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高考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17-12-15 10:08:20 点击:113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革后首次高考已过去整整四十年了。作为那极其庞大考生队伍中的一员和其中极少数被高校录取的幸运儿,回忆高考前后的一幕幕往事,仍然心潮难平,感慨万千。现在写来,有的令人捧腹,有些难免得瑟,更多的是让我心生感激!
  说起来我属于那一年的应届考生。记得好像是七七年春天的某个晚上吧,我就读的乡村中学的校长告诉我们说,《参考消息》上已经吹风,中国高校招生要采取推荐与考试“两条腿走路”,问我们对此有何感想和打算。我们听了异常兴奋。我这个楞头小子,竟还向校长提出,能否把正在教高一数学的老师换来教我们,因为我觉得那位老师的教学水平比较高。没想到学校还真把那位老师给换过来了!后来被换出去的老师对我们说,“祝你们班多考几个大学生!”老师可能是真心祝福,可我心里有鬼,一下子就脸红了,至今还觉得愧对这位善良的老师。
  由于我们初、高中阶段,正是“批林批孔”、批教育战线“资产阶级路线回潮”的时期,张铁生、黄帅成了当时的旗帜。我们整天都是“学工学农”,我运气较好,高中阶段很少去“修地球”,而是几乎全在校办工厂“三班倒”当工人,车、刨、钳工都曾干过。因此,我们根本就没有正经学过课本,尤其是数理化,高中的课本都没摸过,就连初中的课本都学得很少。那位换到我们班的老师,来了后干劲十足,说他有信心在不到一个学期的时间内,把高中四个学期的数学课程全部讲完,就看我们能不能消化了。当然最后也只能够讲了高一数学的大致内容,就这样还只有极少数成绩好的学生囫囵吞枣、似懂非懂。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位老师把自己比作汽车司机,说是只有我已上了他的车,另一位同学把在车门口,还有几位正在车后追赶,其余同学有的还在向车子的方向张望,有的干脆望都懒得望一眼。“你们要追的赶紧了,我的车子是不可能停下来等待的!”老师最后无奈地说。
  后来,高考的消息也没了下文。高中毕业后,托我们村支书的福,我去村里的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大约是那年秋天,高考的消息才正式公布。那位中学校长找到我们村支书和我父亲,建议我回到中学与下一届学生一起上课备考。支书问校长“他能考上的把握有多大”?校长当然无法回答。校长说以我们这一届的知识水平,根本就没有资格报考!只不过我在其中相对强一些,再回中学上课的话希望会大一点点而已。这时村支书就对我父亲说,你儿子离开后这位子不能空缺,但他若考不上的话,我不能把顶替他的人再赶走吧?要知道那时当个民办教师比起回家种地就是天大的美差啊!因此,父亲替我选择不回中学备考就是情理之中的了。后来觉得这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在小学教书影响备考时间,自学还没有相关的复习资料。不过随后的事实证明,若天意如此,就无所谓对错了。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17-12-15 10:09:07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我出发参加高考之前,爷爷煮了一块方方正正的大肉和三个鸡蛋要我吃下。我一看头都大了,考试最怕的是得鸡蛋啊!可爷爷却振振有词,说这寓意是“一举必定、令中三元”!看来我和爷爷都很迷信,只是南辕北辙罢了。
  考试的前一个晚上,我从城里的同学手中借来一本残缺的《代数》,重点看了看不曾学过的“指数与对数”的相关内容,并强行记下了对数换底公式。第二天的数学卷恰好有一道对数方程题,头夜刚刚自学的知识就起作用了。这道二十分的题目我估计没有全对,但至少为我增加了十分。哈哈,这真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古人诚不我欺也!后来这事在乡里越传越神:先是说我考试头一天晚上,在炉灶边捡到一张纸片,上面就是第二天的考题;最后竟演变为一位神仙在我梦里告知了考题答案!每当我听到这些传言,都不禁哑然失笑。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17-12-15 10:09:54
  接到大学录取通知时,我并不是特别高兴。一来这所大学不是太有名气,二来院系专业并非我所喜欢。直到去县团委转组织关系时,才知道这所高校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全国重点院校之一,这让我的虚荣心得到稍许满足。与我个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这事对于我们中学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学校领导去县教育局开会时很是露了一把脸:在全县应届毕业生中,说是只有两个人考上了本科,而且分别来自两个乡村中学,县高和地区高中都“剃了光头”!这个消息是中学教导主任亲口告诉我的,可我始终怀疑其真实性。后来我看到我们乡里的“教育志”,说我是当年我们县的高考“状元”,想来是应届考生中的“状元”还差不多。我知道,凭我当时的实力,肯定考不过“教育回潮”时的那些考生,就更别说“老三届”的了。上大学后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我就知道和他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那年的高考录取工作,据说竟然是同一批次的各院校都同时去抢考生的档案,几乎不顾及考生所填志愿!因为怕落选,我们大都在填志愿的同时选择了“服从国家统一分配”(即现在的服从调剂),因此,我们班乃至我们系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这样被“统一分配”招来的,其中不乏各地真正的高考状元。从这个角度看,即使当时我辞掉民办教师回到中学备考,哪怕再多考几十分,也未必就能上个心仪的学校和专业,这也许就是天意!在参加工作若干年后,我“利用职权”看到了自己和我们单位几个与我同届的毕业生的档案,证实了同一批次中,学校的好坏与录取分数的高低确实无关。大学期间我们同学曾私下不无怨愤地戏言:我们系这些招生的老师,真的是害人不浅!后来,我们系的七七级毕业生中,不曾走出过政界或商界大佬,大多都是些默默无闻之辈。我想,老实本分是我们这些“服从分配”同学的本质特征,大概也是我们难成大器的根源。
  虽然考上的并不是我喜欢的学校和专业,但毕竟让我跳出了农门,成了当时的天之骄子,加上从农村到大城市,一切都很新鲜,很快我便满心欢喜地投入到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中去了。
  当年高考前后帮助过我的那些长辈们,包括我们中学校长、被换进和换出的两位数学老师和其他老师,还有我们的村支书等,现在大多都已作古,借此拙文,奉上心香一瓣!那位借给我《代数》书的同学,现如今身体可好?
  岁月如歌,潮起潮落,所幸我曾是其中的一个音符、一滴水珠。尽管我至今仍碌碌无为,近年又有诸多的不如意,可想想孩童时期该玩的时候我也玩够了,恰好又在该上大学的年代恢复高考了,毕业后我们还一度成了抢手货;因文革人才断层,刚过而立之年的我居然还在单位里成功“卡位”,从此好歹也算是“立”起来了!我何德何能,老天却对我如此眷顾与厚爱,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17-12-15 10:10:19
  曾记当年进考场,师徒与共著文章。
  铁生白卷安能效,先冢青烟岂敢望?
  对数方程仙佛佑,有机元素脑神伤。
  题名金榜凭谁信,惟有心香向上苍。
楼主新青年1123 时间:2017-12-19 14:53:17
  《浪淘沙》

  长夜又难眠,旧梦如烟。
  马桥奋笔竞争先。
  临阵磨枪光几许?掩卷茫然。

  回首四十年,赧对诸贤。
  何当策马再挥鞭?
  残月应知心底事,不语窗前。

  注:马桥为笔者当年考场所在地名
作者 :亭台笑月 时间:2017-12-19 18:36:32
  感到时代巨大的发展变化。大学也是不断的扩招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过岫浮云 时间:2017-12-22 20:15:37
  青年兄当年也算是时代的幸运儿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寻梦的冰蝶 时间:2017-12-25 17:04:53
  @新青年1123  欣赏!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913DIANDU 时间:2018-01-07 22:00:26
  回忆高考前后的一幕幕往事,仍然心潮难平,感慨万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河流归汉 时间:2018-01-11 20:32:43
  俺才出生,青年兄就高考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