字以解之。
  因秦钟在侧,宝玉技痒,早起卖弄之意,今蒙师召,更是当仁不让:“我中华文化,何其博大精深,昔仓颉造字,一笔一划,皆深意存焉【善哉,方块字诚世上至美文字】。譬如‘官’字,其形其态,跃然纸上矣。君不见为官者大腹便便,肚满肠肥,更兼胸无点墨,心肝全无【可见自上古皆然,叹叹】。看真切原来为官者只顾头顶乌纱,竟是脸面都不要了……”
  “可是小儿胡说”。宝玉犹自得意,这厢代儒已是吹胡子瞪眼,气个倒仰。因念及西府素日好处,未便发作,只得款款教之。
  “尝闻哥儿乖僻,今日领教。只是小儿可恶,唐突大人先生甚矣。若论‘官’者么,嗯嗯,观之肚子虽觉大了些,里头也未必全是民脂民膏吧,想来,想来该是饱读春秋圣贤书故也。况大人先生胸有经纬,城府森森原不轻易示人,小儿无知,哪里就无心肝了。说为官者只顾乌纱不要脸面,更是不通,岂不闻自古‘官字两张口’,所作所为嘛,横竖都是在理,况大人先生手执国之利器,谁敢与争锋,可谓一言九鼎,可不脸面就有了……”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31: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论空
    
  “先生高明。然学生犹有不解,大人先生为官左右逢源,何以前倨而后恭耶?”【小儿淘气,几欲把老先生问倒】
  看官,你道言者何人,却原来学中多情小学生,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才情过人,满学中送他外号,曰“帘卷荷香”或曰“香怜”者,如今宝、秦二人一来,不免缱绻羡慕,每或设言托意,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不过彼此意趣相得,偶有唱和。可恨金荣辈一干小人由妒生谤,捕风捉影,毁我香怜名节。可气曹老先生偏听偏信,昏聩不察,致成千古奇冤矣。可叹纵我香怜浑身是嘴,又向谁说理去。恨恨】。今见宝玉解得有趣,心中欢喜,故有此促狭一问。
    “俗话说,右为上,右为尊。故为官者对上司打躬作揖,对下属同僚挺胸腆肚,此亦关乎朝廷礼数也。”【先生谬矣,逢高拜,见低踩,原是人情世态】代儒心虽不悦,犹谆谆以教。
    学中更有名“但见花开落”【学中一谦谦君子】者,素与宝玉相厚,因见宝玉所言,不称意于代儒,忙复解曰:“学生以为,官者之肚大,究其因,饱读墨水乃其一也,官人者,福大器大乃其二也,而为官至大者,宰相肚里能撑船也。故为官者,其肚能不大乎?”。
    代儒颔首。“宝玉,你可听明白了。可见你空生就一副好皮囊,腹中却是空空。也罢,今就取这“空”字,你与我解来,若再一味混说,我可不依。”
    宝玉见老先生认真动气,不敢胡闹。“先生教训得是。若说“空”字,学生窃以为,自古王侯将相,彼时威威赫赫,不可一世,然及至黄泉路近,两腿一伸(八),也不过是荒冢一堆草没了。为官者更有那一干心怀不足之辈,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工),可不是贪心犹未足,富贵转头空【皆因身后有余忘缩手,为利禄熏心雨村辈当头棒喝】。更有一说,富贵者纵有园亭楼阁万间(工穴),岂不闻山水花竹,无恒主人【余闻伉俪情深、一生颠沛流离之沈三白亦有斯言,可见千古情痴,一般乖僻】。还是古人说得透彻,“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人生百年不过白马过隙,神马都是浮云。名利既虚,色亦是空耶】是也。”
  代儒摇头,“此解虽属马虎寻常,倒也应了题中之义,只是小小年纪,口气太过颓丧,于世途人情未免看得太淡了些……。”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31: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赖氏红楼
     
  是日代儒有事,遂将学中之事,命长孙贾瑞掌管。只是学中皆为两府族中子弟,贾瑞如何能够弹压得住,代儒前脚刚走,早轰然一声,俱各寻便宜去了。
  且说宝玉、香怜两个,不理旁人打闹,兀自守在书桌前正襟危坐。贾瑞见状暗暗称奇【我也奇】。谁知两个却是径奔天涯论坛看帖去了。
  “可怜,可怜”香怜时而嘻嘻直乐,时而啧啧有声,直把个多事宝玉急得个抓耳挠腮。
  “有甚趣处?快快说来我也乐乐。”
  “原不过是个刚识得的叫神马‘过岫浮云’【学中一泼皮】的兄台,因见坛上聊得热闹【书话红楼乃藏龙卧虎之地,自然人气鼎盛也】,心痒难耐,却也不思量自个才疏学浅,兴头上就发了一帖。不想巴巴的守了半日,一个跟帖不见【原也寻常得很,饶是玉兄才情,犹每每捶胸顿足,恨世上再无伯乐】。此老兄垂头丧气之余,绉打油诗自嘲,胡说啥‘曹公已乘黄鹤去,赖氏空余假红楼。绛珠一去不复返,浮云千载空忽悠。余香脉脉兰花草,雨后潇潇小香丘。试问君心何戚戚? 无人回贴使人愁。’云云”。
  “怪可怜见的。这年头,下雨路湿,又没个雨披,出来打个酱油也不容易【玉兄可听仔细了,咋成了个打酱油的,云兄知之,又当气翻】,你就心中慈悲胡乱跟给帖子与他罢了哩。【却原来是玉兄促狭,故意调侃】另有一件,听闻你于红楼论坛日夜鼓捣,落得个饮食不甘,坐卧不宁,也当爱惜身子,不可一味淘气【必得如此方好】。”
  宝玉兀自絮絮叨叨,谁知邻座但见君耳尖,早听了个一清二楚。因道:“这位云兄我却识得,其所言的赖氏却是大有来历,细论起来跟贵府可是大有渊源哩。”
  “这赖氏实为贵府管家赖大宗亲,当年仗着官府庇护,靠贩卖私盐起家,富可敌国。因羡贵府豪门气势,乃依样盖一楼阁,冠名曰‘红楼’,内中搜罗一班青楼绝色,夜夜笙歌【此笙歌非咱笙歌也,然究竟有何不同,却是绉不上来,回头还得细细问书话笙歌斑竹请教】,歌舞无厌。更有地方一干官员,为着赖氏银两好处,日夜红楼厮混,堂堂朝廷命官,甘为赖氏役驱,斯文扫地矣。当中闻说竟有贾雨村老爷【又是贾雨村】,此公原是贵府宗亲,又素与西府老爷相厚,无事常到贵府走动的,玉兄可识得?”
  “这个贾雨村么,倒会过一两次。平日里倒也道貌岸然,胸有经纬,满口春秋,谁知竟与赖氏沆瀣一气。【玉兄此言差矣,原乃意料之中】。不知赖氏后来却是怎般光景?”
  “不过数载光景,赖氏荣华富贵、赫赫扬扬,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盛,然水满则溢、乐极悲生,京中有都老爷参了一本,龙颜大怒,下旨着锦衣卫缉拿。赖氏闻讯心怯,乃远遁西洋。近闻赖氏已为朝廷擒拿,贾雨村及一干不法官员,亦已悉数解往京师交大理寺问审,赖氏偌大产业,亦俱被抄没入官。可怜苦心经营半世基业,尽付落花流水,炙手可热赫赫权势,一朝灰飞烟灭。可知玉兄前言非妄,‘官’也罢,‘空’也罢,可不就应在今朝……。”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32: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姥姥品茗
    
  且说当日学中,宝玉愁眉不展。香怜笑着打趣道:“宝玉哥哥,可是又给家中姐妹欺负了?”宝玉强颜欢笑道:“这次却又不是,只为听见家中凤姐姐说,有位远亲刘姥姥明天要到府中打秋风。本也罢了,偏偏府中老太太又跟姥姥甚是投缘,交代凤姐姐非得留姥姥住上几天,还要请姥姥到园中栊翠庵饮茶呢。”
  “这可是好事呀,玉兄不是常说这姥姥最是风趣能绉,每每把老太太及家中姐妹哄得欢天喜地,如今却又为何烦恼?”
  “小香怜有所不知,盖因园中栊翠庵妙玉师傅,却是你玉兄偶像。为兄素知妙玉师傅为人最是雅洁,最厌世俗之人。今姥姥乃一介村妇,如何懂得茶道奥妙?想来此去必为妙玉所厌。”
  学中另有一多情小学生,人称玉爱【香怜玉爱,乃学中香玉也,此中深意,看官不可不察】的,尝一睹妙玉仙姿,如今也跟宝玉一样,为妙玉的铁杆粉丝。闻言也愁眉苦脸,叫苦道:“可不是又得落下口实,世上那一干大嘴巴,定将抓住这条辫子不放,批评咱妙玉师傅瞧不起乡下人自命清高了,这可怎生是好?”
  学中但见君年纪虽少,为人却最老成。今见宝玉这般,乃笑着劝道:“玉兄无须过虑。愚弟有一老友,玉兄尝有一面之缘,即当日发帖叫苦的浮云仁兄。听说此兄台少时偶得一部奇书,曰《红楼梦》【说得那么玄乎,还只道是鬼谷神算、九阴真经】,因口味相投,故多翻了几遍,自言深得书中忽悠大法,却从此误入歧途,置书中春秋大义于不顾,一味喜欢东拉西扯,信口胡诌。当日尝夸口对付世间雅人最有办法,比王一贴王道长还能忽悠。如今与其徒生烦恼,莫若待愚弟向云兄讨教,或许峰回路转亦未可知。”
  于是,但见君把事情原委作成一帖,央笙歌斑竹以十万火急至高等级,星夜兼程,急急发去。
  可巧当日浮云百无聊赖,正在捂着嘴巴偷看坛中一干美眉斗嘴取乐。今惊闻玉兄有难,因感念当日宝玉、香怜一干同学热情跟帖的知遇之恩,忙把来贴细细阅来。及至看到后来,乃恼但见君这夫子每每小题大做,如此鸡毛蒜皮小事怎值如此咋咋呼呼。因碍于情面,少不得略施雕虫小技,乃复贴一封,但言只须如此这般,就可无虞。
  宝玉正自心焦,见贴连忙一目十行,细细看过。
  “妙。想当初人人只道我乖僻,却不知天下之大,世上古怪的家伙竟何其之多。”宝玉心事已遂,乃手舞足蹈,此刻却是巴不得姥姥快来才好。
  如此堪堪又过了一日。次日,宝玉回到学中,喜笑颜开,一把拉过玉爱,言妙玉对姥姥青眼有加,如今两人一见如故,俨然一对忘年交矣。
  “果有如此神奇?”香怜犹自疑惑,心中只不肯信。宝玉满面春风,乃把当日经过,一五一十,添油加醋,娓娓道来。
  却说当日贾母、姥姥、宝玉及众姐妹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径奔栊翠庵而去。但见姥姥不知是在念佛还是怎的,一路兀自念念有词【姥姥在苦背台词哩】。原来方才宝玉悄悄拉过姥姥,如此这般,面授机宜,并扯谎称唯有如此老太太才更欢喜。姥姥初尚不肯,只道出家人面前打逛语菩萨知道不依,因禁不住宝玉纠缠,又是打躬,又是作揖,方勉强应了。宝玉又怕姥姥上了年纪的人耳背记性差,犹自几句话儿翻来倒去,絮絮叨叨交待没完。
  姥姥一路暗暗思忖:“想我姥姥一生纵横江湖,虽说目不识丁,却也久经历练,于忽悠一途最是行家老手【可知哥儿伎俩,在姥姥眼里,却是稀疏寻常得很哩】。只有一件,哥儿却是古怪,原该只一味由姥姥忽悠去了便是,何苦必定还非要姥姥,硬生生扯上几句别致的话来,这个却是作难”。因见哥儿煞有介事,也就不敢托大,少不得一路默默念来,竟也被姥姥记得个大概。
  却说妙玉见了贾母一干人进得庵来,自是忙忙去烹了茶来。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另将一盏笑着递与姥姥说:“你尝尝这个茶。”姥姥接过,心中却暗暗叫苦。
  原来依姥姥意思,喝茶原是再寻常不过的了,心中刚才还在笑话哥儿故弄玄虚,不曾想这个师傅却是这般刁钻,如今竟是专专要来考姥姥来了。姥姥心里虽惊,脸上却神色不改【老手本色】。因振作精神,且先不管它什么井水雨水,也且不去理论它什么老君眉还是四顺茶,如今竟以不变应万变,依计而行。
  姥姥乃偷眼看贾母,依样浅浅抿了小口,眯眼咂舌。半响,方慢慢赞道:“俺们庄家人,要个山珍海味没有,要说茶么却是漫山遍野,天天打交道的。方才这煮茶用的水,仙姑如此讲究,可见是深得茶道的了。今仙姑这茶,一口下来,只觉口舌生津,韵味清长【其实这劳什子茶淡而无味,哪有俺姥姥家大碗茶痛快解渴】,嘴里竟是,这个,这个……如同含了绛珠仙草一般,可见是极上品的茶了【必先猛夸一通,此一关键处】。”
  贾母众闻言暗暗称奇,再想不到姥姥不但懂茶,品起茶来竟是文绉绉一套套【难为姥姥记得全】。
  众人犹自发呆,不想姥姥又略略皱起眉头,言道:“仙姑既有这个好茶,可见是极懂茶道的神仙了。既是同道,仙姑这茶的好处,如今依姥姥的意思,竟不去说它罢了【又哪里绉的上来,此又一关键处】,如今只得一件不足……。”却又故意吞吞吐吐,作神秘状【仔细看姥姥表情】。
  不言众人如何如何,如今单说妙玉,竟也是被姥姥一席鬼话忽悠得半信半疑。前头妙玉因知世人中原有一干附庸风雅浅薄之徒,生怕人家嫌自个无知,乃一味赞好,若真要他细细道来,却是牛头不对马嘴。因暗暗冷笑,正思量如何让这大言不惭的姥姥当面出丑,也好让世人知我妙玉本事,从此知难而退。不曾想姥姥一上来先是一口一个仙姑茶道如何如何猛赞一通,把个妙玉赞得也是洋洋自得。谁知到了后来话锋一转,意思竟是嫌我妙玉茶叶不好【必得嫌他一嫌,方显自家本事,此又一关键处】。
  妙玉因忿忿道:“方才这茶叶,可是茶中极品,寻常人要见上一面都没有的,姥姥既有说法,但直言无妨。”
  姥姥乃硬着头皮,一路绉去:“少不得姥姥得罪了。只是不知仙姑可曾见过采茶不曾?【却也明知故问,可见姥姥手段】”
  妙玉见姥姥一本正经,便也凝神认真细听起来。
  “要认真理论起来,这叫做极品的茶叶么,饮之要余香满口,韵味悠长,必得在谷雨节前择一雨后初晴时分,趁那露珠犹在枝头,方可出手采摘【又是余香,又是雨后什么的,难为姥姥好记性】。这时分的茶叶却最为娇嫩,又必得一干天真烂漫长的极标致的女孩子,沐浴焚香,谢过陆羽,方可在至老至老茶树的枝头,小心采得至嫩至嫩的芽心数片。”
  “饶是如此,还有那更讲究的,采下来的茶叶,竟必定还要用那潇湘妃竹编成的竹篮、苏堤柳枝织成的柳筐……。”
  不道贾母众人,便是宝玉兄弟,如今竟也是被姥姥的长篇大论,弄得云里雾里。听到后头,里头竟是有一些讲过的,也有自古未闻的【哥儿如今才知姥姥的忽悠功夫,已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矣】,如非心知肚明,自己此时必又是脱口一声“好”赞出去了。
  宝玉因偷眼看妙玉,但见妙玉也已是如饮甘霖,如醉如痴。
  妙玉乃感慨世间果然真人不露相,如今眼前姥姥,竟是陆羽再世,叹自己枉自修行半世,依然不过肉眼凡胎。乃折服,并把自个珍藏多年的成窑五彩小盖钟,执意赠与姥姥,聊表心意。
  且说贾母困倦言去,妙玉亦不甚留,送出山门,只是一路目送姥姥远去,竟是依依不舍……。
  宝玉说到此处,众人轰然大笑。玉爱因嗔怪宝玉等道:“真真一帮促狭鬼。饶是妙玉师傅冰雪聪明,可怜竟也被姥姥如簧巧舌轻轻瞒过。如今方知世人忽悠道术高深莫测如此矣”。
  …………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34: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惊梦
    
  且说浮云当日接到宝玉回帖一封,言妙玉姥姥果然一见如故,想来世人自然再无说的【从此妙玉师傅“过洁”之嫌隙可去之矣】,又言他日自当登门拜谢云云。浮云见事情已毕,亦不以为意,乃拉上竹子【此乃学中大名鼎鼎“梅兰竹菊”四大才子之首,最最搞怪促狭的“竹海行文”兄台,此老兄闲来无事,最喜以大帽子诳人取乐】、月牙【学中闻名遐迩“风花雪月”四大才女之月儿,学名“月牙如柳叶”,诗词功夫了得,犹擅打油,更兼淘气捣蛋,也乃学中一绝】两位好友,一起喝小酒去了。
  席间,浮云心中得意,不免又添油加醋,吹牛一番,竹子、月牙两个却咕咕唧唧,不以为然【两个家伙要使坏了,云兄当心】。酒过三巡,浮云不胜酒力,趴在桌上。恍惚间,悠悠荡荡,至一所在。但见珠帘绣幕,画栋雕檐,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飞尘不到,人迹罕至,处处异草芬芳,仙花馥郁。当中有一石牌,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浮云见字甚是熟悉,一时只想不起,眼前所在也似未曾来过。心里正在疑惑,抬头又见潺潺流泉边上有一亭子,里头依稀两人正在对弈。
  浮云乃信步上前,定睛一看,竟是师傅妙玉与曹公雪芹,真真是喜出望外,忙忙施礼不迭。
  但见妙玉曹公兀自埋头下棋,并不甚搭理。浮云讪了一会,心有不甘,乃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闲话。闲谈间,言及当日与宝玉如何如何。曹公方抬起头来,问及宝玉学中表现。浮云道:“如今宝玉却是学识才思大进,众皆不及,只是依然一味淘气。”因又言及当日姥姥品茗之事,言语间颇为自得。
  曹公闻言,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乃叱道:“尔等自作聪明,可是小儿胡闹。可知如此一来,妙玉旧债未偿,新债又添。‘过洁’嫌隙未去,‘假雅’恶名又来。你仔细想去,可是也不是?”
  浮云细细想来,却是这个道理,当日竟未想到这一层,如今弄巧成拙,越描越黑,自己已成千古罪人矣。乃满头大汗,伏倒在地,连连赔罪。
  妙玉淡淡一笑:“浮云,你又多事了,你且起来。当年之事,为师心中已是春梦随云散,雁过了无痕。什么姥姥,什么俗雅,早已成过眼云烟。况天下人悠悠之口,哪里你就能禁得住,管得了?世人或誉或毁,口舌纷飞,为师何尝系在心上,不过视之如神马,如浮云。如今你又复纠缠往事,可见还是心魔未除,执迷不悟。”
  “为师如今且问你:何谓真假?何谓俗雅?过洁又如何?空了又怎样?尔等真悟耶?玉带瑕疵,方为美玉,随心率性,才显真情。罢了,只可怜尔等竟是不解曹公劝化世人的一片苦心,犹自无故寻愁觅恨,为情似痴如癫。为师如今临别赠你一诗,希望尔等从此留心正途,好自为之,你我师徒从此别过。”
  浮云心中不舍,犹自苦留,不料脚下一跌,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只是梦中历历,言犹在耳,心犹戚戚。
  及至神思稍定,睁眼一瞧,此身依然在席间矣,惟见竹子、月牙手执一稿,满脸坏笑。乃索过细看,赫然一首打油诗:
  “假作真时真也假,雅为俗处俗还雅。浮云过岫非有意,飞花逐水何须嗟!贪嗔痴爱本人性,妄言参破岂仙家?如今听俺一句劝,该干嘛去去干嘛。”
  浮云此时尚在云里雾里,还道是妙玉师傅的临别赠诗,乃诚惶诚恐小心翼翼藏好【这回却是阴沟里翻船,大忽悠栽给了小忽悠】,及至听到月牙儿哈哈直乐,揉着肚子嚷嚷着非得浮云叫声师傅,方恍然大悟,恨得咬牙。原来刚才梦也非梦,哪有神马老曹,却是竹子假扮,至于妙玉,可不是月牙儿这个促狭鬼。
  …………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34: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南飞雁
      
  中秋临近,贾府上下忙着张灯结彩,学中亦是热闹纷纭。先是秦钟创立桂花社,邀众人一起联诗比竞才情,接着竹子又举办《中秋不言月,月明不说秋》大型诗会,众才子才女摆起擂台,争奇斗艳,精彩纷呈。逢此盛会,宝玉兴致自然更与别个不同,这边方抢着联句,那边又忙着唱和,把个无事忙着实忙了个不亦乐乎。
  此日,宝玉又把众人诗句逐一细看,正欢喜处,忽然想起林妹妹来,现如今林妹妹因父亲病重回扬州已有时日,也不知端的,心情渐转忧郁。及至看到“淡月清芬,西风辗转过竹篱”句,复想起前日琪官李玉刚吟唱的《南飞雁》,真是离殇别恨,不由勾起心事,眼中滚下泪来。雪儿【学中闻名遐迩“风花雪月”四大才女之雪儿,学名“雪飞嫣”,格律新诗样样了得,诗风清丽幽怨,别具一格】笑着安慰道:“宝玉哥哥,可是又在思念林妹妹了?”宝玉强颜欢笑道:“正是呢,也不知颦儿近况如何,可不思念的慌。”
  雪儿开解说:“过了这年冬天,明春林姐姐就回来了。”
  宝玉益发愁容满面,满眼敞泪:“这可说不定,此一去归期也不知何夕何年”。
  “此话怎讲?”雪儿不解。
  “昨晚儿,紫鹃妹妹告诉我一个小秘密,颦儿尝跟她说过,因醉心庄禅,欲前往须弥山之西的西牛贺洲留学,听如来佛祖现身说法【分明是慧紫鹃情辞试忙玉,这实心呆雁竟真信了】。这一去杳如黄鹤,归期未期,可怎生是好。”
  “听闻彼岸众生平等,大人先生廉洁奉公,普罗大众守法文明,实乃西方极乐世界,该为颦儿高兴呀,何愁之有?”雪儿安慰道。
  “彼岸虽好,终非天堂。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林妹妹最是多愁善感,这一去身边再无亲人,这要是想起家来,又不知哭的怎么样呢!”
  …………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41:00
  中秋佳节将至,诗词不如人家,俺就以大话胡说,为诸君助兴。祝大家节日快乐!
作者 :月牙如柳叶 时间:2013-09-17 21:42:00
  哈哈,这个好!果断加月牙!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1:46:00
  奉@帘卷荷香 及@雪妃嫣 之命,特地带诸位穿越回红楼,请诸君也一起来快乐胡说。
作者 :雪妃嫣 时间:2013-09-17 21:55:00
  @过岫浮云  8楼
    奉@帘卷荷香 及@雪妃嫣 之命,特地带诸位穿越回红楼,请诸君也一起来快乐胡说。
  -----------------------------
  等着看我们的故事,欣赏你的精彩!
--≡★≡--雪妃嫣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09-17 21:58:00
  开头要笑死我了,这几回我感觉比读高鹗那后40还来劲呢!

  --≡★≡--竹海
作者 :惜艳公子 时间:2013-09-17 22:09:00
  @过岫浮云 同学真是好文采啊!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17 22:09:00
  @月牙如柳叶  7楼
    哈哈,这个好!果断加月牙!
  -----------------------------
  这个月牙是从宋朝来的!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09-17 22:16:00
  拍案叫好!说实话,像这样的长篇,俺一般没耐心看,可这篇竟是一气看完!神马兄深得曹公三昧!果断加星、推荐!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09-17 22:18:00
  --≡★≡--青年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2:22:00
  @帘卷荷香  12楼
    @月牙如柳叶  7楼
      哈哈,这个好!果断加月牙!
    -----------------------------
    这个月牙是从宋朝来的!
  -----------------------------
  没想到啊,小香怜如今已成长为大人先生了,浮云给香怜酋长请安!
作者 :野云先生 时间:2013-09-17 22:27:00
  加月牙是须(虚)滴,加星是必须的。可惜本云只能加一颗,那满天星星,才是好看。道是本云为何如此高兴?嘿嘿,又当先生了(还是ID起得好啊)。想当年,在那谁的大话中就做过一回先生,那滋味至今难忘,身边围着帅哥美女一大堆,唯唯喏喏。尽管多跑些龙套,但为师者尊,谁也不敢开涮啊。好,好,就这么写下去,写他九九八十一篇,比正本红楼还多上一篇。本云篇篇必看。
  --≡★≡--野云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17 22:31:00
  @过岫浮云  8楼
    奉@帘卷荷香 及@雪妃嫣 之命,特地带诸位穿越回红楼,请诸君也一起来快乐胡说。
  -----------------------------
  哈哈,越看越精彩了,琪官李玉刚,亏你想来~巧的是,也沾个玉字呢!
  
  只是,我怎么还是那香怜的角色啊~~:))

差点忘了,送星一颗~--≡★≡--香怜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09-17 22:31:00
  @野云先生  16楼
    加月牙是须(虚)滴,加星是必须的。可惜本云只能加一颗,那满天星星,才是好看。道是本云为何如此高兴?嘿嘿,又当先生了(还是ID起得好啊)。想当年,在那谁的大话中就做过一回先生,那滋味至今难忘,身边围着帅哥美女一大堆,唯唯喏喏。尽管多跑些龙套,但为师者尊,谁也不敢开涮啊。好,好,就这么写下去,写他九九八十一篇,比正本红楼还多上一篇。本云篇篇必看。
    --≡★≡--野云
  -----------------------------
  可把俺比那短命鬼秦钟,不公平!后面神马兄可得给他加阳寿,嘿嘿。。。@过岫浮云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7 22:39:00
  @帘卷荷香  17楼
    @过岫浮云  8楼
      奉@帘卷荷香 及@雪妃嫣 之命,特地带诸位穿越回红楼,请诸君也一起来快乐胡说。
    -----------------------------
    哈哈,越看越精彩了,琪官李玉刚,亏你想来~巧的是,也沾个玉字呢!
    
    只是,我怎么还是那香怜的角色啊~~:))
  -----------------------------
  香怜玉爱,乃学中香玉之意,香玉是谁,你懂的,红楼第一女主角。所以嘛,不可小看了香怜,在学中的分量可重着哩。
作者 :横笛清曲 时间:2013-09-17 22:43:00
  --≡★≡--横笛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09-17 22:46:00
  有人说,在中国风的贴得五星比上首页难,看见没,浮云的贴不到两小时,满五星哈!这是中国风历史上空前绝后滴!感叹!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17 23:07:00
  @过岫浮云  15楼
    @帘卷荷香  12楼
      @月牙如柳叶  7楼
        哈哈,这个好!果断加月牙!
      -----------------------------
      这个月牙是从宋朝来的!
    -----------------------------
    没想到啊,小香怜如今已成长为大人先生了,浮云给香怜酋长请安!
  -----------------------------
  什么大人小人的,一起来吃肉是正经!^&^
作者 :寻梦的冰蝶 时间:2013-09-18 13:16:00
  这几天一忙,错过了多少精彩,赶紧补回来。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09-18 15:26:00
  又读一遍,尚有一事不明,还望楼主赐教:这神马兄在那太虚幻境究竟遇到可儿不曾?有甚故事?嘿嘿
作者 :雪妃嫣 时间:2013-09-18 20:36:00
  哈哈,好有趣,还有我呢!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8 21:20:00
  @新青年1123  24楼
    又读一遍,尚有一事不明,还望楼主赐教:这神马兄在那太虚幻境究竟遇到可儿不曾?有甚故事?嘿嘿
  -----------------------------
  不是告诉你了吗?太虚幻境真的是幻境,不过是竹子、月牙恶作剧鼓捣出来的幻境,哪有啥可儿,也没啥香艳故事,嘿嘿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18 21:47:00
  @帘卷荷香  17楼
    @过岫浮云  8楼
      奉@帘卷荷香 及@雪妃嫣 之命,特地带诸位穿越回红楼,请诸君也一起来快乐胡说。
    -----------------------------
    哈哈,越看越精彩了,琪官李玉刚,亏你想来~巧的是,也沾个玉字呢!
    
    只是,我怎么还是那香怜的角色啊~~:))
  
  差点忘了,送星一颗~--≡★≡--香怜
  -----------------------------
  还哈哈呢,香怜猷长大人如今不也身在西牛贺洲吗?到时候想家了可别哭鼻子。哈哈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09-18 23:10:00
  @新青年1123  18楼
    
      <FONT color=red><B>--≡★≡--</B>野云</FONT>
    -----------------------------
   青年兄的这趟是神马东西,研究一天了,!
作者 :野云先生 时间:2013-09-19 00:26:00
        <FONT color=red><B>--≡★≡--</B>野云</FONT>
      -----------------------------
     青年兄的这趟是神马东西,研究一天了,!
  ------------------------------------------------------------
  别说,我也研究一天了。横看竖看,全洋码字,就“野云”两字认识,别是他那山寨里又出什么新玩艺了?危险@竹海行文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19 08:32:00
  @过岫浮云  27楼
    @帘卷荷香  17楼
      @过岫浮云  8楼
        奉@帘卷荷香 及@雪妃嫣 之命,特地带诸位穿越回红楼,请诸君也一起来快乐胡说。
      -----------------------------
      哈哈,越看越精彩了,琪官李玉刚,亏你想来~巧的是,也沾个玉字呢!
      
      只是,我怎么还是那香怜的角色啊~~:))
    
    差点忘了,送星一颗~--≡★≡--香怜
    -----------------------------
    还哈哈呢,香怜猷长大人如今不也身在西牛贺洲吗?到时候想家了可别哭鼻子。哈哈
  -----------------------------
  俺想家的时侯就来中国风,笑还来不及,哪还顾得上哭~麻烦转告玉兄,若下次又惹着林妹妹了,就让她登录中国风~主意不错吧?
作者 :但见花开落 时间:2013-09-19 10:29:00
  呵呵。难为浮云兄还记着这些事情。真是往事如烟啊!
  
  学堂之事,其中一人万不可少,此君就是无人不知的冒魔先生。浮云兄就此还不快点补来。呵呵。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09-19 23:09:00
  @竹海行文  28楼
    @新青年1123  18楼
      
        <FONT color=red><B>--≡★≡--</B>野云</FONT>
      -----------------------------
     青年兄的这趟是神马东西,研究一天了,!
  -----------------------------
  哪来介个东东?俺咋不知道?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21 04:35:00
  @过岫浮云
  
  继续啊~~:)
作者 :文心竹风 时间:2013-09-24 08:49:00
  我有点喜欢红楼了,小时只看武侠,把红楼忘了,这次补上这一课
作者 :竹海行文 时间:2013-09-25 17:17:00
  @文心竹风  34楼
    我有点喜欢红楼了,小时只看武侠,把红楼忘了,这次补上这一课
  -----------------------------
  如果看过两遍或三遍,可能会更喜欢,呵呵!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25 23:30: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香怜传奇
 
     
  “依我说呀,这西牛贺洲,风土人情虽迥异东土,却是好一个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所在。当年若非王道长故土难舍,执意海归,俺都乐不思蜀,不想回来了呢。”提起西牛贺洲,香怜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看官,你道这香怜小小年纪,却如何走南闯北,横贯东西,如此了得,原来里头委实有一段传奇,且容我细细道来。
  话说当年香怜未满五岁,适逢元宵佳节,家人霍启抱了去看社火花灯,因大意被拐,一路辗转流落到了西牛贺洲。也是吉人自有天相,一日,香怜在门口哭啼想家,被云游到此的王道长撞见搭救,方得脱离苦海,并就此拜道长为师,学着做个江湖郎中,帮着卖些膏药。
  这老王道士专意在江湖上卖药,弄些海上方治人射利,医术道行虽然寻常,然而最擅观颜察色,巧舌如簧,忽悠功夫好生了得。有诗为证:
  我本无名一老道,香烟不旺栖破庙。
    金刚威武泥胎塑,菩萨慈悲是木雕。
    唤雨呼风灵不显,飞符弄剑神难招。
    仙家不保我自保,游走江湖把病瞧。
    一块招牌一张嘴,海上方来祖传宝。
    丸散膏丹色色有,更有膏药显奇效。
    百二十味君臣药,温凉相济内外调。
    凭尔有病千百种,膏药一贴病根消。
    富贵贾府常来往,赠我“一贴”美名号。
    若问岐黄我不晓,若说忽悠我知道。
    一份病势说三份,无病也把丧来报。
    察情观色是根本,蜜语甜言是佐药。
    不痛不痒秋梨炖,不急不忙妒病疗。
    非是老朽骗术高,几人参透红尘道?
    贪恋不舍望长生,信我言来信我药。
    而今老道心不忍,唯有一语实相告:
    世人谁能逃一死,荣华散尽万事消。
    莫让贪欲蒙双眼,莫信悬河语嘈嘈。
    老道若有神仙药,早登极乐享逍遥。
  此诗为当日一好事者所诌,虽口气促狭,却也十分形象。
  “远的不说,如今咱学堂学监贾瑞【此瑞大叔可不是咱书话里的瑞大叔,莫叫混了】,也是在西牛贺洲哈佛大学堂学成归来的。说来也好笑,当日凤姐姐看瑞大叔人长得斯文,又一肚子洋墨水,就寻思聘大叔到府里为西宾,教习巧姐儿西语。谁知大叔腼腆怕羞,闻讯搓着双手徘徊了一整夜,嘴里不停咕叽:‘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去成。不过,瑞大叔的西洋学问,那可是真的好呢”。提起瑞大叔,香怜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许久未见道长,不知他老人家近况如何?”,当日王道长尝跟宝玉许诺,说有祖传秘方可治好林妹妹的病,宝玉还惦记着呢。
  “道长一向云游四方,行踪不定。近些年倦鸟思巢,乃于庙外开了间“悟本堂”,整了个叫“疗妒汤”的海上仙方,说专对付世间无故寻愁觅恨、为情似颠如狂的痴情男女,名噪金陵。近来,又在忙乎着为叫“思密达”啥的新产品广告代言哩。”
  “师傅还说了,如今这世人个个眼神不好,真假莫辨,好歹不分,等忙过了这一阵,要带上俺和玉爱两个,到闻名遐迩的克莱登大学堂进修眼科呢。”【听闻林妹妹近来虽觉心酸,眼泪却少于往年,小香怜他日学业有成,可得为林妹妹好好瞧瞧】
  “啥?好端端的咋都要走?这学堂如何还呆得。”听说香怜玉爱都要西游,宝秦两个大惊,不由伤心跌足。
  “罢,罢,罢,你们要都走了,我,我索性出家当和尚去。”
  …………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25 23:44:00
  @过岫浮云  36楼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香怜传奇
  
    …………
  -----------------------------
  哈哈,你不去打擂,原来在这里大话。悄悄告诉你林妹妹为啥眼泪少吧。林妹妹这是患了干眼症。此症初起,眼泪哗哗滴,到最后,就木有眼泪了,不信你去问专家。为啥会得此病?还不是看电脑上网上的~就天涯那个中国风,这几日搞什么诗歌擂台赛,林妹妹那是整天抱着ipad看啊,眼睛都忘眨了,这咋能不干眼呢~~更别说还有个神马浮云,尽报贾府的料,这内幕看得啊,硬是把林妹妹的眼泪看没了~~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09-26 00:01:00
  @帘卷荷香  37楼
    @过岫浮云  36楼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香怜传奇
    
      …………
    -----------------------------
    哈哈,你不去打擂,原来在这里大话。悄悄告诉你林妹妹为啥眼泪少吧。林妹妹这是患了干眼症。此症初起,眼泪哗哗滴,到最后,就木有眼泪了,不信你去问专家。为啥会得此病?还不是看电脑上网上的~就天涯那个中国风,这几日搞什么诗歌擂台赛,林妹妹那是整天抱着ipad看啊,眼睛都忘眨了,这咋能不干眼呢~~更别说还有个神马浮云,尽报贾府的料,这内幕看得啊,硬是把林妹妹的眼泪看没了~~
  -----------------------------
  有香怜同学在此,还问啥专家呢,你说是就是了。嘿嘿
  还有啊,要是能让林妹妹破涕为笑,从此不再掉眼泪,那可是功德无量的好事情。人生苦短,得开颜处且开颜。看人家张爱玲说得多好:行乐需及时,大话要趁早。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09-26 06:38:00
  @过岫浮云  38楼
    看人家张爱玲说得多好:行乐需及时,大话要趁早。
  -----------------------------
  张爱玲告诉我,她没说过这话~~:)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09-26 08:15:00
  @过岫浮云  38楼
    @帘卷荷香  37楼
      @过岫浮云  36楼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香怜传奇
      
        …………
      -----------------------------
  这小香怜原来是王一贴的徒弟啊?怪道呢!嘿嘿
作者 :雪妃嫣 时间:2013-09-26 19:44:00
  继续啊!
楼主过岫浮云 时间:2013-10-22 01:28:00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秋叶社
  
  话说自香怜玉爱远渡重洋,宝玉茶饭不思,郁郁寡欢,及至后来,索性托病不肯上学,终日在园中厮混。
  代儒老先生闻讯,气得吹胡子瞪眼,乃令学中冰蝶老师【学中“寻梦的冰蝶”老师最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与一干学生感情最是亲厚】速速前去家访,若情形属实,定要宝玉好看。冰蝶领命,寻思如何才能劝动宝玉,正在作难,学中泼皮浮云见状,乃上前附耳,但言只须如此这般,定教宝玉回转。
  且说冰蝶老师见过宝玉,好说歹说,宝玉只是垂头不语。冰蝶转而笑道:
  “宝玉,你不说,其实我也知道你的心思,浮云都告诉我了。他说呀,宝玉你当初在园中,因才学不济,跟众姐妹斗诗每每落第,被姐妹们调侃欺负不过,尝拉住浮云哭诉,说啥‘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云云,乃发奋向学。可谁知到了学中,又被香怜、雪儿等同学盖过光芒,遂起了厌学之心。是也不是?”
  “啥?我怎地成了。。。呀,这浮云着实可恶”。
  “如今学中又办了一期诗社,名唤秋叶社,好生热闹,就连香怜也投稿参赛呢”。
  一番好说歹说,宝玉终于回到学中。恰逢社中正在评诗,宝玉乃抢过一幅,却是香怜新作:
  云暗千山翠已休,重阳又近怯登楼。
  晚枫带雨飞红泪,晨柳经霜叹白头。
  萧瑟怎禁珍重语,飘零总负爱怜眸。
  纷纷落叶归何处,半在心头半在秋。
  早有旁边“但见花开落”兄台拍掌大赞,兴致勃勃进行点评:
  “此诗不独章法布局严谨,词句清雅贴切,诗中起承转合,也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好的咏物诗在首联便会直入主题,点明出处,此诗正是如此,首联的‘重阳’、 ‘翠休’,就已经点明所咏对象,乃深秋之落叶,同时,又借重阳登楼之典,深秋叶落之景,聊发游子思乡之情;接下来的颔联从山中红枫切换到晨间霜柳,进一步对肃杀晚秋进行铺陈,红泪、白头,既对景,又传情,这些情景的组合进一步增添红颜凋零韶华易逝的意境;颈联系为‘转’,其义为由景物转向人事或议论,需点明咏物之殇,参看本诗的颈联,也成功地做到了此点,其中萧瑟、飘零点明咏者身份和视角,思念故里故人之情已然透露;尾联之合,尤为出彩,‘半在心头半在秋”,不正是一‘愁’字,诚然,纷纷落叶,却不知终归于何处,焉得不愁!焉能不愁啊!全诗很好地把所咏对象的‘神’和诗人本身的‘情’表现了出来,阅罢全诗,虽为吟咏秋叶,也是香怜多愁善感之顾影自怜啊!只是,不知诗中珍重语、爱怜眸所指何人,嘿嘿。”说完,瞅着宝玉似笑非笑。
  “嗨,依俺说哪,这叫为赋新诗强说愁,不见香怜当日刚刚离开那阵子,那叫一个兴高采烈”泼皮浮云在一边调侃。
  “可不兴这么说,此一时彼一时,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天边游子,纵锦衣玉食,然而离家一久,难免思乡心切,这也是人之常情。”宝玉不免也跟着叹息。
  复又往下再看,乃一个叫“河流归汉”【也乃学中一泼皮,此兄台才高八斗,格律诗词功力了得,只是不肯学好,一味喜欢胡说大话,以编排人家为乐】的诗:
  枯叶飘零野径东,自惭形秽自吞声。  
  三春夙愿空留梦,半世繁华尽付风。  
  也信前途无旧树,不堪晴爱误今生。  
  便归泥泞犹回顾,一片夕阳雁影中。
  “嘿,没想到这位仁台,居然也栽过跟斗,还自怨自艾,不情不愿的,可不是可乐的很”秦钟一旁逗趣,众皆哄笑。
  乃再往下看去,是雪儿的一首:
  枝头抱紧已无由,送与萧风一并收。
  脚下乾坤非沃土,眼前岁月似蜉蝣。
  浮霜叶脉呈清韵,题字书签做雅囚。
  恨把红颜拼却老,秋心未减半分愁。
  “唉,雪儿的诗,清丽幽怨,总是有淡淡的一份情愁。‘枝头抱紧已无由’,聚散从来苦,悲欢岂无因?纵深情如许,缘尽时分终须放手,起句就让人愁肠百结,片片红颜,终未能厮守故枝,却付与萧萧寒风。飘零之下,欲爱不得,往事历历,浮生若梦。这世间,多情总被无情误,为情所困,终是作茧自缚。‘恨把红颜拼却老’,奈何终是无怨无悔,执迷不悟, ‘秋心难觅半分愁’,跟香怜‘半在心头半在秋’竟是如出一辙,俱皆让人感伤。”
  …………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13-10-22 05:24:00
  @过岫浮云  42楼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秋叶社
  -----------------------------
  呵呵,浮云这评诗的功夫不比河汉差!神马君也不是吃素的!(吃草不算~):)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3-10-22 08:33:00
  @帘卷荷香  43楼
    @过岫浮云  42楼
      【大话红楼之宝玉进学堂系列】
      宝玉进学堂----秋叶社
    -----------------------------
    呵呵,浮云这评诗的功夫不比河汉差!神马君也不是吃素的!(吃草不算~):)
  -----------------------------
  他这是要和你(河汉)打擂呢!嘿嘿
作者 :新青年1123 时间:2018-07-16 11:16:37
  好久不见神马大话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