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庚子春日记事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8:53:56 点击:69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年初,一场烈性传染的疫情在武汉爆发,继而扰乱湖北,扰乱全国,扰乱整个世界……
  记得是元旦过后,我们首次听闻武汉南华海鲜市场有多人染上不明原因的肺炎。由于媒体上说“未发现人传人”、“可防可控”,且武汉各类社会活动包括百步亭传统的万家宴等一切如常,因此并未引起我们的注意。元月二十日,我们单位还在召开年终总结表彰会,好几百人聚集一堂。中午接到相关部门的通知,故而取消了下午和第二天的所有议程。直到这时,我才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下班回家,我提议取消当天晚上的大家庭年饭。可一来是好不容易才订到的这家餐馆,二来已经提前通知了几个长辈亲戚,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其他家庭成员对事态的严重性感触不深,因而最终决定全体带口罩前往。后来才知道,钟老院士就是在元月二十日这天宣布此病毒肯定人传人!现在想起当天上午的会议和晚上的聚餐,都还感到十分的后怕。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8:55:22
  我们每年春节都是除夕出发去老家过年,因为我的老母亲近十几年都是在老家与弟弟他们一起生活。元月二十二日上午,弟弟来电话要我们早点过去,说老家那里可能比武汉要安全一些。但我想,我们从疫区过去会给他们带来风险,至少会给他们造成些心理上的不安,因此也就有些犹豫。下午又听说,弟弟他们隔壁邻居三十多岁的女儿前几天在武汉同济医院去世,邻居处理完她女儿的后事,二十二日中午刚回到咸宁的家中。我弟弟是老家那个市医院的脑外科医生,当时对邻居女儿的具体病情不是太了解,只知道患的是病毒性肺炎。一开始,病人以为是感冒,在家耽误了一周。十二日送到市医院时病人的情况已较严重,十三日就转到武汉同济医院,但还是在十六日病亡。由于当时没有试剂盒,所以并没有确诊是新冠肺炎。弟弟找他们相关科室的同事了解,说是据他们掌握的资料不太像当时已知的新冠肺炎的特征。可我还是觉得非常可疑,我弟媳也非常害怕,都不敢去院子里活动,因为他们两家之间的院子只有一个铁栅栏相隔。这样,就更加坚定了我们不去老家过年的决心,弟弟也就不再勉强。现在看来,若当初去了老家过年,两个多月住在弟弟家不能回来,那可真是够糟心的了!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8:56:05
  二十三日是我们春节假期的第一天,早上虽然起来得晚一点,但七点不到还是醒了。我拿起手机一看,得知武汉从当日十点开始封城!我和妻子马上起床,吃了早餐就迅速去菜市场和超市抢购。就在我们挑菜期间,买菜的人陆续涌来,卖家一看这形势,连着几次调高了价格。进超市前,门口有人为我们测量体温,绝大部分购物者也都戴了口罩。工作人员发现一位没戴口罩的大爷并制止他继续购物,大爷不满这个时侯再要他出去,从而与工作人员争吵了起来,但最终还是被劝离。渐渐地来超市购物的人越来越多,过秤的地方也排起了长队。因此,我们不敢久留,匆忙挑了几样必需品就赶紧离开了。
  当天便接到单位的电话,询问我在什么地方,说是上级要求不要离开武汉。后来了解到,封城第一天的上午,如果是自驾离开武汉的话大约还可以,到了下午三点,所有离汉通道就都彻底封死了。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8:56:39
  武汉封城后,湖北各地市也相继封城。亲朋好友关心我们的电话或微信纷至沓来,甚至询问我们物资储备够不够。当时我想,封城也许不会太久,十天半个月应该够了吧,根本想不到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在第一次抢购后,我还自嘲没这个必要,因为即使封城了,相信政府的物资供应也应该不会有问题,正常的超市购物大概也不会受多大的影响。后来禁令不断加码,先是封城,接着封江,停运公交,禁止自驾…伴着随后的各种消息,好几次都带来一波抢购潮。禁止私家车上路还出现了反复。最早是通知全面禁止,后来可能觉得不妥,又发布通知进行解释,说未收到禁行短信者可以驾车上路。当然,最后除了有防疫通行证的以外,其余车辆还是全面禁行了。
  除夕之夜,一段某医生与领导打电话时几近崩溃的视频,以及一些其他医务人员在医院痛哭的视频迅速在网上流传,这让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和悲伤。

  泱泱大武汉,三镇静悄悄。去岁合家乐,今年各自焦。
  何方燃爆竹?屏上闹春宵。天使呼和泪,安能达舜尧?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8:57:30
  大年初一,妻子的头痛又犯了,下午还伴有恶心呕吐。尽管她这是老毛病,而且体温也正常,但在那样的非常时期,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当即我们把年迈的岳父母安排去了老大家,并让儿子儿媳就呆在他们居住的小区别再过来。所幸随后两天老伴便逐渐好转,不然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在医院交叉感染的几率很大,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去的。根据后来的了解,那时医院被挤爆的情况相当严重,现在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凉。
  网上越来越多的视频、照片或文字显示,大量的患者在医院排长队,较长时间得不到收治,于是就有人把怨气与愤怒发泄到医护人员身上。其中最恶劣的是一位患者强行撕开护士的口罩,说是要与他们同归于尽。当时我还不太理解,为何一下子就有那么多的新冠肺炎患者?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封城后人们恐慌,一有不适就去医院,而政府显然对此严重估计不足,没有及时采取相应的疏导分流等措施。尽管中央安排的各地医疗队从除夕夜开始就在陆续驰援湖北武汉,但因仓促封城造成医疗资源被严重挤兑,交叉感染又导致恶性循环,以至于真正的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医治,踩踏式的严重疫情悲剧已经不可避免了。后来各社区陆续公布的疫情数字,便是踩踏式疫情悲剧的最好注解。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8:59:09
  可能是意识到医疗资源供需的巨大矛盾,那时专家们建议轻症患者自己在家隔离治疗。北京一位王姓专家还现身说法,他是作为第二批专家组成员来武汉时被感染的,返京后在家隔离治疗然后痊愈。可那些天,朋友圈里经常有患者四处求助的信息,其中有的就是说在家隔离,但病情恶化而无法入院。一开始我有些怀疑这是不是造谣,还提醒朋友对不认识不了解的求助信息别轻易相信。因为那时也是境外某些势力非常活跃的时期,我就收到过几个来自港台或海外的电话,其中一个我以为是海外同学打来的,结果发现是个反体制宣传的录音电话,后来一看是境外电话我就一概不接了。直到儿子居住的居民区群里也有患者求助,我才意识到情况已相当严重。那时,政府在网上有一些调查问卷,也公布了很多求助方式。但可能由于供求差距太过巨大,求助无门者仍然很多。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0:47
  人们把矛头指向了省市政府,指责他们在疫情初期有意隐瞒而延误了时机。那时我才注意到,李文亮医生等八人元旦前后因在朋友圈发布疫情信息而被警方训诫的相关报道。因为那时正是湖北武汉的两会时间,对疫情瞒报的意图非常明显。各种证明在此期间疫情被瞒报延误的时间线索被网友们一一列出,要求相关责任人下台甚至追究刑责的呼声震耳欲聋,其中最著名的是省报的知名记者张先生的换帅建议。当时,我认为可能是上级觉得还没有合适的替代人选,因而继续对现在指挥抗疫的官员喊打喊杀大概不合时宜,为此还开玩笑说一位在同学群里转贴呼吁的铁哥们像祥林嫂,因而一下子就惹怒了他。他回复的话大意是说,就是因为像我这样的“人情练达”者众多,才助长了这类悲剧的发生。我这铁哥们的儿子年前去了外地,节后也不能回汉,在外几近流浪;他自己又要去照顾老母亲,本应是合家团圆的春节,结果一家几口天各一方;事后还得知他的亲戚中又有人不幸感染,所以他怎么能不焦虑、不愤怒呢?在武汉类似这样的家庭非常之多。现在看来我的那个玩笑确实不妥。记得当时我还耐心向哥们解释,说理性告诉我那时不是追责的最佳时机,并以山东捐赠蔬菜被武汉红会放到超市去卖,因而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这一事件为例进行分析。我认为以红会那几个有限的工作人员,要及时妥善处理海量的捐赠钱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骂他们只会寒了一线人员的心,得不偿失。我那时还把电视上公布的捐赠联系方式转发朋友圈,也通过多个渠道表达了自己的心意,所以更不希望因此而打击捐赠者的积极性。那时曾有人建议由驻鄂部队的后勤部门接管物资管理,对此我是非常赞同的。  
  我弟弟所在的医院被确定为接诊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他这个五十多岁的脑外科医生经过短暂培训后也要去一线参与病人救治。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糟糕极了。一来我为弟弟的安全担忧,病毒如此凶猛而弟弟年岁较大抵抗力较弱,况且他不是传染科医生,怕他防护不太到位;二来我九十多岁的老母亲还在弟弟家,弟弟下班后也不能回家只能去酒店隔离,而那时老家也已封锁一切交通,妹妹想把老母亲接到她家都不可能,照顾老人的重任就落到弟媳一个人的肩上,麻烦的是弟媳与老母亲语言还不太通,对此我却束手无策。极度郁闷之下,我和妻子走到东湖边去转了转,因那时还没有对小区进行封锁,行走并没有受到限制。中国风的诗友们怕我憋闷难受,根据我拍的几张照片纷纷代为拟就了几首词。以往每年春节,我们都会组织一次诗社活动的。我也依网友词韵填了一首《南乡子》,真实表达了当时的心情。疫情初期听说这种冠状病毒怕高温,以前非常讨厌武汉长夏的我,这次却盼望夏天快快到来。

  生命已无常,人世又遭毒疫殇。掩面焦心非武汉,彷徨。四顾湖山烟水茫。
  何处遣愁肠?难助弟兄救死伤。但借诸君光与热,高张,越过冬春愿夏长。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1:44
  封城后开建的武汉火神山医院,以神奇的中国速度十日建成,使绝望中的人们看到了一线曙光。不过,由于居家隔离的患者造成家庭成员的大面积感染,轻症患者很多转为重症,即使随后又建成一所更大规模的雷神山医院,并且不断增加定点医院的数量,以至于市内各大医院几乎都成了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但对于成几何级数上升的患者需求,依然是杯水车薪。这时,武汉市听从了专家们的建议,决定将市内某些体育馆、展览馆及某些高校校舍征用,改建为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而定点医院专门收治重症患者,分类收治,这样才使得矛盾略有缓解。不过,真正出现转机则是在省、市换帅以后,对各居民小区严格进行隔离,强制应收尽收,这才基本阻断了传染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记得一位外地的朋友当时还说,你们湖北、武汉的领导他们的心是真大,我们外地都早就对小区进行了隔离。我说他们不是心大,而是完全被吓傻了!从记者会上答非所问的照本宣科,到陪同中央领导视察时的帽子戏法,再到后来宣布入户排查率达98.6%(可我们都没有接到过排查的相关信息,所以网友们都认为自己是那剩下的1.4%),这些乱象无不印证着地方官员们的极度紧张和恐惧,我真心觉得那时的他们也很可怜。不久,省市一把手被就地免职,估计这对他们来说大概也是一种解脱吧。
  朋友们询问武汉当时的具体情况,我回答说可以用一个字概括,那就是“乱”!官员们的丑态百出,应该也不是他们的正常水平,那是非常时期的严重失态;我们的大学同学群也是在那个时期被撕裂,不同观点的同学之间激烈争吵,最后形同陌路;民众的压抑和愤懑似乎也到达了极点,由封城初期网上还有各种搞笑段子,到元宵前后的极度沉默,终于在李文亮医生不幸逝世后瞬间爆发。媒体特别是自媒体上各种声音不绝于耳,悼念和声讨的浪潮此起彼伏。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因为不听你的哨声,你的国家停摆、你的心脏停跳”这样直击心灵深处的诗句。我的那位铁哥们听说李文亮去世后,在电话里放声痛哭!很多网友前去武汉中心医院为李文亮吹哨、献花,元宵的夜空也被网友们为纪念李文亮而准备的手电筒或手机照亮。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2:19
  那时的舆论场也是乱成一锅粥!武汉官媒因嘲笑海外捐赠物品上的诗意文字、要给市长暖心以及报道某护士小产后马上重回抗疫一线等三篇文章,而广被网友诟病;网络信息真真假假,谣言满天,各种甩锅的声音也层出不穷。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读到了武汉女作家方方写的封城日记,并马上推荐给那些想要了解武汉真实情况的朋友们。我对他们说,方方是一个有良知有勇气的作家!方方日记的素材多半来自于她的亲朋好友特别是医院的朋友,也有一些来自网络,内容大体上可信。当然有些也确实存疑,我个人觉得疑点较大的是殡仪馆逝者手机照片的相关描述。那时武汉的殡葬人员焦头烂额是事实。记得当时网上有一段殡葬女工与疑似记者的电话录音,这位女工大骂地方官不顾他们的死活,要求他们在病人死亡后半小时之内必需运出医院;当时还有重庆河南等外省市殡葬人员紧急驰援武汉的相关消息,这些都佐证了那时武汉死亡人员之多。在那种状况下,手机随逝者带去殡仪馆的情况可能会有,但应该不会“满地”吧?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2:46
  方方日记中提到了护士柳凡(后来确认为柳帆)和导演常凯的家庭悲剧。当时我以为是两个家庭,但又觉得这两个家庭太过相似,令人难以置信,于是找同在医院工作的亲戚求证。我的这位亲戚也在抗疫一线,大约是被要求不准对外乱说,因而只提供了一些基本信息。柳帆就是常凯的姐姐,和我这位亲戚是同事。柳帆姐弟俩一个随父姓而另一个随母姓。他们一家四口在短短的十多天里相继离世,这种悲惨的遭遇确实太让人痛心!后来通过各种渠道得知,武汉像这样一家几口相继死于新冠疫情的家庭还不止一个。常凯的那份遗书实在不忍卒读,在网上一经流传便让人泪目。后来,柳帆所在医院的刘院长也不幸殉职,其妻子追赶灵车时痛哭的视频,以及某个小女孩追赶灵车时喊妈妈的视频,让我一次又一次哽咽落泪。看到街头巷尾无处不在的标语“武汉精神--敢为人先,追求卓越”,联想到疫情初期湖北武汉官员的所作所为,真的觉得是莫大的讽刺。

  楚水荆山又一先,封州闭户愧无前。城中雨乱寒多日,陌上花开艳几天?
  树杪流光皆是泪,银屏墨迹尽随烟。离殇今次翻疑梦,惟见江河似旧年。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3:24
  方方日记后来引起的巨大反响倒是让我始料未及。说实话,她初期的日记比较琐碎,文字也比较平淡。我之所以向外地的朋友推荐,一是因为她所记录的那些内容是当时官方媒体很难看到、相对集中而又较为真实的武汉民间疾苦;二是因为日记传递出作者对疫情中处于困境的底层人物的悲悯情怀。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方方深知此刻武汉民众的如山重负!大约是因为后来穷追不舍地提到追责,所以她自己认为并不激烈的方方日记,在圈粉无数的同时也引来了大量的围攻,第一次围攻的高潮出现在三月中下旬。当时围攻的人当中,最不堪的我认为应是自称北大博士的王某,他居然建议相关部门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调查方方,追查方方与境外反动势力有何勾结。这样的哲学博士真的是让人无语,也令人对我们的教育以及我们国家的未来担忧。而最搞笑的是“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公开信”,该文对人性底线和文明伦理的践踏,被广大网友批得体无完肤。网上以各种名义和方式给这位“高中生”回复的信件蔚为壮观,以至于有网友戏称那天是全民写信日。
  武汉一位副厅级退休官员及其家人被感染后,因不满给他安排的病房条件差而不愿去医院治疗的消息,一时也在网上刷屏。由此也引出某“神医”用针灸给这位退休官员和其他患者治疗,且效果很好的一段传闻。后来该“神医”因证照过期疑似造假被相关部门查处。而在医疗资源相当紧张的当下,该不该让他继续为患者治疗,还曾引发了社会争议。当然,这位“神医”治疗新冠肺炎的实际效果究竟如何也不得而知。不过,他本人几乎毫无防护地接触包括那位副厅官在内的多名患者,自己竟然未被感染,这本身的确非常神奇。
  继李文亮逝世后的又一次汹涌舆情出现在三月上旬。此前,中央领导视察武汉某居民小区,居民因不满相关管理者在送爱心物资方面弄虚作假,在自家窗口对着领导大喊“假的,假的”而备受舆论关注。此时,到武汉履职不久的地方新任长官要求对全体市民进行感恩教育,要求大家感恩领袖,感恩政府,这被认为是管理者对市民喊假事件的一个回应。这种感恩主体倒置的要求,在武汉人泪眼未干、惊魂未定之际,立即引来了舆论的强烈谴责。
  其时恰逢福建泉州供外地人员隔离的酒店倒塌,死伤者众,其中也有湖北籍的一家五口,包括他们家的三个小孩。联想到武汉当权者还急于拍马的感恩教育事件,真是让人欲哭无泪,这首《踏莎行》就是那时填写的:

  黄鸟频飞,青云暗渡,斜风空惹枝头露。长看户外阒无人,寒阳又过窗前树。
  才别晴光,复来雨雾,一春花落谁曾顾。疏枝却忆踏青潮,今时犹问因何误?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5:37
  后来看到网上流传出一份中宣部电话会议的内部纪要,对武汉党媒这方面的报道工作提出了批评,要求宣传口径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得自行其是,并要武汉方面立即撤下相关信息,未知真假。不过随后相关报道确实被撤消,感恩教育也没了下文。过了几天,最高领导人来汉视察,充分肯定了湖北武汉人民做出的巨大牺牲,这波舆论狂潮才逐渐平息。
  最高领导人来汉“御驾亲征”,被认为是武汉抗疫的拐点已经到来的典型标志。有了上次居民喊假事件之后,这次武汉警方便作了充分的准备。领导视察的居民小区就在我家居住地附近,据说所经之处的每户居民家里都事先安排了两位警察,以防不测。
  在武汉抗疫的过程中,全国各地和军队的医务人员逆行驰援湖北武汉,给孤岛中的市民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希望和感动。湖北武汉人民也以各种方式表达了对援鄂人员的衷心感激,其间就见过菜农骑行几十公里向医疗队驻地送新鲜蔬菜的报道。在医疗队完成任务撤离武汉之际,队员们哽咽的话语,朦胧的泪眼,无不流露出见证了武汉这场灾难后的痛苦与心酸,也一次次地让我们洒下热泪。武汉市民从窗口阳台上喊出由衷的感谢,有的人还不舍地追赶着给他们送行的车辆…鄂州一位老者在送行的路边长跪不起的镜头一时刷屏,令人久久难以平静。武汉大学邀请援鄂人员来年武大赏樱,发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的公开函,也得到了很多市民的转发。武汉文化旅游部门制作的感恩海报好评如潮,其中的“最美不是樱花,是战斗在一线的你”这句普通的话语,让我每看一次都感动莫名。我一度以为是自己年纪大了,泪点低了,但与我一样在疫情期间常常不自觉流泪的武汉市民,相信应该不在少数。
  各类志愿者在城市中穿梭,为医护人员、患者和普通市民提供帮助,也是武汉至暗时刻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正是由于志愿者们的无私付出,填补了封城初期政府某些功能的缺位。据我了解,在初期的志愿者中,很多真的都是完全自愿的各类人员,其中以热血青年居多。他们中有后来成了网红的小学美女教师和快递小哥,但更多的都是无名英雄,其中也有我的亲友。老伴的同事在群里发来一张她儿子吃饭的照片,我们看了都很动容。这位九零后志愿者,经常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或是接送患者,有时甚至不得不去干抬尸体等更危险的活儿。由于他怕把病毒带到父母家所以不愿意进门,也不敢影响到邻居,因而只好蹲在楼道的角落里吃饭。真心为这样的好青年点赞!听说,小伙子曾看到过一些绝望的人跳江或跳楼的惨状,也曾目睹失去唯一亲人的女大学生的凄凉。那个女孩的母亲是肺癌患者,因疫情而死在家中,小伙子亲自帮助女孩处理其母亲的后事,并为她寻找到能帮助她继续完成学业的好心人。小伙子在做志愿者期间,谈了很长时间的女朋友也与他分手了。结束服务时,他们被要求自己去找地方隔离。虽说都是自愿参加服务的,但接到这样的通知难免还是让人有些心寒。他的母亲感慨道,为众人抱薪者不应冻毙于风雪,这话说说容易践行难!这个小伙子在结束志愿活动的前一晚曾在家里失声痛哭,以至于他的父母到处去为他找心理医生。我想,除了他是直接见证了那些惨烈的灾难以外,女友的不理解和绝情,以及有关管理人员最后时刻对志愿者的冷漠,大概也是让他伤心的原因之一吧?所幸他曾在微博中写道:无论我看到了多少悲伤,我都做到了加油而不是放弃!相信经此一疫,小伙子会更快的成长起来。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6:33
  成长起来的不止是这些青年。大的不说,以前下班后都是在父母家吃饭的儿子他们,疫情期间一边忙着各自的工作,一边自己做饭做菜。经过两个多月的锻炼,现在他们对此已经游刃有余。在武汉,几乎所有家庭成员的烹饪水平和理发技术都大幅提高,这大概也算是意外的一点小收获吧。
  疫情在中国已得到控制,我的老家在湖北率先解禁。可能是因为在汉务工的人员相对较少,老家在武汉周边地市中疫情最轻。另外据弟弟说,他们那里较早在患者中普遍采用了中医药治疗,且效果不错。中医药对新冠病毒引发的症状有较好的对症治疗作用,这在我单位同事的亲戚身上也得到了应证。老家那边的新冠病人较早清零,弟弟他们因此就得到了解放。武汉的形势也一天天向好,虽然还有零星病例,但现在才真的是可防可控了。
  三月下旬,我们单位结束了居家办公,被批准到公司驻地复工了。在家里关了两个多月,一走出小区,我心里都抑制不住的激动。尤其是喜欢“寻花问柳”的我,错过了今春的梅花,却赶上了樱园的盛景。虽然樱园今年只对医务工作者开放,但我每天上班较早,途径樱园时医务人员还没到来,这让我有了独赏樱花静静开放、聆听春鸟自在鸣叫的特殊体验。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们身处这惨烈的疫情中心却有惊无险!

  无由辜负一梅新,幸续樱花未了因。春鸟叽叽凄绝处,不辞长做守缘人。

  截至三月末,官方的统计数据是全国确诊新冠肺炎82633例,死亡3321人。其中,武汉确诊50007例,死亡2553人(后来核准为确诊50333例,死亡3869人)。 我们熟悉的小区和单位同事的亲人中都有新冠病亡人员,妻子和儿子的同事或同事的亲人中也有因此次疫情而不幸亡故的例子。画家周中华的漫画《来之不易的胜利》,充分表达了这场抗疫斗争代价之惨重。财新社记者曾在报道中提到,死者家属在汉口殡仪馆排长队领取亲人的骨灰,每日发放骨灰的数量以及卡车运送骨灰盒的数字,引起了网友对死亡人数的质疑。本人根据这些数字推算,如果今年春天武汉正常死亡人员的骨灰也是三月下旬才能领取,那么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亡者约为初期公布数字的两倍左右。加上未确诊的病亡者以及因疫情而耽误的其它疾病亡故者在内,所有的非正常死亡人数,估计全武汉大约应为七八千人,再加上春季正常的死亡人数约一万多人,这样就与财新社报道的相关数字基本吻合,由此而得出的武汉新冠病人(确诊加未确诊)的死亡率约大于10%,与欧洲现在的统计数字大致相当,应该较为可信了。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7:38
  在中国抗疫形势向好的同时,疫情却在世界各地蔓延。当前,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正逐步进入疫情的高锋期,确诊与死亡人员总数已经远远大于中国,白白耽误了武汉封城所争取到的宝贵时间。这是一场全人类的巨大灾难!这些冷冰冰的死亡数字,都对应着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清明当天,我们国家为在抗疫期间牺牲的烈士和其他死难同胞举行了全国性的哀悼。愿所有逝者早日安息!愿仍在就医者早日康复!愿海外疫情尽快得到控制,愿整个人类社会早日战胜疫魔,重回正轨!

  苍生何事泪空垂?时代微尘一粒飞。欲遣幽怀应涩口,几回缄默向风悲。

  第一天下班后的回家途中,我特意路过距我们家不足一公里的湖北省文联大院,说不清是什么心理使我放慢车速,向里张望。或许是想看看,经历了网上风暴的方方是否已经身心疲惫?其实,只是我内心有些不舍。持续了六十天的方方日记,伴我们走过那难熬的岁月,也引起大家对这场灾难的反思。尽管方方日记所述内容只是个人视角,偏颇难免,其观点也不一定都很正确,但是正如李文亮医生所言,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对方方日记这类主要是批评的声音不仅应该宽容,而且更要记取。否则,我们的社会就白白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只有认真反思,严肃追责,切实改进我们的治理,这样,才真正可能多难兴邦,我们的国家才会不断进步,我们的民族才能走向辉煌!

  2020年4月5日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09 09:08:15
  后 记
  四月八日,在封城长达七十六天后,武汉解封、重启。这一刻,很多武汉人又一次留下了热泪。同时听说,那个九零后志愿者与她的女友又言归于好,这真是个令人高兴的消息,衷心的为他们祝福!
  同一天,听闻方方日记将在海外出版。初期网上流传出的介绍文字和德文版的封面配色,让很多国人感到不快甚至愤怒,认为方方日记有可能被人利用。我不知道方方选择此时在海外出版究竟有何考虑,或许是想趁热打铁追责到底?或许是想扩大影响以防秋后算账?或许只是一个正常的出版操作?很多方方日记的支持者对此感到不解和失望。网上署名拾遗的文章《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可能代表了部分支持者的心声。方方日记的海外出版,又引来一波更大规模的网上围攻。虽然我也相信,支持和反对方方都可以真实地表达,也是大家应有的权利,但谩骂和网络暴力大行其道就很不正常。那个所谓农民的大字报、某武林人士要拳打方方,以及南京某艺术家倡议在秦桧跪像边做个方方的跪像雕塑,真的都令人毛骨悚然!
  后来,在网上也看到过一些文章,较为客观理性地分析了方方日记海外出版事宜。再后来,方方也通过各种途径对日记及其海外出版的相关问题作了详细的说明。我坚持相信方方的悲悯和大爱,也愿意相信最终出版物上应该没有让我难堪的内容,当然更不希望方方日记真的被国外某些势力利用来反华、让中国老百姓的利益受损,这应该也是方方本人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武汉解封后湖北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千里返京事件,上级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异常迅速,而武汉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伤亡惨重,医院领导至今却毫发无损,官方对此也没有任何回应。方方的热和她所要求追责的蔡某的冷,是令人深思并令人恐惧的。后来听说武昌医院的刘院长是去ICU时没戴口罩而感染的,他们也是接到了上级的指示,怕引起民众恐慌才这样做的。如此看来,蔡某至今无声无息就不难理解了—也许“政治正确”就是她的“丹书铁卷”?
  这场灾难性的疫情危机将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它对世界格局将产生极其重要和深远的影响,全球化进程将被打乱,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无疑将会重构。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将如何变化,我们且拭目以待。

  2020年4月中旬,后又稍作修改。
作者 :帘卷荷香 时间:2020-11-09 11:07:03
  前有方太日记,后有青年记事。点滴记录,记住历史。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20-11-10 09:58:30
  内容目前还较完整,难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